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当面之言
    迷迷糊糊我就睡着了,依稀觉得有一只柔滑的手在我身上抚摸。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盲天女已经不在了,她就好像是出来找少爷的富婆一样,要是她再往桌子上放几百块钱,那我肯定死的心都有了。

    穿好衣服,我的内心充满了自责感,毕竟那两个小时完全是脑子进屎了。

    男人总是管不住自己的生理冲动,这是偶然也可能是必然,总之我现在无比的悔恨,再多自我安慰的话也改变不了实际情况。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精神面貌,然后偷偷地打开了房门,观察外面的情况。

    那真的就跟做贼似的,其实这多少也有点儿偷情的味道,确定没有人之后,我才连忙跑了出来,把门给合上。

    一走到院子里,我那颗紧绷的心终于才松懈的一些,很自然地点了一支烟,就装作迷失了路的客人一样,开始不紧不慢地四周打量着。

    因为只要没有人看到我从盲天女闺房出来,那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刚从后院的门进入走廊,正巧就和胖子撞了一个正着,他那体格我那里承受的了,再说我自己感觉浑身乏力,仿佛经脉都拧巴了似的,走路都带飘的,所以一下子就被胖子撞了个四脚朝天。

    胖子“啊呀呀”了一声,连忙来扶我说:“我操,小哥你他娘的这是怎么了?喝多了?还是纵欲过度了?”

    我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白了他一眼说:“小爷根本没防住你他娘的会突然出来,你来这后院干什么啊?”

    胖子说:“人家天女早就去前边招待客人了,她说你身体不舒服,让你到后院来休息,所以胖爷才过去看看你,看这样你丫的病的不轻啊?”

    我连忙说:“没,没事,就是这些年太累了,可能是七魄还没有回到身体的缘故,你不用担心小爷。”

    为了岔开话题,我接着就问胖子:“你不是说买花圈去了吗?买到了吗?”

    胖子叹了口气说:“别提了,这附近卖花圈的都是些黑心老板,知道了周生死了,那价格一个比一个高,你说一个花圈平时多少钱?”

    我想了想说:“便宜的几十块,贵的也不会超过两百块,他们跟你要多少?”

    胖子骂道:“他娘的,你想都不敢想,最便宜的要一千,最贵的要五千,你说丫的花圈是金子做的吗?”

    “当时胖爷一听肯定就生气了,哪有人花这么多钱买个花圈的,所以差点就跟那店里的老板干起来。”

    我苦笑问道:“后来呢?”

    胖子说:“后来能怎么样,东西是人家的,胖爷不肯掏那么多钱,人家肯定就不卖,所以胖爷跑到五环买了两个,一个五百块钱。”

    我一皱眉说:“我操,五百也不便宜,这花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贵啊?”

    胖子把他那条四五斤重的胳膊往我脖子上一放,搂着我就往外走说:“小哥,胖爷那叫物超所值,等你看到就明白了。”

    没几步到了前院,院子里边站着不少人,显然会客厅已经放不下了。

    毕竟周生作为这一行的老前辈,加上又有很多人和崂山派是合作伙伴,大家前来吊唁亡者,顺便打听一些崂山派以后掌舵的人到底是不是盲天女。

    这些人并不是十分显眼,并不是没有什么身份,而是他娘的胖子买的花圈太大了,那整整比普通的花圈大上一倍,两个花圈几乎占了西墙一半,很多人都好像是在看笑话似的,看着那两个花圈评头论足。

    我踢了胖子一脚,轻声骂道:“你他娘的干什么啊?就不能低调一点儿吗?”

    胖子一皱眉头说:“小哥啊小哥,你真的被狗日了,之前胖爷说随便搞一个就行了,这不过是个形式,你丫的非要说要写什么显得高大上的挽联,现在挽联是按照你说的写的,也就是花圈大了一点儿而已嘛!”

    我无语地叫道:“胖爷,你真是我的爷,我他娘的那是低调又不失内涵,你这不是摆明让别人看咱们哥俩的笑话吗?”

    胖子摆了摆手说:“得得得,胖爷也不想和你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你要是觉得不满意就自己出去买个满意的,把这个丢了不就行了。”

    我叹了口气说:“算了吧,笑就笑吧,这样也显得咱们七雄和崂山派与其他人不同,以后什么事都不敢靠你了。”

    “靠不靠先不说了,天女那个师叔来了,胖爷亲自给接回来的,你过去看看吧!”胖子用目光示意了棺材停的里边。

    我一愣,连忙就朝着停放棺材的房间走去,刚一迈过门槛,就听到里边有个一口非常标准的播音腔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

    盲天女偶尔插上一句话,但很快又被这个人的声音淹没了。

    和周生的棺材擦肩而过,我敲了敲门,里边的声音立马消失,门被人打开了。

    盲天女一看是我,露出了一个苦笑说:“小哥,好点了吗?”

    我脸忍不住红了,干咳了一声说:“好,好多了,听说你师叔来了?我想拜访他一下。”

    盲天女边点头边将我和胖子请进了房间里边,这间房以前正是周生的卧房,里边的摆设非常的简单,但却不失底蕴。

    因为其中有一件算一件,那都是有正儿八经的古董,没有一件少于百万的。

    在房间内放着一张乌木老料打造的八仙桌和几把同样木料的圆凳子,上面坐着俏媚,她一看到我和胖子走了进来,便站了起来,用一个微笑跟我们打招呼。

    我也对着微笑点头,忽然胖子就指着其他两个人中的一个女人说:“我操,你,你,你不是那个什么邦吗?”

    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在亚马孙那支国外探险队中的翻译,那个黑人女孩儿艾薇儿。

    此刻,艾薇儿打扮的非常时尚,破有国际范,起身对我说道:“张文,好久不见啊!”

    显然胖子是在故弄玄虚,他应该早就知道了,现在故意表现的这么夸张,应该是在提醒我,怕我想不起来。

    我心里非常惊讶,并不是惊讶在这里看到她,而是惊讶自己猜测的没错,居然还真的和上次那个探险队所属的公司有关。

    那么眼前这个戴着金丝眼镜的青年男人,一定就是盲天女的师叔周连山了。

    之所以说周连山是个青年男人,因为他保养的相当的好,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穿着黑色的风衣,长得有棱有角,是一个五官特别立体的男人,像极了一个成功人士,而事实也就是这样。

    迟疑了一下,我便拱了拱手,说:“崂山派的前辈您好,我是七雄的现任当家人张文。”

    周连山这才站了起来,他一笑露出了整齐而洁白的牙齿,说:“对于七雄这个新人当家人,我也是早有耳闻,只不过我在国外好多年了,一直没有机会和你相识。”

    我说:“我也是对您神交已久,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龙凤。”

    周连山示意我坐下聊,显然已经把他当成这家的主人。

    在我和胖子坐下之后,他说:“听天女说你非常照顾我们崂山派,在这里我代表整个崂山派向你表示感谢。”说完,他居然朝着我微微欠身鞠躬。

    我只好连忙站起来,说道:“前辈不必客气,咱们这倒斗几家本来就是同气连枝,帮忙都是应该的,天女也经常帮我们七雄呢!”

    胖子轻微地冷哼一声,他始终都没有站起来,好像不打算给周连山一点面子,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如此。

    我估计是在自己睡觉的时候,胖子已经和人家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周连山是个非常健谈的人,他不像是一个探险公司的老总,反倒是更像是一个说客,也有那么一点在政界混过的感觉,总之反正和我们这些盗墓贼不这么像。

    聊了一会儿,胖子就不耐烦了,说:“哎哎哎,你们能不能不扯淡了?有啥事情直接说事情。”

    “小哥,你他娘的病好了?哪里来的这么多客套的废话,烦人。”

    周连山扶了扶眼镜,镜片后面的眼睛居然能闪精光,这是我从未见过的,如果说他的精光是一把锋利的刀,那么胖子现在已经中了一刀了。

    周连山说:“张文,你们七雄内部是不是出了问题啊?”

    我又不傻,自然知道他是在指桑骂槐,说胖子不懂礼貌,又怕胖子听出来。

    干咳了一声,我连忙说道:“前辈,胖子说的没错,我们应该打开天窗说亮话,听天女说你回来打算继任当家人之位,是真的吗?”

    周连山毫不隐瞒地点了点头,说:“没错,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早晚大家都是要知道的。”

    “唉,我师兄走的匆忙,没有留下只言片语,那只能按照我们崂山派的规矩来,辈分最大的人接任当家人。”

    我感觉出来这个周连山绝对是个厉害的主,盲天女想要守住当家人的位置并不会那么容易,想了想便说:“那您以后就留在中国发展吗?”

    周连山摇头说:“不会,我在美国的事业比这边的大,我想把崂山派整体迁移到那边,两家合并之后,那就会成为这行业的巨头,将我们崂山派发扬光大,成为倒斗第一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