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兔子吐丝
    我以为那老大爷又是想要钱,所以就再次掏出钱。

    不过,老大爷没有再收,他说这个鬼凶兔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大灾大凶,只是让人在感情方面不顺,他只能看,但是不能破,想要破还得留情高明。

    对于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我觉得在身边的人,没有比盲天女更懂的了,所以就打电话询问了她。

    盲天女告诉我,其实那老头说的有一点儿不对,就是鬼凶兔子并非是兔子死亡后的冤魂,而是一种自然形成的鬼魂,它生于就幽冥,游走于黑夜。

    后来因为各种琐事的缠绕,加上没出几个月又去倒斗,所以也就没有在这件事情下大功夫,反正这种东西迷住了才信,迷不住了那就不当一回事了。

    而且盲天女还说,其实算命她也多少也懂一些,命运是会随着周围环境的变化而变的,所以让我别太当回事,人世间的事,谁又能说出准呢!

    现在看着这只这么大个的三条腿的兔子,我心说:狗日的,难不成跟在我身上的就是这么个大家伙?这看起来可比胖子有肉多了,难怪胖子对它也很有兴趣呢!

    不过,当务之急是找胖子,我背起胖子的背包,把他的枪也挂在了自己的一侧,检查了弹药情况。

    我又往枪力添加几颗,同时也上了趟,万一在关键的时候,这可是能救命的家伙啊!

    我担心胖子可能是被科特勒他们,或者是之前那个神秘人掳走了,而且就关在剩余的铁门之内,所以又把那些铁门全都打开了。

    虽然并没有报太大的希望,但是这件事情一定要做一遍,我不想失去任何一个救胖子的机会。

    回忆之前,胖子救我的次数,要比我救他的次数要多。

    人是感情动物,而我又是那种傻不拉几特别重感情的人,所以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找到胖子,我不希望看到他的尸体,而希望看到一个骂骂咧咧的胖子。

    在我打开最后一个门的时候,忽然发现了无形墙壁有碎裂的痕迹。

    这和当时我们出来的那个人形窟窿一模一样,那是在里边的一处,必须要从铁门进去,然后贴着墙壁走过去,才能进入到里边。

    从门口看,里边空无一物,但是我知道这种牢笼是沙漏形的,里边还有一个。

    几乎就在我犹豫了一瞬间,想着要不要回去叫韩雨露一起来之后,还是走了进去。

    因为我相当理解人的生命有时候特别的脆弱,仅仅可能会是那么一瞬间,一条命就没有了,所以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贴着墙壁走了进去之后,我从那个窟窿又钻到了里边,但也不由地看了一眼铁门,生怕会忽然关上。

    而我又没有韩雨露的九龙宝剑,肯定是无法破开这个对于她只是举手之劳的铁门。

    这个洞和我们之前所困的确实没有区别,只不过地上多了一些白色的线。

    那线大概也就是有线鼠标的线那么粗,蹲下去摸了摸,还有些粘手,好像是从油了沾过一样,我心想这里难道不是困什么野兽的,而是一个放灯芯的储藏室吗?

    想着,我就通过了沙漏牢笼最细的地方,也就一个人能直接走过去那么宽。

    可在我刚一走过去,脚下就有一种粘稠的感觉,而我手里的手电又不怎么亮,照明的范围仅仅限于不到两米。

    照了照地下,发现居然全都是那种白线,而且粘稠的有些粘脚。

    顿时,我有一种走在了面团上面的感觉,不敢特别用力去踩,但不踩又会站立不稳,总之搞得自己浑身的不对劲。

    “是谁?”

    一声非常古怪的声音响起,吓得我直接跳了起来,接着就是脚下一滑,立马摔了一个大跟头,屁股都感觉要碎成八瓣了。

    “我操,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骂着就爬了起来,在爬的过程中手也扶在了地上的白线上,恶心的我差点就吐了,因为心里想着这些白线可能是用尸油泡过,自己真是倒霉到家了。

    “小,小哥,是你吗?”

    那个古怪的声音在我骂完之后,再次响了起来,甚至有些激动地叫道:“快,快来救救胖爷,胖爷快被勒死了!”

    我听到这种口气,直接就想到了胖子,但是声音完全和胖子对不上号,连忙就往前走了好几步,同时用手电去照。

    不过,我并没有看到胖子的身影,只是看到了更多的白线,多的令人看的时间久了眼睛都会抽筋。

    “你是谁?你在哪里?”我巍巍颤颤地问道,同时枪口也开始四处乱晃。

    忽然,我的余光扫到了那团白线动了一下,就听到那声音就从白线里边响起,说:“狗日的小哥,你他娘的小心点,这里有只怪物!”

    听到这个警告,我就更加警惕起来,同时也意识到胖子就在那些白线里边,也难怪他的声音和以往不同,看来是因为和这些白线纠缠到了一起,影响了他的发声。

    我问他:“死胖子,你怎么样了?”

    胖子说:“被那东西咬了一口,也亏得胖爷皮糙肉厚,要是换做其他人,估计早他娘的挂了,难道那家伙没有袭击你?”

    我又四周看了看,说:“小爷到这里就没有看到你说的什么怪物,估计是已经离开了,先不说这个了,小爷先把你救出来再说。”

    说着,我就放下了枪,把腰间的工兵铲取了下来,竖着用铲头的锋利,开始逐渐劈开那些白线。

    白线的坚韧程度远远超出我的所料,不过面对工兵铲还是差的很多,最多也就能和麻绳相比。

    在我一顿的汗流脊背的左右开劈,胖子还提醒我小心点,别把他脑袋给劈了,我骂了一声,继续劳作着。

    在我看到胖子的时候,那是五分钟之后,他被这些白线缠绕的和只被五花大绑的肥猪似的,连嘴巴上也有白线,浑身有着恶心的粘稠物。

    其实,现在的我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那真是恶心的无法形容了。

    胖子一看我,就开始傻笑着说:“小哥,胖爷就知道你们会来救我,所以才一直咬着牙坚持到了现在。咦,咱家姑奶奶呢?”

    我说:“韩雨露还在那半球建筑物旁边,我看你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去,所以就想到了你他娘的可能出事,看来还真的担心对我。”

    说着,我就看到胖子的脸色不对劲,居然泛着青,我一愣就停了下来,问他:“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胖子叹了口气说:“别提了,那怪物有毒,也幸好胖爷偷偷地留了点你的血,虽然已然干了,但多少还有顶点用的,要不然胖爷估计也等不到你过来。”

    我一看胖子不像是瞎说,立马咬破自己的手指头,塞进了胖子的嘴里,让他吸了几下,又连忙拉了出来。

    因为死胖子这家伙居然当成酸奶了,那么用力吸,差点把我给疼死。

    “狗日的,你他娘的真不把小爷的血当血啊!”

    我止了下血,开始把胖子从那些白线堆里边往出拖,胖子只是一个劲地傻笑,气的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不是看他不能动,我早就上去踹他两脚了。

    在把胖子脱出来之后,根本没有力气去想地上有多么的恶心,累的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胖子就躺在我的旁边。

    胖子问我:“小哥,你他娘的开玩笑呢?”

    我问他:“怎么了?”

    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你丫的真是个猪脑袋,就不能看看你自己头顶上有什么吗?真是气死胖爷了!”

    我被胖子这话说的微微一愣,但也意识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只三条腿的兔子。

    只不过,这只兔子没有之前看到的那只那么大,只是比普通的兔子大了一倍。

    最让我惊讶的是,这只浑身雪白的三条腿兔子,是从上面悬挂下来的,在它的后半部分,全都是那种白色的线牵引着它的身体,那双血红色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我和胖子。

    我连忙就是一个翻身躲开,但想不到地面上的白线粘稠度那么高,仅仅是我坐这么十几秒钟的时间,已经粘在了我的屁股上。

    而我这么一滚,直接就把自己裹进了白线当中。

    “哎呀,胖爷死的心都有了。”胖子无法动弹,在一旁只能看着干着急。

    我正想要反驳他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些线从上面落了下来,有种铺天盖地的感觉,一下子就把我死死地盖住了。

    接着,我还能看到,那只兔子把那些白线全部用两条后腿蹬了过来。

    在那些白线中,我极力地挣扎着,可是越挣扎束缚感越强烈。

    胖子在一旁就大声喊道:“傻啊你小哥,别他娘的再动了,再动只会更紧,这东西好渔网线一样,不挣扎倒是会松一点。”

    听到这话,我就放弃的无谓的挣扎,或许是心里感觉,也可能真的是这样,居然还真就没有那么紧了。

    但是,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还有一旁的胖子,再度被这种白线裹住,只剩下手电光,还能看到这只该死的兔子的行为。

    我发现,这只三条腿兔子的身体后半部和这种线特别的粘,但是前半部连同三条腿,却好像根本不受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