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玄学两派
    老头儿坐稳之后,还时不时瞟韩雨露一眼,但却不敢再接韩雨露的眼神,低声说:“老朽不才,名为周笔仙,字簋之。”

    胖子又忍不住调侃道:“您还有字啊?这东西在改革放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说过了。”

    周笔仙说:“胖老板不要拿小老二取笑了,这风水轮流转,世间的变化有万千,但是规矩却一直不变,至少在老朽的身上没有变过,那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胖子显然到现在还是不怎么相信周笔仙,他抱了抱拳说:“您老就别白话了,直接进正题吧!”

    周笔仙说:“那能不能把大体的事情跟老朽说说,这样也省的老朽去算,节省时间才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哎哎哎,周当家人说的哪里话,您不算出来,我们怎么知道您到底有几把刷子,毕竟也不在这一会儿时间上,您说呢?”胖子就笑嘻嘻地反问道。

    周笔仙苦笑摇头,然后开始胡乱掐着手指。

    这确实非常耽误功夫,三杯茶都让他喝了,居然一个字都没有再跟我们说,只是自己一个劲嘟嘟囔囔地说个不停,也不知道他说的都是一些什么。

    胖子忍不住说:“周当家的,要是不行咱就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别在这里耽误大家的时间,您不行,我们就再找别人。”

    终于,周笔仙开始微微地点头,我以为他真的要说自己不行,可是没想到他说:“张老板,这件事情虽然不是冲着你,但因为你的参与,现在也就变成了冲着,对方已经开始等时间了,这一劫没有老夫的话,我看你是凶多吉少啊!”

    我立马从兜里掏出了钱,说:“您老也不要吓唬我,直接说该怎么办吧!”

    周笔仙说:“现在的时间还不对,对方没有下咒,我没有办法解咒,但是小人之心已经有了,幸好对方的道术还不精,我完全有办法破解掉。”

    一听这话,我又想起了关于我舅舅那次的事情,看样子这还应了那句老话,叫做“外甥像舅舅”,想不到我和舅舅还有这么一个像法。

    只不过我的对头,那可是传承了好几千年的七星派,也不知道周笔仙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可别到时候拍拍屁股走人,把我晾了。

    胖子就说:“您如果是高人的话,能不能直接给小哥设个保护罩什么,不让对方伤害他不就完了嘛!”

    周笔仙摸着胡子摇头,说:“此言差矣,你让医生给一个没生病的人开药,他都不知道你是什么样的病,怎么给你开药啊?”

    我白了胖子一眼,说:“那您说说,什么时候开给我开药呢?”

    周笔仙掐了掐手指,说:“今夜午时正值圆月中天,北斗星移位,阴风最浓,也是下咒的最好时机,到时候一切自然见分晓,现在我说什么你们都不相信。”

    胖子点头说:“这可是你说的,确实我们就不相信,要不是咱们爷们见过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您老今天也不可能坐在这里。”

    周笔仙摸着胡子笑而不语,朝着外面西下的日头注视着,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

    晚饭前,因为我被这种事情闹得没什么心情,但是又不能不给胖子韩雨露以及这个算命师周笔仙吃饭,也就在附近的小饭店炒了几个菜,点了一瓶二锅头。

    周笔仙只用一两的杯子喝了一杯,其余的全都我和胖子喝了。

    胖子喝完有些不尽兴,嚷嚷着还要再喝,而我是心里有事,饭菜没有怎么吃,所以又和胖子点了一瓶半斤的。

    这喝完正好晕晕乎乎的,也不至于醉,毕竟晚上还有事。

    回到了铺子里,胖子就开始履行自己当初在斗里的诺言,开始教给韩雨露玩斗地主。

    韩雨露依旧是那幅冰山美女的样子,只是看着扑克牌发呆,并没有想要学的意思。

    我把手里的茶杯放下,对胖子说:“死胖子,韩雨露不愿意学这些东西,你他娘的就别强人所难了,她有自己的事情要想,根本不想跟你学斗地主,你还是喝点茶醒酒吧!”

    胖子瞥了我一眼,说:“小哥,这你他娘的就不懂了,咱家姑奶奶那是七窍玲珑心,想着事情还能学斗地主,这点你不服不行啊!”

    我一把将他的牌抢了过来,说:“消停点,一会儿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你就不能替小爷着想着想?”

    胖子又抢了回去说:“胖爷替你操的心还少吗?可是这次我真的是一点儿忙都帮不上,所以只能打发时间了。”

    铛!铛!

    外面的卷闸被人敲的作响,我问了一句是谁,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微微一回忆这个声音曾经听到过的地方,立马想到是盲天女。

    用遥控打开了电动卷闸,这才发现不止盲天女一个人,还有阿红,我们先后打了招呼,胖子也立马放弃了教韩雨露的劲头,直接就嚷嚷着要开始玩。

    我是不想玩的,但是架不住胖子的磨叽,而且连周笔仙都说:“张老板,你这么紧绷着也不是个事,玩玩放松一下,不管是真病还是假病,那很多东西都会和每个人的心情有关,你心情好了,对于你这次的劫难来说,那必然是一件好事。”

    胖子立马趁热打铁地附和道:“对对对,这人呢就是这样,你命火旺了,什么邪病都不敢靠近你,这都和你的心情有关,天还早着呢快玩一会儿。”

    我想想好像也是这个理,于是就我、胖子和阿红玩起了斗地主,盲天女在一旁观战。

    盲天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告诉她有人可能要下咒害我,其他的废话也就没多说,毕竟那也没有什么用。

    听完我说的,盲天女就看了看周笔仙,然后就问我:“小哥,你这铺子里边有黄纸、朱砂和毛笔吗?”

    我看着手里还不错的牌,说:“只有毛笔,其他两样没有,毕竟我这里是古董铺子,又不是寿衣店。”

    胖子说:“天女姐你要干什么?人家都请了先生,你个盗墓贼凑什么热闹。”

    盲天女从胖子的脖根扭了一把,疼的胖子连连求饶,她说:“盗墓贼怎么了?你不是还是我不是?我只想尽力帮助小哥,不像你就知道拉着他玩牌。”

    胖子说:“哎哎,这话胖爷可就不爱听了,你想帮小哥,胖爷也是想帮小哥,只不过你用你的办法,胖爷有胖爷的妙招,不懂就往一边靠靠啊,玩你的鬼画符去吧!”说完,他连忙抱住脑袋,生怕盲天女再对他下“毒手”。

    我招呼来一个在楼上休息的伙计,让他去买黄纸和朱砂去。

    有道是:一个和尚有水喝,两个和尚抢水喝。

    看到盲天女的举动,周笔仙就朝着她抱了抱拳,略带苦笑着说:“这位姑娘是哪派的高人呢?”

    “不瞒您说,大多数人叫崂山派,而您这样说,想必您也是同道中人吧?”盲天女微笑着问道。

    周笔仙说:“老朽并非是同道中人,但是说起来和你们崂山派还有些渊源呢!”

    盲天女诧异地看向他,说:“哦?不知道您老是何门何派的?”

    “对q!”胖子出完牌,就说:“胖爷知道,好像是叫钱派的。”

    盲天女“噗嗤”笑出了声,想了想说:“如果照老先生这么说,那我倒是想起我师傅曾经说过一个以‘乾’字开头的门派,叫做乾元派,您是这个门派的吗?”

    周笔仙立马点头说:“想不到令师还记得乾元派,真让老朽很感动啊!”

    胖子就挠着头问:“天女姐,你怎么就能叫出这个门派的名字?他和你们崂山派到底有什么渊源啊?”

    盲天女说:“乾元派,取于‘乾坤归元’这四个字,这个门派起源于唐朝,在西周时期他们的祖上也是崂山派,只不过因为一场门派内的争斗。”

    “而且在唐朝时期的崂山派人才凋零,所以就支离破碎了,到现在更加无法恢复往日的辉煌了。”

    周笔仙问盲天女:“不知道令师是崂山派第几代传人?”

    盲天女说:“是第六十五代当家人。”

    胖子问:“这话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

    周笔仙摸着胡子哈哈大笑道:“因为老朽也是第六十五代,如此说来这位姑娘至少也要叫我一声师叔或者师伯吧!”

    盲天女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他的话,毕竟一个落魄到摆摊算命的当家人人,那身份和地位自然要下降很多。

    人,就是这么的势利,如果周笔仙现在的门派有数百弟子,再有一片区域是属于他的,那么肯定会不一样了。

    看着盲天女不说话,搞得我也挺尴尬,幸好这时候伙计回来了,他把黄纸和朱砂交给了盲天女,又找出一支清代的毛笔来。

    伙计给盲天女研磨,然后念念叨叨地说着听不懂的话开始画符。

    画符是一项非常细致的活,其实这种手艺最早起源于巫祝。

    这个“巫祝”在古代称事鬼神者为巫,祭主赞词者为祝,说白了就是画符其实源于巫术,只不过道家在东汉时期开始沿用,并且一边画一边还要念咒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