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难题
    雷风知道了周四的所作所为之后,自然是大发雷霆,立马下令全部雷堂的门人抓这小子回来执行堂规,但是令人没想到的是,周四并没有离开罗马,而是加入了雨堂,位置几乎在雷堂是一样的。

    因为,风堂的势力和雷堂相差无几,加上秦雨的老公现在在黑手党中的位置也不低,所以雷风只能忍气吞声咽下这口恶气。

    但是,他传令下去,只要自己堂口的人能弄死周四,以前周四的位置就是他的。

    在我们回去的当天夜里,大部分人在处理完伤口之后都去休息,只有盲天官和雷风在后者的书房聊了很久,不愿说肯定是研究让虎子做当家人的事情,同时也说了我们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还提了几个小条件。

    雷风显然没有想到我们的目的居然就是为了应对汗卫军,这点他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即便其他三个堂口不出人,他也会派出雷堂的人到中国去帮忙,毕竟这和他儿子当当家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三天之后,四堂再次聚集到了一起,我因为没有必要再过去,加上枪伤也非常难恢复,所以就没有去。

    但是,等到雷风带着虎子回来之后,虎子立马兴高采烈地告诉我事情成功了,这说明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也想过四个堂口听我的号令,我自己来做这个当家人,但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这也算是个万全之策了。

    我在欧洲养伤有一个多月,虎子这个挂着虚名的当家人一直都陪着我,一方面他向我学习一些风水知识,另一方面也是陪我解闷。

    同时也是促进师徒之间的情谊,算是个一举三得,要不然我早就回国了。

    在离别的那一刻,虎子这小子流泪了,搞得我眼睛也不舒服,毕竟我就是这么个心肠太软的人。

    虽然只是交给了虎子一些知识对于他掌握实权并没有多大帮助,但是我们彼此已经认定了对方。

    回到北京之后,我得知了自己旗下所有的铺子的生意非常的萧条,一个是因为现在算是淡季,还有一个就是因为时不时有些汗卫军捣乱,不是铺子被砸了,就是伙计或者客人被打了,显然整个汗卫军组织是要让我身败名裂。

    一天晚上,我正在潘家园的铺子里边熟睡,忽然闻到一股呛人的浓烟,同时还伴随着汽油味,当我和伙计打开卷闸才发现,铺面已经被烧的浓烟滚滚,我们一边灭火一边打火警求救。

    等到火扑灭了,铺面已经烧的不成个样子,雷子找我了解情况,我只能说是“同行是冤家”这类的话,但是雷子保证一定帮我抓住凶手。

    没过三天,还真的抓住了凶手,并不是我口中所说的其他同行,而是四个蒙古人,他们对于这件事情供认不讳,但却不说为什么,雷子一时间也很难调查出来,毕竟对方是一个拥有千年传承的组织。

    我想不到雷子能抓住凶手,更想不到那四个汗卫军不说我的身份,当然即便说了我也不承认,毕竟也没有什么证据,但只要说了就会有麻烦,就冲这一点儿我决定和汗卫军私了这件事情。

    在有人赔了我一百多万,四个汗卫军被判了六个月的刑,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但是对于我的生意影响更加的恶劣,几乎没有人到我的铺子买卖古董,这才是最让我头疼的事情。

    铺子需要重新装修,事发第二天,我在一个别墅区买了一栋小别墅暂时住着。

    说实话自己并不怎么喜欢住这种房子,要不是因为安全问题,我肯定会选择四合院,毕竟咱是农村出来的,根本不习惯这种环境。

    在我拎包入住之后,下午胖子就过来串门,同时也算是慰问一下我,给他打开门之后,胖子就笑着说:“小哥,听说你差点成了烤鸭是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会不会聊天?不会聊就回你铺子里边去,小爷烦着呢!”说着,我就要往外推胖子。

    可胖子反而一手推开我,直接进了房间,看了看说:“环境不错嘛,你丫的早就该好好享受享受了,那么多钱有个屁用。”

    我问他:“喝什么?”

    胖子说:“蓝山不加糖。”

    我说:“没有,茶和白开水,你选一样。”

    胖子叹了口气,摇着头说:“真是不会享受,胖爷自己去看看喝什么茶吧,你丫的难怪灵妹妹看不上你,居然一点儿都不前卫,连个咖啡都不准备。”说着,他自己就走进了厨房里边。

    我无奈地点了支烟,隔着厨房问他:“胖子,你的生意怎么样?”

    胖子回答:“就那样,反正胖爷也就是想找点事情做,也不指望它能赚钱。倒是听说小哥你的铺子可是差的厉害啊!”

    我说:“那是肯定的,接二连三发生这么多事情,哪里还有人敢找这个晦气,早知道就不去碰成吉思汗陵了,我的铺子那么多,不赚钱就等于是在赔钱,毕竟那么多张嘴等着我每个月给开工资呢!”

    胖子端着一杯茶走了出来,问:“这话说得,你那么多钱,赔就赔点呗,汗卫军也折腾不了多久,就当那次成吉思汗陵白去了。”

    我说:“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么简单,自从七雄惹怒了汗卫军,他们一直就追杀了我们很多年,要不然也不会大规模迁移到欧洲,而那就是因为盗了个伪陵,而这次我们是真的把真陵给盗,那结果可想而知。”

    胖子拍了拍我的肩头说:“在你没有回来的那一个月里,虽然也有或多或少的事情发生,但是也没有这么频繁,胖爷看不行你就再离开北京城一段时间吧,这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全北京城的人,要不然这人心惶惶的,过几天你就该被上面注意到了。”

    我叹了口气,试探地问胖子:“要不我回老家几天?”

    胖子摇头说:“不行,胖爷在北京放个屁,你丫的过几天都能闻到,这么近根本不管事,你最好还是出国吧!”

    我说:“国外小爷人生地不熟的,一天就不想多待,主要是每个朋友什么的,特别的没意思。”

    胖子说:“要不胖爷陪你去法国旅个游,听说那可是个浪漫之都,说不定还能碰到几个漂亮的外国大妹子,到时候保证你丫的烦恼去无踪。”

    “滚滚,这就是你的私欲跟小爷一点儿关系都没有,现在我的铺子乱成了这样,我哪里还有心情出去旅游!”

    我又收回了自己的话,说:“还是不能听你的,在北京比较好,发生什么事情也能知道。”

    胖子点了支烟说:“现在想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不是反击就是和谈,你说呢?”

    我说:“反击不行,根本我的实力根本不够,而且人家在暗我们在明,反击个毛线。”

    顿了顿,我继续说:“至于你说的和谈,那更是不可能的了,盗了他们守护墓还杀了他们的首领,换做是你也一样没得谈。”

    胖子说:“看样子只能每天等着挨打了,胖爷还觉得小哥你眼不见心不烦的好,等到虎子那小子能够号令四个堂口,到时候说不定还没有些转机。”

    我说:“那不得等到猴年马月,到时候小爷早已经成了穷光蛋了。算了,不说这个了,你最近有没有去倒斗?”

    胖子摇头说:“没有,上次摸出来的冥器一交给岳蕴鹏那小子,胖爷立马就去好好地洗了个澡,然后享受了好几天的一条龙服务,要不是听说你的普通出事频繁,胖爷还打算继续那样两三个月呢!”

    我们两个沉默了一会儿,胖子拍了怕我的肩头说:“行了,再烦恼也一下子解决不了问题,胖爷带你出去喝点,怎么样?”

    “那行,走吧!”我立马穿好外套和胖子到了门口不远处的一家饭店。

    点好菜之后,我说:“就咱们两个人喝也没意思,把霍子枫、红龙他们都叫来一起吧!”

    胖子立马点头说:“这也正是胖爷想的。”

    打出了电话,我们让饭店晚一点做菜,然后就等到了一个多小时,几乎我们经常在一块倒斗,而且现在在北京的人都过来了。

    到场的有霍子枫、红龙、韩雨露、盲天女、阿红以及几个要好的铺子老板,我们互相打了招呼,大家落座之后,酒菜陆续地上了桌。

    盲天女说:“小哥,你们七雄的情况我们都听说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红龙冷哼道:“能帮个屁忙,老子这几天简直就跟风葫芦似的,一会儿转到这个铺子,一会儿又到哪个铺子,生怕再被砸了,生意惨淡的都不想提了。”说完,他一口干掉了二两辈子里边的白酒。

    霍子枫甩了甩头发,说:“常言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们七雄这次是真的捅了马蜂窝了,要不是因为我师傅让去盗成吉思汗陵,我是真的不愿意去招惹他们。”

    其他几个铺子老板中的一个就接过话,说:“是啊,当时你们不但带回来了很多冥器,还带回来这么多的麻烦,这次咱们七雄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难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