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摆摊老头
    当时也是因为舅舅年轻,和同村的一个年龄相仿的人都喜欢上了同村的一个女孩儿。

    虽然这个女孩儿最后谁都没有嫁,而且远嫁他乡,那一架也算是村子里当时的一件闹得沸沸扬扬的大事。

    在我舅舅和那个同龄人打了一架之后,这家就比较信这些东西,然后当天晚上就从邻村请了一个先生。

    其实帮人做这种事情也有损阴德,可是就以现在的社会而言,没有多少人会相信这种封建迷信的东西,所以即便知道也无法定什么罪。

    我姥爷是亲眼看着那个先生走进了对方的家里。

    因为这个先生的坏名气不小,在十里八村的人也都认识他,再加上家里的孩子刚和人家的孩子打了架,所以我姥爷不由地联想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

    农村人不像现在都市里边,谁也不认识谁,一般都是一家有什么事情,几乎全村的人都过去帮忙。

    在村里每个人的生辰八字只要特意留心注意,那等同于就是公开的,我姥爷连夜就带着我舅舅去找了我太爷爷。

    当时,我太爷爷已经是风烛残年,早已经不再拿着罗盘替人看风水选墓地,说白了那也是他最后的两年了,基本就瘫在床上等死了。

    太爷爷先给我舅舅卜卦,算出我舅舅命里该有这么一劫,只不过现在下咒的人还没有施咒,所以就根本谈不上解咒了,便留我舅舅在家里住了一晚。

    后半夜,窗**风阵阵,我舅舅一直没有感受,但大夏天屋子里边太热,窗子自然是打开的。

    忽然,一阵阴风把我舅舅吹的打了个激灵,更加一点儿睡意都没有了,浑身说不出的透心凉,一个劲地哆嗦不止。

    这时候,太爷爷让太奶奶把我舅舅带到他屋子里去,再次一算看出劫难已至,便开始用秸秆扎小人,并且还给这小人做了弓箭。

    等到烧了黄纸祭天之后,就把三个小人,往我舅舅的头顶和双肩捆绑好,便让他离开回自己的家去。

    临走的时候,太爷爷告诉我舅舅,不管一会儿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回头看,即便有人叫他也不能回头,我舅舅自然答应了。

    毕竟农村的孩子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而且还多少信一些这个。

    第二天,太爷爷让我老爸去一个地方刨东西,那地方就在我姥爷家附近,没有走出100步,正是一个扎满了针的小人,上面写着我舅舅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后来,在我太爷爷下世的时候,有人说他的棺材下烧的灰烬,有着古代那种木头车轮印的,那就表明他是被鬼差用马车带走的,下了地府也就是个“公务员”了。

    当时农里人都说那是因为他一辈子做了不少好事的善果。

    我回忆着爷爷跟我说的这件事情,心想:难不成七星派也会有这样的手段?我听说那个替人扎小人的风水先生好像死的挺惨,毕竟他做的那是有损阴德的事情,张桐山他们真的也会这样做吗?

    胖子见我的神色不对劲,虽然盲天官没有说明事情的严重性,他可能也想到了这一层,一谈到秘术,那都是带着神秘色彩的,

    胖子虽然不知道这秘术具体是怎么回事,但他也见识过这种本不应该存在的功法有多么厉害。

    “小哥,听你说的七星派那些人来这欺师灭祖的事情都能干的出,胖爷想他们保不准也会对你动手,这有的人心怀宽广,可以容纳百川,可有的人却心胸狭窄,一点儿都会耿耿于怀,你不得不防啊!”胖子提醒我道。

    我点头说:“我也知道,可是我们身边可能并没有会这种术的人,反之也就是我多少精通一些,但是比起你们也是墙里强到墙外,那点鸡毛蒜皮的根本没什么用啊!”

    胖子说:“这还不简单,潘家园附近有着很多的能人异士,咱们哥俩出去转悠一圈,找个厉害的人来,虽然这可能是咱们多心,但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这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我白了他一眼,说:“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不过你说的也没错,小爷没有害人的心,但是也要有防恶虎的意,那就走吧!”

    让韩雨露在铺子里边坐着,我和胖子就出了铺子,到街上的古玩摊附近转悠。

    这古玩之地当中夹杂着很多风水面相方面的高手,别看一个个年过花甲,那精神头可比同龄人要强太多了。

    而且,在这里摆摊算卦的人,那个个都是懂很多的主,其中不乏有卧虎藏龙之辈,我和胖子先后问了几个,也不说别的,直接问他们知不知道星宿这门玄学。

    虽然有一两个也吹嘘自己什么都懂,可是实际就是瞎扯,毕竟不专业就是不专业,他们根本说不到点子上去。

    在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年过七旬的大爷,我和他不但有过数面之缘,而且还曾经让他替我看到一次命运,而且他一看到我就乐呵呵起来,眼里边都开始冒金光了。

    “这不是张老板吗?怎么有事啊?”老头儿寒暄着就进入了正题当中。

    我和胖子坐在他递出来的马扎上,胖子就笑道:“老先生,认识我们家小哥?”

    老头儿说:“我不但认识张老板,也认识你胖老板,谁不知道在公主坟有个胖子,这几年那可混的相当不错,咱混这一行当的老北京人,哪里能不知道你们两位呢!”

    胖子笑道:“你少扯犊子,怎么不说这都是你算出来的呢?”

    老头儿摸着胡子笑道:“您还别说,老朽还真就算出来了,你也不要不相信,是不是和七星派有关系啊?”

    我和胖子一愣,然后面面相觑,我从胖子的眼神里边看出,这家伙肯定怀疑这个老头儿是听到我们和那些算卦的谈话,所以他就笑而不语,等着老头而继续往下说。

    老头儿看着我问:“张老板,老夫在今天出门的时候给自己算了一卦……”

    “等,等等!”

    胖子摆着手说:“你他娘的怎么也给自己算卦,不是说这行当里边讲究自己不给自己算卦,就像是医生不能给自己看病,理发师不能给自己剪头发吗?”

    老头儿呵呵笑道:“我这一脉和其他的同行不同,就像你胖老板比喻的那样,医生虽然不能给自己看病,但也不是全都不能,这理发师更是会给自己剪头发,不远处的老王理发馆,那老王经常都给自己剪头发呢!”

    我说:“大爷,您也别和这死胖子扯,我真的非常信您的,就是不知道您是哪一派的?”

    老头儿非常严肃说道:“也不瞒两位,老朽的祖上和鬼谷子有些渊源,可以说我们这一脉就是鬼谷子的分支,只不过这年头又有多少人信这个?所以只得算卦了。”

    胖子说:“胖爷也听说过鬼谷子的名号,只是不知道您这一脉叫什么?总得有个响亮的称谓不是?”

    老头儿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说:“老朽是乾元派第六十五代传人,也可以说是这一派的当家人,因为这一派只剩下老夫一人了。”

    胖子“噗嗤”笑了出来,说:“没听过,还他娘的是个光杆司令啊,真是失敬了您呢!”

    我也跟着站了起来说:“那请您跟我到铺子里边走一趟吧!”说着,我恭恭敬敬地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老头儿也不托大,简单地收拾了一下他的摊子,我们三个人又回到了我的铺子中。

    在刚一进到铺子,老头嘀咕地说道:“好重的煞气。”

    胖子笑盈盈地说:“钱元宝当家人,您别给爷们来这一套,我们家小哥多少也是懂点风水的,你不要用这种办法,事情办好了钱绝对给你一个满意,ok?”

    老头儿苦笑不语,我们先后恭请着对方,然后就坐在了沙发上,他一眼就盯上了一直没有什么动静的韩雨露,就问我:“张老板,这位姑娘是?”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胖子就说:“这是我们家姑奶奶。”

    老头儿闹着没有几根毛的秃头,轻声说:“他娘的,也没听说盲天官娶了这么一个年轻的漂亮姑娘,这老家伙真的越老越会开心了。”

    我和胖子哈哈大笑,因为在古代“姑奶奶”一般指的就是老爷的妻妾,而且就连我都不怎么清楚胖子为什么这样称呼韩雨露,可能是因为韩雨露的来历,所以才会这样叫。

    韩雨露瞪了老头儿一眼,这一下可把老头儿吓坏了,他直接一屁股就从沙发上滑到了地上,一脸惊骇地看着韩雨露,嘴巴就不由地颤抖起来,就差跪在那里了。

    我连忙把他扶了起来,说:“大爷,您没事吧?”

    老头儿看到韩雨露不再看他,才慢慢地爬了起来,一边说着自己没事,一边用袖头擦脑门的汗,他说:“这位姑娘不像是凡人啊!”

    胖子就打哈哈地说道:“那是,我们家姑奶奶那是九天玄女下凡,算你这钱元宝当家人有眼光。”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您老别听胖子瞎说,这是韩雨露,我们的朋友。对了,还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