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淡淡的味道
    “真是想不到,你或者你们居然能走到这里,我都不知道该用如何华丽的词语来形容你们的运气。”

    “不过,运气始终会用光的,里边是我的安息之地,也是最后一道考验,如果你们能过了这道考验,那么棺材里边的东西随便你们挑。”

    “但是,千万别想着去触碰我主人的东西,否则是会自取灭亡,这算是我最善意的忠告,最好就是这个游戏到这里就结束了。”

    胖子对了墓门“呸”了一口,极度不屑地说道:“你他娘的一天吓唬人,胖爷就不信你个邪,既然你这些设计我们能过来,你主人也比你高明不到哪里去,少在这里故弄玄虚了!”

    霍子枫说:“听人劝吃饱饭,即便我们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但也不能小瞧了这个护主的家伙,他确实有着很超前的设计,两个机关差点就把我们全都弄死。”

    胖子没有理会霍子枫的话,而是去推石门,石门非常有年代感,同时也有着沉重感。

    虽然胖子可以微微地推的震动,但是却无法以一人之力推开,随着我们的加入,才将这扇石门推开。

    进入石门之内的那一刻,我们都无比的小心,因为前两次发生的事情,都证明了这虽然像是个夺宝的游戏,但却不是一个玩笑,其中所蕴含的危险是不言而喻。

    用手电照着这个墓室,发现里边丝毫不亚于我们在马特洪峰进入的那个贵族墓。

    墓顶是八角形的,每一角有一个石头雕成的冥灯,有着细铁链牵连着,在中心有着一幅西方的成神图。

    虽然有些脱皮,但还是能分辨出图画中的主角是耶稣基督,他正把手放在一个人的头上,手上绽放着金色的光芒,想必这个人就是墓主人。

    墙壁是白色的,那并不是石头的本色,而是一种涂料,并且这种涂料还有一种淡淡的木头味。

    我们防止有毒,其他人在进入之前已经戴上了防毒面具,只有我没有那样去做,毕竟自己也不怕什么毒。

    地面是大理石,当时相比较石门那种大理石,这个铺在地上的大理石更显得华贵,呈现出一种乳白色。

    而且还能反射手电的光,几乎和现代最次的那种地砖相似,只不过却有着云泥之别。

    在正对墓门的正北边墙根处,放着一口竖立起来的棺材。

    棺材通体漆黑,棺盖呈菱形宝石状,正严丝合缝地盖在棺身之上,棺身是铜造,两侧的浮雕是几个在云中嬉戏的天使,给人一种异国风情的感觉。

    胖子先将把拴着冥灯的绳子解开,放下来一看,发现里边用的好像是类似白色蜡油的东西,还有一根灯芯,他用打火机点了点,在蜡油融化之后,这盏冥灯就亮了起来。

    在胖子把冥灯再拉上去,顿时点亮的冥灯,几乎照亮了整个墓室的八分之一的区域。

    一看居然还能着,其他人也就逐一把剩下的七盏冥灯都像胖子那样点亮,最后八盏冥灯将整个墓室照的一片的通明,甚至有一种仿佛阳光照射进来的感觉。

    这时候,我们才发现,除了棺材之外,在东西两边的墓墙上,还有这两个小型的菱形棺盖,差不多有一米二高。

    只不过,这两个棺盖是完全贴在墙壁上的,更像是两个小门。

    胖子就问:“那个是棺材,这两个又是什么?”

    周四说:“那里边放着是陪葬品,不过好的陪葬品还是在棺材里边,中西方都是一样。”

    胖子眼睛一亮说:“管他好还是不好,先打开看看再说,万一这个陵墓里边不一样,好东西都在两边呢!”

    秦甜说:“这是不可能的,我想到两边说不好是机关,还是不要动了,直接开了棺材之后,看看有没有通往主陵的什么线索,毕竟这个护陵并不是我们的目标。”

    胖子问我:“小哥,你的意思呢?”

    我其实一直在听他们说话,也在考虑这个问题,一般情况来盗这个墓的,那必然是西方人,他们的想法就会和周四、秦甜一样,那样反而很有可能中招,所以自己觉得不能被牵着鼻子走。

    把自己的想法说完之后,他们都沉默不语,我立马腰杆子一挺,说:“胖子,咱们先打开这两个小的看看。”

    得到了我的肯定,早已经按耐不住的胖子就抄起家伙事向左边的小门走去。

    其他人心里其实也非常好奇,加上这里边并没有此行要找到的物品,所以我们一起跟着胖子走了过去。

    一行人把小门围了一道弧线,弧线之内只有胖子和我,我们两个观察着这个小门,发现门上有把手,却没有丝毫有锁的痕迹。

    这倒是让我有些犹豫,毕竟在进入之前墓墙上所刻的古罗马文字,已经很清楚地告诉我们这是最后一道考验。

    也就是说,不要看我们已经进入了主墓室,但是其中还藏着不为人知的机关,我之所以有些举棋不定,也是因为担心机关就在这两个小门之后,没有锁就是最明显的迹象。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古人的想法谁有能摸的清楚,而且我之前也想过,如果设计者反其道而行之。

    那么我们打开这个小门就没事,反倒是直接开棺却会中计,加上我已经夸下海口说着小门不会有机关,要是不打开自己的面子也过不去。

    在我如此矛盾之下,胖子就不耐烦地看着我说:“小哥,你丫的还等什么呢?快些打开这个门,让大家见识一下门后的旖旎风光。”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怎么不打开?反倒是指挥小爷啊!”

    胖子说:“这小门上不是有暗锁嘛,胖爷又没有你们七雄那样的开锁技术,要是有哪里还轮得到你呀!”

    我指了指小门说:“这上面哪里有他娘的暗锁,根本就和普通的门一样,只有握住把手一扭就开了,你不会是不敢吧?”

    听了我这话,胖子反倒是有些犹豫起来,嘴里嘀咕着:“他娘的,怎么可能不上锁呢?这会不会是故意留下的破绽,里边就是机关呢?”

    我激他说:“你说不敢,小爷就来打开,装什么装啊!”

    胖子最怕别人激他,而我的一句话显然是激怒了他,但是他又担心里边会有什么机关。

    这次居然迟迟没有动手,显然之前两次的经历,已经把胆子如此之大的胖子,也唬的一愣一愣的,让他是真的不敢再轻易逞英雄。

    这时候,虎子这小子一步走上前就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让开,让我来打开这扇小门。”

    周四连忙说:“虎子,这么多前辈在这里,哪里轮的上你显摆啊,你给个我回来。”

    顿了顿,他看向我们笑道:“他是雷爷的儿子,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就不好交代了,所以还是你们来吧!”

    这话一听就有气,好像就是虎子的小命是命,而我们的就不是了。

    再说倒斗不就一场以命为赌注的赌博,脑袋是挂在裤腰带上的,如果作为盗墓贼连这么点胆子都没有,那还盗个什么墓,回家等着喝西北风得了。

    胖子就说了:“老周,你这样可就不对了,年轻人有想法有勇气那是要鼓励的,你这样像是只老鹰护着鹰崽子,他再过十年都无法独当一面,你以为让他试试,只有在危险中能生存下来的人,那才是一个好盗墓贼。”

    忆莲立马反驳道:“你个死胖子,一看你就没有安好心,毕竟这里属虎子的年纪最小,要开也是你开,别想指挥别人。”

    胖子呵呵一笑,看着虎子就说:“小朋友,既然他们不让你开,那就胖爷来开吧,不过他们也是为了你好,你可不要因为这么点芝麻绿豆的小事,耍小孩子脾气啊!”

    我激胖子,这家伙又激虎子,不过毕竟虎子是年少气盛,自然不肯认这个怂,立马抓住了把手说:“谁都别劝我,谁也别想指挥我,我已经不是孩子了,有着自己的判断,这个小门是我自愿开的,即便出了事也和任何人无关,在场的都可以作证。”

    虎子刚一说完,周四和忆莲又想阻止他,可是他已经开始缓缓地扭动把手。

    这一行为让我们都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小门前只是剩下虎子一个人,显得那么的孤零零的。

    我不否认,胖子和周四等人说的都有道理,但我更倾向于周四他们的说法,毕竟虎子连二十岁都没有,是我迄今为止见过年龄最小的盗墓贼。

    虎子在各方面的经验连我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很有可能为他这一时冲动买单,付出的还是他的生命。

    把手被虎子缓缓地扭动,很快就到了把手的尽头,只差拉门打开了,虎子头上的汗也不由地冒了出来,这小子并不是傻子,自然也多少能够想出其中蕴含的危险有多大。

    只是虎子迫切地为了证明自己,因为他不想在别人称呼他“虎子”的口气中,带着一种令他很别扭的尊敬。

    这种尊敬并不是因为他如何如何,完全都是因为他的老子是雷风,七雄四大堂口之中的一个堂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