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点穴定位
    我们加快了拉动的节奏,不一会儿就把他们三个人从下面拉了上来,我们本来就没有休息过,此刻更是瘫坐在地上,就更不用说胖子、霍子枫和韩雨露了。

    他们三个人满脸都是密集的汗珠,看的就好像被水洗过一样,此刻只剩下了非常粗重的喘息声。

    我们都互相用余光看着对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高兴感,好像就是白白捡了一条命似的。

    休息了片刻之后,最先上来的人开始继续挖积雪,也不知道外面的雪厚到什么程度了。

    而我和霍子枫则是检查了胖子的伤势,发现他除了之前双臂脱臼之外,并没有再添新伤。

    “咳咳。”

    韩雨露轻咳了两声,嘴角流出一道鲜血,她屏住气又把嘴里的鲜血吞了下去,擦掉了嘴角的血之后,开始坐在那里闭目养神。

    胖子说:“这次可真是多亏了姑奶奶,要不然刚才掉下去胖爷估计就没有一块完整的骨头了。”

    我问胖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

    胖子一时间也说不出,只是说:“反正胖爷是绝对佩服,已经不是言语可以表达的了。”

    过了片刻,韩雨露微微睁开了眼睛,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小哥,你觉不觉得这个地方似曾相识,我们好像来过。”

    我原本以为只有自己才有这种感觉,想不到韩雨露也有,当时我问她是不是以前来过这里,但是韩雨露很肯定地告诉我,她没有来过。

    况且这里距离韩雨露以前生活的地方太远了,鲜有古人能到这么远的地方,要是有那一定会被史书记录在案。

    在我所知之中,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玄奘西游经历了一百多个国家,也就是他可能到达过这里,其他人的还真的没有听说过。

    当然也可能有人比玄奘走的很远,到过的国家更多,但对于后世没有太大影响,所以也就没有记载。

    胖子两条胳膊下垂着,不敢做太大的动作,这一点把我从似曾相识之中拉了回来,因为在我脑海中记忆的画面,并没有胖子,更加就不会有他此刻这种模样。

    我们继续挖着积雪,一条雪中通道逐渐把我们挖出,对于打盗洞在场的个个都是行家,可要说在这种积雪里边挖过道,那还得依靠秦甜队伍中的那两个男人。

    这两个男人确实对于如何应对雪山上的突发状况在行,所以才能在松软的积雪中挖出一条逃生通道。

    不过在好的手艺,也无法和大自然的力量抗衡,而且这条雪中通道除了用来逃生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作用。

    所以,这两个人也就是用工兵铲稍微加固,以确定不会在我们存在的那一段发生坍塌的事情。

    他们两个人在前面挖,我们就紧随在他们后面跟着,身后走过的通道时不时发出积雪掉落的声音,显然临时的这种通道最终还是要塌的。

    这个时候,我就开始回忆之前掉入底部发现的那个断层,下面有着热气扑面而上,说不好那下面也可能有陵墓的存在。

    但是,即便里边就是凯撒的陵墓,我们也不能进行倒斗,因为即便能摸到冥器,到时候积雪稍微一融化,我们就会被活活困死在下面。

    由于雪崩和自然降雪的关系,我们是直行挖了一段,又开始斜着四十五度角从朝上挖的,但是覆盖住这个入口的雪层厚度,还是远远超乎了我所料的范围。

    挖了整整两百米才破雪而出,这还是因为这些积雪是坍塌和降雪造成的,要不然单是这两百米,即便能挖出来,也可能要花费更长的时间,这也算是不幸中万幸了。

    暴雪依旧在飘落着,原本这就是黑夜,再加上乌云压着更加的黯淡无光,只有雪层表面反射我们手电光的亮度,仿佛是夜晚中的萤火虫一般,面对整个白朗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雪花早已经把我们上来的脚印覆盖,连一丝走过的痕迹也再看不到,天地间都是一片白茫茫的景象,要不是因为地球引力的关系,我几乎就无法分清楚往哪个方向走是上山,哪个方向又是下山。

    周四说他还是给我们带路,因为他有过这种经历,所以我们也就没有推迟。

    毕竟做盗墓贼这一行靠的就是“经验”二字,经验有时候就等同于救命良药,这也就是胖子为什么不管开那口棺材,几乎都要到东南角点上一支蜡烛。

    在周四的带领之下,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下走,浮雪已经下到了能没入大腿的程度,也幸好这里的温度常年在结冰点之下,要不然我们真的是寸步难行了。

    即便是这样,雪依旧能埋住我们的膝盖,这几乎和上来的时候差不多,只是我们就像是背锅子一样,真的有些上山不容易,下山更加艰难的遭遇,就是走回我们落地的洞穴,也足足耗费了一个多小时。

    等到了山洞的口处,发现洞口早已经一大半被积雪覆盖,秦甜正带着她队伍中的两个女人在清理,看到我们就连忙过来帮忙,把受伤的胖子和韩雨露搀扶进了洞中。

    一只小小的无烟炉,此刻仿佛就是世界中最温暖的东西,我们一行人将其为了一个圈,用它来烧了一些雪,等到化成的水沸腾之后,大家都有些急不可耐地喝着,在热水进入喉咙顺着食道到了胃中,瞬间就暖和了许多。

    看到胖子和韩雨露都又伤,盲天官就皱着眉头问霍子枫是怎么搞得,霍子枫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和他一说。

    盲天官才叹了口气,说:“这次只能算你们命大,早年我听同行提起过诸如此类的事情,最终只得放弃失足掉落的人,因为下去人也是无济于事。”

    胖子开始缓缓地活动着他的双臂,说:“所以胖爷要和他们要一百万的救援费,吕爷您说这不多吧?”

    忆莲还是反驳,但是盲天官已经说道:“命是无价的,多少钱都不多,只是取决于每个人的实际情况。”

    虎子红着脸说:“我们的命自然比钱贵重,我都答应了要给,为什么还要再提一遍?难不成我还会赖账不成?”

    胖子笑道:“年纪不大,看事情的本质倒是听清楚的嘛!没错,胖爷就是怕你赖账,多一个人知道那就是多一个证人,以后拿钱的时候也就多一层保障。”

    说完,他贴近了我说:“小哥,你和姑奶奶把你们的那一份一人拿出五十万给胖爷,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我苦笑着没说什么,韩雨露更加不会说什么,毕竟确实是胖子救了我们一命。

    这就像盲天官说的那样,就我们的实际情况而言,五十万根本不算什么,既然胖子已经张口了,那肯定要给他,毕竟他这次可是立了大功了。

    霍子枫就瞥了胖子一眼,说:“死胖子,别忘了你是怎么从下面上来的,我师弟给你那还说的过去,这要论起来你还得给雨露呢!”

    胖子冷哼道:“你们两个还没怎么样呢,这就帮上了?胖爷确实非常感激姑奶奶的救命之恩,可是呢,是胖爷先救的姑奶奶才导致胳膊受伤的,所以你这家伙少替别人出头,这事和你没关系。”

    霍子枫还想说什么,但是见盲天官微微摆手,他便不再多言,把眼睛一闭开始休息。

    而我们都已经是身心疲惫了,早有人已经互相靠着睡着了,大家都靠在一起也算是取暖,就这样一直挨到了天亮。

    雪停的时候是第二天的将近中午时分,在我们清理了出去的洞口,走出去一看就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了。

    一轮金黄的太阳从逐渐散去的云层中探出脑袋,阳光普洒在满是银装素裹的世界中,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我们互相吆喝着,就开始继续前行,毕竟要在天黑之前到达白朗峰的极限,当然这个极限并不是峰顶,而是人所能到达的地方。

    不过,这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能在半路找到陵墓的入口,那是最好不过的。

    盲天官开始看着罗盘,他根据风水中的五大决:寻龙、察砂、观水、点穴和立向,这是古人寻龙点穴的方法。

    现在已经成为我们这些盗墓贼倒斗的基础方法,其实我们其他人也多多少少知道,只是没有他的经验足而已。

    寻龙自然是要找登上山脉的最高峰,从上往下看山脉的走势,这些我们都知道。

    只是因为从之前那个贵族墓来看,国外的陵墓喜欢埋在风水煞的穴位中,这么一绕就不是一般人脑子能绕过来的,所以只能是老将出马了。

    盲天官指着周围一片白茫茫地说:“如果我不来,这次怕你们是无法找到陵墓的入口了。”

    胖子最不喜欢听这话,说:“吕爷不说胖爷给我们家小哥吹牛,以前你不来倒斗,那都是他拿着罗盘来看,我们也都找到了陵墓,小哥可已经完全出师了啊!”

    盲天官笑道:“是吗?那好,张文,你来点出风水煞的位置。”

    我缩了缩脖子说:“官爷,您别听这个死胖子的瞎说,我哪里能比得上您啊,而且以前的陵墓都是在风水宝穴之中,所以我对于风水煞就没有去深入了解,还是您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