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惊人的想法
    在秦甜那样的家庭中,解除婚约意味着可能给她的家庭,甚至还会连累到整个七雄,但是秦甜性子非常的烈,家里害怕她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然后她外公就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其实说是办法,还不如说是中国人大智慧中特有的设局之法,就是因为这个局的设计,改变了很多的东西,甚至也改变了秦甜的一生。

    那是秦甜生平第一次倒斗,也是从那次到现在为止的唯一一次,但斗中的见闻改变了秦甜的世界观。

    秦甜跟着一队盗墓团对到达了她外公、母亲的祖国,也就是有着无数神秘彩色的中国,她在北京去长城、故宫、颐和园游玩,又跟着队伍到了先,参观了秦皇陵以及当地很多王侯之墓。

    一瞬间,秦甜便爱上了这个国家,古老的中国给了她太多以前从未见过的辉煌和奇迹。

    就在秦甜一行队伍选择好了盗墓地点,一进入墓中的时候,远在这边的她的父母和外公展开了一个带有一定手段性的计划,先是假装得到秦甜整支队伍失踪的消息,告诉了那个黑手党的高层。

    那个高层听闻之后,虽然有些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但是他是知道秦甜确实跟着盗墓队伍离开了欧洲,去了中国,他便开始担心自己的儿子,因为他知道自己长相普通、为人乖张的儿子早已经深深爱上了秦甜。

    可是即便他一直不让人告诉自己的儿子这件事情,但是在有人偷偷把秦甜失踪的消息透露给那个外国少年,并且暗中帮助他。

    外国少年也是带了一队盗墓贼到达了中国,那个高层知道之后着急的焦头烂额,在少年母亲的哭闹之下,他只好带着人到中国寻找自己的儿子。

    人在被触碰到逆鳞的时候,除了愤怒之外,还会失去往日的聪明和算计,这个高层根本没想到他和他的人一到中国就被抓了,还被缴获了一些很先进的武器,不出多久就会遣送回国,从此锒铛入狱。

    而那个外国少年至于最后怎么回事,就连秦甜也不知道,但是她再也没有见过,倒是他的父亲又提升了地位,而她也在中国的某所著名大学中读完了大学,直到今年才回到欧洲来。

    关于秦甜下地的过程就不详述,因为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她只是记得一幕让她至今难忘的景象,或者这叫做选择性失忆,这一切都是由于她受到了太大的刺激。

    秦甜一行人所下的墓是个西汉古墓,虽然不是皇陵,但却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将军之墓,那位将军是因迷失道路未能参战,所以羞愧愤怒而自杀身亡。

    即便秦甜没有说明这个将军是谁,听到这里我也知道,正是令匈奴畏惧,有着飞将军之称的李广。

    秦甜的眼神开始闪烁,声音也微微颤抖起来,说:“他,他活了,杀了很多人。”

    我一皱眉,问她:“你说是那个将军活了?应该是粽子吧?”

    秦甜摇头说:“不是,是真的死而复生,他穿着一身战甲,就从棺材里边跳了出来,然后就大喊着要杀掉我们这些入侵者,不出三分钟整个队伍都死的就剩下我和两个人了。”

    我问她:“你们一共去了多少人?”

    秦甜说:“二十二个。”

    听到这个数字,我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在不出三分钟就干掉了十九个盗墓贼,要知道那可都是七雄的门人,并不是什么三流货色,而且能够那么快锁定陵墓的位置,找到了主墓室,自然不可能是泛泛之辈,一定是盗墓高手。

    秦甜说:“一个看着我长大的叔叔,他让我和另一个人快跑,他就死死地抓住了那个将军的腿,我在逃命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叔叔已经被一把长刀刺穿了身体,顶过了那个将军的头顶,他还挣扎着叫我们快跑。”

    我差异道:“那你们两个就跑出来了?那个将军没追你们吗?”

    秦甜说着恐惧的眼泪就掉了下来,说:“在我们两个人刚要出墓门的时候,一支利箭就射了过来,而那个人用他的身体挡在我的背后,他和那个叔叔一样,让我快跑。”

    顿了顿,秦甜说:“你无法想象进去时候有二十二个人,在离开主墓室的时候仅仅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的在黑暗的墓道中拼命地奔跑,很快就摔倒了,在我爬起来准备摸手电的时候,身后又响起了一声凄惨无比的声音。”

    我掏出一包纸递给秦甜,她擦了擦满脸的泪水,继续说:“那人让我快跑不要停下,我也来不及再去拿手电,就摸着黑凭借记忆一路地跑,很快就听到身后一阵爆炸的声音,我只是愣了一下,又接着跑,一直跑出盗洞,昏迷在了入口处,直到被人发现送进医院。”

    听完秦甜说的这些,即便我没有经历过,但也可以想象出她的恐惧,这种恐惧不仅仅是来源于李广的起死回生,而是因为活下来的只有她自己。

    假设一下,如果某一次我们四家联合倒斗,遇到了无法解决的事情,最后跑出来的仅仅是我自己,那么我想自己这一辈子都会生活在恐惧和良心的谴责之中,必然无法想秦甜这样把事情说给别人听,有可能疯掉也是说不定的。

    我身手想要抱一下这个有着只有我们这种人才会有的经历的姑娘,但最终我还是把手放在了她的肩膀说:“已经过去了,你现在要好好地活着,就当是替那二十一个活着。”

    秦甜擦掉所有的眼泪,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张文,如果说每个人平均活下来六十岁,那我要活多少岁才可以?”

    我有些不解地回答她说:“一千二百多岁,可是人的寿命哪里有那么长,你只要好好地活着就行了,其他的就不要想了。”

    秦甜摇了摇头说:“我就要活一千二百多岁,这样才能弥补我心里的愧疚,你也说了人是不可能有那么长的寿命的,但我想问问你,你有没有在中国盗墓时候,遇到过一些古代炼制丹药之类的?”

    说到了这里,我豁然明白了这个看似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女人,心里居然有这么一个美好而又可怕的想法,她既然跟我说了这么多,那就是希望得到我的同情,从而询问有没有吃了可以让人活上千年的丹药。

    我连忙摆手说:“秦小姐,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你这样想就有些极端了,再说如果古代要是有那种丹药的话,墓里的主人也就不用一直躺在那里,也就不会有了现代这样各种发达的世界了。”

    秦甜不同意我的说法,她说:“我查阅了大量有关丹药的典籍,虽然没有什么长生不老药的丹药,但却一定有那种可以让人延年益寿的丹药,你看看古代的医术那么不发达,就都有活到一百多岁,如果我能找到一些那样的丹药,就以现在的医学技术来讲,活一千多岁也不是不可能的。”

    对于秦甜的这种看似荒诞的说法,但其中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只不过我从未往这方面想过,我也不想能活上千岁,一切都遵循自然就好了,但是她说的也算是把我的世界观重新改变了。

    一时间,在秦甜那种渴望的目光注视下,我真的不知道该用如何华丽的言辞去劝说她,对于一个年纪轻轻的姑娘经历了这种事情,我打心眼里表示同情她。

    可是,那种丹药在古代即便有,放在古墓中那么多年,谁知道会不会过了保质期变质。

    这就如黄妙灵告诉我她师傅就是经常就是炼丹,而盲天官更是成为了丹药的实验体,可我并没有见到什么延年益寿的作用,反倒是染上了那种怪病,要不然有神农氏墓中那颗丹药的话,我估计盲天官现在也已经和陈文敏一样了。

    我不否认,从古籍中记载丹药确实有一定可能性的驻颜美容的作用,但是从那些开国皇帝来看,哪个不是因为长时间服用丹药,最后也是因丹药而死。

    老话说得好,是药三分毒,如果真的有那么一颗可以让人多活几百年的丹药,那么说不定我们还能和乾隆斗地主呢,所以说根本就没有理想中的延年益寿的丹药,更不可能有什么长生不老药。

    想了很久,我才说:“秦小姐,看你这么坚定,我也就不在说劝你的话,现在既然你问我,那我就很明确地告诉你,我进过的皇陵也算不少了,但还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丹药,毒药倒是碰到不少。”

    一听我这话,秦甜立马眼睛一亮,说:“照你的意思是碰到过丹药了?”

    我点了点头,说:“曾经我到过一个已经消失的遗址中,那是蚁个神奇的国度,在里边就发现了一个炼丹室,里边有着不少的丹药,只不过我没有带出来。”

    秦甜激动地说:“我们可以再去啊,我会出让你和你的团队满意的佣金,这样可以吗?”

    我苦笑着说:“那里已经塌了,估计那个炼丹室也完了,去了也是白去。”

    秦甜瞬间就失望了,她说:“难道我就要这样背着负罪感死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