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西方墓葬
    其他人一阵茫然,但是我在风水学上要比他们强太多了,也就能瞬间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说:“您是说在这里存在着十八个护陵,对吧?”

    盲天官很欣慰地点了点头,说:“没错,我们不管从任何地方进,都必须先到护陵之中,然后再通过护陵进入主陵当中,听你们昨晚说的掉入的那个地方,那也是一个护陵,只不过那是个火形煞位,非常难进入,所以我才选择这个护陵的。”

    听着他说的,我很快就想到了不少东西,其实皇陵那都是有护陵的,就像之前我们进入的也是一样。

    只不过,这有些皇陵的护陵不容易起到保护作用,只是建造的特别明显,让盗墓贼进去误以为那就是皇陵,盗了之后便离开,而真正的皇陵得以保存下来。

    而凯撒大帝的大手笔,建造了十八个护陵,还都在这座白朗峰之上,也就是说我们进入其中,很可能要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那就是以护陵而设计的陵墓迷宫。

    虽然十八个护陵都连同主陵,但是入口必将是我们非常难寻找的,这样也就是我自己现在的猜想,真正的实际情况到了里边才知道,也许要比我想象中的更加的复杂。

    盲天官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位置说:“就那样,把冰雪清除,我估计就会看到人造的东西了,那也就是我们要进入的地方。”

    我们自然不敢对这个盗墓宗师的说法有任何的不信任,一行人开始着手挖掘冰雪,隐约看到下面好像真的有个什么东西似的。

    随着冰雪层逐渐变薄,下面的东西也就清晰了起来,那是一副石雕,上面雕刻着一头特别的母狼。

    这只狼眼神中没有以往见到的雕刻、绘画以及现实中的狼那样的凶残,反倒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慈祥,那仿佛不是母狼,而是一个母亲似得。

    在母狼的身下,有两个人半跪着正吃着狼奶,两人浑身没有一丝遮挡,每个部位都雕刻的清清楚楚。

    只是,这两个人和母狼的体型非常的不成比例,一个人也只有一条狼腿那么高大。

    看了一会儿,我很快意识到并不是因为人太小,而是因为这只母狼太大了。

    这让我想到了在图书馆里边查阅的到的一个古罗马的神话故事:

    国王的女儿和战神马耳斯相爱并生下一对双胞胎兄弟,而国王的女儿是个贞女,也就是说不准生育的,这件事情被国王的兄弟得知,以此把国王驱赶出境。

    而这对双胞胎兄弟被遗弃到野兽众多的河畔,却被一直体型超大的母狼哺育了,成年之后杀掉了国王的兄弟,让国王恢复了王位。

    兄弟两人在母狼哺育他们的地方建造了一座城,因为城主之位发生了争吵,一个把另一个杀死。

    这个做了很久国王的人,在死后被诸神接纳,成为了受人尊敬的战神,也就是在罗马神话中的万神殿排名第三的奎里纳斯战神。

    虽然这仅仅是个神话故事,和中国雕刻的一些佛道两家的大神也是一样,但是由此可见可以看出,不论是哪个国家哪个时代,对成仙成神,都是有着一种无比强烈的向往。

    所有人都希望自己在人世间的死,并不是结束,恰恰是更加强大的生命的开始,而且还是那种有着与天同寿的神。

    整幅“狼神哺人”的雕刻就是在一块菱形的石头上,石头与地面有着肉眼可见的缝隙,这很明显表示这块石头是能移开的,只是因为冰雪覆盖,导致想要挪开这块石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在我们看到这个菱形浮雕石头之后,便已经相信盲天官说的没错,这里应该就是我们能进去的地方。

    同时我也想到昨晚的雪崩,可能是某支队伍想要快速打开这类的石雕封石,所以就用了那么粗暴却又最直接的办法。

    当然,我也不排除这是一种一举两得的办法,是个人就知道剧烈的爆炸会引起雪崩。

    而且我们几支队伍就在他们的下边,这样还可以把我们活埋在崩塌的雪中,至少要少了三支与其竞争的队伍。

    当时在我们上边的就有夏风和仝电两支队伍,很可能就是其中一支做的,毕竟我不太相信会是五支队伍之外的人所为,毕竟下面还有我们在,黄妙灵她们肯定是不会这样做的。

    我们打开这块特殊封石的办法更是简单,甚至可以说没有耗费一丝的力气。

    只是,忆莲从背包里边拿出一个熟悉的小玻璃瓶,将上面的玻璃塞子拿掉,沿着封石的边缘倒入具有强烈腐蚀性的强效腐石液。

    这种胖子一直想要搞到配方的液体,即便是石头都能滴传,更不要说是融化千百年冻住的寒冰,虽然倒了一圈之后那块封石已经不像之前那么棱角分明,但打开就变得非常容易了。

    在我们几个人一起把螺纹钢管塞到腐蚀宽后的缝隙中,大家一起用力之下,整块封石就被我们撬的翻了一个跟头,顿时下面出现了一个如同竖井的菱形口子。

    等着带着寒气的微风徐徐吹入的时间,胖子看着这个口子就说:“这个口子未免也忒小了点吧?别说是送葬队伍了,就说那棺椁是怎么进去的?”

    我说:“西方墓葬和我们中国的不同,它们的棺椁即便到了墓中也是竖起放着的,如果棺椁要从这里进入,那么肯定就是让人下下去一部分,然后用绳子拴住一头,上面剩余的人往下放,下面的人接着。”

    周四非常同意我的说法,他说:“你们第一次接触西方的陵墓,所以还不清楚这边的墓葬风格。”

    “但是,小哥说的完全正确,大多都会选择这样的方法,只不过他们的送葬队伍还使用了金属滑轮,毕竟这个入棺口是非常深的。”

    秦甜也说了:“虽然我也是第一次盗这边的墓,不过听我妈和堂口里边的谈论的时候,也说过大多是用这种方式,不过凡事都有例外,还有用别的方式的。”

    “比如说就这种环境之下,棺椁的底部要是用金属的话,只要把墓的入口设计成斜坡,下面有人接着,直接让棺椁滑下去。”

    这么一说,我们都恍然大悟,因为之前虎子他们掉入的就是很好的例子,再加上盲天官也说了那很可能也是一个护陵,正好和秦甜说的完全吻合了。

    等到空气稍微流通了一会儿,这次便是由我带头下斗,因为我们一行人都知道我们不惧怕毒气毒液之类,我就好像是只被拿来做实验的野兔、麻雀一样,就被他们用绳子送了下去。

    因为手电找不到底部,也就不知道究竟有多深,也就是霍子枫他们一边往下放绳子,不够了就接绳子。

    我不知道究竟接了多少条绳子,就是越被他们往下自己心里越没底,因为这个竖道的深度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等到我看到地面的时候,上面的手电光已经完全看不到了,所以我知道自己给他们用手电光发信号也不可能会看到,更不要说还是白天,也许晚上说不定还可以。

    我到了底部,先是用手电照了照四周,发现这是一道充满了异域风情的墓道,但是只有往前走的一条,身后便是墙壁,毕竟我们不是打盗洞下来的,说明这就是入口没错。

    拉了三下绳子,我想即便没有商量他们也知道我的意思,很快就开始绳子微微震动,我的心也踏实了下来。

    不一会儿,我就看到霍子枫他们戴着手套一个个地顺着绳子滑下来。

    看到霍子枫之后,我就很好奇地问了他一个一直不怎么重要,但是却存在的问题,那就是最后一个下来的人,他是怎么把绳子解开的。

    霍子枫笑道:“师弟,你重来没有最后一个下来的,所以不知道是做到的,就像这次如此深的情况,最后一个就会选择把绳子拴在封石上,在下落的过程会牵动封石移动,这样封石最后也就到了原本的位置,而绳子也就跟着最后下来的人落下,当然这需要一定的技巧和身手。”

    我听得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但是这时候下来的人逐渐增多。

    在大部分都落到了底部之后,我发现是韩雨露没有下来,我就对胖子问:“韩雨露的内伤还没有好,怎么能让她来善后?”

    胖子就诧异地看着我说:“很多这种情况之下都是韩雨露,难道你一直没有注意?”

    我愣了愣,自己确实是真的没注意过这个小细节,今天也就是因为之前忽略了细节差点出丑,所以才会这么留心,只是没想到自己还是出了糗,也就不敢再说话,做出了一副照着墓道的样子。

    但是我还是留意了下来的绳子,发现原本在之前紧绷的绳子。

    在韩雨露下来的时候变得不再那么紧绷,只听到急速降落的声音之后,不一会儿先是看到韩雨露顺着绳子下来,接着绳子也就从下面掉了下来。

    瞬间,我终于知道这个看似简单的善后工作,其实包含着很多的东西,如果下降的太慢,绳子已经掉了下来,那人就会活活摔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