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石珠文化
    现在忽然看到这颗石珠,我忽然意识到可能并非是那样,也许珠子的出现不是古人喜欢圆滑的东西,而是有它特殊的存在性,一时间我陷入了非常深的思想漩涡当中。

    我原本以为只有中国陵墓中才有珠子文化,可没想到在这里也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珠子,虽然不像许愿珠那一类拥有那么虚无缥缈的能力,但眼前这颗珠子却有着实实在在的能力。

    这颗握在手中便可以漂浮起来的珠子,其作用和避水珠有些类似。

    盲天官给我的那颗避水珠我一直放在家中,因为不潜水也用不到,随身携带着那么贵重的东西,我还生怕自己给丢掉了。

    因为之前发现每个古墓中或多或少,或价值连城或只是装饰,但几乎都可以看到珠子的存在。

    我之前也大量查阅过这方面的典籍,从中知道了关于许愿珠和避水珠之外,还有金木火土四种珠子,统称五行珠。

    传说中五行珠蕴含着天地五行本源,其中玄妙之处各不相同,但是真正存于世的却是少之又少。

    当然,还有比如鸿蒙珠和混沌珠,道家说这两种珠子同为世界法则所化,认为得到任何一颗这种珠子便可以躲开天劫,自由游离于六道之外。

    此外,还有圣灵珠,属于女娲一族的祖传宝物,历代圣魂归属之地,其中蕴含着大量的灵力。

    混元珠,《封神演义》当中九龙岛四圣之一的宝物,有先天三灵珠之一的美誉。

    即便现代人佩戴的项链、手串,也有很多珠子类,看得出从古至今珠子在人类的历史上占据了非常非常重要的位置,但很多时候往往被现代人自己所忽略了。

    在查阅之余,我还看了一些关于网络作家写珠子的小说,其中最为经典的一部就是唐家三少的《天珠变》。

    这本书中提到了人有本命珠这么一说,让我意识到其实还是有很多人注意到珠子文化的。

    总而言之,往下了说是珠子,往大了说就是球,地球其中也是一颗巨大的珠子。

    宇宙中各种星球都是珠子,不管是自然的形成和演化,还是真的存在于什么凡人未知的东西,这珠子一定蕴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现在,我所处这个玛雅人的古墓之中,说不定真的能从另外一个方面去了解珠子的文化,也许还能知道更多历史的真相。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已经开始对古人遗留下的谜团如此感兴趣,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楚是什么时候。

    万事万物,有果必有因,佛教讲究因果循环,我现在只是看到了这个结果,也就是所说的冰山一角。

    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探寻这座古墓里边蕴藏的某些重要东西,说不定那些东西可能颠覆我们已知的世界观。

    胖子拍了拍我,把我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他说:“小哥,你说该怎么办啊?”

    我愣了愣,反问他:“什么东西怎么办?”

    胖子没好气地说:“我靠,我们都讨论了十多分钟了,你丫的不会没听吧?”

    我顿时脸红了,确实自己已经陷入自我的思绪当中,好像从一团浑浊当中终于抓住了一条线。

    如果把这条线全部扯出来,可能就会知道很多事情的因果关系,所以自己哪里还有心情去听他们刚才说了什么。

    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小哥,这可是在古墓当中,你他娘的就不能长点心?告诉你,我们考虑应该怎么把这颗珠子带到外面去。”

    “这可是一颗宝贝珠子,带回去可比任何冥器都有研究价值,到时候不但一些收藏家会出高价,就连许多国家都会垂涎三尺的。”

    我不否认胖子的话,这颗珠子确实有值得研究和收藏的价值,说不定研究出个什么结果,会对于人类在外太空中起到重要的作用。

    至少可以克服掉吸引力,而且如果用到交通工具行业,那么汽车飞起来就不再是梦想了。

    不过正如大家议论的情况,这颗珠子根本无法携带出去,因为它有着很强大的漂浮力,一旦谁把这颗珠子带出去,那么要不就是丢掉这颗珠子,要不然就会飞到了外太空去。

    科特勒说:“除非我们有一个绝对的封闭空间,要不然这颗珠子是无法带出去的。”

    胖子的眼睛一转,说:“那就算了吧,既然这里有这么奇妙的一颗漂浮珠,说不定里边会有很好的冥器,到时候摸更加神奇的冥器都摸不过来,哪里还有心情去管一颗珠子呢?”

    众人一想也是这样,而且从其他两支队伍的言语当中可以看出,这颗漂浮珠明显比不过时空轮盘。

    毕竟,漂浮起来完全不可能和穿越时间来相比,回到了过去可以改变现在,到达了未来可以知晓以后发生的事情,那可要比传说中的神仙还要厉害的多。

    在我们走到了出口的时候,胖子打了个招呼,说他要去方便方便,让我们在墓室外面的墓道当中等着他。

    这个死胖子就是事多,不过明眼人都知道这家伙在打漂浮珠的主意,但是谁也带不出去,我们也就只好依着她。

    走到出墓室,那是一条笔直而深邃的墓道,黑暗仿佛是这里唯一的东西。

    在手电光的照明之下,我们看到两边的墓墙除了镍铁陨石上本有的奇特纹路之外,没有看到任何的雕刻绘画,也没有一个字母或者文字的记载。

    过了十来分钟,胖子笑呵呵地从墓室里边走了出来,说:“有劳各位等着,真是不好意思了。”

    艾薇儿或许因为之前胖子嘲笑她的皮肤而耿耿于怀,现在正好找到一个奚落他的机会,冷哼地说道:“要是你知道不好意思,也不会让我们在墓道里边等这么久了。”

    胖子啧啧着嘴说:“黑妹子这话说的,这人有三急,保不准你一会儿也要上个大号,胖爷绝对不会抱怨半个字,你要理解嘛!”

    艾薇儿歪过头不再去理会胖子,而科特勒给了带队的詹姆斯一个眼神,后者微微点头之后,招呼着所有人开始顺着墓道往深处走去。

    墓道没有任何的变化,走了一段还是不见尽头,仿佛我们已经走进了一个虚无的世界当中,而之前那个墓室就是进入这个奇特世界的入口,即便我们现在转身回去,也不一定能找到那个墓室了。

    走着走着,我们越走心里越急躁,走到后来头上都开始冒汗了。

    那不仅仅是因为体力不支,而是因为这种环境给人造就了一种莫名恐惧的感觉,使得每个人都开始身心疲惫。

    在詹姆斯招呼休息的时候,大家都如释重负地原地坐下,没有碰到任何机关,也没有遇到一丁点的危险。

    但是,越这样越令人不安,仿佛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很快就会发生让人无法现象的怪异事件。

    巴根给了我一支蒙古那边烟,问我:“张文,你对这个陵墓怎么看?”

    胖子赶忙说道:“可能是鬼打墙。”

    我们都笑了,因为这和鬼打墙完全不一样,而且这种地方本来就充满了未知。

    我们进入这个古墓,仿佛就是一个婴儿刚刚来到新世界当中,对于任何东西都感兴趣,但时间一久就会变得枯燥乏味。

    我叹了口气说:“这不会是鬼打墙,可能是这座地方古墓相当的庞大,而我们还没有走到拐弯的地方,只要有耐心,我们就会获得很多的东西,不仅仅是冥器。”

    巴根说:“之前和你们七雄发生的不愉快也不是我的真实想法,这也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已经是汗卫军的首领,很多事情都是万不得已。”

    我这个人就是吃软不吃硬,而且自己的心肠特别软,听不得别人一说求全的话,自己明知道也没有办法,立马接过来说道:“没事,就像是你说的一句话特别对,我们已经是成年人了,很多事情都是万般无奈,并非出于自己本身的想法,就比如我带队前往成吉思汗陵一样,说实话我也是没办法。”

    巴根点头,说:“我非常好奇一件事情,你们把里边的陪葬品带出来可以理解,毕竟你们就是靠这个吃饭的,但是你们抬一口棺材出来干什么?”

    我被问得愣住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但如果说了以后,万一他让我把棺材找到还回去,那么我和盲天官怎么交代,总不能让他把里边的陈文敏挪出来吧?

    这时候,胖子就替我打圆场,说:“我们是盗墓贼没错,但是摸的都是小件的冥器,那么大一口棺材就算是乌木做的也抬不出来,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棺材。”

    巴根皱起了眉头,说:“不对啊,我记得你们当中有个人扛着棺材和我们打斗,他怎么不是你们的人呢?”

    胖子说:“那个人只是我们临时邀请的倒斗高手,好像是什么搬山派的人,根我们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不信你回去打听打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