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精神寄托
    终于,胖子的力量越来越小,而他喊了几嗓子,发现他自己的声音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穿透力,所以纠缠到了最后,他只能选择放弃。

    当然胖子也是不放弃不行,毕竟已经到了极限,他就放弃了挣扎,等着让鳄鱼吃掉。

    凯门鳄或许是觉得胖子已经死了,它只是用大嘴巴把胖子咬住,然后一步步地拖下了河留的方向。

    等到胖子恢复了一些的时候,他便开始继续挣扎,使了浑身解数拳打脚踢,但是对于身有鳞片的鳄鱼来说,那就是在挠痒痒。

    胖子说他觉得这条凯门鳄一定是条母的,现在又是刚过了亚马孙热带雨林湿季不长的时间,而湿季正是凯门鳄筑巢繁殖的时期,也就是说现在可能已经有小凯门鳄出生一段时间,这条母鳄鱼是想去喂它的幼崽。

    我只能说这是胖子命大,而后来正好韩雨露及时赶到,在打了凯门鳄一枪之后,用早已经准备好的绳套把他套住,然后把胖子拖到了安全地带。

    在韩雨露给胖子做人工呼吸的时候,那条凯门鳄就找不到猎物潜伏在了原地。

    这时候,我正不明情况地下了水,韩雨露发现我的时候,正巧是我被开门鳄甩的那一下,然后她用现成的“工具”和相同的想法救了我。

    胖子说完,就转头看着韩雨露问:“姑奶奶,现在胖爷就有一个疑问,你一个人是怎么把我们两个人带回来的?”

    我也看向了韩雨露,很长时间韩雨露才开口回答:“是他帮的忙。”

    “他是谁?”

    我和胖子异口同声地问道,因为我们并不知道这个“他”指的是谁,因为这附近也没有再看到除了我们三个之外的第四个人,所以我们两个人就一脸的迷茫,开始四周照着。

    韩雨露抬眼向上看了看,我们也随着她的眼神看去,心说不可能是猴子吧?但是当我们看到一家五口巨獭探出的脑袋,立马就明白应该是这个“它”,正是那只大巨獭。

    我好奇地问:“这只大巨獭不应该那么听话吧?”

    胖子就说:“小哥,咱家姑奶奶那能耐可不是你能明白了,胖爷猜肯定是用那四只小巨獭威胁它,以巨獭那么聪明,它自然不得不帮这个忙了,看样子胖爷也是骑过大巨獭的人了,哈哈……”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不但骑过大巨獭,你小时候还骑过猪。”

    胖子一愣,吸溜着嘴说:“哎呦小哥,你是不是早就认识胖爷了?怎么连胖爷这点事情都知道,那可是胖爷小时候的光辉事迹,那时候大家都叫胖爷而是‘骑猪小王子’呢!”

    我说:“得了吧你,说你胖,你还就喘上了,能不能有点正经的?”

    胖子呵呵地笑着说:“那成,那咱们就说说眼下的问题,现在咱俩都成了这幅模样了,明天早上还怎么赶剩下的十里路?总不能继续骑着巨獭走,或者让咱家姑奶奶背两个伤病号吧?”

    我微微动了动身子,传来了各种的疼痛,咬着牙就说:“肯定不行,现在我们的身体状况不允许继续行走,最好要找个地方好好恢复一下,要是强行过去,那只会弄巧成拙。”

    胖子问韩雨露:“姑奶奶,您倒是说句话呀,现在就全靠您了。”

    韩雨露淡淡地回答:“我不知道。”

    “得,算胖爷没问。”

    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不和那些汗卫军汇合,他们一定以为咱们爽约了,到时候小哥还得继续在美国漂着,时间短了胖爷陪着他还行,可是时间一长,就算胖爷愿意在他也不愿意,是不是小哥?”

    看着胖子转头问我,我说:“现在只能这样了,只希望他们在原地等着我们,要知道寻龙点穴开墓下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没有我们的话,巴根和他们的人根本就找不到那些人。”

    胖子不赞同地摇头说:“那些汗卫军执拗的很,不像是会待在原地等我们的主,胖爷觉得更可能是他们自己去找了,要不然咱们回去得了,反正这事也黄了,胖爷的冥器也飞了。”

    我说:“不要着急下结论,我们先休息两天,反正骨头也没有断,到时候去结合点看看。”

    “如果他们还等着,那是最好不过了,要是不等咱们也就死心了,毕竟答应过别人的事情,我们就这么算了,要不然连一点诚信都没有了。”

    胖子撇着嘴说:“你还跟那些人讲个屁诚信,要是有诚信他们就不会祸害你的铺子了。”

    我叹了口气说:“小爷说的诚信不是对他们,而是对于我们自己,我们要做到无愧于心,现在的情况也不是我们愿意遇到的,但是答应了别人就一定要尽量做到。”

    这时候,韩雨露开口说:“明天你们两个就在这里休息,我自己去约定的地点把事情和他们讲清楚,不愿意等也就没办法了。”

    我和胖子眼睛都是一亮,觉得这个方法可行,要比我们这种只能听天由命来得好,只不过这一夜我们两个就非常难受了,不能钻进睡袋里边睡,只能靠着树桩,估计这算是倒斗有史以来最痛哭的睡姿了。

    胖子这个人就是心态好,而且睡眠贴别的充足,即便如此不舒服的睡姿,他还是在几分钟之后睡着了,虽然这比以往要睡得慢一些,但比起我来看,这还是神一样的睡眠质量。

    由于浑身不舒服,我久久不能入睡。

    韩雨露也闭上了眼睛,但是她并没有睡着,因为今天她必须守全夜,而且明天还要跑到十公里外的结合点,我有些忍不住地心疼她。

    我说:“雨露,要不然你先睡会儿,反正我也睡不着,有情况我会叫你的。”

    韩雨露眼睛都没有睁开,却说:“放心,我睡着了也比你醒着要机警。”

    我顿时语塞,这典型就是在说我不靠谱,不过自己也知道自己就是危险意识太差,所以也就闭上了眼睛,不管睡着睡不着就要抓紧睡,毕竟睡眠是最好也是最廉价的药物。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但是潜意识感觉天好像是亮了。

    又过了有段时间,我感觉有人用手指轻轻拍打我的额头,由于昨夜的一场事故,身体各处的伤痛在后半夜才更加的清晰,所以自己整个人处于昏昏欲睡当中。

    努力的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确实是真的亮了,阳光从树木的枝叶撒出星星点点的光斑,给人一种想要站起了伸个懒腰的冲动,但是身体的状况却不容许,同时我也看到了韩雨露就站在我的旁边。

    “怎么了?”我费劲地抬起疼痛的胳膊,用手揉着眼睛问她。

    韩雨露淡淡地说道:“我要走了,剩下你们两个人自己小心。”

    我“哦”地随便应了一声,大概是一整夜都没有进入深度睡眠当中,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处于那种昏昏沉沉的半梦半醒状态,总之身体告诉自己应该再多睡一会儿才行。

    轻微的脚步声离开,我猛然睁开了眼睛,这下子完全清醒了过来,因为自己已经意识到韩雨露要去汇合的地点去找巴根他们那些汗卫军,而这里将会剩下我和胖子两个伤病号原地等待着。

    可是,韩雨露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满眼的绿色植被当中,即便我有心想要叫她回来,现在也为时已晚,不过也没有理由叫她回来,毕竟我们两个大男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而且这里距离集合点也就是十公里路,韩雨露自己孤身前往,即便以我们之前的速度,多半天也能打个来回,就算是路上遇到问题,以她的身手也不难解决,最晚天黑之前一定会回来的。

    在我安慰了自己好一会儿之后,就看向一片的胖子,这家伙还在睡梦当中,从外表来看他比我睡得香甜的多了,这样也就能恢复的快一些,而我只能无精打采地给他“放哨”,以防一些白天出没觅食的野兽。

    我缓缓地把头抬了起来,不由地看向了三米高的树洞。

    洞口是坐南朝北,一天的阳光都无法照射进去,这也符合巨獭的习性,当然并不是巨獭不会像大多数的动物晒太阳,只是这种穴居动物会选择性地去看看太阳。

    洞口内依旧黑洞洞的,没有小巨獭的脑袋再探出来,不知道是巨獭一家人搬了家,还是正在洞里休息,当然也可能是大巨獭带着小巨獭到河里嬉戏,反正是没有看到它们的踪影。

    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兜,从里边掏出一盒烟,因为烟是出发前买的,一直没有拆开包装,有外面的那一层透明塑料纸包裹着,并没有水渗透进去,倒是被压得有些微微变形。

    拆开烟盒,从里边拉出一支香烟,大拇指和食指把烟顺直,在看到烟丝掉落,我就从枯树壮上磕了磕过滤嘴,直到烟丝紧密的汇聚到一起,我才将其点燃。

    吸了一口,顿时感觉精神头足了不少,其实像我这种抽烟要从刚上初中说起的老烟民,很多人觉得已经有瘾了。

    当然我也不否认可以这样形容我,但是所谓的烟瘾就是精神的寄托,不抽也死不了人,抽了也不能顶吃喝,可就是在无聊的时候想抽一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