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考察队
    在过了没有一分钟,胖子拱着鼻子睁开了眼睛,他的第一件事情不是问韩雨露哪里去了,而是向我要烟。

    我把整盒烟都丢给了胖子,示意让他保存着,毕竟这家伙比我要更懂怎么尽可能保证烟不会出事。

    胖子也点起了一支烟,这才问我韩雨露怎么不见了,他倒是很乐观地想着是给我们找吃的去了,毕竟昨晚的晚饭就没有吃上,早上不饿那是不可能的。

    我把韩雨露离开的事情跟他一说,胖子立马就愣了愣,说:“我靠,不会吧?姑奶奶就这样弃咱们哥俩而去了?那咱们是不是只能吃压缩食物了?”

    我苦笑道:“有的吃就不错了,你他娘的别挑肥拣瘦的,韩雨露是去办正事,又不是她私自去倒斗没有带你。”

    胖子叼着烟,开始翻腾他的背包,从里边拿出了一包压缩牛肉,说:“得,你也别给胖爷讲大道理,胖爷自己比拟懂的多,只是这还是头一次在能吃到鲜美食物的地方啃这种东西,要是那个斗难盗的话,到时候会活活饿死在斗里。”

    我说:“倒斗你就别想了,咱们只要把巴根他们带到那个陵墓就算任务完成,如果你还是不死心,那么咱们可以回去之后,多找一些同行过来,再到这亚马孙里边盗个别的墓不就行了。”

    胖子往嘴里丢了一块掰下的干牛肉说:“万一这个斗是整个亚马孙最好的斗,错过这一次可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我把烟掐灭,也开始找背包里的食物吃,说:“别把事情想的那么简单,如果我们能先一步赶到那个斗处,肯定巴根他们就会在附近埋伏,一旦他们要找的人出现,肯定就是一场打斗,到时候哪里还有人顾得上那个斗,我们只要做好记号,再来一次不就行了。”

    胖子微微点着头,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更妙的注意,他说:“咱们就摸了成吉思汗陵那么几件冥器,对方就跟一群疯狗似的追了这么久,那些把里边摸走更多的人,估计不是他们死就是另一伙人亡,那我们就可以拿他们的装备下去倒斗。”

    越说,胖子的眼睛越亮,他伸长脖子,问我:“小哥,你说是不是?”

    我苦笑道:“到时候看情况吧,未知的事情一般都充满了瞬息万变。”

    胖子把外包装对着他的嘴巴里倒,里边剩下的食物全掉进他的嘴里,他开始含糊不清地说:“胖爷这叫未雨绸缪,当然这主要是提醒小哥你,怕你丫的到时候乱了分寸。”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快得了吧,小爷已经不是以前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自然能够看得清楚局势,这点还不劳烦你操心啊!”

    胖子嘿嘿一笑,继续抽他的烟,在一支烟抽完之后,他说:“小哥,既然你睡不着,那胖爷就再睡一会儿,有情况你吼一嗓子,等一会儿胖爷换你。”

    我说:“知道了,别他娘的啰嗦的和你娘似的,你快睡你的吧!”

    胖子摇着头叹息说:“唉,小哥已经长大了,知道不说废话了,那胖爷就睡了。”说着,他用手擦了擦嘴,然后把身上一些树枝拿掉,开始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看得出,虽然我和胖子受的伤都是骨头上的,但是他相对于我来说要轻一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能认为是他的地盘比较重,抗震感比较强,所以现在已经能把用来固定骨头的树枝拿掉了。

    连树洞里边的小巨獭都不在了,那么我一个人就更加无聊了,只好从背包里边掏出手机,手机是装在塑料袋里边的,用的是国产的老品牌,在抗摔和信号方面是杠杠的。

    其实我就是拿出来玩一玩里边的最为简单的小游戏贪吃蛇,可没想到一开机发现这里居然有点信号,同时手机开始震动起来,并不是有人恰好给我打电话,而是来了几条短信。

    一共有三条。

    第一条是霍子枫发来的,他告诉我铺子这几天没有再出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只不过客源还是特别小,毕竟那么大的动静所留下的后遗症也是不小的,估计今年至少半年都很难恢复以前那样。

    第二条是盲天女发来的,她说在三个月之后,她师傅正式退位,而她顺理成章的就成为了下一代周氏盗墓势力的掌舵人,希望我到时候一定过去参加。

    第三条是虎子那小子发来的,他说欧洲那边的七雄总算是安宁了下来,只不过他这个新任掌门,还是没有多大的实权,也只有雷堂完全听他的,不过他告诉我,他有信心在明年让我这个做师傅看到“集权制”的景象。

    我也是闲的无聊,就把三条逐一回复了一下,告诉霍子枫我们这边的事情,又告诉盲天女自己一定会去参见,最后跟虎子说让他不要操之过急,这并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完成的事情,让他一定要有耐心。

    玩了一会儿游戏,又收到他们各自的短信,大概都是让我小心应付这边的事情,我也没有再去理会,就把手机重新关了机,然后开始活动自己的身体。

    我的双腿并没有受到什么伤,胳膊也是轻微的脱臼,早已经被韩雨露接好了,只是胸口的骨头毕竟严重,所以在我拿掉了胳膊上的树枝之后,站起来开始在附近来回走动了一会儿。

    忽然,在树林中传来了一阵人的声音,同时夹杂着很多脚步声,看样子来的人不少,我以为可能是探险旅行的人。

    可是,当那些人出现在我的视线之后,出于职业习惯,我隐约可以从他们的身上闻到土腥味。

    直觉告诉我,这些人应该是同行,只不过这些人都是一些老外,其中男多女少,总共有二十一的人,他们也发现了我,开始指着我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心里隐隐觉得他们可能就是巴根要找的那伙人。

    当那些人走近过来,他们先用英语不断地说着“ese”,我虽然学历不高,但是这个单词还是懂什么意思的。

    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怎么判断出我是中国人,而不是亚洲其他国家的。

    这时候,一个黑人女孩儿走上前,她一笑露出两排洁白而整齐的牙齿,并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对我说:“你好先生,你们两位是和旅游团走散了吗?”

    我立马点头说:“没错,昨天下午要回去的时候,我们遭到了野兽的追击,整个队伍都跑散了,两个人也受伤了。”

    黑人女孩儿问:“只有你们两个吗?”

    “不,不是,我们还有一个同伴,她去寻求帮助了。”

    我怕他们心生歹意,所以就小小地撒了个谎,而胖子睡得跟死猪似的,这么多人来了居然一点儿都没有察觉,我看猪的警觉都比他好。

    黑人女孩儿继续问我:“不知道怎么称呼?”

    我说:“我叫张文。”

    然后不想一直陷入被动,立马开口问:“你们也是旅行团吗?而且怎么知道我们两个是中国人呢?”

    一个看模样是带头的白人,他指了指我衣服上的标志,用蹩脚的汉语说:“张先生,现在已经进入地球村了,而且我还去过你们中国的,你胸口上的标志就是你们中国制造的,我和你穿过同款的衣服。”

    我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标志,其实我这衣服是韩雨露从中国带过来的。

    并不是我们信不过美国货,而是这种登山装已经穿习惯了,衣服上有几个口袋,每个口袋的位置在哪里,全都清清楚楚的。

    那些人商量了一下,那个黑人女孩儿就说:“张先生,你们跟着我们一起吧,也好有个照应,我看地上躺着那位先生伤势应该很严重,只要我们到达目的地,采集一些标本就会原路返回。”

    我瞬间就皱起了眉头,心里疑惑难道是自己的鼻子和直觉都出问题了?他们并不是这边的土夫子,而是一些生物学家或者动物学家组成的探险队吗?不过这也是极有可能的,因为亚马孙中时常有这类人出没,也许只是我想多了。

    我走到胖子身边,踢了踢他说:“死胖子醒醒,咱们有救了,快点。”然后自己开始不断重复这句话,希望胖子在醒来的那一刻不要漏了馅。

    胖子悠悠转醒,看到这些人后露出了诧异的神情,我朝着他偷偷使了个眼色,他立马就明白我是什么意思,然后坐起来呵欠连天,还故意装出一副清醒过后的激动,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演技,绝对是影帝级别的。

    这是一支非常完整的队伍,再队伍当中有队医,不过并不像是黄妙灵那种漂亮的美女,而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但是,这个男队医的手法非常不错,在给我和胖子检查完身体之后,就开始给我们两个仔细的处理。

    之后,他们还把新鲜的猎物和我们分享着吃,算是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队伍中人的名字我不可能都记住,他们不是叫泰勒,就是叫托马斯,要不就是科特勒逊,反正就和外国人到了农村见到了三狗子、二驴子,大丫子一样。

    但是其中几个人我还是勉强自己记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