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1章 模仿
    我一手拿着一把工兵铲,手电插在了肩头上,虽然我不怎么可能中毒,但是化骨尸身上有那种腐蚀性的物质,挨住就会好像粘上硫酸一样,所以我也是会受伤的,只是不应该中毒无法动弹而已。

    又一次地进入墓室,对于里边的情况已经算是熟悉过一遍,哪个方向有什么也知道,加上头顶还有八盏照明的冥灯,所以里边即便不用手电,也看的非常清楚。

    我四周照了照,发现并没有那具化骨尸的影子,然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它可能回了棺材里边,然后把目光移了过去,却发现棺材里边也没有。

    虽然这个墓室的空间不小,但也都在视线的范围之内,只有冥灯照不到的两个小门里边黑洞洞的。

    我心说:狗日的,小爷运气不会这么好吧,那粽子居然自己进了小门里边,我只要轻轻地走过去把门关上就行了。

    但是,我的运气显然并不好,以往的经历足以说明一切,这次也不类外。

    在我走到墓室的中间,用手电往左右两边打开的门洞照了照,发现两个里边只有残余的陪葬品,根本没有那具化骨尸的影子。

    在这一瞬间,我的身体就凉了,刚才自己确实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在霍子枫刚刚准备进入的时候,那粽子就在门口等着,说明它不管是有意识,还是出自本能,这家伙都知道外面有人,想要出去干掉我们。

    那么在我进来,它应该还是在门口才对,只不过外面那些家伙行云流水的一气呵成,就把我推了进来,而且自己不由自主地还往前跑了好几步,也就是那粽子还在门口才对,只不过是我进来的太快了。

    想到了这里,我猛地转身看向门口,本以为会看到那具化骨尸正站在墓门前,或者是再奇特一些整个尸身爬在墓墙上,这样也是在我接受的范围之内,甚至就是它倒挂在墓门上都能理解,可现实就是什么都没有。

    当看到墓门处空空如也的情况,我就忍不住开始害怕和疑惑,因为不知道对手身在什么地方才是最应该担心的。

    现在几乎可以说是粽子在暗我在明,如果它忽然攻击,那真的会打我个不知所措。

    一时间,我的脑子就开始转不过弯来,因为该找的地方自己都找了,甚至经历过太多诡异事件的自己,还抬头往上看了看,虽然知道粽子会飞的不多,但对于这种新品种没敢丝毫的掉以轻心。

    可是结果是真的没有找到,渐渐自身的纳闷就战胜了恐惧,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藏在什么地方了,里边就这么大的空间,别说是藏个粽子,就是藏只兔子,只要仔细看也能发现。

    在我一直不停地变换方位的情况下,把四周和墓顶,甚至连墓墙的各个角落都看了个遍,结果还是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这种感觉几乎就要把我逼疯了,自己都有一种想要忍不住大叫着冲到墓门前,但是对于自尊心非常强的我,是绝对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七雄当家人人这个名头,甚至也可以认为是作为一个男人。

    之前,我被秦甜那样看不起,所以我绝对不能那样去做,要不然自己刚刚建立起来的形容,就会在顷刻间毁于一旦。

    我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既然那只粽子不在这里,说不定它已经从某个地方进入了主陵当中。

    作为一个护主心那么强烈的守卫,这就好比鬼怪小说中因为强烈意识不肯离开的鬼魂,一直执着于没有完成的凡尘俗世当中游动。

    这个世界本就有许多能以解释的事情,就像以前会把粽子归于鬼怪一类,直到我接触这一行之后,自己亲眼看到了,经历了,了解了……

    这样才知道原来粽子只是因为病毒和细菌指挥了人体才有了粽子一样,说不定有那么一股强烈的执念,让这个护陵中的墓主人,即便早已经死了上千年,依旧记得保卫主陵就是它的唯一的任务。

    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找那具化骨尸是错的,而应该去找入口在什么地方才对,想着就打算四处找找。

    但是,一想既然没有了危险,那就把其他人都叫起来,大家来找不是更快一些,而且找到了就可以直接进入,也不有再跟他们解释为什么没有粽子,为什么入口就在我所找到的那个地方。

    “没错,叫他们进来!”

    我自言自语地了一句,因为里边静悄悄的,这一声还把直接吓了一跳,瞬间就起了鸡皮疙瘩,也不再犹豫就朝着墓门走去。

    到了墓墙前,我通过门缝看到一双双急切的眼睛在往里看着,我就朝着那些眼睛摆了摆手说:“行了,别在外面偷瞄了,都进来看吧,那具化骨尸不见了。”

    胖子的声音就顺着门缝传来问我:“怎么可能呢?是不是你成功的把它关进那个小门里边了?”

    我对着门缝踢了一脚说:“你他娘的别那么多废话,是真的不见了,小爷估计它是从进入主陵的入口进去了,你们进来吧!”

    周四就说:“不可能啊,粽子哪里有意识,它怎么可能自己进去主陵里边呢?肯定是小哥你没有仔细找,它一定还在这个墓室里边。”

    我真的像从门缝唾他们一口,骂道:“小爷已经找了你娘的不下几十遍了,是真的不在了,你们到底进不进来,不进来就先让小爷出去。”

    胖子说:“行了行了,既然你没有受到攻击,说不定那只粽子真的玩忽职守跑了,你让开点,我们把门推开。”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行,你们快点啊,要是担心里边还有毒气,就门打开一些,里边不是有风嘛,让风吹吹再进来。”

    在我让开了门之后,忽然所有人就大叫了起来:“后面,后面,你后面啊!”

    我一愣,接着缓缓地转过了身子,此刻却发现一张干瘪的脸,正站在我的身后,就好像我的影子似的,而且脸上依旧挂着那一抹阴森的笑容,看起来诡异异常。

    在看到化骨尸的那一瞬间,我的脑子里边“嗡”地一声,一方面是因为那张脸太过诡异,另一方面就是我的逻辑碎了,因为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怎么就到了我的身后了。

    可能性只有两个,一个就是它从主陵又折返回来,另一个就是它一直都在这里,只不过它就在我的身后,随着我转换方向而转换。

    这两种可能性都只能用巧合来形容,但是人这一辈子多多少少都能遇到巧合或者碰巧的事情,也不算是什么奇怪。

    我看着化骨尸,它也用那黑洞洞的眼眶看着我,因为里边已经没有了眼球,更给我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最让我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攻击我,而是就那样直勾勾地站在我的面前。

    墓门外的胖子他们大声地叫喊着让我快跑,而我却动都没敢动,并不是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而是因为这家伙距离我只有不到一臂的距离,也就是说只要他一抬手,就会抓到我的上身,一抬腿就能提到我的下身。

    为了防止因为胖子他们的喊叫激怒它,我压着声音说:“别他娘的叫了,小爷自己找机会,现在它并没有攻击我的意思。”

    果然,我的话音刚落,外面再也没有声音,而我也渐渐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但是,作为一个活人不可能像死人一样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时间稍微一长就感觉全身没有一个地方对劲,整个人陷入一种自己都快成僵尸的状态。

    终于,我实在忍不住轻轻地移动了一下自己的右脚,这时候化骨尸也动了,它也和我一样移动了右脚,它的右脚已经干瘪好像个鸡爪子似的,看起来还有一丝滑稽在里边。

    这又是让我一怔,自己下意识地连忙收回了右脚不敢再动,而尸体又是同样的动作。

    我整个人就有些脑袋大了,倒了这么多年斗,从来还没有碰到会模仿人的粽子,而且从它的动作来看,那模仿的真是惟妙惟肖。

    外面的胖子他们都发出了诧异的声音,显然已经从缝隙中看到了这具化骨尸的动作。

    在一些电影中,我曾经看到过类似的情节,不管是无意中让粽子吸入了自身的阳气,还是有意地和粽子通灵,那都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但是,我一直认为那都是电影的桥段,现实中吸入阳气的粽子只会起尸,然后就开始抓住人撕咬。

    关于通灵现象,其实美国一所大学有过一篇此类的论文,而且还出版了。

    这种现象又被称之为“预见未来”,就比如两个人有心理感应,一个人在纸上写上一串数字,另一个人就能猜到,但是这个引起了心理学家的质疑,他们不相信这样的结果。

    再者说,要和尸体通灵更加是不可能的,因为地球人都知道人死如灯灭,死人不管是灵魂的消失,还是脑电波的平行,那都预示着尸体没有了能够通灵的东西,自然不会发生此类现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