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各有所仗
    我实在受不了平时骂骂咧咧的两个家伙这样,就说:“高人的一句话,可以分为很多种理解方式,我就有有两种。”

    红龙问:“哪两种啊?老板。”

    我说:“第一种就是从字面意思,古鬼先生受的是人生的真谛,人与人相处,本就是多是非,不能他给你一巴掌,你再还他一拳,那样演变下去可能就会出大事。”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恩怨,不能一时的得意认为是真正的胜利,种什么因便得什么果,用道家的话来讲就是如同太极,有阴便有阳,不断地轮回着。”

    胖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问:“还有一种呢?”

    我笑道:“还有一种指的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古鬼先生不希望我们在这件事情无休止地争执下去,恶人自然有恶来报,即便我们不去整张黑龙,他早晚也会自食恶果。”

    听完我说的,胖子和红龙面面相觑,很快胖子就说:“听小哥你这么一说,那胖爷也有自己的一个认知了。”

    我想不到胖子在论道上领悟的这么快,就对他说:“那你说说看。”

    胖子点了支烟说:“对待这次的事情,你不能只是一味的顺其自然,要想办法把你变成自然,让整件事顺着你走。”

    “每个行当里边都充满了竞争,想要脱颖而出,那就必须让自己变得凶残起来,让人尊敬永远不如让人敬畏。”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胖子这根本就和古鬼青冥的背道而驰,不过也不好挑明,毕竟一句话让一千个人理解,会根据每个人不同性格,理解出一千种不同的意思。

    红龙清了清嗓子,说:“既然死胖子都说了,那老子也说说自己的理解。”

    胖子白了他一眼,说:“你他娘的倒斗还行,这咬文嚼字的事情你还是一边站着去,说出来再笑掉我们两个的大牙,你赔得起吗?现在镶牙可是很贵的。”

    红龙不理他,说:“老子认为恩怨不是靠天意安排,而是要靠自己争取,你要做一颗让谁都害怕的毒药,让别人听到你的名字就心生忌惮,看到你就吓得哆嗦,那样才能在当今社会谈笑风生。”

    话刚一说完,胖子就很不给面子地哈哈大笑起来,我也忍不住地跟着笑起来。

    而红龙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胖子那是正儿八经地耻笑,我这是被胖子带的,其实红龙说的也没什么,这本来就不能强求每个人的认识相同。

    红龙和胖子在后座扭打起来,我也没有管他们,把音乐放的高一些,反正这两个家伙又不可能真打,真闹腾那是真的。

    一有事,我这个人就很难入眠,加上胖子在地上打地铺还不说,居然还打呼噜,所以我更是没有办法睡着,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无聊的一个劲翻手机,其实是在等一个电话。

    将近凌晨一点,我刚有点睡意,手机就开始震动了。

    我皱着眉头从枕头下摸出手机一看,果然是张桐山的来电,这让我暗暗地叫了一声:“这古鬼青冥真神啊,看来是有戏了。”

    想了想自己该用什么样的口气说话,这才接起了电话,装作一副被从美梦吵醒的语气,不善地说:“他娘的,大晚上的睡啊?还让不让小爷睡个安稳觉了?”

    对面的张桐山怔了一下,才苦笑着说:“小哥,是我,张桐山。”

    我又装出看了手机的来电显示后的恍然大悟,说:“原来是桐山兄啊,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请啊?是不是你师傅又做法要拘我的七魄呀?”

    张桐山先是叹了口气,说:“小哥,实在不好意思,你的七魄还在我师傅这边。”

    我更是装成惊讶地叫道:“什么?这,这不可能吧?你师傅不是把七魄还给我了吗?”

    张桐山说:“我那师傅心眼不大,他害怕你会出尔反尔,所以才给了你两只空的阴阳碗,其实你的七魄还在我们七星派,我也是刚刚才知道。”

    “师兄,你赶快问问师傅的事情,别一个劲道歉了,现在道歉有什么用啊?”手机那一头,传来了张桐岳催出的声音。

    我不是那种能一直往下装的人,毫不犹豫地说道:“桐山兄,其实我在回来之后已经知道了,这事情不能怪你,该道歉的不是你。”

    “张文,我警告你,你要是不赶快把我师傅的七魄还回来,我就把你的七魄打碎。”张桐岳显然已经抢夺了手机,在另一旁咆哮起来。

    这次,我并没有生气,因为谁生气就说明底气不足,说明谁特别的着急,我越是沉稳他们整个七星派就会越没底。

    所以,我故意等了一会儿,才说:“你们做初一,我就做十五,虽然我比张黑龙年轻,但是大家都是一条命,大不了一起死。”

    “桐岳,让你说话了吗?”张桐山带着怒气呵斥道。

    张桐岳立马顶了上来,说:“我操,他害的可是七星派的当家人,是咱们的师傅,你难道要站到他们一边,做出欺师灭祖的事情吗?”

    “放屁,我是那样的人吗?”张桐山质问道。

    张桐岳没有再反驳,而是不耐烦地说:“你快点,师傅还等着你回话呢,我先过去看看师傅现在怎么样了。”

    过了片刻,张桐山问我:“小哥,真是你拘的我师傅的七魄?”

    我毫不隐瞒地说:“没错,知道你师傅不肯这么痛快给我七魄,所以我就把他的七魄拘了回来,这点你也别怪我,要是他给了我七魄,那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张桐山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小哥,算我求你了,把我师傅的七魄还给他吧,他毕竟人过中年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根本连三天都招架不住没有七魄。”

    我说:“桐山兄,我也跟你透个底,只要他张黑龙把我的七魄还回来,我也就把他的七魄还给他,我怎么说现在都是七雄的当家人,不能那么被动,我们七雄丢不起这个人。”

    张桐山忙道:“你放心小哥,我马上把你的七魄给你送过去,你能不能答应把我师傅的七魄还给我?”

    我说:“只要你能拿来,那么我肯定不会做出像你师傅那样的事情,这点你可以参考我的为人,相信你也知道,我无心为难他,但是他也不能为难我。”

    张桐山说:“我知道了,那你现在就在铺子里边等我,我马上开车过去,把小哥你的和我师傅的七魄交换一下。”

    我习惯地点了点头说:“那行,我在铺子里边等你。”

    挂了电话,胖子已经坐在地上抽烟,他冷哼道:“小哥,咱们虽然相信张桐山,但是有句话叫‘非我族类,必有异心’,你他娘的也不能一根经,到时候因为你的心软,可能要吃大亏的。”

    我说:“知道了,这点小爷心里有数,到时候你就给把把关就行。”

    胖子猛吸了一口烟,说:“放心,好人的角色你来演,胖爷当那个坏人,谁让咱一辈子都是唱黑脸的呢!”

    还没有过十分钟,张桐山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我和胖子都是一愣,两个人就奇怪了,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就算是有一架直升机也不可能这么快,所以我接起了电话。

    “怎么了?桐山兄。”我问道。

    对面却不是张桐山,而是张黑龙,他先是冷哼一声,接着说:“张文,你小子行啊,居然玩这一套,真的以为拘走我的七魄,我就会怕你不成?”

    我直接就被气笑了,因为从自己的角度来想,这一切都是他们七星派的不是,要不是他们先用手段拘走了我的七魄,我怎么可能去拜访高人拘他的,也不知道他正以一张什么脸在质问我。

    见我不说话而是笑,张黑龙的声音更加冰冷,他说:“你要玩,那我就好好陪你玩,不要说我以大欺小就行,我也不会在乎自己的七魄,自然有秘术能解决。”

    我说:“是你先玩阴在前,所以我才出手防御,现在你倒好,典型的猪八戒倒打一耙,想玩咱们就继续玩,你有我也有,看看谁能玩的过谁。”

    胖子伸出大拇指说:“小哥,这话听的来劲。”

    对面的张黑龙突然就把电话挂了,我其实也没有什么办法,反而担心他有办法整治我的七魄,所以不得已只能大半夜给盲天官打电话了。

    本以为像盲天官那样年龄,再加上他那种情况的人,肯定作息非常的有规律,可是没想到电话刚打过去没响几声,对面就接通了电话。

    我连忙叫道:“官爷,打扰您了。”

    “师弟,是我。”对面却传来了霍子枫的声音。

    我愣了愣,苦笑道:“师兄你也在啊,官爷睡了吗?”

    霍子枫说:“还没,估计今晚他又是彻夜无眠了。怎么了?你有事啊?”

    我也不敢犹豫不敢隐瞒,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霍子枫说了一遍,然后静下心听对面怎么答复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