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忠诚的护卫
    可是即便是古国的人也不可能长时间在地下生存,在一段时间见不到太阳,人体的自身免疫就会急剧下降,那时候很小的病也可能要了一个人的命,整个地下古国陷入了极度的恐慌当中。

    当然,这种恐慌不仅仅是因为病死,更可能是尸体发生了异变,就像是我们当时在古国看到头顶上那一片尸体星空,其中不乏有变成粽子的,但是漂浮起来不是粽子的能力范围,再联系到这里的漂浮珠的,那么一切就解释通了。

    古国人无法处理尸体,他们就用漂浮珠把尸体送到了头顶,觉得这样就不会让死人占据她们的空间,或者还有其他真实的原因,但这一切都是源于那种大灾难。

    如此说来,加上古遗址当中存在的超现代化的东西雕刻,是不是古国这个国家的人,之所以神秘,那是因为她们也就是世界上一直存在着无限可能的玛雅人呢?

    想到了这里,我忍不住地看向了这个韩雨露,她既然称自己为女魃,那说明她还记得一些事情,或许从她的口中能够知道一些事情。

    强行镇定了之后,我把自己的问题总结了一下,最后得出了一些问题,然后一一向韩雨露进行询问,她有时候会说一些什么,有时候又陷入长时间的沉默,总而言之通过她的回答,我确实知道了一些不清楚或者模糊的事情。

    我问韩雨露:“古国起源于哪一年?”

    韩雨露说:“在我们国家的历史当中,是起源于三皇五帝时代,很早就有了我们这个国家。”

    我暗暗点头,在这里三皇五帝并不是指这八个人,而是说的一个历史时期,在中国历史上又称之为上古时代、远古时代或者神话时代。

    在历史上有着不少记录三皇五帝的史书,更多的事一些神话故事,这八个人并非真正的的帝王,仅仅是原始社会中后期出现为人类作出了卓越贡献的部落首领或者部落联盟首领,后人追尊他们为“皇”和“帝”,而人民则是把他们敬为神灵,以各种美丽的神话来宣扬他们的伟大业绩。

    历史确确实实有这些人,近现代考古发现了大量与这一时期相对于的遗址,其中包括龙山文化遗址和神农架等等,完全证明三皇五帝并非是神,而是实在存在的人。

    我问韩雨露:“那你们是三皇五帝哪一位的后裔?”

    韩雨露想了想说:“是轩辕黄帝。”

    我觉得她应该说的是真话,因为在一些典籍中曾经提到过,西王母可能是黄帝之女,也有说是黄帝之妹,而历史上说西王母在中国的西部地区有个西王母国的一个部落首领,而且可能不止一位西王母而是好几代西王母,典型延续了母氏族社会的传统。

    那么在逐鹿之战当中,黄帝一邀请西王母就能得到这位西域女王的帮忙,我想两人之间不存在一定的关系的话,就以人性而言,西王母凭什么千里迢迢派旱魃天女到中原帮忙,如果是利益需要商议,但要是有亲属关系,那么就完全说得通了。

    现在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的关系变得淡薄起来,但是在古代特别的重要,单单是“血浓于水”这四个人便可以很好地诠释了古人眼中的亲属关系,而且越是靠近原始野性时代,家族观念就更加的强烈。

    我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如果黄帝和西王母是兄妹,他们两个人比做两只狮子,在父母把他们养育成人之后,黄帝这只雄狮代替了他父亲的位置成为了新的狮王。

    而西王母嫁给了另外一群狮子的狮王远走到了西域,当时西王母所在的这群狮子当中,以西王母最为凶猛,渐渐成为了这群狮子的狮王,继续着母氏族社会的传统。

    有一天,狮王黄帝遇到了困难,需要找人去帮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周边的盟友,第二个马上就会想到这个狮王妹妹西王母,便派人远赴西域求得帮手,也就有了旱魃等这些狮子的帮忙。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说黄帝和西王母有关系,那么他们的父母又是来自哪里?会不会就是之前想到的那些从地心中走出来的玛雅人呢?

    再有,如果是玛雅人是从华夏走出去的,然后分离了一部分到了世界各地,这一部分开始开枝散叶,所以华夏人的祖先才会和玛雅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当然,也不排除离开地心的通道有好几条,在玛雅人所生活的环境遭受到无与伦比的破坏,那么他们开始从各条“逃生通道”去探知外面的世界,其中一些带来了文化和传承,另外一些却带来了高超的建筑手艺和超强的创造能力。

    试问一个有着五千年文化灿烂的国家,到最后如何会在各种技术上落后于那些历史只有两三千年的国家,如果说遗传能够影响一个婴儿以后不少的东西,再加上周围环境的不同,超越发展不是没有这个可能的。

    我继续问韩雨露:“古国遭受了什么样的灾难,为什么要从地面搬移到地下来?”

    韩雨露犹豫了片刻说:“是天火。天火从天而降,影响到了很多的地方,导致每天都有地震、海啸、山洪和狂风骤雨的突袭,那好像就是到了这个世界的最后几天。”

    我说:“你想说的是世界末日吗?”

    韩雨露微微点头说:“或许你这样说更贴切一些吧,总而言之很难看到太阳、月亮和我们古国人崇拜的漫天星宿。”

    我问韩雨露:“有没有什么预兆?”这并不是我特别相信观星一派的观星术,而是因为在我想知道古遗址建于地下,并不可能是一时之功,难道观星术真的有那么神奇吗?

    韩雨露说:“在我们古国的典籍当中,曾经记载着会有这么一天的发生,所以我们一直都在建造地下国家,虽然到了最后还没有完善,但已经勉强能让所有人入住了。”

    我皱起了眉头,如果自己没有听错的话,那么韩雨露说的记载会发生,那不就和玛雅人把自己的预言记载下来是一个道理吗?看来古国越来越和玛雅文明接近了,说不定还真是同源同根呢!

    这时候,韩雨露开始反问我:“现在外面是什么样了?”

    我想了想说:“我不知道你们以前的文明到达了什么地步,现在人类已经可以离开地球到外太空去探险,更加能到特别深的水域中找到一些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文明遗址。”

    韩雨露看了看头顶,说:“沧海变桑田,桑田又变沧海,那些文明遗址都和我们古国差不多,有些也我们要超前,但是在那场大灾难之后,有些地方沉入了深水,有些地方又被抬上了高山,两千年足以物是人非了。”

    我说:“据我所知,现在的医疗条件还没有达到让一个人死了两千年肉身不腐不化,而且还能复活,这一点让我无法理解。”

    韩雨露淡淡一笑,说:“古国作为西王母国最大的附庸国,像我们这些忠心的护卫,自然能够得到西王母大人赐予的长生丹药,虽然这种长生并不能长生不死,但只要肉身不被破坏,还是有苏醒的机会的,只不过因为无法控制丹药的药效发挥时间,所以我才直到两千多年以后才醒来。”

    我和韩雨露也算打过不少交道,但是见她笑的机会屈指可数,而像现在这一笑还是第一次,所以这让我更加判断这个韩雨露非那个韩雨露,也许是我的记忆当中触碰到了韩雨露这一部分记忆,所以才会见到一个能知道大概事情的韩雨露。

    我内心的好奇心越来越多,又问韩雨露:“你知不知道有一种怪病,先是让人急速衰老,然后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变得年轻,最后就是死亡,有这种病吗?这种病能治吗?”

    韩雨露摇了摇头,不知道她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

    我继续又问:“为什么世界上留下的关于那场大灾难的记录没有?”

    韩雨露继续摇头不语。

    我耐着性子继续问:“依照你存活的时间段,知不知道有夏朝的存在?”

    韩雨露又是摇头,同时她的眼睛变得血红起来,那仿佛就像是一头发怒的豹子,让我不敢再继续往下问更多的事情,而是闭嘴不再说话,想着是不是现在就离开这个幻境,但是又想要知道更多事情,所以自己有些踟蹰难定。

    忽然,韩雨露就猛地朝着我扑了过来,我吓得连忙往后跑去,在逃跑的余光扫过,原本美丽的韩雨露,此刻变的满口獠牙,蓬乱的头发,长出了一条如铁棒般的尾巴,同时嘴里发出类似野兽般的咆哮声。

    我心里暗骂:“我操,这他娘的是个什么情况?难道千年大粽子还能变异的?这怎么和《山海经》中描述西王母的模样那么像呢?难道吃了西王母的丹药,最终也会变成像西王母一样的怪物,小爷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