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 非我族类
    这种溶洞可能会特别的长,就拿我国贵州最长的双河溶洞来说,目前探明长度将近一百六十公里。

    即便以我开车的速度,那也要走上一个多小时,如果这里也就那么长,我们需要更长时间的寻找。

    不过,从这里最深的地方来看,确实比国内贵州吴家大洞还要深。

    吴家大洞的深度都三百四十米,而从我们一路往下走的情况来看,从地面到现在的位置,至少也有五六百米深了,虽然这并不是我们下过最深的斗,但确实最深的地下溶洞。

    我们之前也遇到过溶洞系统,但是规模远远没有这里这么大。

    这白朗峰之下,就宛如一个巨大的地下迷宫一样,即便没有人工设计的防盗措施,就眼前这个大型的溶洞也足以算得上一个大自然的防盗机关了。

    差不多转悠了六个小时,我们依旧没有找到一处人工建造的任何东西,甚至都开始怀疑这里不是凯撒的墓葬,而就是一个单纯却又充满了迷幻性的地下喀斯特地貌。

    我们决定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毕竟从白朗峰那个山洞出来之后,已经有将近二十个小时没有合眼了。

    虽说时间非常的急迫,但是人如果不得到一定的休息,即便是我们这种职业盗墓贼也不行,毕竟身心都已经非常疲惫了。

    我们找了一个干谷,就是那种被自然水流冲刷之后形成了深谷,里边虽然全都是钙化物,但是不影响我们宿营休息,而且也不像那种钟乳石密集的地方,有个什么情况就能及时发现。

    有意无意的,我们五个人的帐篷和周四、秦甜他们两拨人拉开了一点点的距离,这看似只有一点的距离,却是一道内心的隔阂之墙。

    显然并不怎么适合继续一起倒斗了,否则遇到危险不但无法成为帮手,反而可能成为危险的帮凶。

    我们五个人坐在一起吃干粮、喝水……

    胖子就用眼神瞟了一下另一边,对我们悄声说道:“要不然咱们就和他们分开倒斗,胖爷看到他们就来气,要是忍不住再打起来,这倒斗就变成了群殴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也真是的,在绝壁上小爷就跟你说过先不要招惹周四,别看他像虎子那小子的跟班,但是雷风既然能让他带队,说明他在整个七雄也是有一定地位的。”

    顿了顿,我继续说:“只要他们回去支持我做了七雄的当家人人之后,你他娘的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而且也不用想像现在这里。”

    胖子立马就反驳我道:“你傻啊小哥,他们既然也参与了这次倒斗,那就说明都想要做这个七雄的当家人,即便胖爷现在不和他们搞事,等到找到神圣权杖后,还是免不了一场争夺。”

    “到了那时候我们反而白白把他们带进去,让他们自己走的话,肯定会折损人,甚至可能连墓葬都找不到。”

    我又想说话,但是盲天官却微微点头说:“小胖子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张文啊,你要明白一件事情,非我族类必有异心。”

    “而且他们之前摆明了就是要和我们各盗各的,现在的合作是因为救过他们,而这却是很小的一方面,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的风水知识太过浅薄,所以才会一路跟着我们的。”

    霍子枫也说:“师弟,你不要小瞧那个虎子,那小子既然敢下斗就是有几把刷子的,再说他一个劲地叫你师傅,从眼神中也看得出并非是真心,说不定就是为了迷惑我们。”

    韩雨露也象征性地点头“嗯”了一声,意思同意以上除了我之外,其他人的观点。

    我说:“那现在该怎么办?不能直接就过去和他们说分开走,那样一下子得罪了雷堂和雨堂,其中更有支持我们雷堂,这样即便我们找到了神圣权杖,也很难成为七雄的当家人啊!”

    盲天官说:“你还是没有看明白整件事情,并不是四个堂口想要你成为七雄的当家人,而是迁到这一边的那些老家伙们留下的遗嘱。”

    “咱们七雄又非常的尊师重道,我想四个堂口也是因为手下的门人而导致的形势所迫,并不是觉得你张文或者我盲天官有多么大的本事。”

    听完这一席话,我开始低头不语,因为自己已经非常赞同盲天官的观点。

    之所以雷堂请我到欧洲来,那完全都是因为自己带队盗了成吉思汗陵的缘故,他们不得不那样做,然后上演了一处一堂赞同,一堂反对,两堂暗中也反对的局面,为的就是给七雄的门人看。

    收拾了一下之后,我问:“那接下来该怎么办?你们提个意见,咱们一起执行就好了。”

    盲天官说:“既然小胖子替你出了这个头,也就和他们撕破了这个脸皮,那接下来就由你张文代表咱们五个人,过去探一探他们的口风,但是态度一定要强硬,要是他们反驳,我们就有理由和他们分开走,要是默认了的话……”

    我怔了怔问:“默认了怎么办?”

    胖子说:“那就更好办了,谁归顺咱们就带上,心怀鬼胎的就想办法弄死,反正倒斗的死亡率那么高,随便找个什么危险的境地,也能把对付弄死。”

    我看向盲天官,后者竟然微微点头同意了胖子的提议,而自己也不是那种一直分不清青红皂白的人。

    此时的情况已经非常的明显了,人心的险恶之处,在这一瞬间体现的淋漓尽致,不仅仅是对方,也包括我们自己。

    霍子枫留下守夜,其他人回到帐篷里边休息,在几个小时之后就换成韩雨露,所谓能者多劳嘛!

    而我在休息之前,就缓步走向了周四和秦甜他们身边,这两支队伍显然在我们刚才商议之时,也拿出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结果。

    正打算回去休息,见我来了,周四和秦甜都留在了原地没动。

    其他人走进了帐篷,而我却坐在了他们之前所坐的地方,整个事情考虑的方面实在太多,我们在墓中有自己的优势,而出去之后他们又有他们的优势,这就是我一直举棋难定的原因。

    秦甜和周四都没有先开口的意思,显然这两人都要看看我怎么说。

    我故意点了支烟,不急不缓地抽了几口才说:“关于胖子打老周的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多说了,毕竟双方都有自己的过错,换做谁差点被人要了命也不会和颜悦色。”

    “那你呢?”秦甜问我。

    我一愣,反问她:“我怎么了?”

    秦甜说:“当时被老周放开的可不仅仅是死胖子一个人,还有你啊,难道你就一点儿不生气?或者说死胖子就是你指使的,才会朝着自己的队友动手的!”

    我苦笑道:“我这个人心大,没有胖子那么较真,能够理解当时的情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所以你们也应该像我一样理解胖子。”

    忽然自己的感觉后背一疼,皱着眉头往后看去,只见一颗包裹着钙化物的小石子落在我的身后。

    而一旁坐的霍子枫却看向其他方向,但显然就是他用石子提醒我,让我强硬一些,不要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

    反应了过来,我说:“我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但你们还是现在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没有必要再一起合作下去。”

    “你们也不用想什么我们曾经救过你们,毕竟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所以难免就会有争端,即便现在没有,之后也会有。”

    周四开口说:“小哥,你的意思是要和我们分开了?”

    我说:“你可以这样认为,大家都是聪明人,我也不想把话说得太直白。”

    “当然,如果你们选择继续和我们一起倒斗,那么就把我们当做自己人,要不然会发生比胖子之前所做的更严重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是走是留给个给个痛快话。”说完,我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

    周四和秦甜并没有立即回答我,而是用先休息一段时间。

    我估计是两个人已经完全统一了战线,现在准备共同进退,但也顾及到没有我们,他们不一定能找到主陵的原因,所以才没有马上说要分开。

    在我回到帐篷里边睡觉,因为外面有霍子枫放哨,所以睡得特别的安生,也不知道过了过久,就感觉有人敲我的帐篷,我迷迷糊糊地照亮手电,拉开一看是居然霍子枫。

    霍子枫并没有得到我邀请他,直接就钻了进来,因为这种帐篷勉强能睡下两个人,而坐着就搓绰绰有余了,他看了一眼换岗的韩雨露。

    后者微微点头,他才拉上了帐篷的拉链,然后跟我说了一番自己打死也没有想到的话。

    其实这番话是霍子枫在帐篷外,偷听到周四和秦甜的对话内容,大体如下。

    周四说:“甜甜,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秦甜看了周四一眼,说:“都是那个死胖子捣乱,要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这个局面,你们雷堂为了这次的事情,还损失了一个人,这一点我雨堂真的有些过意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