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翻脸
    我一听就有些火了,今天正好气也没处撒,立马拍着茶几站了起来,说道:“这种事情能比吗?如果现在还是封建王朝,我想乾隆的后代也一定会给他。”

    “而你们还自认自己是七星派,现在韩雨露来要回属于她的东西,你们凭什么不给?”

    对于我的无名火,倒也把张黑龙三个人吓的愣住了。

    张桐山就干咳了一声,对我说:“小哥,你不知道这其中的真相,还是消消气,等问问小祖宗再说。”

    张黑龙的脸色也变了,他站了起来,说:“张文,我敬你是七雄的当家人,看在老瞎子的面子上,所以才同意小祖宗和你见一面,别以为这里都是你七雄的,想要撒野你还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本。”

    我怒道:“放你娘的屁,小爷才不管这里是哪里,你们想欺负雨露就不行。”

    张桐岳活动了一下身体,说:“怎么得?真拿自己当人物了?不服就出去练练,一个后起的盗墓门派,也敢和我们七星派叫板。”

    “我们可不是那个汗卫军,惹怒了我们七星派,让你们七雄滚出北京都不是问题。”

    张桐山打圆场说:“行了桐岳,你少说一句,我看小哥今天是心情不好,大家都是成年人,别搞这些没有用的。”

    张桐岳瞥了张桐山一眼,说:“师兄啊,人家都骑在咱们脖子上拉屎撒尿了,你不出头也就算了,怎么胳膊肘还往外拐呢?”

    张桐山说:“你够了,不管怎么说,小哥还算是我张桐山的朋友,这个面子你都不给师兄吗?”

    张桐岳冷哼一声说:“那好,我给师兄你这个面子,但他也得要脸,要是再不要脸,那可别怪师弟给他松松骨了。”

    我一看张黑龙摆明就在一旁看戏,而韩雨露也一声不吭,这今天叫我来这里不是见什么人,而且找屈辱来了。

    也许是我如今的身份不同,加上过了几天有钱人的日子,脾气也自然大了不少。

    一想到,自己在斗里比起其他人虽然弱了一些,可是对付这小子应该没问题,就指着张桐岳说:“你他娘的给小爷出来,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也对不起我是七雄当家人这个名号。”

    “这是你自找到的。”

    张桐岳说着,就朝着外面走去,我也不甘落后的跟上,反正不是打他一顿,就是被他打一顿,反正今天做什么都不对,出门没看黄历,这是个充满了晦气的日子啊!

    事实上,我们两个并没有打起来,因为在我和张桐岳先后走到了小区花园里,韩雨露、张桐山和张黑龙三个人也跟了出来。

    接着,韩雨露只是说了一个“走”字,我们两个就开着车离开了这个别墅区。

    在开着车回潘家园的路上,虽说我已经冷静了下来,可还是对于这一切没有一点点的头绪,知道问韩雨露她又不肯说。

    我总不能威胁她,要是她不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那我就不借给她钱这样的话。

    一路上我抽着烟,听着不知道唱些什么的cd,脑子里边乱的和浆糊似的,主要还是因为我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一件什么东西。

    韩雨露要这件东西有什么用,为什么这件东西能值十亿,这些要是韩雨露不说,那我脑袋再大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刚进了铺子,胖子已经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嗑瓜子,看到韩雨露和我一起来的就愣了一下,然后这家伙就坏笑着对我挤眉弄眼,说:“小哥,大白天的你和姑奶奶这火气够旺的啊!”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你他娘的脑袋里边怎么一天都是这些龌龊的念头呢?有点小事情,说简单就是一桩买卖,说复杂也挺复杂的。”

    胖子收起了那副嘴脸,把手里剩余的瓜子丢进了盘子里,他一边拍着手上的黑,一边就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我确实想要找个人好好把这件事情说说。

    因为两个人郁闷总比我自己郁闷要好,就像很多伤心的事,你找个人说说就会缓解一下,高兴的事情多个人分享,那也就多一个人喜悦。

    听完我把韩雨露借钱,以及去见了七星派当家人的事情。

    胖子就用指头点着我说:“小哥啊小哥,不是胖爷说你,你当时为什么不跟那小子干,还要出去到什么花园,直接在家里就弄他就是了,你就缺少一个胖爷这样的保镖。”

    我没好气地说:“怎么说我也是一派当家人,要不是他们做的太过分了,我也不会情绪失控,而且我估计自己不是那个张桐岳的对手。”

    “虽然我想的能打他一顿,但现在仔细想想,张桐山的身手不差,他的师弟也差不到哪里去,至少肯定比我厉害。”

    “怂,你就是怂啊!”

    胖子有些气急败坏,有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他说:“胖爷怎么就认识你这么一个怂货,打不过总会挨打吧?怎么能让他们那样数落,再说不是还有咱家姑奶奶在现场嘛,他们还敢把你活活打死不成?”

    我说:“那倒不至于,其实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我听那个张桐岳的口气,好像他们七星派要比我们七雄强大的多,刚才平息了和汗卫军的事情,所以我也不想把事再搞大。”

    胖子冷笑道:“放屁,狗日的小哥,你就是他娘的没种,人家都骑在你和姑奶奶的头上拉屎撒尿了,你们两个连个屁都不敢放,就你心眼多,怕这个又怕那个,胖爷怎么没有听说他七星派有多么厉害呢?”

    我摆了摆手说:“正因为不知道对手有什么手段,所以我才没有那样做,不过听张黑龙的口气,他和我那师傅盲天官很熟悉,小爷问问我师傅再说吧!”

    胖子冷静了片刻,才点头说:“你担心的也不是没道理,确实和汗卫军发生的事情,让你们七雄的生意变得如此惨淡,没个三年两年很难恢复以前的景象。”

    “这事你应该和老瞎子子合计合计,然后咱们再决定怎么对付这个七星派。”

    我立马就给盲天官打了电话。

    听到我问起七星派事情,盲天官反问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也不隐瞒他,就把和胖子刚才说过的话,又和他原封不动地说了一遍。

    听完我说的,盲天官的语气有些异样,他说:“张文啊,这件事情你也别太上火,毕竟这件事情没有外人知道,并没有伤到咱们七雄的面子,所以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胖子一直在一旁听着,可听到了盲天官这话,一把就我把的手机抢了过去,说道:“官爷,话不能这样说,小哥被欺负成了这样,咱们就算不挑起两派之间的争斗,那也要把这口恶气给出了。”

    盲天官愣了一下,然后呵呵笑道:“原来是胖子啊,这事你就不要管了,我也不拿你当外人,这七星派历史要比咱七雄盗墓门派都要悠久,其传承下来的东西,很多蕴含着神秘性,这个可不能小觑啊!”

    胖子就乐了,他笑着说:“哈哈,官爷您这都是什么封建迷信思想啊?就算他们的老祖宗能给他传下一座金山银山来,咱也不用吃他那一套,这里可是皇城脚下,他们还能反了天不成?”

    盲天官也笑道:“金山银山倒是没有,我说的传承不仅仅指现实当中的事物,有一些比如说叫秘术,这东西用的好了能救人,就和手枪一样,它能救人也能杀人。”

    我又从胖子的手里抢过了手机,说:“师傅,您老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不会像胖子说的那么莽撞,大不了我过去给张黑龙赔个礼道个歉,这样总行了吧?”

    盲天官沉吟了片刻,说:“那倒也没这个必要,一会儿我给老张头打个电话,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代表的不仅仅是你自己,也代表着咱整个七雄,你那样的话,反而落入下乘了。”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会有这么麻烦,这也是因为自己亲眼见过秘术,现在也身怀着一种秘术的原因。

    这种神秘的术,每个门派的各不相同,其中农村里边其实也有一种秘术,只不过很多人认为那是迷信,其实只要是真正懂行的人,那确实会有一些作用。

    我所说的农村的这种秘术,其实说出来大部分人都听过,有的地方是扎小人,有的地方是用鞋拍小人。

    只要把对头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写在或者刻在小人上,然后用针扎用鞋打,那对于被下咒的人,多少是有影响的。

    说到这个,那又的提到南蛮的巫术和蛊术,这两种其实和上面提到的扎拍小人是归于通途,目的就是在远方操控某种东西,达到让对头生病,而且这病还无法医治,更有甚者会直接要了命。

    这让我不由地想起一件陈年往事,这事情和我家里的上辈人有关系,当时我太爷爷还活着,在我老家那边,我舅舅曾经就被人扎过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