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生物天性
    我说:“这你就放心吧,现在我们所在的区域里,一般的野兽不会主动攻击人的,毕竟它们也经常看到人来人往的,所以我们今晚能睡个安稳觉。”

    “安稳个屁,你看看这么大的蚊子怎么安稳?”

    说着,胖子从他脸上拍死了一只蚊子给我看,这只蚊子差不多有火柴棍那么大小,而胖子的脸已经起了一个不小的包。

    我看韩雨露一眼,她也同时看了看我,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被蚊子袭击,倒不是说胖子的血有多可口,主要因为我和韩雨露的和常人不同。

    虽然头顶盘旋着很多蚊子,但是没有一只肯落在我们身上,而胖子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似的,一个劲地被骚扰个不停。

    在胖子絮絮叨叨之下,我们又走了十公里。

    这时候,日头偏西,浓密的树木上好像披了一层金色的薄纱,不得不说在这种地方看夕阳景也是不错的选择,只不过我们当务之急是要找寻一处宿营地了。

    找了一处较为空旷的地方,期中几棵上百年的老树屹立在中心地带/

    胖子发现在一棵叶子稀疏而枯黄老树上,有着一个黑窟窿,从外面看去睡我们三个人完全没问题,而且还在三米高的地方,绝对是个不错的休息之地。

    胖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把背包往地上一甩,就说:“你们两个先等着,胖爷上去看看里边有没有‘原住民’,要是有就告诉它们今晚胖爷征用了,请它们到别处去休息吧!”

    说完,胖子在自己的手上唾了两口唾沫,胖子就晃动着大屁股爬了上去,在他爬到树洞口,刚用手电往里边一照,顿时就“哎呀娘咧”地大叫一声。

    然后,胖子整个人就从树上摔了下来,疼的胖子龇牙咧嘴许久说不出话来。

    我抬头一看,只见一颗如同超级大个头的老鼠,把脑袋伸了出来,正用不善地眼神看着我们三个外来客,同时露出它尖锐的獠牙。

    胖子终于缓过劲来,指着那个脑袋说:“我靠,这老外的国家的东西是真他娘的牛啊,光是一只老鼠就比一条狗还大,看来人家什么都比咱们的大啊!”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这家伙脑子里边一天不知道都想些什么东西,这东西不是老鼠,而是一只水獭,只不过看样子这还是一只巨獭……”

    不等我说完,胖子就嫉恶如仇地端起了枪,骂道:“胖爷管这是什么獭,居然敢吓唬胖爷,今天就让它常常子弹的味道。”说着,他瞄准了巨獭的脑子就准备扣动扳机。

    我连忙把他的枪口摁下,说:“你这家伙讲不讲理,这里是人家的巢穴,是你他娘的想要侵占巨獭的地盘,这就好比有个人闯入你家,你愿意给人家挪窝吗?”

    胖子狡辩道:“胖爷是人,这东西只是畜生,怎么能一概而论呢!”

    我说:“这只看样子是巨獭的幼崽,要是等到大巨獭回来,有你好看的。”

    胖子皱着眉头问我:“这只是一个幼崽?那大的该有多大啊?再说一只大老鼠再厉害还有多厉害,能比的上胖爷的枪吗?”

    我说:“巨獭已经算是濒临灭绝的动物,但是它却毫不畏惧美洲豹等凶猛灵活的食肉类动物。

    而且,巨獭还是在河里捕鱼的高手,它们的‘大脑’非常聪明,拥有类似人一样作战的计谋策略,有人赞誉它们战略上丝毫不亚于《孙子兵法》,技能上丝毫不亚于人类。”

    胖子惊讶地问:“真有这么厉害吗?”

    我继续说:“巨獭亿万中,最早使用‘石器’,虽然只是一些没有打磨过的砾石,可以轻松将贝类敲而食其肉,别看它们有一幅呆萌的外表,但千万不要被它们的外表欺骗了,这可是亚马孙雨林中最强的食肉动物之一,有着‘河狼’之称。”

    胖子挠着头说:“被你这么一说,胖爷还真的有些挺害怕的,要不然咱们换个地方休息?”

    我说:“那倒是没有这个必要,只要我们不去招惹它们,它们也不会来招惹我们,而且这里一般的动物也不敢轻易靠近,这下我们真的可以睡得安稳了觉。”

    胖子问:“小哥,你确定?”

    我说:“非常确定。只是我有些不明白,一般的巨獭都是生活在河流旁边,洞穴不可能建在树上,难道这是生物的进化?”

    韩雨露敲了敲老树说:“这棵树完全空了,也许能通往附近的河流。”

    胖子侧着耳朵听了听说:“胖爷没有听到流水声啊!”

    我说:“别管那些了,我们又不是动物学家,这不属于咱们的管辖范围,还是赶快宿营点燃篝火,再找些吃的东西来。”

    胖子拍了拍胸口,说:“胖爷去找吃的。”说完,他端着微冲就走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总是觉得有些不靠谱,希望这只是自己错误的感觉吧!

    篝火照亮了漆黑的夜晚,不知名的虫鸣鸟声在四周起伏不断,灌木丛中时不时响起某种生物窜过,但是我们身在篝火的光亮之中,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骚扰。

    看了看时间,胖子已经出去半个小时了,期间连一声枪响都没有,这让我有些担心他,就问韩雨露:“你说胖子怎么还没回来?”

    韩雨露看了一眼胖子离去的方向,说:“没事,他很聪明,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

    又等了十分钟,我实在忍不住说:“不行,我要去看看。”说着,我就急不可耐地站了起来。

    这时候,韩雨露也站了起来,说:“我去吧!”

    说完,她起身走了过去,但是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头也不回地说:“你在原地等着,不要乱跑。”

    我苦笑道:“我又不是孩子,你快去吧!”

    在韩雨露的身影消失在黑夜当中,对于胖子方面我确实安心了,毕竟他手里有枪,加上韩雨露再过去,即便遇到什么棘手的情况,也能迎刃而解。

    无聊的我,坐在篝火旁往里边丢木头,本身这里就热得要命,但是也不能离开篝火,这不单单是有没有危险的问题,因为这里到处都透露着潮湿的空气,没有火让人浑身更加难受。

    看了看头上那个黑洞,发现有好几只闪着绿光的眼睛朝下看,说实话我对于动物还是很喜爱的。

    尤其是这种幼崽,任何生物在小时候总是最为可爱的,有着一种让人想要和它们亲近亲近的感觉。

    我从背包里边拿出压缩饼干,自己吃了几口,然后把剩下的丢进了黑洞里,然后就听到洞里有着一阵乱腾的声音。

    显然,那些小家伙在争抢食物,但这并不能代表它们已经对我绝对的友好,毕竟野外的动物不会轻易被人味熟的。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些吃完了压缩饼干的小巨獭,又把脑袋探了出来,我也不能一直喂它们压缩饼干,毕竟这些东西是用来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吃的。

    我四周看了看,巨獭的食物是鱼、蛙、虾之类的水生生物居多,可是这里怎么可能有那些东西。

    不过,看着看着,我就发现了一只正蹦蹦跳跳的热带水蛙,它和巨獭都是水陆两栖的生物,出现在这里,说明这里真的有一条河。

    正当我要弯身捉这只水蛙的时候,忽然就感觉有一股寒意袭遍了全身,摸起手电一照,一条浑身网格般的有胳膊粗的蟒蛇,正探着脑袋也死死地盯着这只水蛙,同时也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我。

    我连忙把枪端了起来,这是一条亚马孙特有的绿色巨蟒,而且以自己见多了各种蛇类,可以判断这是一条雄性公蛇。

    因为这种绿色巨蟒雌性要比雄性大的多,这类蟒蛇最重可达五百斤,长有九米,虽然不是毒蛇,但完全可以利用它那强而有力的肌肉使猎物窒息而死,比如鹿、凯门鳄、水豚,甚至是美洲虎和豹。

    眼前这条公蟒虽然不大,但不代表它不够强,如果我手无寸铁,一定会吓得连忙躲到篝火旁。

    而这条公蟒显然也饿坏了,要不然也不会盯着这么小一只水蛙,更加不会在距离篝火堆这么近来捕猎。

    几只巨獭幼崽显然也发现了这条绿色巨蟒,开始发出很难形容的叫声,仿佛是遇到危险在示威,又像是在召唤它们的母亲。

    在我观察了几眼,发现这条公蟒身体上有几处还没有愈合的伤口,看得出它是经历过非常惨烈的搏斗才到达这里的,不得已才对这只水蛙感兴趣,我本来是打算把这只水蛙让给它的,可没想到这家伙改变了目标。

    绿色巨蟒并不是对我有兴趣,它是对树洞里边的巨獭幼崽很中意,很快它直立起了身子,呈现出攻击的姿态。

    我缓缓往后退了几步,而它却开始四周打量,好像在确定大巨獭是否在四周似的。

    过了十几秒,绿色巨蟒爬了下去,它绕开了篝火堆,弓形地朝着那个树洞的而去。

    这让我皱起了眉头,毕竟自己刚刚喜欢上里边那几只小家伙,这条公蟒居然就打它们的主意,虽然这是自然规律,但是有我在,我肯定不希望发生什么血腥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