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风水奇地
    胖子就说:“姑奶奶,有什么您就说什么,现在都是自己人,又没有外人,你早点说我们也好有个思想准备。”

    犹豫了片刻,韩雨露说:“我觉得还是有人跟着我们。”

    我非常相信韩雨露的这种感觉,因为自己也多少有些好像被人窥探的感觉。

    不知道是因为之前的猜测,还是由于韩雨露三番两次的提醒,总之这种感觉并不好,老是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胖子也往后看了看,说:“那我们就快些走,胖爷在后面把足迹清理掉,就算是有人跟着,也让他们跟丢了。”

    韩雨露说:“你走前边带路,我来清理。”

    胖子愣了一下,但还是同意地点了点头,然后便由他带头,韩雨露殿后,我被夹在两人的中间,就这样我们继续朝着目标出发了。

    本来这里的环境十分的复杂,加上有如此年浓郁的雾气,只要有心处理留下的痕迹,自然不会被人发现。

    但是,韩雨露却故意留下了痕迹,我们也问了她这是为什么。

    韩雨露告诉我们两个,这样做正好把他们引到陵墓的附近,不过我们的速度要放缓,足够让巴根他们有时间追上来。

    我知道她这样做也是为了我好,虽然有些欲盖弥彰,但是越是这样越才会引起詹姆斯等人的注意力,他们会想到我们这是故意的,不过这样反而让他们摸不清我们想要干什么。

    夜晚降临,我们三个人找了个地方休息,三个人轮流守夜,并没有让韩雨露一个人守一整夜。

    因为我们谁也想不到在这里边会发生什么事情,韩雨露必须要保持足够的休息,才能应付突如其来的危险。

    一夜无事,只是我们在这一片区域没有遇到任何的大型野兽,只有一些不知名的虫鸣鸟叫声,不论是白天还是晚上一直在耳畔响彻。

    因为那声音是在雾中,我们谁也没有去寻找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一种谁也不去招惹谁的奇怪默契。

    第二天一早,我们继续前行,韩雨露让我们两个小心,她说在我们昨夜休息的时候,在她守夜的时候发现了一个人影,只不过那个人影的速度非常的快,活像是一只猴子,加上她怕中了调虎离山计,所以也就没有去追。

    这一天韩雨露试着把所有留下的足迹全部擦掉,但是她还是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所以,韩雨露再次警告我们,这个人一定是个厉害的角色,即便是她也没有多少把握能一对一赢得了这个人,所以让我们千万不要掉队。

    这是我有史以来见韩雨露如此的话多,也是唯数不多一次见到她如此的谨慎,看样子对方真的给了她很大的压力,这也让我亲身感受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句话。

    毕竟韩雨露一直以来在我心里是最为厉害的高手,而且是无人能及的那种。

    在下午我们终于到达了陵墓的范围内,即便我还没有点出风水煞的位置,已经看到一片不规则的白沙之地。

    这在植被繁茂的热带雨林中,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除非是人为地在这一块地方做了什么手脚。

    这里就好像一个人脑袋上长满了乌黑的头发,却有一小块地方没有头发,头皮完全露了出来,即便这块地方不大,但是一眼也能看得到。

    在我定了陵墓的位置之后,再推出风水煞的位置,正好和这块白沙之地吻合。

    这说明我们已经到了此次目标的终点,接下来就是等待两股势力的到来,然后我们三个就可以选择下去倒斗,或者是直接离开。

    在风水上来讲,有着两种极端的地形存在,一种就是眼前的白沙之地,另一种则是血尸之地。

    白沙之地蕴含的全都是不好的东西,血尸之地却是有着“血尸护宝”的典故,两者几乎都是存在于理论当中,但是也不能排除现实中不存在。

    血尸之地,一铲子下去掏出的土鲜红入血,其实就是土壤中含有大量的朱砂,这种墓的规格颇高,墓中的尸体容易起尸,其中有着大量珍贵的冥器。

    白沙之地,土壤中蕴含着大量的砂盐石碱,当然并不是说只要有盐碱就是白沙之地,这种地方四周必须要有大量的草木,就像是森林刚开始要变成沙漠的雏形。

    我们三个人选择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一直等着再有其他人来,但是等到了傍晚却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一只动物都没有从这里经过。

    胖子纳闷地问我:“小哥,这是几个情况?难道他们都找不到这里?”

    我说:“不可能,巴根他们有韩雨露留下的记号,而且还打了信号弹,至少他们一定跟上来,而一直跟踪我们的人,韩雨露说咱们没能甩掉他,那肯定也会跟随我们到这里的。”

    胖子说:“不管了,反正是一个人都没来,咱们也不能在这里继续干耗着,要不然咱们三个就先下去看看这个斗值不值得一盗,要是不值得咱们做完了带路的事情就打道回府。”

    我说:“这点你可以放心,进过成吉思汗陵的人,再盗墓肯定就会特别的挑,依我看这里肯定有什么好冥器,要不然也不会大费周章地跑进这亚马孙里来,那他们还不如挑选四大文明古国的任何一个呢!”

    胖子对于冥器的免疫力为零,加上之前白在那个被盗的墓里转悠了一圈,此刻几乎可以说是猴急的不得了了。

    胖子立马说:“那咱们更应该下去看看了,胖爷也不是特别的贪心,只要把背包里边的装备换成冥器就成了。”

    我白了他一眼,说:“再等等吧,既然已经等了大半天,也不差这几个小时,说不定很快就会有人到这里来的。”

    在我的话音刚说完,顿时有一根鲜嫩的树枝,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射了过来。

    那真像是一支离弦之箭,要不是韩雨露在情急之下推了我一把,我估计自己的身体上就会多个窟窿。

    胖子在反应过来之后,端起枪大吼道:“我操,有本事就站出来,暗箭伤人算什么男人。”

    四周回荡着胖子的叫骂声,却没有人回应他,我看着那根树枝深深地戳进地面。

    如果这真的是用弓射出的箭还能理解,可这偏偏就是一根普通的不能普通的树枝,也就说这可能是人用手甩过来的,这准头这力道,说实话我开始有些害怕了。

    胖子又骂了好多难听的话,希望把暗中隐藏的敌人逼出来,但是他显然小看了对方的忍耐力,即便他已经被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个遍了,但就是没有人出现。

    过了一会儿,胖子骂不动了,他喝了口水说:“他娘的,这狗日的还挺能忍的,胖爷都骂成这样还不出现,不是个真正的高手,就是个只会暗箭伤人的小人,不过以胖爷来看,这次前者的份儿居多。”

    我回想着白天时候观察周围的情况,这片白沙之地外,也就是有一些灌木,高大的树木不足以十几棵。

    那么对方不是爬在灌木丛中,那就是站在某个距离这里毕竟近的大树之上,要不然他无法判断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我们三个人把四周的灌木找寻了一遍,并没有看到除了我们任何人类活动的迹象,那么只有把目光聚集在距离我们二十米远的那颗高大的阔叶树木之上。

    如果这个人不是鬼神会凭空消失,那么他一定就藏在这颗树上才对。

    一个人的见识毕竟是有限的,即便像我们这种盗墓职业,经常走南闯北,见过了许多别人想都没有想到过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和事情,但时常还是会遇到一头雾水的事情。

    在我们接近了那棵大树之下,用手电往上面照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任何的人影,韩雨露大胆地朝着上面爬去,结果她在树上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胖子就挠着头说:“我操,胖爷按理说也是盗墓界的翘楚,常常被人称作人中龙凤的胖爷,怎么还有胖爷搞不明白的事情,这地方也有点太邪乎了,那根树枝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射向咱们的?”

    我说:“你他娘的就别吹了,这地方比起咱们一起去过的那些地方,说起危险来也差不多,只不过是我们并不知道是谁偷袭了咱们,等你看到就知道了。”

    韩雨露顺着树爬下来,说:“这个人绝对身手非常的好,要不然不可能让我们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胖子说:“他娘的,胖爷有史以来还没有这么没安全感的时候,这次可真让这家伙搞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忽然,在距离这棵树二十几米的另一棵树上,整个树冠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

    我们以为有一条树蟒在上面,但是有时候树冠这边,有时候又在那一边,即便是条蛇也没有这么快的移动速度。

    我和胖子是一脸疑惑,但是下意识地端起了枪,不管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必然非常具有危险性,而韩雨露则是用胳膊挡在我们两个人的胸口前,缓缓地往后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