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监守自盗
    当我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自己的心里就“咯噔”一下,不由地看向了胖子,这才发现胖子也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

    我们两个人足足对视了好几秒,因为这种情况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的,即便科特勒他们不知道这些人就是追寻他们的汗卫军。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一定不会表现出如此的淡定,换做是我忽然有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出现,肯定会表现出惊讶,毕竟这种地方又不是闹市,出现一队人太不正常了。

    韩雨露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她的手不由地握住了自己背上九龙宝剑的剑柄,显然她也感觉出现在的情况变得不明朗起来。

    在我心中万千猜测之际,巴根他们已经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此时的汗卫军人数,要比之前少了五六个,想来也凶多吉少了,看得出他们确实遇到过非常危险的状况,要不然有着狼性的这个组织成员,怎么可能会少了队员。

    巴根很有深意地对着我笑了笑,接着反而转向了科特勒,用英语问道:“科特勒先生,找到了吗?”

    科特勒用脚尖戳了一下他所站的地方,说:“就是这里。”

    巴根这才走到了我的面前,说:“张先生,大家能聚集到这里真是缘分,本来我是应该好好把那笔账和你算算的,但是现在这个陵墓要紧,咱们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了。”

    “我靠,什么情况这是?”胖子一头雾水地问道。

    我皱起眉头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从现在这种情况来看,这支探险队伍是否真的从成吉思汗陵中盗走大一批的陪葬品就是一个未知数,但是岳蕴鹏那小子又不可能骗我,那么现在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这个可能让我想到了一个非常贴切的成语,那就是“监守自盗”,除了这样再也没有其他可能性了。

    显然,巴根并非是那种一心想要守护成吉思汗陵的忠心卫士,在他成为了汗卫军的首领之后,开始酝酿了一个阴谋,联合一队外国的探险队进入蒙古,把成吉思汗陵盗取之后,然后有假借这个名,到了亚马孙来窥探这个可能是玛雅人留下的古墓。

    人心是最难猜测的东西,也是最为肮脏的东西,很多时候为了自身的利益,放弃了很多坚守的事物。

    这不仅仅是祖上遗留下的祖训,更加是他自己的内心中的底线,放弃了他是狼族的后裔。

    每个人的内心中都有一只贪婪的野兽,这只野兽通常表现为行为,甚至是个邪恶的小想法,但是巴根把这只野兽放出了牢笼,从某一刻起,他已经化身为这只野兽,贪婪到去动祖上好几辈人一直守护的东西。

    巴根不以为然地笑着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为了更好的生活,我们必须要做一些有时候连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就像你们看到的这样,不用我再多说了吧?”

    胖子在这种事情上,脑筋比我转的要快的多,他立马不屑地冷哼道:“想不到,堂堂的汗卫军首领,居然也会做出监守自盗的事情,这点让胖爷还真的没想到。”

    巴根依旧笑道:“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好比你的父亲或者爷爷给你留下了大批的家产,如果你放着不动,那只能继续传给你的子子孙孙,总有一个聪明人会去动用这笔家产,而我就是那个聪明人。”

    我心里有些莫名的愤怒,说:“巴根,你聪明是显而易见,但你也要想想,那是你们祖祖辈辈用生命守护的陵墓,里边更是蕴藏着蒙古人世代的辉煌,可你就这么动用了,是不是应该和草原儿女有个交代?”

    巴根收起了笑容,变得严肃了起来,他说:“张文,我知道七雄前任当家人盲天官把他所有的家业都传给了你,那是因为他无儿无女,又好像和你祖上有些渊源,如果他有子女你觉得会把他一辈子打拼下来的给你吗?”

    我正要出言反驳,巴根又紧接着说:“我们可以不说这个,那我想要问问你,如果有一天你有了孩子,等到你老的时候,七雄的所有你会交给一个外人,还是给你的孩子呢?”

    一下子,我真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人都会有私心,我不否认自己也有。

    我在夜里无法入眠的时候,常常会规划一下自己的未来,等到儿女长大成人,我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了他们,然后拿上一笔钱,带着黄妙灵先到各国旅游胜地去转一圈。

    等到再老几岁的时候再回到自己的国家,再去把自己国家的有特色的地方转一圈,即便死在路途上,也算是落叶归根,最好能和自己爱的人看着对方银丝添鬓,牵着彼此的手等着死亡的召唤。

    如此不经意的想法,正印证了巴根的说辞,我确实会把七雄的家产给予自己的子女,但是我立马想到了自己反驳的话语,说:“我们七雄的那是个人的财产,而成吉思汗陵中的陪葬品属于全蒙古人的,即便你再怎么狡辩,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巴根哈哈大笑了起来说:“还是那句话,总有一个聪明人会去动那些陪葬品,而且我也没有全部拿出来,还是有很大一部分留下陵墓中,不会影响到任何人、任何事情以及包括不会影响到整个汗卫军。”

    胖子拍下了我的肩膀一下,我转过头看向他,他便轻声说:“小哥,没必要进行这种讨论,再怎么说我们都是外人,这种属于他们的家事,反正少一件冥器也对我们没影响,多一件也不会给我们,你又何必呢!”

    我平息了一下自己胸中的怒火,我这个人虽然说不上嫉恶如仇,也不能说有古代侠士的忠义心肠。

    但是,我知道自己是有自己底线的,可以说成吉思汗是每个蒙古人的信仰,巴根这样做就是放弃了他的信仰,没有了任何道德底线。

    科特勒说:“巴根先生把成吉思汗陵中的一部分陪葬品出售给我们公司,这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我们和你们七雄一样,惹到了汗卫军,但我一直很钦佩你们中国的风水术,所以才出此下策邀请三位来合作盗这个墓。”

    胖子苦笑道:“娘的,看样子你们是把我们三个当傻子耍的团团转了,饶了这么大一圈子有这个必要吗?”

    巴根的语气缓和下来,说道:“我这样做也是考虑到各方面的事情。一来,我们是敌对关系,你们不一定会相信;二来,我不想求着你们合作;三来,正好借这个机会化解我们之间的关系;四来,这件事情对于大家都有利,不管我是用了什么方式,最后也是求双赢的局面。”

    胖子嗤之以鼻地说:“照你这么说,我们还要谢谢你们不成?”

    巴根说:“那倒没有这个必要,大家各取所需而已,有钱谁不愿意去赚呢?”

    胖子点头说:“这话你说的在理,虽然你们也使用了手段,但是蒙古人的性格胖爷完全感受到了,而且非常的喜欢,这次胖爷代替小哥和姑奶奶定了,现在咱们就开始联手把这个斗倒了。”

    巴根伸出了手,说:“那先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胖子立马和他握住手,说:“那肯定会非常愉快的,说实话胖爷还没有三支队伍一起倒过斗,这也算是个新的体验。”

    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这个斗确实自己也非常想下去见识一下,再加上能够化解七雄和汗卫军的矛盾,到时候只要我们不和他们起争执,那么这件事情就算是完结了。

    啪啪啪……

    巴根拍着手说:“来,大家赚钱的时间到了,赶快把这个陵墓挖开,看看里边有什么值钱的冥器。”

    在差不多所有的欢呼之下,就在胖子之前定好的位置开始打盗洞,国外的打盗洞技术也非常不多,当然他们依靠的并不是说法,而是一些新奇的盗墓装备,所以我们三个人也就没怎么出手帮忙。

    那一片地域的泥土翻飞,我就对胖子说:“你把整个墓的规格定一下。”

    胖子叹了口气说:“有什么可定的,反正斗里的情况不明,即便定了也不一定能按照原路走,你要是说玛雅人的古墓中没有什么奇特的设计,胖爷打死也不相信。”

    我没好气地说:“你他娘的不会拿不准吧?这定了规格我们也好知道走到了大概什么位置,不用像没头苍蝇似的乱窜,那样危险性更大。”

    胖子一听立马就来劲了,说:“操,胖爷这人最怕别人说自己不行,你他娘的还故意戳胖爷的软肋,知道你想要知道规格,胖爷那就定一定,不过还得等到墓墙或者幕顶挖出来才能去定规格。”

    我微微点头,确实需要看到土层的结构,再加上墓墙的情况,才能更加准确的定出整个墓的规格,不过这都是胖子的事情,在这方面我承认自己不如他。

    “挖到了。”

    在詹姆斯的声音从盗洞里边传了出来,胖子推开挡在前面的人,顺着剩下到了盗洞里边,我也跟着爬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