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绝佳机会
    胖子猛然的吸了一口凉气,同时用双手护住他的重要部位,说:“我靠,不会吧?还有这种事情?胖爷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呢?”

    詹姆斯立马反将胖子一军说:“当然你没有听说过,这是我们广袤的亚马孙才有的特殊的生物,你们北京人是不可能听过,更不可能见过的。”

    胖子不乐意地冷哼道:“不就是一些屁大点的寄生虫,值得你这么炫耀吗?告诉你,虽然北京没有,但是我们中国一定有,不信你有时间去找胖爷,胖子让你见识见识更厉害的。”

    我打断他们两个人的扯淡,就问詹姆斯:“既然不能走过去,那么我们绕一段路不就行了?”

    詹姆斯微微点头,然后对着其他成员说了些什么。

    而自称是生物学家的科特勒,他说:“寄生鲶生活在淡水区域中,是世界上最小的脊椎动物,成体小于十毫米,最长不过六英寸,其鳃盖上有成束棘刺,以寄生方式生存通常钻入大鱼的鳃中,用棘钩住,吸食鱼血。”

    “如果有人在水中裸泳,或者朝水里撒尿,这种寄生鲶会乘机其钻入尿道,而一旦发生,只能通过手术取出,有时如果来不及救治会致人于死,而会钻入尿道的原因。”

    “据说是因为人尿中有类似鱼鳃中的化学物质,从而吸引了寄生鲶,寄生鲶的名声令人谈虎色变,程度有时甚至超过食人鱼,被称为‘吸血鬼鱼’。”

    这些都是艾薇儿翻译给我们两个听的,恍惚之间我觉得这个老外老头或许真的是个生物学家,但这和他是盗墓贼并不冲突。

    因为,很多探险队员都会在发现古人遗留下的东西之后,在他们身上添加一个隐藏职业,在国外广义来讲叫淘金客,盗墓贼只是一个系统的分支而已。

    艾薇儿继续翻译,因为詹姆斯还提到了一种叫做asu寄生鲶鱼,它是一种非常贪婪的小鱼,在它吸附在身体表皮之后,就会想尽办法钻入人的身体当中,然后就会用它圆形的嘴和锋利的牙齿吞噬血肉,然后留下奇怪的小洞,就像是被子弹打了一下,然后把子弹取出去留下的孔洞。

    但是,这还不算完,这种小怪物会继续去吃人的内脏和器官,从里边往外吃,有人在亚马孙发现了人力的尸体,上面正吸附着上百条这种小怪物。

    科学家和法医已经证实在这种鲶鱼攻击的时候,受害人还活着,但是无法反抗。

    听完这些,我不得不承认科特勒的学识广泛,对于野生生物的研究,要不我懂的太多太多了。

    我只能算是知道一些皮毛,而他却能真正知道其内的东西,这点我非常佩服这个国外的老学究。

    此刻,每个人的脸上都有深深的惧意,毕竟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可要比大型的猛兽还要恐怖。

    毕竟只要你身手好,武器精良,完全有可能战胜大的猛兽,可一旦被这种小怪物缠上,那么你能做的就是对着自己的脑袋扣动扳机。

    最后决定了不能穿过这片小水坑,选择耗费时间绕道而行。

    没有太多的犹豫,我们两个就跟着这支队伍继续前行,发现这片区域还真不小,一直绕到了下午五点,还是没有找到突破口。

    科特勒的妻子,也就是那个植物学家海莉,她通过观察周围的植被,终于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我们白走了好几个小时。

    从植物来看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圈子,即便我们走上一圈,最后还是回到原地。

    我虽然不懂通过观察植被来确定,但是以自己倒斗的经验和阅历来看,这是一道源于大自然的无形保护墙,绝对是建造这座陵墓的设计者所考虑到的,不会那么轻易就让我们进入里边的。

    眼看着一天又要过去了,但是谁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除非能飞过这片小水坑,要不然必须和那种恐怖的寄生鲶打遭遇战,结果肯定是我们全军覆没。

    一堆比我们之前更大的篝火堆点燃了,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消失不见了,夜幕再度轮罩了这片热带雨林,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风,让人开始感受到一抹稍微的凉意。

    这风居然能穿透如此大规模的丛林,说明外界的风会特别的大,可能还有飓风。

    不管是从风水学来讲,还是气象学来说,这先风起后云涌,然后就会下雨,从这情况来看,我们终于要见识亚马孙的这一场降雨了。

    没有人去打猎,一群人开始把在一块地方堆积大量的干枯树木,即便我们所选的地形较高四周,但是谁也无法估计这场雨会有多大。

    这些树木一来可以维持篝火的燃烧,二来垫高了我们所处的位置,这样可以避免站在雨中休息。

    那些木材堆积有一米多高,然后他们用各种的小帐篷,一块块地聚拢成一个大帐篷。

    这样的设计我是从未见过,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帐篷设计,而我们却一直没有使用过,等到有机会我一定也要买一批,万一以后那次能用得上。

    大帐篷搭建起来,然后又在四周堆积上了砍下的灌木和鲜嫩树枝,这样不但可以增加帐篷的稳定性,还能起到一定的防雨措施。

    看着这个帐篷的落成,我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安全感,即便下个一整夜,也应该能睡个安稳觉。

    完事之后,泰森带着两个雇佣兵出去打猎,不一会儿就听到了几声枪响,又是很快地三个头拖了一只野猪和几只大鸟,我们就坐在干树枝上面,用中间的火烤肉吃。

    胖子终于吃了梦寐以求的食物,不但有盐巴,还有胡椒、辣椒粉等好几种辅助调料,我也香的差点连自己的舌头都吞下去,这是我到美洲之后吃到过最好吃的东西。

    外面的风停了,只剩下里边几个女人吃着异域的歌声,淅淅沥沥的小雨点打在帐篷之上,仿佛在给打节拍似的。

    渐渐地雨声密集了起来,歌声停了下来,又是一会儿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让人忍不住地屏住呼吸倾听着。

    胖子看着我问:“小哥,你说这雨是不是只下一夜?”

    我苦笑道:“小爷也不知道,那你要去问问龙王爷。”

    艾薇儿说:“在我们这边没有龙王爷,只有美丽的雨神诺托斯,是他掌管着风,执掌着雨。”她掀开帐篷看了看外面,说:“看样子诺托斯今晚发怒了。”

    我灵机一动说:“那些小水坑已经不再能成为我们的阻碍了。”

    其实就算是我不说,其他人稍微过了下脑子也想到了,大雨一泄如注,仿佛无数条水箭从上空射向地面,却又化为无形,汇聚成一条条溪流,遍布了整个亚马孙热带森林当中。

    篝火被我们架在了枯树枝堆中心,高高地托起到水面,由于担心火势太大会点燃整个枯木树,所以必须让至少两个人看着,其他人就开始轮流休息。

    在睡觉之前,胖子问我:“小哥,你的意思就是大雨会把那些小水坑里边的寄生鲶冲掉?我们就能走过去?”

    我说:“冲掉的可能性当然是有的,不过既然那种寄生鲶在潜水坑里边会成活,也就不会惧怕更深的水,只是有可能漂浮在水面上,那样我们就可以见机进去。”

    胖子说:“万一还有很多漂浮在水面没有离开,我们又没有潜水设备,到时候还不是过不去。”

    我说:“放心睡吧,雨水一定可以带走很多,剩下的寄生鲶也就不会那么多了,那样趟水过去危险性肯定要小的多。”

    一旁的詹姆斯插话道:“等到雨停了之后,不管是什么时候,咱们都要在水位下降到一定程度,就立马进入里边,大不了进去再休息。”

    我点头说:“我也是这个意思。”

    胖子叹了口气,说:“得,胖爷原本还知道是怎么回事,被你们两个这么一说,现在脑子里边乱的厉害,到时候就听你们的。”

    睡了也就是几个小时,天还没亮就有人把我推醒,看了看表是凌晨四点半,众人都睡眼朦胧,强撑着身体吃着东西,因为外面的雨停下了,再稍等一会儿就摸着黑趟过雨水,进入更深处。

    泰森出去探了探情况,确定那些寄生鲶少了很多,知道这是我们唯一进去的机会,雨水太深容易出现危险,太潜又担心那些寄生鲶会回来,所以最好就是现在进去。

    收拾了装备,帮忙把他们把帐篷拆掉,在整个人趟入水中,发现就此刻所处位置,水还能到我们的小腿肚,而且这里还是一个偏高的地方,估计差不多的地方都能到膝盖,最深的地方还能到大腿。

    我们重新回到了之前那些小水坑的边缘,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发现有很小的白色软体生物还漂浮在水面上,看起来就像是鲤鱼的幼苗,不过比其之前是少了太多了。

    胖子踩着水里,一脸无奈地说:“我靠,胖爷还没有见过有谁选择这种环境下继续前进的,这真的有点没事找罪受的感觉。”

    我说:“你他娘的就别抱怨了,不想进去就回去。”

    胖子白了我一眼,却对韩雨露说:“姑奶奶,你觉得这事靠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