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2章 深藏不露
    说到通灵,自然要说起巫师和通灵者,很多人愿意花钱找寻这类人,让他和死去的亲人对话,虽然不知道是否真实可以,但是这种服务在很多国家都存在。

    而中国自然也不再少数,甚至还有人用通灵驱赶恶鬼治病的现象。

    我又做了很多动作,面前的这具化骨尸也在效仿,有一些高难度的动作,它虽然做的不是特别好,但也算有个大体的模样。

    由此可以见得,在我和这个粽子身上发生了一种无法解释的现象,导致了它开始模仿我。

    很快,霍子枫就给我出了一个主意,既然这具化骨尸模仿我,那我完全可以把它关到小门里边去,只要我掌握对方向,这是很好实现的。

    虽然对于面前的情况很是好奇,但是我知道现在不是继续好奇下去的时候,我们要找到入口,尽快进入主陵里边。

    因为除了我们这三支队伍之外,就表面来说还有夏风和仝电两支,而且像黄妙灵她们那种暗中出动的队伍还在之外。

    也就是说,别看我们这次一共有五支,其实说不定还有更多支,大家的目标都是为了那根神圣权杖。

    不管四个堂口和我哪一方拿到带回去,那都能成为这边七雄的当家人,所以我们可以说是在与时间赛跑,尽可能不要耽误功夫。

    在我经过了十几分钟的转化位置,终于把这具化骨尸关在了小门之内。

    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悬起的心也落回了原位,毕竟不知道这种情况能坚持多久,万一期间失控了,那么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在把墓门推开之后,他们在外面等着里边通了一会儿风,这才慢悠悠地走了进来。

    化骨尸已经被关了起来,加上事先已经说好了,所以我们没有再有任何的迟疑,便开始寻找主陵的入口。

    护陵的主墓室我们可以说是都找的差不多了,在之前没有找到的情况之下,所以这次进来又仔仔细细地找了一遍,确定入口并没有浮于表面,最后把目光放在右边小门的通风孔上。

    胖子就说:“小哥,幸亏你丫的聪明没有把那粽子放进这个里边,否则现在咱们又该把它请出来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以为小爷像你那么白痴,我早就把这些通风孔算在了计划之内,如果找不到其他入口,只能依靠这里了,这点常识你难道没有?”

    胖子看着我就笑了起来,用手指点着我说:“小哥啊小哥,想不到你他娘的这么记仇,以前这可是胖爷羞辱你的话,现在怎么反过来变成你说胖爷了?”

    我也笑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嘛,小爷跟你在一起没学到别的,这点再学不会不就是白和你公主坟李胖子混了。”

    胖子点着头说:“有长进就好,总比一点儿没学到强,不过胖爷浑身的优点,你偏偏学这个,真是好的不学赖的学。”

    我说:“你那叫浑身优点?我看是浑身的肥膘还差不多,你他娘的就省省吧,以后就该你和小爷学了,小爷这才叫一身的优点。”

    秦甜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胖子,说:“你们两个真无聊,在这种场合居然还开玩笑,不是应该想想怎么进入主陵吗?”

    胖子瞥了她一眼,说:“混血大妹子,不要看你是中西合璧,但你缺少娱乐精神,盗墓本身就非常无聊了,再不找点乐子,你想让胖爷憋死啊?”

    秦甜皱起柳眉说:“盗墓怎么会无聊呢?我觉得每个地方都是新鲜的食物,每一件陪葬品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应该是很有意思才对。”

    我说:“那是你盗的墓少,要是像我们这样一年不知道进出几个陵墓,就不会这么新鲜了,以前我和你也是一样的。”

    虎子就问道:“师傅,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控制粽子?”

    胖子立马瞪了他一眼,说:“你小子滚犊子,小哥要是能控制粽子,还用这么辛苦,那明显就是他瞎猫碰到死耗子,你还相信世界有人拥有这个能力?”

    “可是,我就是看到了。”虎子很倔强地说。

    我解释道:“刚才的是个意外,以前我也没有这样的能力,现在也不可能有,就像是胖子说的,应该是碰巧了而已。”

    虎子一脸不相信的模样,我从他的眼中看出了崇拜的神色,之前这小子看霍子枫也是这样,只不过这次表现的要比看霍子枫的时候更加强烈。

    我怕这小子真的会拜我为师,甚至可能抬出他老子,到时候那就难办了,所以就故意不去看他的眼神。

    秦甜又一次忍不住了,说:“你们到底还盗不盗墓了?聊天回家聊去,这里边是说话的地方吗?”

    胖子说:“混血大妹子,您呢就别把注意力放在我们的身上,你如果肯把那张漂亮的脸蛋转向小门里边,立马就会发现别有洞天!”

    秦甜微微一愣,一转头就看到霍子枫和盲天官正在里边研究孔洞的情况,从霍子枫已经开始拿出炸药来看,显然他们已经确定了厚度,要用炸药炸开。

    我也走了过去,问:“官爷、师兄,这有多厚?”

    盲天官说:“足足有半臂厚,不过因为有孔洞的关系,加上这里的空间不大,即便炸不塌,最多让小胖子上去跳几下也塌了。”

    霍子枫一边捣鼓炸药一边说:“我和大哥刚才研究了,这下面挺深的,至少也在三、四米左右,到时候需要有人下去探路,还只能是师弟你。”

    我苦笑着问道:“为什么又是我?我可是一直属于走在队伍中间的,这种打头阵的还是师兄您去吧!”

    霍子枫说:“我也想去,但是下面很有可能也有毒气,你下去感觉一下,如果没有我立马就下去。”

    我指了指他脸上的防毒面具说:“不是有装备嘛!”

    盲天官说:“这不是以防万一嘛,你的体质特殊,即便有毒气也不会有事的。你放心,我会让人把绳子拴在你的腰上的,一旦有什么危险,就会立马拉你上来。”

    就在我想着如何说自己不去,霍子枫已经招呼所有人先离开墓室,不一会儿就把右边小门里边炸开了。

    一个黑漆漆不规则的窟窿就出现在我的面前,而且已经有人给我把绳子拴在了腰上,没有丝毫犹豫就又一次地把我当小白鼠似的放了下去。

    随着绳子的延长,把我从护陵的主墓室炸出的窟窿一直往下放,下面像是个不规则的类似竖井,但是空间非常的大,直径最宽的地方有五六米,最窄的也有两米多,而且越往下就开阔。

    等我被放到了二十多米深的地方,手电的光柱再也照不到墙壁,很有可能从这里开始就是主陵的范围。

    我用手电往下照,发现再有十多米就能到达底部,不过这已经足以说明这个主陵的相比较一般的皇陵来说,在高度上更甚一筹。

    在我双脚接触到地面的那一瞬间,因为在下落的过程我一直观察四周的情况,所以也就没有照附近,但是把手电光照向最远的地方,在窥视环境的同时也在提防有什么危险。

    当我确实以自己直径几十米甚至更远没有发现异常之后,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受一些这里的空气质量。

    然而空气进入我体内并没有什么变故,只是有着一股淡淡的潮湿味道,我立马就用手电往上发信号。

    三次闪光之后,其他人陆续顺着绳子滑落下来,最后又是韩雨露用了之前那种方式把绳子回收,但这次并没有把入口封住。

    因为这次拴在了被炸开的窟窿的突围之后,支撑韩雨露的身体那是绰绰有余,等到她下来之后几个人一起用力一拉。

    在躲避了没有几秒钟,一块脑袋大的三角形石头从上落下,而我们早已经躲到了一旁。

    大家把各自的绳子收好,就开始观察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在我们下落的地方,已经不能用墓道来形容这里的情况,因为实在是太过宽阔了,以我们所处位置为中心的话,至少左右各有二十多米宽才能看到墓墙,前后更是仿佛没有边际一样。

    胖子就说:“我靠,这应该是神道吧?”

    我说:“不知道,但是我感觉这个墓必然会大到离谱,你看两边都没有人工开凿过的痕迹,这里更像是一个因为地壳运动形成的巨大裂缝。”

    霍子枫照着四周说:“我师弟说的没错,这里的形成可能要追溯到地球板块碰撞,这种情况就还很可能各种地下溶洞,俗称的喀斯特地貌,也有叫溶洞地貌的。”

    秦甜问:“那又怎么样呢?”

    霍子枫解释道:“就像是我师弟说的那样,这里必然非常的大,甚至可能有大自然鬼斧神工的自然迷宫,要是无法确定墓葬准确的方位,我们可能会在地下转悠好几月,也不一定能够遇到凯撒的地宫。”

    周四说:“我们以前也遇到过这类的地形地貌,但肯定没有这么大,我估计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盗墓,因为很可能遇到大自然形成的溶沟、石芽、天坑、竖井、溶蚀洼地、溶蚀谷地、干谷、地下峰林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