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互诉衷肠
    就在我跑出了几十米之后,韩雨露已经把我扑倒在地,张开满口的獠牙,对准我的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

    还是那句话,如果在幻境中死亡,会不会在现实中也是一样的呢?可是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任由情况继续恶化下去。

    在韩雨露那一口獠牙流着口水的嘴巴咬在了我的脖子上,剧烈的疼痛旋即侵袭了我的大脑,很快我就失去了意识,在我醒来发现并不是那个祭祀台,而又是一个另外的场景。

    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我看清楚了这是在北京五环内的一片繁华道街上,自己正站在马路上的天桥上,人来人往无人去理会我,仿佛我就是透明的似的。

    但是,其实在北京每天都是这样,在这座古老的城市生活过的人都知道这种感受。

    我回想刚才韩雨露咬我的经过,如果是现实的话,她那样做我依旧会是那般下场。

    这么说我还是信以为真了,所以那场幻觉并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只是不知道这一场又会遇到什么。

    这时候,一个人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把我整个人都吓了一跳,有些愤怒地转头去看到底是那个家伙怎么不知道深浅,小爷要是心脏不好可能就被他吓死了!

    在我转过身之后,按理说这种时候应该看到胖子那张欠揍的脸,可是谁又能想到,身后出现了一个长相大气的美女。

    虽然她并有传说中的锥子脸,但是圆圆的鸭蛋脸,却能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就我这个人来说,我并不太喜欢那种惊艳的美女,当然也不反感,但对于第一眼就有这种淡淡温暖的女孩儿,还是心里有些高兴的。

    虽然这是在幻境当中,但也算是其中较好的一场。

    这个女孩儿我认识,虽然说不上特别的熟悉,但是我以前感觉的出她对我有好感,而我对她的感觉也不错。

    那时候,正应了“一个人孤单久了,就想找到人来作伴”这句话,所以在胖子的一度教唆之下,我差点就和她擦出爱的火花来。

    这位美女正是俏媚,盲天女的师妹,那个让我曾经为之心动的女人,虽说只有一下下。

    我愣了愣问她:“你怎么在这里?”

    俏媚也是怔住了,她反问我说:“不是你让我来这边找你耍的吗?还说要请我吃饭,难道你失忆了?”

    我有些轻微的抓狂,这又不知道算是一场什么样的戏剧性的幻觉,不过有了前面两次的经历,只要我顺其自然,把幻境当做真实就不会有问题,所以我就尴尬地笑道:“最近的事情太多了,你看我这记性都忘了。”

    顿了顿,我问俏媚:“你想去吃什么?”

    俏媚眼睛朝四十五度角看了一会儿,说:“我呢就是一个吃货,对于好吃东西都没有免疫力,不过你说你心里不舒服,要我陪你喝酒,那就找一个僻静的特色小吃馆,最好要有小包间。”

    我四周看了看,刚想问问俏媚有没有熟悉的地方,可是一眨眼已经到了一家特色的卤煮小店。

    这家小店也非常的熟悉,正是距离潘家园不远的那家,我们还在这里聚过。

    刚要进店的时候,一个小男孩儿把一捧玫瑰花塞到了我手里,说:“叔叔,给姐姐买几束花吧,我知道你们在谈恋爱。”

    俏媚掩嘴“噗嗤”笑了出来,我也只能无奈地摇头,小男孩儿以为我不肯买,继续恳求我,就以我这个人的性格,买这么几十束不是我的风格。

    但是,如果现实中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也不会拒绝,毕竟自己已经今非昔比了。

    付了钱,我把花递给了俏媚,后者脸色微微发红,轻轻说了一句“谢谢”,然后我们两个人走进了卤煮小店当中。

    店里的伙计和老板都认识我,一见我就打招呼,很快把我们两个人迎到了一个干净的小间里边。

    点了吃的和酒水,不一会儿就上齐了,因为整家卤煮店只有我们两个客人,当然因为现在还不到吃饭时间,挂在墙上的石英钟现实是下午三点半,属于虚幻时间。

    因为我的手表实际显示是凌晨一点五十。

    俏媚端起酒杯说:“小哥,我们两个这是第一次吃饭,我先敬你三杯。”

    对我这个白酒都能喝一瓶的人,三杯啤酒根本不算什么,只不过想不到俏媚还有如此豪爽的一面,这完全和曾经一起倒斗的她判若两人。

    我自然和俏媚一人先喝了三杯,而三杯下肚之后,俏媚的脸色更加发红,这种情况告诉我两个信息。

    一个是俏媚喝不了酒,她在强行陪我,另一个就是她特别的能喝,这只能等到喝喝看了。

    俏媚吃的不少,喝的也不比我少,而我一个人完全就是在喝闷酒,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么的心烦,而是非常的郁闷,时不时偷偷大量俏媚一眼,心想她不会吃着吃着变成韩雨露那样吧?

    犹豫啤酒不给劲,在我的提议下换了白酒,四十二度虽然不算高,但是一般喝的都是三十八度的,所以这一次在两个人喝掉一瓶之后,加上之前喝的啤酒,还真的有些脑袋晕乎乎的。

    酒过三巡,我满嘴酒气抽着烟,嘀咕道:“他娘的,这酒好像还是真的,居然能喝醉。”

    俏媚呵呵笑着说:“难不成这家店还能给你弄假酒,这里可是北京城,而且你好像还是这家店的老顾客,有些上头就对了。”

    我抽了口烟,眯着眼睛问俏媚:“俏媚,你知道我为什么心烦吗?”其实我他娘的自己也不知道,现在就是一脑子的浆糊,只能套她的话。

    俏媚白了我一眼,说:“你不是说盗神派的黄妙灵找了个男朋友气你,你心里不痛快吗?”

    我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这怎么又转回来了,面对这件事情虽然没有遇到韩雨露那么恐怖,但也没有什么信息量,反倒是给我添堵,看来着幻境存心是要把我活活玩死啊!

    忽然,我又想到如果能接上黄妙灵找男朋友的事情,那么我肯定就有老婆孩子,可自己刚才都干了一些什么,怎么还能跟俏媚买玫瑰花呢?

    这不是存心让她当第三者,把自己这个原本的老思想打破了吗?

    想到了这里,如果这是在现实当中,那么我肯定不能继续喝下去了,要不然就不是自己的性格了,站起来对俏媚说:“我家里有点事情,今天就到这里吧!”

    对于我的急速转变,俏媚露出了狐疑的神色,她说:“你不是说今天没事,专门来找我喝酒嘛,再说你现在的铺子也就那样,自己又是光混一条,有我这个大美女陪你吃饭喝酒,你好像还挺委屈的。”

    我整个人都不好了,看来这又是一个新的幻境,坐下来仔细想想俏媚的话,就立马想明白了。

    现在的情况是黄妙灵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不是处于相亲阶段,而我就是光棍一条,自己依旧是黄金单身汉。

    俏媚崛起了嘴,说:“小哥,你是不是受的刺激太大了?怎么糊里糊涂的?”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我马上端起了酒杯说:“确实有些糊涂了,这他娘的跟《盗梦空间》似的,我都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了,反正喝醉了算没事。”

    “这才对嘛,男人就应该拿得起放下的。”

    俏媚豪爽地和我一碰杯,她喝光杯里差不多一两的白酒,说:“小哥,为什么偏偏在一颗树上吊死,只要你肯看看周围,你会发现一整片的森林。”

    我叹了口气说:“你还是不了解我的性格,我这个人就是弱水三千专饮一瓢,说的好听点这叫专一,不好听那就是有点傻。”

    俏媚单手托着下巴说:“你幸好还有点自知之明,说明并不是真的傻,只是有些放不下,黄妙灵不会是你的初恋吧?”

    见我没有否认地点了点头,她说:“我记得自己的初恋是在上高中的时候,后来分手虽然也挺难受,但是现在回忆起来,还有点小甜蜜呢!”

    我摆了摆手说:“我和你不同,家里的生活特殊,也没有那个意识,根本没想过搞对象这一茬,本来希望开的小古董铺子有点起色就让媒婆给说一个,后来铺子的声音很差,最后还他娘的关门大吉了,所以一直拖到了遇上黄妙灵。”

    俏媚问我:“黄妙灵不会是你倒斗时候遇到的第一个同行美女吧?”

    我马上点头说:“就是唉……那次是在南方,我的铺子生意不好,,我师兄带来一具女尸出手,后来胖子跟着他去倒斗出了事,我就赶了过去,所以才认识了黄妙灵,南方女孩儿的身材好啊,而且黄妙灵长的又漂亮,所以我就动心了。”

    打了个酒嗝,我继续说:“本以为这一生不可能再遇到黄妙灵了,她是末代盗神付义的首席女弟子,而我又阴差阳错地成为了七雄的当家人,那接触的机会都多了,一来二去我们两个人暗生情愫,然后就相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