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8章 冬眠黑蟒
    我不否认,对于美好的事物自己确实很愿意接触,但这并不代表我会接受一段感情。

    虽然我和黄妙灵的事情还出于剪不断理还乱的地步,可我不是那种能很快忘却一件事情的人,更加不用说爱情。

    可是我又不是直接表现的像霍子枫那么直接,因为之前我由于需要得到秦甜母亲的帮忙,所以表现的相对热情了很多。

    要是我此刻冷不丁就冷落了她,反倒是让这场戏无法继续演下去,毕竟这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嘛!

    我又一路上不变的那么热情,听到秦甜说着周四的各种不适,内心里边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甚至可以说是恶心。

    因为就我自己而言,最不喜欢这种被人当做白痴似的利用,这不仅仅限于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

    胖子叹了口气说:“这年头,爱慕小哥容颜的女人实在太多了,像胖爷这样魁梧的男人,越来越没有市场了。”

    秦甜就问:“怎么?张文在中国很抢手吗?”

    胖子点头说:“那还用说,你看他那小白脸的模样,胖爷早就有些要给他几拳,让他把妹子让给胖爷一两个,胖爷都快三十的人了,还他娘的是光棍呢,这点小哥他一定要对我负责。”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少他娘的放屁,还不是因为你太过猥琐,人家姑娘们都被你吓的不敢靠近,还有脸怪小爷,小爷可不对你的恶心的菊花负责。”

    胖子对着我抛了个媚眼说:“讨厌死了小哥。”

    我作出呕吐的模样,一行人瞬间乐了起来,霍子枫还说我们两个其实真的挺适合,要不然就凑成一对得了,结果惹的大家又是一阵欢笑。

    然而,在这欢笑之下,隐藏着两个阴谋,一个是已经早已经被识破的阴谋,另一个就是我们正极力表演的阴谋。

    说实话这确实挺难的,难怪演员需要去培训和修养,并不是每个人对着镜头都能演出那么好的演技的。

    走着走着,一座小山似的峰丛就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其实很像是一座座相连的小山峰聚集成的一座小山。

    原本这里可能确实有一段时间有一座地下小山,但是因为这里的环境,让这座小山被溶解钙化,才成为了现在的模样。

    这座小山高有二十多米,宽度在三十多米,正好将我们继续前行的路阻挡。

    如此像犬牙交错的峰丛,自然不可能爬着翻过去,那就跟爬上刀子聚集成的山一样,所幸小峰与小峰之间的有间隙,足以让一个普通人通过。

    看到这里的景象,胖子就有些无奈,他说:“狗日的,这不是明显歧视胖爷嘛,居然就是些牙缝快的缝隙,这让胖爷该怎么过去呢?”

    我说:“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说明连老天也没有想到会有你这么一个死胖子,要从这里通过,要不然肯定会给你搞得再宽一些的。”

    胖子叹了口气说:“得了,你们就走在前边给胖爷开路,实在你们也勉强过去的地方,那就用家伙事往宽搞搞,要不然你们就算挤过去还得等着胖爷,对吧?”

    我们哈哈一笑。秦甜笑着对胖子说:“你该解肥了,要不然以后肯定没有愿意嫁给你。”

    胖子搓了搓手,问道:“混血大妹子,你看你也单身,胖爷也是单身,而你一个女人家单身是会被欺负的,要不然就咱们凑一对得了,胖爷为了可以不当摸金校尉,当卸岭力士也是可以的。”

    秦甜白了胖子一眼,说:“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就算是终身不嫁,也不会找你这样的胖子,要找也要像张文这样的相貌和长相的。”

    胖子说:“我靠,小哥你他娘的又截了胖爷的胡。”

    我说:“别他娘的废话连篇了,我们要穿过峰丛去找主陵了。”

    说着,我给了胖子一个眼色,他瞬间明白过来,仔细打量着这座峰丛,显然这里就是下手最好的地方,要是能把秦甜身边的两男两女做掉,那是再好不过了。

    霍子枫也看了我一眼,我也明白他又是什么意思,因为既然这里是我们做掉别人最好的地方,那么很可能周四也会在这里做掉虎子。

    而霍子枫给我的眼神的意思就是说,他已经把给忆莲提过醒了,至于这个女人有没有悟道,那全靠造化了,而且是决定虎子这小子命运的事情。

    我就有些微微皱眉,因为之前霍子枫只是撞了一下忆莲,要是换成我肯定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而且我们还在一起合作了这么久。

    估计,现在忆莲更加一头雾水,说不定还怀恨之心,但是现在已经不能我能掌握的了,完全就看运气了。

    我们走进峰丛之中,里边更加显得奇怪,各种被腐蚀后的山峰奇形怪状,就仿佛走进了恶魔群一样,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不过里边缝隙,倒是比我们从外面看起来要宽的多。

    最窄的地方胖子也能侧着身子通过,也就省去了不必要的时间,走着走着盲天官忽然停了下来。

    我以为可能是霍子枫躲了起来,准备要下手了,往前一看发现霍子枫居然还在,看样子是真的有情况了。

    “怎么了?”我们就七嘴八舌地问道。

    霍子枫说:“有蛇,蟒蛇。”

    胖子就问:“你确定是蟒蛇不是蝾螈或者其他什么溶洞生物吗?”

    霍子枫说:“这点判断力我还是有的,这是一条黑蟒蛇,大胳膊那么粗。提醒你们,都别那么大声,这条蟒蛇没有动应该是在冬眠。”

    我们因为看不到,心里就更加迫切想要过去看看,但这里的缝隙是不足以通过两个人的,所以只能在后面干着急。

    而秦甜居然吓得躲进了我的怀里,并且全身都开始颤抖,显然她是真的怕蛇,并不是装的,再说她的演技再好也不会是这种不由自主的颤抖。

    “张,张文,我从小就怕蛇。”秦甜说。

    盲天官问霍子枫:“七弟,,前面的地形怎么样?”

    霍子枫回答道:“相比较这里的环境,还是显得很宽敞的,走过去站五个人没问题,但是那就直接到了蟒蛇的身边了,到时候它如果突然醒来攻击的话,就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了。”

    胖子说:“不就是条蟒蛇嘛,以你的身手至于怕成这样吗?趁着这家伙睡着,直接一工兵铲拍在它的脑袋上,就是条龙也拍死了。”

    霍子枫说:“我从来还没有见过黑色的蟒蛇,说不好这家伙含有剧毒。”

    秦甜说:“你们这些大男人就这么点胆子,快上去打死它,别再这里干耗着了。”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不要他娘的一直搂着不放了,没听说鲜奶要冷藏的嘛,你再给人家混血大妹子捂坏了。”

    我有那么一丝尴尬,虽然是演戏,但这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混血美女,要说一点儿吸引力都没有那完全是扯淡。

    如果把我们两个放在一个房间就处于这种暧昧的姿势一会儿,我保证我就脑子里边除了性再也不会想到别的了。

    但是这里却不行,我试着想要推开秦甜的,但是她的两条胳膊更像是两条盘在我腰上的蛇,甚至连我的一条腿都被她两腿夹着,自己几乎就失去了动弹的本能。

    盲天官说:“那算了,既然这条怪蛇处于冬眠,那我们就绕过它走吧,毕竟长这么大也不容易,又没有主动攻击我们,就放它一条生路吧!”

    因为峰丛之间的通道交错,所以这也不是唯一的一条路,绕过它虽然需要费一些周折,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霍子枫就带着我们从另一边的过道绕了过这条黑蟒。

    可是没有走几步,霍子枫又停了下来,并且告诉我们这边也有,接着我们试探性地变道好几次,结果都被盘踞在峰丛中的同类黑色蟒蛇给拦住了去路。

    由此可见就是从这里开始,有不少这种蟒蛇,如果想要走过去,那只有两种办法。

    一个是我们小心翼翼地从蟒蛇的身边走过去,尽量不惊醒它们,毕竟冬眠的蛇类是很难醒过来的,但是因为这里的温度并不低,醒来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冒险的方式。

    还有一个就是乘着蟒蛇没有醒来,先下手为强,直接把拦路的一个个地拍死,但是这有也并不是绝对安全,因为这里的这种蛇类着实不少,万一拍的过程把其他的惊醒,那还不如赌一把运气过去。

    就在我们徘徊不前的时候,霍子枫忽然说:“我眼前这一条醒了。”

    霍子枫这一句话,无疑就是一颗重磅炸弹落在我们之中,反应快的人都往后退,而稍微慢一点的就会被前面的人踩到脚面。

    我就是那种被踩的人,不得不说自己可能存在神经衰弱的毛病,要不然怎么干什么都比别人慢半拍呢?

    一时间,大家都不断往后退去,但是我前面的盲天官退了几步却停了下来,他张口就问霍子枫:“怎么了?你为什么不退?”

    这话一出,我们又都停住了,心里开始对于霍子枫刚才说的话表示怀疑,毕竟他之前很畏惧这种罕见的黑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