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6章 宿命
    这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我和胖子几乎是同一时间睡着的,这一觉足足睡了八个小时,这也是在陵墓当中仅有睡得时间最长的一次,毕竟那种精神的消耗太过严重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韩雨露已经睡了,现在站岗的眼神空洞的科特勒,他正靠在墙壁上发呆,虽然眼睛看着那些浮雕,但是并没有任何想事情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是谁心那么大,居然让他来站岗,也幸好没有危险,要不然现在我们都成尸体了,不过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大家还都在睡熟,我也不能叫醒其他人抱怨。

    我走到科特勒的身边,说:“科特勒先生,你去睡一会儿吧,我来换你。”

    过了十几秒科特勒才看向我,问我:“烟,有吗?”

    我愣了愣,因为想不到他居然会说汉语,那之前为什么还让艾薇儿来翻译,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不过,我知道他现在的心里非常不好受,虽然无法设身处地的去感觉,但经过幻境也多少能够领悟到生无可恋,所以掏出了压瘪的烟盒,从里边拉出了两支并不怎么直的香烟来。

    给他点燃之后,我也点着了,看着科特勒猛地大吸一口,然后呛的连连咳嗽,看情况他平时应该并不怎么抽烟,甚至可以说不抽。

    从我个人的想法来说,如果幻境当中都是真的,那么谁劝我都没有用,而现在我也不会去劝科特勒,因为我不喜欢做徒劳无功的事情,而且我和他也不是特别的熟悉。

    又抽了几口之后,科特勒看着我说:“张先生,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不过你要先听我讲一个故事。”

    听到科特勒说的汉语虽然比不上艾薇儿,但是比詹姆斯也是强太多了,而且想不到还带着播音腔。

    科特勒说要告诉我一件事情,可要先讲一个故事,这好像有些买件一衣服,要先告诉我衣服的品牌之类的情况。

    反正大家也都在休息,再让我睡是睡不着了,所幸也就听听他要说些什么,就当做解闷了,所以我很客气地让他请讲。

    这个故事,发生于1984年,一个美国男孩儿和一个英国女孩儿在同在复旦读书,他们并没有在一个专业,男孩儿学的是生物学,女孩儿学的是植物学。

    在一次校园内由学生自己举办的派对当中,这个学生物的男孩儿认识那个学植物的女孩儿,女孩儿对于男孩儿并不感兴趣,但是出于礼貌,接受了男孩儿邀请,两个人跳了一支舞。

    仅仅是这么一支舞之后,女孩儿对男孩儿有所改观,加上男孩儿谦逊有礼,两个人找了一个较为安静的角落,探讨起了他们对未来的憧憬。

    男孩儿不断找着共同话题,可是全都女孩儿并不感兴趣。

    最后,男孩儿问了女孩儿她喜欢什么,女孩儿很直接告诉他,她喜欢冒险,她希望以后的男朋友能和她一起探索未知的秘密。

    从这一刻起,男孩儿暗暗加修了考古学,这是一门非常枯燥的学科,每天大多都是对着一些石器和雕刻绘画,所以也可以说是一个冷门的专业。

    爱情不分国界,不分种族,它能超越很多很多的东西,也能让一个人为了它,而从事一件这个人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有一天,女孩儿也出现在了考古学的教室当中,当她看到不断记着笔记的男孩儿,那一刻她心动了,没有什么比一个人为了自己去做一件不感兴趣的事情更令人感动的,因为她知道男孩儿并不喜欢考古探险。

    大学事情的爱情非常纯洁,它不掺杂任何金钱和利益,不会考虑那么多,虽然对于大人们来说它是盲目的,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说,应该是人生最为美好的东西之一。

    在很多人爱情更改,而他们两个人因为有着共同的爱好,所以一直走在一起,1988年男孩儿毕业,女孩儿又深造了1年,男孩儿又等1年。

    在***年,两个人跟了一个团险队,第一次到密西西比河流域探险,两个兴奋的彻夜未眠,也在这一夜偷吃了禁果。

    一个开放的国家,两个人能够保持这么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确实非常难得,听到这里我就发自内心的赞叹。

    即便现在中国,不要说是大学,有些孩子在高中已经常常流连于宾馆、酒店里边。

    科特勒为了这一次探险,准备了整整五年的时间,虽然到了地方有些手忙脚乱,但是毕竟准备不全是徒劳无功,所以得到了当时探险队队长的赞扬,更加赢得了海莉的倾心。

    探险结束之后,两个人以闪电般速度结了婚,然后为一下次的探险做准备,而且打算一辈子做丁克,死也要死在探险的路上。

    一次次的探险,从未有过感到枯燥,不断的发现着新鲜事物,对于自己所感兴趣的东西,他们觉得每一天都不会重复。

    听着听着我就非常的羡慕,人生得以一知己足矣,同样美好的爱情也值得与人分享。

    科特勒絮絮叨叨地诉说着,我没有打断他,虽然有些套路非常的老,但是此时此刻说起来却字字真切、沁人心扉。

    看着进入的洞口,科特勒眼中闪烁着泪光,我感觉自己的心脏放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了。

    我不会说什么劝解的话,吧嗒吧嗒地抽着烟,一股烧纸的味道传入了我的鼻孔中。

    我低头看了看烟头,发现已经燃烧到了尽头,人这一辈子就像是一支烟,出生便是点燃,死亡便是熄灭,重要看抽烟的那个人吸的快与慢。

    渐渐的,其他人有清醒的迹象,我收起了满怀的惆怅,连忙问道:“科特勒先生,你说要告诉我一件事情,到底是……”

    科特勒擦了擦湿润的眼睛,说:“你仔细看看这些浮雕,这里边蕴藏着一个关于玛雅人的故事,也许我们可以让我们更加了解这个古墓,减少不必要的危险。”

    我有些发愣,不管怎么说,他不应该在给我讲了这么久的故事,而告诉我这么一个摆在眼前的事情。

    不过,我想大概是因为科特勒还没有说完,而现在有人醒来,他才故意说了这么一个无关紧要的事情,毕竟他没有戏弄我的理由,发生了这种事情即便放在胖子身上,他也不会这样做的。

    胖子揉着眼睛问我:“小哥,你什么时候醒的?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看表说:“上午11点20,外面快中午了吧!”

    胖子“哦”了一声,嘟囔着说:“原来都快中午了,怪不得胖爷肚子饿的咕噜咕噜直叫,吃点喝点准备继续前进,盗墓贼就是这个命啊!”

    所有人开始坐了起来,一个个哈欠连天,看样子没有人睡得舒服,虽然仅仅是十几分钟的幻境,但是不知道他们经历了多少辛酸的故事。

    每个人都是自我的主角,只不过在别人的眼中只是配角罢了。

    说实话,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主角,虽然不否认我也有自己的生活,也有自己的经历。

    但是,我宁愿是个配角,那样我就不用活的这么累,就像电视剧里边的邪恶人物一样,活不了几集就消失了。

    很难想象,其中精神最差的居然是韩雨露,虽然她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正靠在满是雕刻的墙壁吃着压缩牛肉。

    但是,韩雨露的眼神失去了原有的神采,完全像是一个黑洞似的,看不出一丝对未来充满希望的光芒。

    我看过很多的小说和影视剧,见过各种辛酸的场面,尤其是对于冒险类型比较专注的我,此刻看到我们自己的状态,只会觉得太过惨不忍睹了,或许这就是盗墓贼的宿命。

    想到这里,再回忆之前的种种,我总结出了盗墓贼的几个特点:第一,多金;第二,冒险精神强;第三,手段专业。

    以上都是比较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三点,接下来就是透过事物的表面,去看盗墓贼的本质,也许这会是很多同行都不愿意听的,但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在我的内心当中,盗墓贼个个都是捞偏门,虽然个个表面无限风光,其实暗地里边所做的都是一些令人心惊的事情。

    贪婪是人的本性,而盗墓贼比一般人更加的贪婪,他们即便具有冒险精神,但是全都为了自身利益,手段即便再专业,也不过是见不得光的技术,只能在地下偷偷展现。

    所有人醒来都在补充体力的时候,科特勒咬着一块巧克力双眼呆滞地看着通道墙壁上的浮雕,放佛这里边真的有什么非常关键的信息一般,使得我也不由地打起手电看了起来。

    浮雕分为左右两个部分,但却是在讲述一件事情。

    每一边的墙壁上浮雕有6米长,从墓顶一直到达通道的地面,可以说这算是1幅一分为二的巨型浮雕,放在外界也不多见如此保存完好的石墙雕刻。

    我摸着雕刻的痕迹,发现那居然不像是用斧凿等“冷兵器”刻画而成,反而像是用激光扫出来的。

    因为浮雕的每个角度都特别的规整,没有手工的刻痕,我不知道玛雅人是否拥有使用激光切割的技术,但要是用某些东西代替而成,那真的可以说是鬼斧神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