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人心可狰
    知道了那块太岁在盲天官的手中,我就意识到是真的上当了,如果换一种想法去看待这个问题。

    那么七星派既然有如此能力,那么他们预测未来应该不雅于玛雅人,再加上玛雅人曾经是古国的“亲戚”,那么这一切都说得通了。

    我把整件事情想了一遍,大概就是张黑龙在几年前已经算出我命中有这一劫,或许这样有点牵强,那么他可以为自己算。

    这就像是《封神演义》当中姬昌算出自己要吃伯邑考的肉一个道理,那么他就往潘家园安排了周笔仙这么一个人。

    我再回想第一次找周笔仙算卦的时候,那是因为我路过他身边,然后听到他说了几句非常和我的经历相似的话,所以我才会找他去算卦。

    那样如果周笔仙真是七星派的人,根本就不用再算什么,只要和张黑龙互通一个电话,那么一切都知道了。

    想到这里,我就连忙开始盲天官情景再现刚才的经过,其他人原本不动。

    胖子来扮演周笔仙,而霍子枫代替胖子,就这样把所有的事情,完完全全地展现在盲天官的眼前。

    看完之后,盲天官脸色僵硬,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顿了顿他说:“张文啊,我没有见过只点三盏命灯的。”

    “按照常理来说,一般三魂七魄那就都是三盏命灯,七盏小莲花灯,现在你的七魄已经不在了。”

    “啊?”

    胖子比我还要惊讶,他说:“这怎么可能,不就是点几盏灯嘛,再说了我们也看到了外面天有异样啊!”

    盲天官说:“这种仪式,怎么能打开窗户呢,聚魂是要在完全封闭的场所。”

    “这魂本就无形,这样被阴风一吹,魂自然会跟着而去,就像你们刚才说的那样,张文浑身冰凉,而且还动都不能动,这明显就是在剥离他的七魄啊!”

    我就连忙问:“如果人没有了七魄会怎么样?我现在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异常啊?”

    盲天官说:“三魂又被称之为命魂,这些都是风水常识你应该也都知道,魂经常会和鬼魂联系到一起,魄则是游离于身体之内,它们和你的五脏六腑一样重要。”

    顿了顿,他说:“我来打个比喻,这人好比是一座房子,只有里边装修好了,有了家具电器,人走进去才算是一个家,如果没有人进去住,那只能叫空壳。”

    一听这话,我浑身就忍不住地打起了哆嗦,因为这个比喻太过贴切了。

    这也就是说,现在我只有三魂,那仅仅是一个空壳,被带走的七魄则就是人,那我就不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人了。

    胖子问盲天官说:“官爷,小哥这没了七魄会怎么样?”

    盲天官说:“这就很难说了,因为可能性太多了,比如说走夜路容易鬼上身,因为没有魄的身体,那就是无人住的躯壳,那样会出大事的。”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现在的心情,总之就是非常的混乱,感觉心神甚至都无法安定,而且被骗的羞辱感也特别的强烈。

    这世间之中,没有人会愿意让别人骗,这种感觉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

    盲天女说:“如果小哥再下斗,那么事情就会更加麻烦吧?”

    阿红说:“那是肯定的,斗里边我们都戴着辟邪的东西,有时候还会发生不同寻常的事情,就小哥现在这样,估计刚一走到墓的入口,立马就会有一群孤魂野鬼来抢夺他的身体。”

    霍子枫说:“那就别下斗了,也不要走夜路,这样不就行了。”

    这时候,韩雨露忽然开口说:“他可以不再从事这个行业,但不可能不走夜路,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的原因,他也不会惹上这样的事情。”

    胖子就说:“姑奶奶,您可千万别这么说,这要是换成胖爷一样也会这么做,毕竟朋友需要帮忙,不帮忙那还叫朋友嘛吗?”

    “再说了,这一切都是那狗娘养的七星派做的好事,和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顿了顿,胖子气呼呼地说道:“以后别让胖爷再碰到张桐山那孙子,要不然胖爷非弄死他不可。”

    我说:“你个死胖子不知道情况就不要乱讲,张桐山应该和这件事情没关系,他之前和阻止他师弟为难我,不能一棒子把所有人打死。”

    胖子冷哼道:“万一人家是在给你演戏呢,你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没有防人之心,做什么都把别人往好处想,这世间最可怕的不是鬼神,而是人心啊!”

    我不跟他继续争论这件事情,就问盲天官:“官爷,您说弟子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就像韩雨露说的,我一辈子不可能不走夜路,而且现在我还是七雄的当家人,不下斗那还怎么做这个当家人啊!”

    霍子枫笑道:“当家人的位置我可以帮你坐,只是这不走夜路,你小子以后可就成了昼出夜伏了,这听起来还真的有些可笑呢!”

    我无奈地说道:“师兄你就别嘲笑我的,我已经很难过了。”

    盲天官想了一会儿说:“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为师是无能无力了,这事你还要问问雨露,她应该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我们的目光都转向了韩雨露,同时心里也非常好奇,为什么说韩雨露就能解决这个事情?

    这肯定和韩雨露是七星派的师祖没有太大的关系,要不然她早应该发现周笔仙的猫腻,也不会让我陷入这种境地。

    对于盲天官的话,韩雨露也表示出了一丝的诧异,好像她根本没想到连盲天官没有办法,居然让我去问她,犹豫了片刻,她说:“我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知道。”

    盲天官呵呵一笑,对我和韩雨露说:“你们两个跟我来一下,这种事情还是只有你们自己知道的好。”

    胖子听了这话就不满意了,说:“官爷,在场的又不是外人,还有什么就直接说,再值得笑的事情,我们都忍住还不行!”

    盲天官笑而不语,这让我也感觉可能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这种事情我当然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带着盲天官和韩雨露就上了二楼。

    在我平常睡觉的房间,里边因为没有了床,显得格外的空旷,我搬了三把椅子,三个人一落座,我就着急地问道:“师傅,到底是什么?”

    盲天官的脸色瞬间就变得凝重起来,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韩雨露,说:“张文啊,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你们所有人,只有我和韩雨露两个人知道,现在你出了这档子事,那也只能多一个人知道了。”

    听了这话,我就纳闷了,想不到还有别的事情隐瞒着我,我是最怕别人给我来这么一出,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傻子似的,所以脸色也就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我说:“官爷,有话您就快说,我心里现在跟猫抓的一样。”

    盲天官叹了口气说:“韩雨露姑娘,这件事情你说,还是我说?”

    韩雨露淡淡地说道:“你说吧!”

    盲天官微微点头,说:“其实人没有了七魄,正像我之前说的那样,麻烦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有一点我没有说,那就是会导致间隙性的失忆症,就像韩雨露那样。”

    我一愣,立马就明白他想说什么,就说道:“官爷,您的意思是说,韩雨露也没有七魄是吗?”

    盲天官继续点头说:“没错,为师把她送到医院里边做了全身检查,尤其是脑部格外的细致,但是却一点儿毛病都查不出。”

    “后来,我找了周易派的一位老朋友,他告诉我韩雨露没有了七魄,玄学上叫落魂症,所以才会变成如此模样。”

    我怔了怔说:“照您的意思是说,如果我的七魄找不回来,那么就会和韩雨露一样,得上她那种间隙性的适应症对吧?”

    盲天官说:“就是这样,只不过我还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不让其他灵魂占据她的事情,所以才让你像她请教。”

    “我会尽量帮你找回来,但是这段时间就比较麻烦,所以你要跟韩雨露学一下她是如何办到的。”说完,盲天官就看向了韩雨露。

    迟疑了而片刻,韩雨露才张口说道:“其实,这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不容易,它涉及到了我们七星派的一个秘术,你真的要学吗?”

    我即便是毫不犹豫地说:“那肯定要学,我不想天一黑自己就窝在家里哪里也不能去,那非得把我逼疯不可。”

    “再说了,我现在怎么说都是七雄的当家人,遇到那种肥斗棘手的斗,我肯定还得亲自下去。”

    盲天官苦笑道:“张文啊张文,什么叫你现在是七雄当家人?这一生,只要不发生大的变故,那么这个当家人你就当下去了。”

    我说:“官爷,既然您今天把话说到这份儿,那我也就跟您交个底,这个当家人您在我做,您不在我立马交给我师兄或者红龙。”

    本以为他会数落我,没想到盲天官说:“我现在活着,也只是在一旁指导你一些事情,让你少走弯路。至于说我死了,那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两眼一闭什么都管不着了,也管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