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赌约
    胖子说:“算了吧,咱家小哥还是光棍一条,要是能把这妞给搞上,这当家人之位就没问题了。”

    我实在忍不住了,回头给他们两个一个眼色,让他们别再说话了,没看到别人都搞得跟哑巴似的,整个会场的气氛已经到了结冰点了。

    但是,胖子和霍子枫却假装没看到我的示意,继续谈论着他们自己的话题.

    我知道他们这是故意在出风头,这属于一种假威风的做法,搞得我却是一脸的尴尬。

    我只好继续看向反对我的那个夏风,他是一个三十出头的青年,一脸的阳刚之气,绝对比那些电影里边的男星还要帅气,笔挺的西装仿佛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尤其是那双非常亮眼睛,没有那种纨绔子弟的模样,可我最怕的就是这种人,因为他的镇定,反而让我开不是慌张了起来。

    而电堂堂主仝电却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盗墓贼,他将近五十,长得鼠头鼠脑,穿着是一身灰色的中山装,眼睛飘忽不定,不断地对在场的每个人扫来扫去,仿佛在提防着什么,一副做贼的模样,一点儿都看不出堂主的模样。

    我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也不知道是在等什么,难道是等谁先撑不住气,可是这又有什么必要呢?

    我更是喜欢开门见山,早死早超生的做事方法,但是因为不知道具体是在干什么,只能耐着性子等着。

    秦雨的混血女儿有个中国名字,正是跟她姓秦,名叫秦甜,此刻表面上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但是中她那对深邃眼睛中,我发现却是一种蔑视。

    自尊心每个人都有,尤其是条件差的人,那更是把自尊心看的极其重要。

    而我就是这类人中的一个,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脱贫致富了,可是跟眼前这些人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不值一提。

    所以,我对于秦甜的这种目光格外的在意,甚至有一种想要起身离开的冲动,想着就拿着自己现有的钱,找个谁都不认识我的地方,安安稳稳地过完下半辈子得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家人,再想想身边的胖子,我是没有办法离开的,为了对抗即将来袭的汗卫军,我只能硬着头皮在这里“享受”着本该不属于我的经历。

    原定的九点开始,但是到了九点十分都没有人说话。

    我忍不住朝后看了看盲天官,他正闭着眼睛在闭目养神,也许是他感觉到我的看到,便缓缓睁开了眼睛,给了我一个让我稍安勿躁的眼神。

    九点十五,大门打开了,这时候进来了一个年纪非常大的光头,他留着一把白胡子,穿着一件唐装,在两个人搀扶着巍巍颤颤地走了过来。

    光头对着所有人抱着拳说:“诸位,实在是不好意思,路上遇到了飞车党,拦着我不让往前走,真是太对不起各位了。”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我也就跟着站了起来,继续打量着这个老头,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得到所有人的恭维,不是说没有当家人吗?这个老家伙又是什么身份?

    这时候,徐雷说:“夏老,把您请出来是我们做小辈的过,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们啊!”

    秦雨和仝电也相继附和地说:“没错,是我们的唐突。”

    夏风就走了过去,搀扶着这个夏老坐下,说:“爸,知道哪些飞车党是哪股势力吗?”

    “我靠,居然是这小子他老子呀!”我身后的胖子忍不住说道。

    夏老示意所有人都坐下,有人给他搬了把椅子坐在了距离圆桌有一段,但却是在那些长椅的中间,他说:“那咱们就废话不多说,来商量一下关于当家人人的事情。”

    徐雷点头说:“那我先说了几句。”

    他拱手对着四十五度角一扬说:“咱们这些到了欧洲的七雄传人,从我还是个小毛头的时候,就听到以前的堂主们一起立下规矩,谁能盗了成吉思汗陵,只要他是七雄门人,那我们就尊他为当家人。”

    顿了顿,徐雷看向夏老,说:“夏老,我说的没错吧?”

    夏老一点头说:“没错,那确实是我的父辈立下的这个规矩。”

    徐雷指了指我说:“那这位来自咱们中国的七雄当家人,就是他带队盗了成吉思汗陵,那自然就是他来做当家人了,没有意见吧?”

    “有!”

    夏风站了起来,他先是敲了敲桌子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这才说:“老辈人的规矩确实要遵守,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是我想问问这位……”

    我说:“我叫张文。”

    夏风“哦”了一声,继续说:“我想问问这位张兄弟,他有什么能力做我们这一支七雄的当家人人呢?他是能技压群雄呢?还是能带着我们继续发财呢?”

    “不要觉得我说话直,这是最为实际的问题,毕竟他生活在国内,也不是这边,他怎么能懂我们这边道道呢?”

    夏老说:“可是祖宗的规矩不能坏,要不然让世界上的那些盗墓组织,该怎么看我们七雄,没有了规矩又怎么能服门人呢?”

    秦甜却也站起来说:“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不一定要继续遵守错误的规矩,那样只能让我们七雄走下坡路。”

    仝电点头说:“虽然两个年轻人说的冲撞了祖宗,但也是实情,清朝灭亡就是因为遵循着闭关锁国的老规矩,这是血淋淋的历史。”

    秦雨也说:“没错,我们不能固步自封,法律都会不断地修改,七雄为什么要做走向毁灭的路。”

    她看了一眼我,说:“我不希望有人败了几辈人打拼出来的基业。”

    胖子在我身后小声骂道:“他娘的,还说什么一个反对两个中立,胖爷怎么看的是三个都反对了,那这还做个逑的当家人啊?打个飞机回国吧!”

    徐雷看向了我说:“张文,既然大家要你表现出自己的能力,那你就给大家露两手吧!”

    霍子枫“呼啦”从我背后站了起来,说:“想的打架,我来奉陪。”

    胖子也跟着站起来说:“还有胖爷。”

    夏风从怀里拔出了枪,直接拍在桌子上说:“这年头还打架?有本事比枪,一起开枪生死各安天命。”

    夏老呵斥道:“小风,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是盗墓门派,不是黑帮,讲究的是个盗墓技巧,要不然让你秦姐帮个忙,你去黑手党吧!”

    “夏老,黑手党怎么了?这年头能赚钱就是王道,我们做的盗墓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被抓到也是要判刑的。”秦甜反驳了一句,这应该和她父亲的身份有关。

    夏风说:“爸,所有人都知道徐雷想要做当家人,这才找来了那么个小子来捣乱,如果你让他的阴谋得逞了,那七雄岂不是他雷堂一支独大了?”

    “话别说的这么难听,我就是按照规矩办事,别给我扣这么大的帽子,我担当不起。”徐雷沉声说道。

    “都给我坐下,听我说。”

    夏老大声喝了一声,顿时场面就安静了下来,他说:“我们想个办法来解决眼前的事情,不能起内讧,毕竟大家都是中国人,不能在国外也是自己人打自己人,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盲天官缓缓地站了起来说:“诸位,我有个办法,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听我一言?”

    夏老立马脸色一转,乐呵呵地说道:“老头子我都没看到,原来你小子还活着啊?”

    “托了您的福,目前还活着。”

    盲天官和夏老寒暄着,所有人都能看出他们两个是认识的,而且夏老又给介绍了一下关于盲天官传奇经历。

    这下所有人都诧异地看着盲天官,等着他说些什么。

    片刻,盲天官说:“既然大家同为七雄门人,那就以倒斗的方式看我这个弟子有没有能力胜任这个当家人之位,墓可以任何人指出,只要它是真实存在的就可以。”

    夏老很满意地点着头说:“这个办法最好。当然,为了公平起见,四堂堂主也可以带着自己的队伍前往,谁最后能够盗得那个墓中最好的冥器,那我们尊他为七雄当家人。”

    我和胖子相视一眼,从后者的口型我知道,他是在说:“这也是只老狐狸,正给他儿子找做当家人的机会呢!”

    其实,即便胖子不这样提醒,我也能明白在其中的意思,这个夏老一直站在一个绝对公正的角度,甚至还装模作样呵斥夏风,其主要目的就是因为这个。

    我猜盲天官比我们更早看出了这个苗头,面对三方压一方的阵势,他只能这样顺水推舟,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对我们有信心,只是我不知道他哪里来这样的信心。

    如果回到中国盗墓,那么我敢说自己能甩这些人八条街,但如果要是在欧洲倒斗,那就完全不是我掌控的范围。

    毕竟从风水理论和机关设计就有很大的诧异,那样我可能找不到墓的位置,甚至可能会死在里边。

    夏风用下巴一直我说:“张兄弟,你们来者是客,如果你们有确切的某个陵墓的方位就提出来,我们作为主人绝对让你们的。”

    我说:“我并不知道这里有谁的墓,对于古罗马没有丝毫的研究,还是夏兄你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