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针锋相对
    红龙白了他一眼,随后笑道:“敢情你上次来是调戏嫦娥妹妹的吧?怪不得看你这体型这么眼熟。”

    胖子不情愿地说道:“虽然你说的是天蓬元帅,但是胖子总是想到猪八戒,能不能以后不提这一茬啊?胖爷听着心烦!”

    我和红龙立马笑了起来,看来这死胖子还没有到没皮没脸的地步,毕竟他还懂得我们是在数落他,

    不过,以往这家伙的脸皮比城墙都厚,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变得要脸起来了,难道就是因为见张黑龙他们不成?

    车子进了院子,里边那真是大的离谱,虽说并没有岳家庄园那么大,但也小不到哪里去。

    在一个穿着怪模怪样服务生的接待下,我们把车停好之后,再有这个服务生带着朝着宴会厅走去。

    胖子努了努嘴,说:“看,打扮的像不像太监?”

    服务生一听脸色就变得难堪起来,不过在这里边上班的服务员都很有素养,加上来这里吃饭的非富即贵,他们也不敢得罪。

    所以,服务生还是解释道:“先生,这是天官服,就是模仿天宫里边那样的。”

    我说:“你别理他,这家伙嘴损,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可不要见怪啊!”

    服务生立马换了副嘴脸,说:“那怎么可能呢,三位先生驾临东皇阁,整个东皇阁都蓬荜生辉了。”

    胖子也就是随便说那么一嘴,其实他这人就是无心之过,当然也是因为他的性格所致,根本不管别人受不受得了,不过他还是很识相地给服务生掏了一百块钱的小费,说:“兄弟买包烟抽,胖爷就是这样的人。”

    红龙把头往额头一放,朝着西边看了看,我问他看什么呢,他就笑着说:“我看看今天太阳是从那边出来的,想不到这死胖子也会对人这么客气。”

    胖子挠着头说:“他娘的,胖爷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张黑龙这家伙身上带着妖气,还没有进去就感觉妖气冲天了,今天还是少得罪点人好。”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其实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没底的,事情不发生在谁的身上,谁都无法有我那么深刻的感觉。

    在家修炼生魂术的那几天,可真就差点把我给憋死了,没有心理压力是不可能的。

    随着我们接近了正厅,除了发现这里的房子大了很多,其他的根本没有发现,但看胖子一脸激动的表情,说明里边可能别有洞天。

    在正厅门口站着两个“仙女”,见到我们三个人立马弯腰鞠躬,恭敬地叫道:“欢迎三位大神降临东皇阁。”

    胖子朝着我挤眉弄眼,对我说:“看看,这就是服务,五星级酒店也就是这标准了吧!”

    我没有理胖子,心早就飞到饭桌上了,更确切地说是自己的七魄,要不是张黑龙手中有我这么重要的东西,我肯定来都不会来,既然他想要和我们七雄作对,那就让他知道作对的后果是什么。

    刚一进入正厅,那是一个前台,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木质的香气。

    这并不是真正木料散发出来的,而是点了一种檀木香,四周有着干冰不断地喷洒,还真的有一种如临仙境的感觉。

    在前台站着一个美丽的“仙女”,看着我们恭敬地问道:“三位大神,是来品尝美味,还是有哪位仙家邀请?”

    胖子好像很熟悉地说道:“妹子,是张黑龙请我们来的,他在什么地方?”

    “三位大神稍等,我查一下!”

    美女在电脑上敲了几下之后,说:“在三楼壹号房,马上会有仙官带你们过去。”

    还真的就是马上,不等胖子和人家姑娘扯上两句,就有一个穿着白色仙管服的年轻人,把我们带上了电梯,然后直接上到了三楼。

    胖子问我:“小哥,根据胖爷所知,这干冰是冷的,为什么这里的热乎乎呢?”

    红龙无奈地说道:“死胖子,你他娘的连个中央空调都没听过?”

    胖子往上看了看,笑道:“呵呵,这点胖爷还真就没注意,以为他们用的暖气呢,这次跟老龙你来,胖爷算是长知识了。”

    那年轻人笑了笑,说:“三位这边请。”

    说着,其实已经到了门口,他敲了敲门,得到了里边的许可,便推开了门,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我们三个人鱼贯而入。

    进入里边,第一个入眼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套桌椅,大型的木头桌子和椅子居然都是黄花梨的。

    这套桌椅的价格,差不多是一个普通金领一年的收入,真可谓是奢侈之极。

    宽大的房间里边满是各种上档次的摆设,就连房梁都好像是用金片包出来的,整个就是一个金碧辉煌,但又不失尊贵和品质,显然每一处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

    这也难怪这里边的消费之高,估计敞开了吃喝一顿饭不会下6位数。

    见我们三个人进来,张黑龙、张桐山和张桐岳三个人就站了起来。

    张黑龙说:“七雄当家人的时间观念真强,一点不多一点儿也不少啊!”

    看着那个年轻人退出了把门关上,我说:“让七星当家人久等了,这路上堵车,要不然可能会早到几分钟的。”

    张黑龙呵呵一笑,说:“请坐。”

    我说:“大家都坐。”

    六个人先后坐下,胖子就说:“你们七星派还真舍得,居然在这里请吃饭,这可是狠狠放了一次血啊!”

    张桐岳说:“款待七雄各位,自然不敢顺便找个小饭店,那样岂不是辱没了各位的名声嘛!”

    红龙冷笑道:“别扯那些没用的了,直接进入正题吧,说说你们请我们吃饭是为什么,不会是个鸿门宴吧?”

    张黑龙笑道:“这怎么可能,其实不瞒三位,这里就是我们七星派的产业,也算是在自家请吃饭,大家就随便点,不要一进来就搞得那么紧张吧!”

    胖子就说:“老龙说的没错,别搞那些虚头巴脑的,还是直接进入正题的好。”

    我干咳了一声,说:“咱们是晚辈,一切还是听七星当家人的吧!”

    张桐山这时候才说:“既然来了,那就是吃一顿饭,把之前的不愉快都在饭桌上解决了,我们七星派没想过和七雄为敌,这一切说起来都是因为一场误会,其实也就是几句话的事情。”

    我怕胖子和红龙才多嘴,毕竟现在自己的七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且胖子还能和张黑龙碰酒杯,不能就这样不欢而散,那我们今天不就白来了。

    所以,我说:“先把我的七魄还给我,然后再谈起来的事情,否则一切都没得谈。”

    张黑龙笑道:“不要这么着急,你的东西早晚都是你的,我们要你的七魄也没用。”

    顿了顿,他说:“既然提到了七魄,那我是不是可以提个条件呢?”

    我点头说:“什么条件?您说!”

    在我如此直接,张黑龙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他说这个稍后再说,然后询问了服务员饭菜是否做好的情况。

    我和胖子、红龙相互交换了眼神之后,他们两个才不继续冷讽热嘲,当然之前那些话也是情有可原。

    七星派扬言要对付我们七雄,而且还对我几乎等同于下了死手,换做谁也不能跟他们心平气和,只不过每个人的性格不同,导致在对待一件事情的做法也会不同。

    就我个人而言,自己也是非常痛恨张黑龙的,毕竟那只是几句闲话,还是和张桐岳吵了几嘴,也没有让他掉块肉。

    张黑龙以一个长辈,而且还和盲天官有些交情来说,也不该如此护短,所以我们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至少让他们长长记性。

    张桐山并不知道我们还留了后手,他在故意亲自出去叫服务员上菜,走到我身边的时候碰了我一下,说了一句“不好意思”但是给了我一个千万要小心的眼神。

    不一会儿酒菜上齐全,张黑龙以主人家的姿态举起了酒杯,对我说:“张文,我勉强还能算你的长辈,所以就直呼你的名字了。”

    我应付地道:“没关系,人家不常说名字就是一个代号,只是用来分辨谁是谁的,我对称呼并不十分看重。”

    “那好,我就托大叫你张文了。”

    张黑龙说:“这杯酒是我们七星派给你们七雄赔不是的,也是化解咱们两家之间的矛盾,我先干为敬。”

    话音刚落,张黑龙好像生怕我会不接受一样,硬着脖子就把二两的杯中酒灌下了肚子,喝完他眼圈微红,还把酒杯口朝下示意他喝光了,该我给个答复了。

    我这个人心肠从来没硬过,但是喝酒也不服软过,立马二话不说也一口闷掉。

    虽说是三十八度的好酒,但是再好的酒也是酒,喝白酒没有这么喝的,所以肠道和胃部也是火辣辣一片,只不过比起张黑龙,我还是强了很多的。

    张黑龙说:“痛快,我就是喜欢和这种痛快的朋友喝酒。”

    说着,他瞥了张桐岳一眼,冷哼一声说:“桐岳,说起来这事还是因你而起,你站起来敬张文一杯,向人家好好地赔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