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7章 将计就计
    周四轻声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虽然他打了我一巴掌让我丢了面子,但是这已经影响到整件事情,如果我不生气,那样反而显得我们做贼心虚,尤其是那个官老头子,那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秦甜说:“如果我们再继续跟着他们,就有些死皮赖脸了,我们雨堂还说得过去,但是你们雷堂就……”

    周四说:“甜甜,现在又没有外人,还分什么雨堂和雷堂,以后整个七雄都是你的,我愿意一辈子做你背后的男人。来,让老公亲一口,快想死你了。”

    秦甜娇颠道:“讨厌你,等回去爱怎么样随便你,现在还是谈正事要紧。”

    周四说:“我想只能这样了。”

    秦甜问:“什么?”

    周四说:“我还装作生气的样子,然后我们两个因为意见不同,再大吵一架,到时候你就去向张文他们示好,而我就带着人离开。”

    秦甜说:“这样倒是可以,只是这里陵墓里边危机重重,如果没有他们的带路,我怕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到时候就算是我成为了七雄当家人,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周四说:“老婆你放心,只要你沿路留下记号,我们会偷偷地跟上去的。”

    秦甜说:“这样也行。哦,对了,你不是说这次要把虎子那小东西弄死嘛,要是有我们在前面探路,你们就不可能遇到危险了,有忆莲那女人在,你根本就下不了手。”

    周四说:“你放心吧,这个陵墓当中肯定还有厉害的东西,我可以趁乱找机会,七雄的当家人只属于我伟大的老婆。”

    秦甜说:“告诉你哦,我爸爸说了,等我找到如意郎君的时候,就会给我买一个庄园,买了一辆限量款的跑车,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在庄园里边过快乐的生活,开车出去和那些飞车党飙车了。”

    周四不悦道:“我老周虽然没有你爸的地位和金钱,但是只要七雄掌握在我们手中,到时候钱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庄园和跑车我亲自给你买。”

    秦甜说:“不行,那是我爸爸的陪嫁,哪里还有人嫌钱多的,我们可以拿着七雄所有的钱,全部投给我爸爸,让他在帮派里的地位再提高。”

    周四说:“难道你爸是想要成为帮主了?”

    秦甜说:“对啊,人往高处水往低处流嘛,其实我爸爸在支持咱们七雄的时候,早已经有了这个打算,这次是个天大的好机会,要不然我也不会让你向雷堂老头那老东西提议找张文那小子到欧洲来。”

    周四说:“其实张文那小子人还不错,即便我们坐上七雄的当家人,只要把他身边那四个人除掉,他还不是任凭我们摆布,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

    秦甜说:“我知道,不过毕竟是他救了我们,如果有可能的话,就不要杀掉他,也算是答谢他的救命之恩,虽然这是一场我们自导自演的戏。”

    周四说:“好了,你先好好休息休息,我出去让你的人也回去休息吧,我去守夜。姓霍那小子有几下子,我提防着点他对我们不利。”

    秦甜亲了周四一口,说:“这算是给你的奖励,对你的身手我还是很有自信的,那你快去吧!”

    听完霍子枫告诉我的这些,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典型我们是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而且还是从周四他们踏入中国找寻我开始的。

    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计划,而我只不过是一颗棋子,要不是霍子枫听到了这些,打死我都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情况。

    我轻声问霍子枫:“师兄,他们不是有放哨的人吗?你是怎么靠近帐篷听到这些的?”

    霍子枫说:“我把那个放哨的人干掉了。”

    我一愣,说:“照这么说,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知道他们的事情了?”

    霍子枫冷笑道:“那倒不一定,韩雨露已经把尸体丢到远处了,最多周四会发现放哨的人不见了,就算怀疑我们也没有证据,墓葬中少个人并不奇怪,而且从一定意义上来说那家伙也算是我们的敌人。”

    我问:“师兄,那我们怎么办?跟着他们把戏演下去,还是直接揭穿他们?要不要问问官爷的意见?”

    霍子枫想了想说:“不用问大哥了,我想肯定就是把戏演下去,最好能抓到周四害死虎子的证据,我想只要在事发时候保护好忆莲就行了。”

    我立马否决道:“虽然虎子那孩子有些其他想法,但是绝对没有这两个人恶毒,我们可以事先提醒一下忆莲,让她保护好虎子。”

    霍子枫摇头说:“不行,现在来看忆莲和虎子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说不定告诉他们还会穿帮,到时候反而被反咬一口。”

    我犹豫了片刻,问:“难道真的看着那孩子死吗?他活着对于以后还是有很大帮助的,毕竟我们三番两次的救他,他应该会知恩图报的。”

    霍子枫考虑了一会儿,说:“那行吧,我找机会去提点一下,至于忆莲能不能参透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也算是做一件善事吧!”

    我点头说:“那你也和官爷他们通通气,到时候大家心知肚明了才能陪着周四和秦甜演好这出戏。”

    霍子枫说:“你放心吧,我肯定会的。”说着,他便拉开拉链,钻出了帐篷。

    等到霍子枫走了之后,我就睡不着了,满脑子都想着周四和秦甜一路上的各种飙演技。

    虽然我也看出他们都有意夺得神圣权杖,可没想到狼狈为奸的具体是他们两个。

    我估计在两个队伍之中,秦甜的人都知道整件事情,而周四带队中只有他和那个不叫的“狗”知道,要不然当时也不会表现的那么激动,显然那个人是和周四一伙的。

    休息了有七个小时,我们才逐一从帐篷里边走了出去,但是立马就看到一场刚刚开始上演的好戏。

    周四和秦甜不知道找了一个什么借口,正争吵的面红耳赤,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我估计只会怀疑,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一场阴谋。

    秦甜叫道:“好啊你周四,居然想占我的便宜,等我回去了一定让整个七雄知道,让我爸爸派人满世界找你。”

    周四不屑地说:“哼,别有事没事把你爸提出来,不要忘了,他之所以有今天,那全是依靠我们七雄的帮忙,你妈就是和你一样的货色,就是被男人用来玩的,要不然她怎么可能有今天的地位。”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周四的脸上,秦甜骂道:“你妈才是破货呢,你最好给自己买好棺材,别死了连口棺材都没有。”

    他们两方的人都表现出了诧异的神情,忆莲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周四,估计在她的影像当中,周四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们五个人互相对视一眼,都忍不住露出了冷笑,或许在他们眼里我们这是一种坐山观虎斗,这也是两人要看到的结果,殊不知我们的心里已经跟明镜似的。

    胖子给我了一个眼色,他立马就上前用胸口撞了一下周四,说:“你他娘的还算是个男人吗?居然欺负女人,胖爷实在看不下去了,又他娘的想要揍你一顿了。”

    秦甜硬着挤出两滴眼泪,说:“胖哥,这家伙欺负我。”

    胖子一把将秦甜搂在了怀里说:“不怕不怕,这不是有胖哥在呢,没有人敢欺负你,否则胖哥揍死他。”

    对于胖子的演技,我实在不敢恭维,并不是说他演的不好,而是演的他娘的猥琐了,手已经搂在了秦甜的腰上,完全就是一条恶棍的表现。

    我们都走了过去,周四看着情况就冷哼一声,对我们说:“你们也相信这女人的话?他是故意栽赃陷害我的,我并没有那样做。”

    我说:“好了周四,我们都了解秦小姐不是那样的人,这肯定就是的原因,这下你什么也不用说了,我们可以分开走了。”

    忆莲和虎子就替周四开始说话,但是我们已经决定按照这对情侣设定的剧情来演,自然不会听他们的辩解,最后只能决定分开走。

    霍子枫走到了忆莲的身边,碰了她的肩头一下,说:“对不起,你们可以离开了。”而后者只是皱了皱眉头,白了霍子枫一眼。

    周四立马说:“要走也是你们先走,凭什么让我们给你们去探路?”

    “好,没意见啊!”霍子枫对我们招呼道:“既然他让我们先走,那咱们就走吧!”

    在我们先行离开之后,秦甜很快都把胖子推脱到一旁,反而是跟在带头的霍子枫身后,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去和霍子枫聊天。

    但是,在霍子枫的眼中只有韩雨露,根本就是勉强地应答她几声,并以要打头作为推托之词疏远他。

    我们其他四人都看得出,秦甜是想要拉拢霍子枫,以备不时之需的时候利用他。

    可是,秦甜却不知道霍子枫是多么听盲天官的话,即便就是不明情况也不是她能利用的。

    而队伍里边盲天官的年纪太大,韩雨露是个女人,胖子又一脸猥琐,所以秦甜又一次把目标移向了我,因为她觉得我对于她的美色,基本是没有什么抵抗力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