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时空轮盘
    艾薇儿转述了科特勒的话,她说:“科特勒先生说了,他说只要你们告诉我们关于你们这次的目的,那么他就会告诉你关于那个中国人的事情。”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胖子接过话来说:“你们可以去中国打听打听我们的名号,当然是要去同行当中,没有几个人不知道我们摸过的一些大斗。”

    “前不久我们连欧洲都去了一次,还随便进了一次凯撒大帝的陵墓,这次我们当然是为了那个赛特的墓而来。”

    科特勒皱起眉头,(艾薇儿的翻译)问:“你们是怎么知道这里有赛特墓的?”

    胖子说:“作为盗墓贼,我们要是连这么点消息都没有,那还怎么配成为职业盗墓贼呢?实话告诉你,我们在这边有同行的朋友,他带着人也来了,只不过走散了,这样说你们总应该明白了吧?”

    说完,胖子又说:“我们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也该你们说点了吧?”

    科特勒说:“赛特是北美洲十二世纪的印第安人原住民的首领,或许说印第安人你们只会想到那种说着听不懂话,过着茹毛饮血的古人类,大概和你们中国三皇五帝时代的人相差不多。”

    接着,他继续说:“但是如果说到玛雅人你们应该会有所了解,毕竟2012刚过去不久,就是玛雅人的预言的‘世界末日’搞得人心惶惶,这个赛特就是一个拥有六十多万子民的首领,用你们中国人的历史来说,他相当于皇帝。”

    我就诧异地问:“你是说,在这亚马孙有玛雅人的遗迹?可是我所知道,玛雅人生活在墨西哥的东南部和中美洲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等地方,跟这里可不怎么沾边。”

    科特勒苦笑道:“人类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生物,不知道多少人在研究自己古老的文明,但是一直没有人能够研究透。”

    “举个例子,这就像你们中国无法读懂古代的丹药一样,为什么明知道世界上没有让人长生不老的丹药,每一代帝王却还是热衷于吃它呢?”

    我皱起眉头,问:“你想说什么?”

    科特勒说:“我的意思很简单,人是活物,是可以运动的,没有发现在亚马孙生活过的遗迹,并不代表亚马孙中不存在,我们在一张古老的羊皮纸上看到了关于这里的一个传说,所以才会到这里来。”

    胖子就问:“什么传说?”

    科特勒摇头说:“我已经说的够多了,该你们再说说你们的事情了,毕竟合作并不是恳求,所以大家要相互交换消息和资料。”

    这个老家伙故意兜圈子不肯说那个神秘中国人的事情,而是谈论到这个墓主人的来历,他无非就想知道我们到底是怎么知道这条路线的。

    可是,这件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全都是巴根告诉我的,那是因为他的人已经渗透了这支探险队,但我又不能直接说出来,毕竟这是我们最为核心的秘密。

    如果让科特勒等人知道我们和汗卫军合作了,那么他们肯定知道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毕竟他们刚不久大量盗窃了成吉思汗陵。

    以汗卫军这个组织来说,必然要夺回陵墓中的东西,同时狠狠地惩罚盗墓者,那就无法继续套出科特勒口中的神秘人。

    我之所以这么关心这个神秘人,因为我怀疑这个人曾经和我们一起下的成吉思汗陵,也就是说我们以前的那支队伍中,不能说是叛徒,但至少有人和美国人合作过。

    我想了想说:“我们知道这个墓的原因,那是因为你们公司里边的高层有人把消息卖给我们,所以我们才会直接走在你们的前面。”

    当然这也是我非常慎重考虑后的结果,只有这样说或许算是最为贴切的一种说法。

    科特勒等人都皱起了眉头,显然他们很难相信会有人把如此的消息卖给我们。

    不过,在这个钱可以做很多事情的世道中,有这样的人存在也没有什么太奇怪的,所以他们的神色很快就缓和下来。

    但是,我想他们刚才的短暂讨论,是有猜想到底是谁卖了这个消息,大概也有那么一两个人选。

    毕竟世界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毕竟我说的也有根据,要不然巴根是不可能知道大概的行走路线的。

    科特勒长出了一口气说:“传说玛雅人在他们的城市中心建造了神殿、金字塔、宫殿和广场等等,有人说他们是‘遗失部落的后裔’,也有人说他们是外星人。”

    “但是,这种说法令人费解感到荒诞,譬如这个国家的原体从何而来,他们的建筑是奇思妙想的发明,还是见过现代人类所没见过的建筑,这都是考古历史上的谜团。”

    胖子呵呵大笑,说:“你不是说自己是生物学家,怎么又变成考古学家了呢?”

    科特勒说:“一个人可以拥有很多种身份,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好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又是坏人,这只是看你从哪个角度去看,所以我有这两种身份,甚至更多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

    胖子说:“好了,胖爷不听你扯淡,你直接说你们这次倒斗的目标是什么?”

    科特勒苦笑说:“一个神器的时空轮盘。”

    我好奇地问:“什么是时空轮盘?”

    科特勒想了想,说:“根据羊皮纸上记载,可以说这个时空轮盘像是一个时空穿梭的飞船,它可以带人回到过去,也可以带人到达未来。”

    顿了顿,他说“玛雅文明似乎是从天而降,在最为辉煌繁盛之时,又戛然而止,这个伟大而神秘的民族,早已集体失,他们异常璀璨的文化也突然中断,给世界留下了巨大的困惑,或许就是因为这个时空轮盘。”

    胖子说:“照你这么说,这些玛雅人到了我们的未来了?”

    科特勒摇头回答:“恰恰相反,我认为玛雅人是回到了过去,肯定在他们消失的时候,发生了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就比如‘世界末日’,他们是通过这个神奇的轮盘,逃避了那一场灾难。”

    我知道在科学中,理论上如果能够穿越时间,确实可以去任何想要到达的时代,但是现代还没能破解其中的奥妙,所以只能存在于理论中和影视剧当中。

    玛雅人的文明,是一场超越时代的存在,他们在几千年竟然有着无与伦比的数学造诣,有着迷一样的文字,还有很多巨型建筑,就连现代的城市设计师也自叹不如。

    举三个例子。

    第一,建于七世纪的帕伦可宫,殿面长一百米,宽八十米。

    第二,乌克斯玛尔的总督府,由两万两千五百块石雕拼成精心设计的图案,分毫不差。

    第三,奇琴伊察的武士庙,屋顶虽已消失,那巍然耸立的一千根石柱仍然令人想起当年的气魄。

    这些都表明玛雅人个拥有着谜一样的不平凡民族。

    关于这个时空轮盘的说法,我不敢全信,也不敢不信,因为玛雅人至少在公元前4世纪就掌握了“零”这个数字概念,比中国人和欧洲人都早了年至1000年。

    玛雅人创造了二十进位计数法,他们的数字演算可沿用到400万年以后,这样庞大的天文数字,只有在现代星际航行和测算星空距离时才用得上。

    我也对于谜团一向非常感兴趣,所以无所事事的时候也查阅过一些关于玛雅文明的事情,尤其是在2012那一年之内,正是以前铺子的生意萧条,也就有了大把时间去关心这件事情,现在看来只是杞人忧天罢了。

    韩雨露开口问:“真的可以用那个时空轮盘回到过去吗?”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即便韩雨露这一次什么都不说,我也能猜到她是什么意思,胖子也给了我一个眼神,让我看韩雨露眼睛的巨大变化。

    当我看到韩雨露的眼睛之时,发现她的眼黑变成了一轮弯月状,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发生的事情。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东西,韩雨露是不是就会选择回到她生活过的那个时间段呢?如果是我,我又会怎么选择呢?

    由于韩雨露的问题令人无法回答,在没有看到那个时空轮盘之前,我想谁都不敢下是不是能穿梭时空这个定论。

    毕竟就拿现在的科学来说,时空飞船只存在于理论当中,还没有确确实实地存在,所以这只是一种美好的幻想罢了。

    科特勒苦笑道:“我不能告诉你可不可以,但是从羊皮纸上的记载就是这样,我们花了好几年的辛苦才研究透上面的东西,没想到差点被你们捷足先登了。”

    他的妻子海莉也开口,说:“植物中藏有很多的秘密,一株你自认为熟悉的小草,说不定也蕴含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所以我们也不会完全相信,所以只是来看一看是否真的存在羊皮纸上的时空轮盘。”

    胖子一看就对这种充满神秘色彩的物件感兴趣,当然他并不是对这件时空轮盘的本身,而是对这个传说。

    因为,但凡附有传说的冥器,那出土的价格,即便是在黑市当中也非常非常的高,甚至可以用天价来形容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