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梦境重重
    俏媚眼睛不眨地看着我,说:“好一对盗墓界的神雕侠侣,这不是挺好的嘛,这后来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我继续叹气说:“唉,别提了,一切都是因为黄妙灵是盗神派,而我是七雄,两个门派虽然都是倒斗,但是同行是冤家这句话你应该听过,而且我做了七雄的当家人,黄妙灵以后又是盗神派的当家人,我们两个典型的有缘无分啊!”

    俏媚说:“我怎么听说是黄妙灵当中很多同行的面拒绝了你,她还说这是小哥你的一厢情愿,她根本没有那样意思,说白了就是在利用你。”

    “放屁!”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我忍不住对着俏媚爆粗口,虽然说完有些后悔,但是即便是现实我也是一样,所以就连喝了几口酒,说:“其中的事情多着你,一时半会儿也和你说不明白,你不知道实际情况就不要瞎说。”

    俏媚吐了吐舌头,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然后端着酒自罚一杯。

    我觉得自己也应该问些什么了,不能一直被牵着鼻子走,那样说不定就会被牵到沟里去。

    所以等到气氛缓和了一下,我喝了一口茶水,问俏媚:“光说我了,你最近怎么样?你师姐盲天女还好吧?你们师傅的病怎么样了?”

    在我问起关于盲盗派的事情之后,俏媚的神色明显有些许的颓废,她叹了口气说:“小哥,你真是够糊涂的,我师傅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前不久你还去祭奠他老人家呢,这些你都忘了?”

    我干咳了几声说:“不好意思,最近真是忙的头昏了。”

    顿了顿,我说:“那你师姐成为了盲盗派当家人之后,整个门派还好吧?”

    俏媚说:“也就那样吧,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前不久她带队去了一趟昆仑山,找到了一个大型的古墓,虽然人死了很多,但总算把新的资金注入了门派下的铺子,现在各大铺子处于恢复阶段。”

    我说:“还真的奇怪了,怎么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一当上当家人就不去谈情爱这些事情,搞得比道家还要严格,即便就与和尚、尼姑一样了。”

    俏媚说:“当了当家人人要下斗的频率更高,直到培养出一批能信得过的徒弟才行,小哥你也知道,经常下斗的人尸气重,女人的怀孕几率大大减小,如果再找个男人也是同行,那这一辈子都别打算有下一代了。”

    我顿时酒醒了一大半,盯着俏媚问她:“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呢?”

    俏媚也诧异地看着我:“小哥,你这个七雄的当家人是怎么当的,怎么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你看看他们上一辈人,不都是这样嘛,原因就是出在这里。”

    我说:“照你这么说,黄妙灵之所以不嫁给我,而是找个行外的男人,也是因为这个?”

    俏媚耸了耸肩说:“多少有一点儿吧,不过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清楚呢,我今天是来劝劝你不要为这件事情伤心了,强扭的瓜不甜,而且黄妙灵这颗瓜你也扭不动。”

    我说:“不管这么说,今天还是要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估计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层,难怪黄妙灵一直跟我说有什么苦衷,原来除了她师傅的问题之外,还有这么一个事情。”

    忽然,俏媚看着我问:“小哥,你觉得我算是美女吗?”

    我怔住了,然后快速点头说:“当然算了,你不但人美,而且心地又好,谁要是能找到你这么一个女朋友,那真是祖上积了大德了。”

    俏媚眨着眼睛问我:“你真是这样认为的?”

    我拍着胸脯说:“绝对不说谎,我一直都是这样想的,谁要是敢说俏媚你哪里不好,我张文第一个和他急。”

    俏媚很高兴地笑了笑,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如果小哥你举得我不错,而你身边又需要一个女人,那么我愿意和你生活一辈子,即便我们没有孩子也没关系,我也不想把自己给你的爱,或者你的爱分给任何一个人。”

    我开始有些挠头了,这么直接的表白,自己就算是个榆木疙瘩也能听出来,没想到还给我设下这么一套。

    如果我要是答应了,那么就不是我的风格,如果不答应的话,现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真好像有一万只蚂蚁正在爬似的。

    “怎么?小哥你难道是在骗我?”

    俏媚见我不说话,表情已经不由地有了变化,显然她开始觉得我是在口是心非,刚刚说的都不是真的。

    我想了想之后,然后心平气和地说:“俏媚,你是一个好女孩儿,但是我这个人就是这种性格,一旦自己认准的事情不撞南墙不回头,也许等到参加了黄妙灵的婚礼之后,我才会彻底死心,去试着接受一段新感情。”

    忽然,俏媚就像是爱情剧里边的女人似的,被男主角拒绝之后,直接站了起来,哭着对我说:“小哥,你会后悔的!”说完,她头也不回跑出了小包间。

    我付了账追了出去,却发现俏媚蹲在马路上一边哭一边呕吐,听到我走了过去,她用满含泪水的眼神看着我,牙齿咬着她颤抖的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此情此景完全击中了我内心的灵魂,因为我这个人最受不了女人哭,即便是看到大街上男女朋友吵架,男的不理女的转身离开,我也会忍不住想去问个为什么,然后安慰安慰。

    虽然大部分时候我没有这样做,但是内心却总是这样想的。

    那么现在放在自己的身上,即便是一个仅仅和自己合作倒斗过的女孩儿。

    我更没办法转身就走,那样就不是我的风格,说不定就会彻底中了招,所以我帮她拍着背,轻声安慰了起来。

    俏媚喝的太多了,而且她不胜酒力,我又刚喝了不少酒,现在开车送她回去那是扯淡,所以我找了一个就近的酒店,手里提着高跟鞋的同时,还得抱着她。

    给俏媚开了房,我把她安顿睡着了,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你喝多了,下次不要再这样喝了,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离开了酒店,我坐在车里抽着烟醒酒,本来我还想问问她们师傅的病,可没想到在这个幻境当中他已经归西了,要不然还可能问到关于那病是如何治好的,那样也算给或者的三个老家伙找到了一个方法。

    我已经沉浸在这个幻境里边不短的时间,但却没有找到任何破解的方法,只能保证自己一切都依照本性而做事情。

    这样也仅仅只会让我不受到伤害,也不知道这场幻境还会继续下去,还是会出现一个新的幻境。

    迷迷糊糊的,我就睡着了,这酒劲还真是挺大的,也是自己喝了不少,虽然我不想让自己睡过去,但是这就好像一个节点,只有我睡过去才会发生其他的事情。

    其实扪心自问一下,我还有些享受这些幻境,因为它们解除了我一些谜团,甚至可能是在告诉我今后会发生的事情,说白了就像是设身处地在未来的路上走了一圈。

    等到我醒来之后,居然发现自己在一间老房子里边,我正睡在床上,头上还捂着一块毛巾,我估计是自己喝多了,所以才会有人把我送到这里来,还好心地放在一块热乎乎的毛巾。

    将毛巾取了下去,我开始晃晃悠悠地坐了起来,通过老柜子上的座钟看到,现在是十一点一刻,外面是太阳高照,看样子这是上午。

    而再看看我自己的手表,发现居然是凌晨一点五十一。

    我再回想在那个卤煮店看的时间,也就是说和俏媚坐了那么长时间,后来又发生的那些事情,居然才过了一分钟,看的自己都有些心寒,有种黄粱一梦的感觉。

    这时候,院子里熙熙攘攘,好像有很多人吵闹什么,我纳闷地扶住额头心里纳闷这是什么回事,可是手一摸到自己的脑门才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上面居然有拳头那么大个包。

    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误感觉,又去摸了摸确实真的有,然后找到了镜子一照,那包几乎都快破了,很明显有被人用棍棒敲过的痕迹,没被开了瓢还真的个万幸。

    晃晃悠悠地走到了院子里边,正看到好些七雄熟悉的伙计正围着胖子。

    胖子一脸的怒气,对着那些那些伙计说着什么因为太多吵闹,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暗暗感觉和自己头上这个包有某种关系。

    看到我出来之后,胖子大喊了一声安静,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我的身上,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胖子把来龙去脉跟我说了一遍,我这才明白过来。

    这确实是变了一场幻境,我们七雄和汗卫军的关系已经恶化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几乎我在北京城所有的铺子都被砸了,还被打伤了很多伙计,而我也是其中之一。

    黄妙灵算是第一重幻境,韩雨露则是第二重,俏媚是第三重,那么这应该就是第四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