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也许真相
    当然,盗墓的当家人身患怪病,那应该是个偶然事件,他们一定发现了超出想象之外的东西,但是因为怪病不得不停下继续探险,所以才会培养出我们这一批新人来。

    如果他们是在探寻未知的东西,那么在他们身后一定有个庞大的支持团队,这个庞大一定不仅仅能用人力和财力来概括。

    很可能已经超越了很多,说不定还有一个什么奇怪的组织存在于这个世界,只是大部分不知道而已。

    胖子还盯着韩雨露,他已经把韩雨露当成一个外星人了,好像想从她的口中掏出点什么东西,也就是在这时候,韩雨露开口说话了。

    我们的目光全都放在了韩雨露的身上,瞬间喧闹的场面变得鸦雀无声起来,因为大家已经对韩雨露的身世产生极其强烈的好奇心,甚至连我都包括在内。

    说实话,一个人不可能去了解另一个不说话的人,很多时候通过一个人的语言,可以了解这个人的一部分。

    剩下一部分则是通过行为,两者结合起来,才能让人完完全全区了解这个人。

    有些人说起来一套,做起来又一套,那么这种可就要小心了,而我身边的胖子对外就是这样,所以没几个人对他的影响特别好,虽然说不上厌恶,但却没几个人愿意和他去交心。

    不过,在我和胖子相处的时间久了之后,我渐渐发现他从内心来说还是一个非常值得深交的朋友。

    因为他并非别人眼中的胖子,我眼中的胖子那绝对够兄弟,如果我有什么事情,他一定会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人。

    而沉默寡言的韩雨露,完全就让人疏远了,这并不是因为她本身的人品如何,而是这种性格就像是一座冰山似的,让人无法靠近。

    而她也不愿意别人靠近她,但是我对她的影响一直也是挺好,因为光是安全感这一条就已经覆盖了她所有的优点和缺点。

    但是,谁都没想到韩雨露连一个字都没有说,而是缓缓合拢了嘴之后,直接从背上拔出了九龙宝剑,朝着我们身后刺了过去。

    这一下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应该是尸变了,因为在我们背后只有那六具女尸。

    在我们回头的功夫,韩雨露的剑已经划向了女尸的脖子,而女尸也是真的有了变化,用一眨眼的速度变全部消失了,等到我们用手电再找到她们的时候,六具女尸已经站在了棺材的后面。

    女尸看似不规则的站位,在懂风水的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北斗七星中的其他六星位置,而棺材里边的男尸正是在掌控整个阵法的主星位。

    依照汉族道家所言,北斗七星居天中,在昆仑之上,运转所指,随二十四气,正十二时辰,建十二月,对着自然界和社会均有影响,除此之外还强调个人生命的衰败。

    我曾经听我三叔说过,在搬山派的秘书《星经》当中记载:“北斗七星,主天子寿命,也主宰相爵禄之位。”

    也有一种说法是“北斗主死,南斗主生。”

    现如今用于周易算命当中,认为人在出生的时辰,对应着当夜北斗七星可以算数八大命格。

    而且,懂这种术术之人便可找到自己的主命星,主命星亮则万事皆顺,暗则百事不宜,生病伤痛者一旦主命星滑落便回天乏术。

    在风水当中,北斗护龙阵有七人联手,随着阵势变化而变,七人动手流转不息,整个阵法结合了一元、两仪、三才、四相、五行、**、七星、八卦和九宫的流变规律,演绎出道家之精髓所在。

    我也是知道一个大概,一旦这种阵法开始流转,其中的变化令人难测,有幻术攻击也有实体攻击。

    可以说是防不胜防,如果不给我争取大量的时间来研究,那么我也很难找到阵法的破解方法。

    六具女尸如此的变故,已经说明了棺主必然也要起尸,要不然无法将这阵法发挥出来,就在我的想法刚刚萌生之后,我们这一边的枪几乎全部开火,子弹疯狂地射入女尸的体内,连同棺材里边的男尸也无法幸免。

    科特勒和巴根两支队伍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东西,变成粽子我想也不多见,更不要说粽子还会阵法。

    所以,仓促间只能动用随身携带的最有效武器进行攻击,要是现在张玲儿在就好了,她的符咒一定会派的上大用场。

    棺主还是从棺材里边直挺挺站了起来,七具尸体往北斗星方位一站,我不知道是手电光芒的乱扫,还是真的就发生了。

    七具尸体的身上居然绽放出一抹淡淡的光晕,让我浑身不由地一怔,心说:“狗日的,这下麻烦大了。”

    枪声不绝于耳,尸体上面虽然被打的全是一个个坑洞,但是也无法阻止七具尸体把我们这么多人包围到了中间,即便是包围之势,依旧还是保持北斗之位,这可比设定了程序的机器更加靠谱。

    忽然,七具尸体浑身七顾强烈的闪光,那种光亮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好像不是来自于视线,而是从我的脑海中闪了一下,瞬间枪声停止了,我知道阵法还是启动了。

    我眼前的景象一变,自己便出现在自己的铺子当中,伙计们就像是以前那样和我打招呼,然后有人帮我取下背包,有人端茶倒水,还有人把我请到了沙发上休息。

    尽管我知道这是幻觉,可是一切真实的无话可说,我掐自己一把很疼,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物都是那么清楚,我就像是真的倒斗回到了潘家园的铺子当中。

    我知道这种时候不能急,这属于阵法当中的幻术,急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我就一切顺其自然,打心眼里认为这些都是真的,喝着茶抽着烟,心里暗想着如何破解,懂一些的我都解不开的话,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这时候,手机开始震动,我从裤兜里边掏出来一看,居然是黄妙灵给我打来了电话,我只是犹豫了一下,便接了起来,说:“黄妙灵,好久不见。”

    黄妙灵没有理会我的寒暄,问我:“小哥,听说你刚回来,不知道现在有时间吗?”

    我说:“有时间,怎么了?”

    黄妙灵说:“我现在就在潘家园,要到一个地方去,你能不能陪我走一趟。”

    我不知道这是在玩什么把戏,不过自己知道这种阵法不是你认为这一切都是假的就能破解,反而是你越认为是真的。

    在关键的时候找出破绽才可以跳出这种特殊能力,所以想到这里我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在了铺子,正看到黄妙灵打扮的亭亭玉立地站在门口,他穿着一条湛蓝的紧身牛仔裤,银灰色的长款羽绒服,洁白色的线衣,加上一头披着的乌黑亮丽长发及腰,本来她的身材就好,长相也特别的水灵,如此一来更是楚楚动人。

    我愣了愣就迎了上去,说:“打扮这么漂亮干什么去?见什么大人物吗?”

    黄妙灵嘴角上扬,露出整齐而洁白的牙齿,她说:“小哥,我师傅给我介绍了一个男朋友,想让我去见个面,你也知道到了我这个年龄,怎么也得找个男人嫁了不是?”

    我刚想说让她直接嫁给我得了,但是当我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抱着一个小女孩儿,孩子还在叫我爸爸早些回来,而且那个女人也是同样的话,我真的恨不得找块石头撞死,这种狗日的幻境,真是让人有些抓狂。

    我深深呼吸了几口,朝着自己的女人孩子告了别,等到伙计把车开过来,我上了车之后,黄妙灵也坐到了副驾驶上,然后给我在导航上定了一个地方。

    车开了起来,我没有敢再多看黄妙灵一眼,因为几乎没几个人有过我这样的感受,自己开着车带着自己的初恋去见她的男朋友,这种滋味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懂得,那种酸溜溜的滋味,真的太难受了。

    一路上,我们聊了几句,说的并不是以前我们如何如何,因为我好像真的有了老婆孩子,只能放下心中对于黄妙灵的爱恋,反而还要劝她要多留意她这个男朋友的性格和人品。

    钱这种东西是赚来的,一个人家庭的贫富只能代表上一代人,并不是这个人代表一生。

    黄妙灵告诉我,在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以来,她师傅已经帮她约了十几个各方面条件不错的男人,只不过她都没有去见,这是第一次,希望到时候我帮她看看。

    我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好,点了烟专心开车不语,一直等到了地方。

    那是一个豪华的别墅区,位于三环内,里边所住的人非富即贵,见到了那个所谓的男朋友,这个人长的还算过得去,他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在,开始对着黄妙灵打量而且问东问西。

    黄妙灵仿佛很熟练地回答着各种问题,而且还时不时观察那个男人,这让我有些坐不住了,即便自己知道这是幻觉,但自己已经完全当真了。

    在男方的家人问起我的身份,黄妙灵说我是她最要好的朋友,我也只能苦笑说是,然后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心里那个别扭劲就不用提了,这应该算是我人生最尴尬和最痛苦的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