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1章 心生疑惑
    下面照上了手电光,霍子枫用常用的灯语给我们闪了三下,这就表示下面安全,我们可以下去了,大家都是经常合作,所以也不用事先商量什么,别看这只是节省了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各种情况之下,那节省的时间就多了。

    我记得在一本现代医书中看到这么一句话,叫:“时间就是生命。”而我们做的这个行业也就是这样的,有时候几秒钟就能决定一个人,甚至整个团队的命运,就拿现在打团队战的游戏也是一样,经常合作就会有默契,而自由组队就会有失败的可能性,而且这个可能性还是极大的。

    我们先后下去,等到我顺着绳子落了地,借助其他人的手电光,顿时发现这是一条和我以前在中国各朝代墓葬里都完全不一样的墓道。

    墓道宽约八米,在墓道中间有着白色的八棱柱子,用来支撑墓顶,左右各一根,柱子和柱子之间的距离是四米,而每根柱子和墙壁的距离是两米,又形成了两条独立的走廊,每隔八米又是两根,一直延伸到黑暗的深处。

    四根柱子中间是一个独立的半圆墓顶,墓顶中心中间有着一个石灯,灯的表面是雕刻淡黄的雏菊,并且发现有一个金属滑轮,滑轮上有一根很细白色锁链,顺着右边的柱子就挂了下来。

    胖子一边先锁链拿在手中,一边说:“他娘的,这设计真是有那么点小巧妙,在绳子这端是个金属钩子,柱子上面有了正好钩子塞进的小孔,要不是胖爷眼尖,根本就发现不了。”说着,他慢慢把石灯放了下来。

    石灯之上有燃烧完的白蜡留下的蜡泪,胖子骂了一声娘,说他还想着里边装着万年油,点燃就能把这片空间照亮了,现在看来还得依靠手电,说完他就把钩子松开,这时候我们都听到了锁链和滑轮的摩擦之音。

    “我靠!”几乎所有人大骂一声,开始抱头逃离,几乎没有三秒的时间,那盏石灯掉落在地上,摔成了一堆的碎石头,看得让人有些心疼。

    胖子苦笑着说:“俺么少瑞,胖爷忘了会这样,大家没伤到吧?”

    我立马就骂他:“你他娘的脑袋是个摆设?你要不就别松,要不就挂回去,这墓顶怎么说也有一层半楼那么高,这么个石头灯掉下了,还不被开瓢了?”

    胖子不耐烦地说:“我操,胖爷都道歉了,小哥你丫的还比比个什么,小心有危险胖爷不管你。”

    我叹了口气说:“这里不同于中国的陵墓,里边的设计虽然简单,但对于我们来说是陌生的,以后做什么也要考虑考虑,要不然别说拿到什么神圣权杖了,我们可能在这个墓里就交代了。”

    胖子“嗯嗯”地应了几声,毕竟这事是他没理,我知道即便我不说他也会有别人说,而胖子这种人是死不认错的,到时候难免又闹矛盾,这次我们更加一致对外,而只有我说他才不会有这样的问题,我也是在为了全局考虑。

    盲天官从平坦的大理石地面捡起碎石灯的一片,那真是整个石灯上的雏菊雕刻物,他看了看就说:“这雏菊是罗马的国花,即便现在也是,这和我们中国的牡丹一直是国花是一个道理,看来这里边的主人有些来头啊!”

    阿红说:“官爷,中西方的制度不一样,说不定普通贵族也能使用的。”

    盲天官呵呵笑着说:“阿红啊,光从这个墓道来看,必然就不是普通贵族能建造的规格,你们摸金派定墓规格不是有两把刷子吗?给你罗盘,你看看这个陵墓的大概规格。”说着他就把罗盘递了过去。

    接过罗盘,阿红说:“您这是在考虑对吧?放心,师傅的手艺我也不敢说学到了十分,但是七八分还是有的,那我就以同时代的中国陵墓来定一下这里的规格。”

    阿红也从地上捡起一片碎灯石,看了看说道:“这个罗马古墓相当于唐朝古墓,而丝绸之路是从西汉开始,到了唐朝就改成了海上丝绸之路,那时候已经从咱们国家引来了大量的各种东西,其中也包括简单的风水之术。”

    顿了顿,阿红接着说:“就拿这个墓道的入深来看,手电光能照这么远都没有反光,而这里又不像是帝王之墓,根据罗盘针指向身处,那我敢断定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丁’墓葬,不知道对于我的说法,官爷您是否满意?”她说完看向盲天官。

    盲天官哈哈大笑说:“不愧是九儿的得意弟子,摸金派现在的当家人人,三言两语就能把这个陵墓的规格定出来,不错啊!”

    “谢谢官爷的夸奖。”阿红淡淡一笑,但是不难看出她眼神中的高兴,毕竟被盲天官认可,那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稍微观察了片刻,盲天官对黄妙灵说:“黄妙灵,这天下机关尽在发丘派的掌握之中,那老夫该考考你的对于机关的研究了。”

    胖子问他:“官爷,你怎么知道有机关呢?”

    盲天官说:“既然这是‘丁’字结构的墓葬,那我们现在所在的就算是在主墓道里了,你说这样规模的墓葬可能没机关吗?”

    胖子不再说话了,因为已经不能算是风水知识或者倒斗经验,而是一种尝试了。

    黄妙灵带着小兵开始带头强行,我们贴墙走的是依旧是左边,墙壁上有雕刻,刻痕非常的深,雕刻的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类似巨大落地窗似的东西,应该只是装饰物。

    在中国墓葬中我们走左边,在这边左边,这也算是一个东方盗墓贼在西方陵墓中我们这些东方人的一个优势,这就好比驾驶座的位置一样,西方人习惯性地走右边,而且他们大多都是左撇子,那机括在右边的可能性就极大了。

    我不知道其他同行倒斗时候是否遇到过外国人,而我就遇到过两次,但是我毕竟还是下的斗不多,但遇到两次足以说明他们在中国活动频繁,而他们已经非常了解中国的陵墓,可我们这是第一次到西方,想想还真的有些可悲。

    很多国家都侵略中国,很多盗墓贼也去中国盗墓,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到其他国家盗他们的墓,挖他们的宝,把他们的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带回去,即便不说钱不钱的事情,就是放在我们的博物馆里边,也足够我们这类“地下生物”狠狠地出口恶气,也算是为国争光了。

    言归正传,走了差不多一百米,我们的手电光已经有反光了,说明这就要到尽头了,看来这个是个中等的贵族墓葬,主墓室在中间,左右有着两个陪葬室,看来也不会有什么太珍贵的陪葬品,这次就算是积累经验了。

    这时候,黄妙灵举起手示意停下,看来是她感知到了机关的存在,很快她和小兵开始对着右边的墓墙敲敲打打,片刻之后黄妙灵说:“从这里有一个机关,而且这个机关也不小,我估计这就是整个陵墓的唯一一个机关。”

    胖子不屑地撇着嘴说:“看来这个墓主人也不咋地,就这么一个机关,而且马上就到了他的主墓室,看来这次是白忙乎了。”

    我笑道:“肯定不白忙,多少会有些黄金和金币这类东西的。”

    胖子无奈地深深叹了口气说:“那胖子就拿几个金币好了,还要在墓主人的棺椁上刻个胖爷到此一游,也算是替老祖宗增光添彩了。”

    盲天女说:“你要是能把凯撒大帝的王冠带回国去,那才算是真正的扬名立万呢,你那样的做法最多也就是效仿你师兄,最后只能睡在山下。”

    “我没师兄啊!”胖子纳闷地挠着头,忽然他反应了过来,大骂道:“盲天女你大爷,你师兄才被压在五指山下呢!”

    我们哈哈一笑,没有以往那种倒斗的谨慎,毕竟这个贵族墓葬对于我们来说太小儿科了,现在已经把西方的墓葬情况摸清楚了一些,到时候进了凯撒的皇陵也就有了一定的参考性。

    黄妙灵说:“我感觉这个机关现在还在运作着,好像能源经历千年还未停止过似的,不像是河流也不像是空气原理……”

    我忽然灵机一动说:“不会是山体内的岩浆吧?”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愣,因为他们对我的推测表示怀疑,但又觉得有一定的可能性,毕竟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些血红圆点就是最好的证据,但是什么样的机关能够让岩浆作为动力,毕竟那是不科学的。

    二叔开口说:“我觉得小哥说的有道理,这让我想起了三百多年前欧洲进入蒸汽时代的事情,很可能这就是最早的雏形,你们说呢?”

    我对二叔的自然是半信半疑,毕竟这是个一千年以上的欧洲贵族古墓,而蒸汽时代是距今三百年左右,中间至少相差七百年的时间,如果说西方人早已经领悟到了蒸汽的发动原理,那早就提前进入的蒸汽时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