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斗法斗智
    张桐山自然不知道其中有猫腻,而且他觉得真的一切都解开了,加上他本人和胖子也算是熟悉,立马就端起了酒杯,说:“胖哥,我替师傅敬你,要是有什么怠慢的地方,还请一定要海涵才是。”说着就想和胖子碰杯。

    胖子多贼,他目的没有达到,那肯定不能和张桐山干了这一杯。

    因为胖子也不知道这符咒是不是只要一碰杯就会下到对方的身上,所以在我们推杯换盏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劲地埋头吃饭,连个气都没敢吭。

    “这可不行,胖爷这一杯是以晚辈的身份敬前辈,如果你和我喝了,那胖子岂不成了你小子的晚辈了?”

    胖子拉开杯子,说:“七星派张当家人,我知道您喝了不少的,但是意思意思总行吧?我干了,您抿个嘴唇,这样再不行,那就真的是看不起我胖子了。”

    这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要是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那肯定不管是谁敬的酒,毕竟人家这是在敬你,那自然就稀里糊涂地喝了,可是张黑龙还是没有拎起杯子。

    张黑龙说:“我真是有些不胜酒力,你看我让两个徒弟一起陪你怎么样?算是给老人家留个脸面,万一喝多了,那不是让同行耻笑我张黑龙酒后无德嘛!”

    胖子想不到这老家伙能狡猾成这样,他无奈地用余光瞟了我一眼,早知道就让我贴那道符了,以我敬酒他张黑龙肯定就得喝,而他本来想要吹吹风头,可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我就站了起来,端着酒杯走了过去,红龙也心领神会我的意思,所以跟在了身后.

    我笑着说:“大家谁也别劝谁酒了,这酒虽然是好东西,但是喝多了容易误事。这样,咱们大家一起干一个,喝多少随意,这事情就这么结了。”

    我这话一出,一下子就把众人的面子都给了。

    这时候,就算是张黑龙也不得不站起来,他端着酒杯说道:“张文,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胸襟,以后这行当里边,那真是你们的世界了。”

    我把杯子拿低,和张黑龙碰了一下,说:“晚辈敬您。”

    张黑龙也没有继续承让,举了举酒杯说:“那就最后一杯了,不过我只能喝半杯了,真是不胜酒力,并非不给面子,估计等一下就该横着出去了。”

    我们哈哈一笑,同时根本不用我去提点胖子,胖子慌忙和张黑龙碰了一下杯,说:“晚辈也敬您。”

    红龙一看我们两个人都碰了,他要是不主动,难免会让张黑龙觉得其中有蹊跷,可是这家伙的性格有些强硬,做不了这种当孙子的事。

    旋即,红龙只是象征性地举了举说:“晚辈一样敬您,希望以后有什么问题,能够先坐下来谈,不要玩这种背后阴人的招式。”

    张黑龙用指头点了点红龙说:“道上都传你龙爷快人快语,做事情干净利索,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

    红龙笑道:“那都是同行朋友抬举我,您太客气了。”

    我们喝完了酒,然后就随便寒暄了几句,匆匆离开了东皇阁。

    此刻,我感觉那不像是进了一趟人间皇宫,反倒是像是刚从不见血的修罗场出来,三个人一人松了一口气。

    三个人面面相觑之后,然后就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因为这次真的太他娘的爽了,不但被我的七魄找了回来,还反过来给老家伙下了一个术。

    这样一来,他们七星派以后还敢不敢和我们对着干了。

    红龙把车开出了东皇阁的院落,便立马找个一个胡同把车塞进里边,三个人开始坐在车里边醒酒。

    毕竟,这大白天喝的也太多了,要是被雷子查到,那不是酒驾,而是醉驾,肯定就是要坐牢的。

    到时候,再查到我们的案底,那又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虽说可以找岳蕴鹏帮忙,但是那样又欠了他一份人情。

    这个世界当中,钱债好还,人情债难还,能不欠最好就不要欠。

    胖子揉着脑瓜子说:“他娘的,那老家伙还挺贼的,要不是小哥那一手,估计胖爷还真的和他碰不了杯了。”

    红龙点了点头,说:“看得出老板已经成长了,能应付这个老家伙,那就足以应付很多大场面了。”

    顿了顿,他问我:“老板,这碰了杯以后他会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说:“这我也不知道,等一下给官爷打个电话,让他告诉古鬼先生一声,等到明天问问张桐山不就清楚了。”

    胖子说:“虽说咱们这做的也不地道,可对付这种人,你要跟他地道了,那么最后把你卖了,咱说不定还给人家数钱呢,这样挺好!”

    没有再接胖子的话,我开始给盲天官打电话,他得知了一切完成了,便让我亲自去一趟古鬼青冥的家中。

    因为说不准张黑龙会在我的七魄上搞鬼,这点不能不防。

    我一想也对,挂了电话就把盲天官的意思跟胖子和红龙说了,两个人也是频频点头说是。

    胖子还说什么“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话,然后醒了两个多小时的酒,我们就开车前往古鬼青冥的家中。

    胖子敲开了古鬼青冥的家门,出来的还是那个眉清目秀的童子,他说:“三位请吧,家师知道三位要来,早已等候多时了。”

    红龙笑着对我说:“老板,以后咱也学学这一套,这样绝对能给人高深莫测的感觉。”

    胖子说:“这逼装的是真好,不管小哥以后学不学,胖爷反正已经学会了。”

    童子这次并没有理会我们,而是直径带着往里走,而且也没有去上次到的正厅,而是把我们请到了一个旁厅当中。

    在我们三个人落座,童子说:“家师让我告诉三位一声,你等身上带有酒气,所以不便进入正厅,那样会冲撞了‘天地’,所以只能委屈三位在这里等候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不过很快就给我们三个端上了茶。

    还没等我们喝上几口茶,古鬼青冥就从门外缓缓走了进去,我们三个人自然很恭敬地站了起来。

    古鬼青冥微笑着说:“不必太客气,你们坐。我已经知道你们的事情办得成了,今夜午时三刻,定让张黑龙吃够苦头。”

    胖子说:“必须让他知道小哥不是好惹的,否则我这口气咽不下去。”

    古鬼青冥头道:“凡事适可而止才不失为大境界,而且你们只办成了一件,张文的七魄并没有带回来。”

    我们三个人就是一愣,我连忙把葫芦和阴阳碗拿了出来,问道:“古鬼先生,难道那他没把我的七魄归还我吗?”

    古鬼青冥点头说:“正是如此,这也是因为我有事缠身无法亲临现场,不过如果我去了,很可能什么都拿不回来,这叫有一失必然有一得。”

    胖子站起来骂道:“他娘的,胖爷现在就去找丫的。”

    红龙也气愤难填地说道:“这次老子跟他玩真的,不要老家伙半条命,绝对不会回来。”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七魄本来就无形无色,咱们肉眼凡胎又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这次就当是买个教训,我想只要自己履行诺言,张黑龙迟早是会把七魄归还于我的。”

    古鬼青冥说:“你们无动怒,也不要气馁,现在他已经中了我的术,也就有了谈判的本钱,我想很快他们就会去找你们交换。”

    我忙问道:“到时候我们拿什么交换?又怎么知道张黑龙会不会再次给个假的?”

    古鬼青冥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葫芦说:“这一切都是冥冥注定的,他不是拜走了你的七魄,今夜他的七魄也会进入这个葫芦。”

    “我只要下个术,到时候张黑龙不拿你的七魄来还,他的七魄也无法离开,这下你应该放心了吧?”

    我立马起身说道:“谢谢古鬼先生,晚辈真是感激不尽。”

    古鬼青冥没有任何表达,而是转身离去,只留下他的声音回荡在空中:“冤冤相报何时了,恩怨却乃凡人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地轮回笑看人间妙。”

    我们三个人还没有醒悟过来,古鬼青冥人已经消失在偏厅当中。

    而那个童子却是笑非笑的看着我们,并没有任何的其他表示,但是已经无声胜有声,典型是准备送客了。

    其实,但凡有些修炼心性的人,那说话都跟没说一样,但是你仔细去感觉,有觉得这话里有某种真理。

    这有点和现在网络上流行的心灵鸡汤差不多,细品很有哲理,其实那种道理谁都知道。

    上了车,这次由来开车,因为红龙也被深深的震惊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又如此的表现,而且胖子也比较怪。

    我就问他们两个:“你们这是怎么了?”

    红龙感叹地说:“真是太深奥了。”

    胖子也附和道:“没错,胖爷一个字都没有听懂,他到底是不是人?”

    我还以为他们两个感悟到什么了,居然是什么都没有听懂,就说:“行了,不懂就别想了,本来高人说话都是这样,要是那么容易听得懂,岂不是所有人都能说出来了。”

    胖子摇头说:“这只能证明胖爷的文化低,他说这话肯定是话里有话,而且不知道套了多少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