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8章 过往风云
    胖子拍了拍手说:“没错,小哥这句话说点子上了。”

    秦甜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我,忽然她说:“我向之前对你的态度道歉,对不起。”

    我摆手说:“没什么,只要你以后不用那种像是看奴隶似的眼神看我就好。”

    “一定不会的。你不但没有弃我而走,而且还出手帮忙,你真是一个好人。”

    秦甜站了起来说:“不过我还是会和你争夺当家人的位置,这是我答应我妈的。”

    我耸了耸肩没有说话,而胖子却深深地叹了口气,大煞风景地说:“好人是好啊,可他就是不长命啊!”

    “滚!”我踢了胖子一脚,一旁的秦甜微微笑了起来,或许只要经历生死才会让一个人有所改变吧!

    经过这么一次有惊无险的事情,虽然秦甜的性格无法改变,但是她对于我们的态度和之前完全是判若两人了。

    夜晚,我们在一起宿营,一起吃的野兔肉,喝着烧开的热水,要是能烫一壶白酒,那人生也就完美了。

    大多时候,人的贪得无厌的,但是有那么短短的一天、一夜、一瞬间,其实也是非常容易满足的,只是因为**太强,存在的比较级太多严重,才会有了穷人和富人。

    殊不知只要是人就有自己的麻烦事,这和钱多少没关系。

    佛家有云:“众生平等,众生皆苦。”

    此时此刻,我算是设身处地的明白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看来我在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也在失去一些东西,反过来又是一个循环,也许这就叫做因果吧!

    一轮皎洁的月亮出现在缀满星光的夜空,我不是那种觉得外国的月亮比中国漂亮的人,但此刻的景象真的可以用美轮美奂来形容。

    不知名的鸟虫在四周名叫,微风轻轻吹来带着一股寒意,但是被一堆燃烧的篝火所驱赶。

    几个小帐篷就是篝火的不远处,但是无人入睡,体验着这种来自大自然的冰火两重天。

    秦甜擦了擦嘴,同时很有欧式范儿地向示意她已经吃饱了,见我早已经吃好,正坐在她的对面抽烟,就微微笑着说:“张文,能跟我出去走走吗?”

    “我?”

    我诧异地用手指一指自己,差点被烟头烧到自己的鼻子,因为有轻微的毛发烧焦味钻入了我的鼻孔里。

    秦甜说:“这里除了你叫张文之外,难道还有一个张文吗?”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跟她走走,可是胖子已经用手狠狠地捏了我的后背一把,疼的我直接跳了起来,开始快速地揉着疼痛的地方。

    胖子对着使眼神,用口型跟我说:“小哥,注意安全设施哦!”

    看着这家伙猥琐的眼神,并且还跳着眉毛,我知道胖子肯定又在想龌龊的事情,他也不想想这么冷的地方我们两个人哪里有那种脾气,就算人家混血姑娘有,我也没有那种特质啊!

    我和秦甜并肩而行,其实我们两个还有着两臂远的距离,一直朝着树木茂密的深处走去,她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个人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不语。

    走出去一百多米之后,秦甜才开口说:“这大山里边的景色好美啊!”

    我愣了愣,也就附和地笑着说:“是啊,毕竟这里是世界一大旅游观光的胜地,在如此奇特的地貌之下,美也是应该的。”

    秦甜往一棵树上一靠,我也停下了脚步,她说:“张文,你是不是非常非常想要做这个当家人?”

    我又是一怔,有些不明白她问这话的意思,要是不为了做当家人,我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但还是心平气和地说:“也说不上非常想,只是迫于无奈,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是喜欢那种平静生活的。”

    秦甜显然并不怎么相信我说的话,因为她轻轻地冷哼了一声,不过旋即又就平静了下来,她看着我说:“你能给我讲讲成吉思汗陵里边什么样吗?”

    我点头说:“其实和大多皇陵差不多,只不过里边的冥器多一些,就拿……”

    不等我说完,秦甜打断我说:“我不要听结果,你从你们是怎么得到成吉思汗陵线索,再怎么找到墓地,怎么下的地,最后带出了什么,仔仔细细地跟我说一遍,我想听。”

    长夜漫漫,考虑到以后秦甜可能会站在我这一方,而且她也算是行内人,所以也就耐着性子,把整个过程仔仔细细地跟她说了一遍。

    黑夜中大自然是最好的背景音,加上我虽然身手一般,但是口齿还算是伶俐,把我们从开始出发,一直到了被汗卫军追杀的过程跟她都说了,说完之后我都有些口干舌燥了。

    听到了结束,秦甜“哦”了一声,说:“看来你是真的不想当这个当家人人,而是因为汗卫军可能要报复你们,所以才会到欧洲来的,对吧?”

    我诚恳地点了点头说:“我并不是那种油嘴滑舌的人,那都是我的亲身经历,为了所有跟着我混饭吃的人,更是为了我们的家人,我不求能把那些汗卫军怎么样,只希望能用自保的能力。”

    秦甜开始半信半疑起来,看了一会儿我,她才问:“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我心里就纳闷了,就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而且家境那么优越,能有什么传奇的故事,不过既然她已经开口了,我也只能点头说:“说来听听。”

    秦甜的故事,要从她父母的爱情故事说起,男人是当地的一个小有名气的混混,而秦雨却是从中国移居到欧洲七雄一个堂主的女儿。

    虽然没有什么职位,但毕竟是堂主的女儿,可以说是整个堂口的二把手。

    两人相识是因为一件古董,而且还是一件来头不小的铜壶,四面镶着八条龙,不用说也是出在皇家之物,在材质、品相、工艺、寓意上都非常绝佳,价值在五百万左右。

    这件古董是七雄老一辈人带到欧洲的,因为几经周折到了一个收藏家的手中,而秦雨希望用钱来把这件古董买回去,可是秦甜的父亲却是想要用极端的手段抢到手。

    在这个收藏家的家中,收藏家本人已经被乱枪打死,但是秦甜的父亲和他的人也死伤不少,而且秦甜的父亲也中了弹,已经无法行动,因为之前的枪战激烈,相信很快雷子就会到达现场。

    爱情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有时候是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习惯性的动作,甚至还可能是某天某人穿了一件喜欢的衣服,可如果真的说什么是爱情,谁又能给出真正正确的定义呢?

    秦雨正巧是这天和收藏家约定好了谈这件古董的价格,没想到她到了现场只是看到了满目疮痍,已经地板上死者、伤者以及如水的鲜血。

    秦甜的父亲受伤很重,但是手里紧紧地抱着那个铜壶,秦雨也只是因为被这个男人那张满脸鲜血,却依旧坚定的目光所吸引,她出手救了这个男人。

    那年雏菊开的格外的鲜艳,两个人不同国家,不同肤色,不同职业,不同语言,甚至连共同的话题都没有,但爱情就是这么奇妙,他们偷偷在一起了,并且很快有了夫妻之实。

    在秦甜的外公极力阻止之下,两个人已经到了要分手的阶段,可没想到秦雨这时候已经怀上了秦甜,最终父亲心疼女儿,只好做出了妥协。

    在七雄一个堂口的资金支持之下,秦甜的父亲很快名气更加响亮,渐渐了黑手党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并且委托人亲自邀请他加入这个在世界上赫赫有名的组织,同时给予中层的位置。

    还是中国那句老话,有钱能使鬼推磨,有了大量的资金注入,秦甜的父亲在组织里边混的是如鱼得水,渐渐便爬到了上层的位置。

    但是,秦甜的父亲并未忘记帮助他的七雄,原本默默无闻的一个从中国到欧洲的盗墓势力,和这个当地男人鱼帮水水帮鱼,才有了今天如此人数众多,甚至还有当地人加入的七雄。

    接着就是秦甜自己了,她从小受到了两个国家人的影响,骨子里边有着西方人的典雅,而外表又有着东方的古典美,自然会被很多同龄的男性所惦记。

    在她刚满十八岁的那一年,一个比他父亲在组织里边还要势力大一些的人带着一个金发碧眼的西方少年来提亲。

    在很多方面的压力下,秦甜的父亲不得不同意两个人在毕业以后的婚事。

    秦甜有自己的主见,她很排斥这种强行而来的婚姻,这与在哪个国家没有关系,排除后天努力,而是当一个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就会有什么样的命运,而秦甜则是非常向往普通人家孩子那样的自由恋爱。

    在上大学的那一年,秦甜受到外公和母亲的影响,选择了冷门的考古专业。

    一开学,秦甜她认识了一个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两个人都是同系的学生,有着很多共同话题和爱好,自然互相产生了情愫。

    可是在两个人刚刚表达了自己的爱意的那一天,男孩儿便失踪了,秦甜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和那个订婚的外国男孩儿大吵一架,回去哭着说什么也要解除婚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