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 神圣权杖
    而我和韩雨露没有受到影响,我是因为自己的血液特殊.

    而韩雨露可能是因为她的体质特殊,毕竟她是从几千年前的遗址中醒过来的,对于这种地下气体肯定会有一定的免疫力。

    胖子就哭丧个脸说:“照这么说,只能你们两个下去倒斗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呗!”

    我说:“你可以下来试试,万一没事呢,那样你不就能摸到你梦寐以求的冥器了嘛!”

    胖子怒道:“少他娘的说风凉话,已经有三个人出事了,胖爷可不想成为第四个。”

    “你们两个就下去看看有没有主棺,要是有就打开摸一摸,有什么好东西一定都给胖爷背上来,胖爷绝对替你背出去,到时候分点红给胖爷就行了。”

    “不行,你们两个不能下去。”夏风非常不悦地说道。

    我正想说些反驳他的话,韩雨露一拉我的手,然后就顺着旋转的石阶跑了下去,看样子她还真的打算就我们两个盗这个主陵了。

    而我在往下跑的路上,还能隐约听到上面夏风气急败坏的声音,毕竟谁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出,这真算是一个很大的意外了。

    盗墓贼下斗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而墓主人为了防止自己的墓被盗,也是各种手段都会用上。

    两者属于一攻一守,也可以说是古人和跨越千年甚至更久以后的后人在博弈,攻者胜利可以得到财富,守者胜利可以获得安宁。

    用活人的想法来说,人死如灯灭,既然人已经不在了,又何必把那么多能造福后人的东西一直深埋在古墓之中,永无重见光明的一天,拿出来也好给活人带来财富。

    而对于亡者而言,生前享受了无尽的荣耀,死后也要把自己喜爱的东西带着,一直陪着自己的尸身。

    还有些死者想着等到后人迁陵的时候,算是给自己的后代留下的一笔财富,但绝对不是给盗墓贼的。

    但是,皇陵这种墓,却是不可能再迁陵,也就说即便是他们的后人也不见得知道陵墓的所在之地,更加不会来带走冥器。

    所以,这种规格的陵墓,一般都是出于私心的地方居多。

    我和韩雨露一路盘旋着石阶而下,下面那股臭味更加的浓烈,以至于韩雨露都把自己的防毒面具拿了下来,因为基本已经没用了,要不然她的身体早就出现状况了。

    等到我们到了底部,发现那是一个几乎是完美圆形的地面,直径在四十六米左右,虽然比起上面太窄了,但是相比较其他的冥殿而言,这里已经算得上非常大了。

    在这个圆形的中心地带,建造着一个大型的雏菊石雕,在雏菊石雕的花蕊当中,有着一口长方形的黒木棺材。

    棺材不分大头小头,前后都是一样大,规格是长两米五宽一米四高六十公分。

    走上前仔细去打量,发现在棺材的棺盖上有一个金色的十字架,棺盖和棺身之间的缝隙有着一圈如同波浪线的锯齿,像是铜钱。

    但是,凑近了去看,发现那是一枚枚圆形的徽章模样的东西,上面还雕刻着小人物。

    棺盖除了金色十字架之外,在侧面一个金色的把手,而棺身两个也各有两个,只不过棺身的把手明显要比棺盖上的大一倍左右。

    已经非常明显了,棺盖上的把手就用来打开棺材的,而棺身上的四个大把手是送葬时候用来抬的。

    这和中国的棺材显然不同,中国的在送葬时候还有一个棺罩,有的会把棺罩留在墓中,而大多数则是把棺罩烧掉要不就带回去。

    我悄悄黑色的棺材,发现上面有类似油漆的东西,一敲那一层黑皮就整个掉了下来,吓得我连忙往后退。

    一口紫色的棺材就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韩雨露看了我一眼,我尴尬地苦笑了几下。

    再度上前去看,发现里边是紫柚木,这种木头现如今在缅甸称之为国宝,价格还是相当的昂贵。

    当我发现上面还有一条条金色的木纹,显然这是一口用金丝柚木打造的棺材。

    金丝柚木的干燥性良好,收缩性小,木质强韧,耐久性高,对抗菌类以及虫子的抵抗力强,木纹极为的漂亮。

    而且,非常容易加工,现如今的用途可以利用于船舰、车辆、建筑和雕刻家具等等。

    我想之所以凯撒的棺材会选择这种木头,在当时的价格也一定非常的昂贵。

    一方面是它本身就是木中的极品之一,另一方面它产地在东南亚,运送回欧洲也非常的不容易,所以才会有这样一口棺材的出现。

    就以我做这行业来说,这种木料完全比不上黄花梨、红酸枝、乌木以及各种紫檀木。

    但是,毕竟这也算是非常难得的木料,而且并不是说按照现在各种木料的市场价格,还有一个叫“物以稀为贵”的说法,说不定当时整个欧洲只有这么一口金色柚木棺材。

    那么价格自然就超越原产地太多了,而原产地这就是一种稀有的珍贵木料。

    我们两个人也不打算在这里多待,毕竟上面还有自己的人等着,万一等到其他队伍也赶来,一群人再打起来。

    我不在倒是没有关系,可是韩雨露这个主攻力不在,那对于我们的队伍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七雄没有胖子摸金派那一套,而韩雨露更加不会像胖子跑到东南角点支蜡烛,我们两个人只是观察了片刻没有什么危险性,开始准备要开棺摸里边的冥器。

    我上去拉了几下棺盖上的把手,有着沉甸甸的感觉,但是怎么都拉不开,换成韩雨露也是一样,显然这不是力量大小的问题,而是这口棺材完全是锁死的。

    我正想着是不是有棺锁,但这时候韩雨露已经从背上拔出了九龙宝剑,估计就连这把宝剑的第一个拥有者乾隆也未曾想过。

    有一天这把乾隆的剑用砍和他几乎是同一时代撒旦大帝的棺材。

    随着九龙宝剑的飞舞,不出三分钟,韩雨露已经把金丝柚木的棺材砍的木屑乱飞。

    一个口子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当中,而韩雨露又超级大胆地把手伸进了棺材当中,从里边将棺锁一开,整个棺盖就弹了起来。

    原本我会担心有没有可能起尸或者有什么机关,但是有韩雨露在身边,自己的心里就有一种非常踏实的感觉。

    这些问题几乎在脑子里边就是一闪而过,开始用手电照棺材里边的一切。

    西方棺材并不像是中国那样帝王有着五重椁两重棺之类的,打开直接就是能看到棺主的尸体。

    我也注意到在棺盖上雕的古罗马文字,由于秦甜并不在,所以我们两个人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大概就是凯撒的生平介绍之类的。

    棺材里边有着一具身穿黄金战甲的男尸,尸体已经经过了腐烂又自然放置干了,不过保存还是相当完好的,不难看出这个人生前是个帅气的西方男人。

    黄金战甲身后有着一面破烂的披风,但是时隔一千多年还能有个大概的模样,看得出这披风的质量也相当不错了。

    只不过,男尸没有穿鞋,并不是已经腐烂了,而是在入殓的时候就没有穿,也不知道又算是一种什么风俗。

    男尸的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在他右手还抓着一根金色的权杖,差不多有一人多高,但是却只有刚出生婴儿的手臂那么粗。

    顶端是一颗橙黄的宝石,与整根权杖很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而末端却是特别的尖锐,仿佛有一种寒气毕露的感觉。

    棺材里边还有其他的陪葬品,什么金银玉器比比皆是,几乎把整个棺材所有的空间塞满了,但是我们两个都不是那种嗜冥器如命的人。

    所以,直接掠过了那些东西,我继续盯着那根权杖看。

    整个棺材里边只有这么一根权杖,而且比胖子那根更加的精致和漂亮,尤其是那颗黄宝石反射着手段的光芒,加上通体都是金色的,更显得熠熠生辉。

    古代不分区域,任何地方的帝王都喜欢黄金胜过别的一切,所以这种金色也成了帝王的主色调。

    凯撒大帝也是一样,在我们古董行业流传的一句话已经非常说明这个问题,叫做:“盛世古董,乱世黄金。”

    也就说,金子在那样的年代,也就是权利的象征,谁的金子够多谁就有地位。

    这和现代的钱能决定地位是一个道理,有了钱别人话都愿意和你说,如果你是个穷鬼,就算是你的亲戚都会绕着你走,这算是也一个真理。

    韩雨露示意我拿了那根权杖就走,我点头开始小心翼翼地要把权杖从男尸的枯手中拔出来,但是又担心会带下尸体的手骨来。

    所以,只能先清除了尸体腐烂和权杖粘在一起的物质,然后才把权杖抽了出来。

    拿到手中,那种沉甸甸的感觉让我浑身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这在当时那个年代必然代表着一种无上的权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对于我来说,依旧代表着一种权利,只不过是通过它获得权利。

    金黄的神圣权杖,上面雕刻着拇指大小的雏菊,虽然跟我一身登山装非常的不相衬,但是东西已经到手了,也就想不了那么多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立马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