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争执商议
    胖子冷哼道:“想得美,你们崂山派第一派,那把我们七雄当什么了?你不知道从古至今流传着‘三十六行,七雄为王’这句话吗?”

    周连山笑道:“你是谁?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话?”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坏了,以胖子的性格,他可不是那种随便什么人都能数落的,面子对于他这个老北京人,那是相当重要的,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果不其然,听到周连山这句话之后,胖子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起来,作势就要站起来。

    但是,我已经事先预料到可能有事情要发生,所以早已经把手摁在胖子的大腿上。

    胖子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虽然我们再无其他的动作,但合作了这么久的兄弟,一个眼神足够知道对方的意思。

    所以,胖子也就冷哼了一声,装作从兜里掏出了烟,自顾地点燃了一支。

    说一千道一万,盲天女还是叫周连山为师叔的,而这个海归也是货真价实的周生的师弟,不管以后他做崂山派的当家人,还是崂山派当家人人的师叔,他终究都是崂山派的人。

    这时候,人家完全可以一句这是自家的事情把我们打发了,那样我们七雄只得退出这场同门之间的掌权事情。

    不论我和盲天女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情,建立成了什么关系,我都会帮助盲天女。

    从宏观方面来说,七雄和崂山派交好,一直处于合作关系,盲天女如果能坐上这个当家人,那对于整个七雄也是一件好事。

    从个人感情而言,我一直觉得盲天女只是比一般女人狡诈一些,可是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

    或者盲天女对于我们这些人什么不好的事情,当然再加上我们发生了关系,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尽全力来帮助她,所以自己不能这么快就被踢出局去。

    胖子坐在一旁抽着烟生闷气,他应该也知道我是什么意思,要不然以他的性格,即便周连山是天王老子,他今天也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个家伙。

    现在呢,胖子完全是在给我面子,这份情我肯定牢记于心。

    为了化解尴尬,我说:“前辈,这位是胖子,三代单传的摸金校尉,现在和我合作做买卖,非常照顾我,也是我的大哥嘛。”

    胖子一愣,他大概是从来没有听过我这样称呼他,所以有些回不过神来,他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看着我。

    毕竟我现在是七雄的当家人,而说跟他合作,更说他是我的大哥,这样一来自然把胖子的身份抬高了很多。

    周连山看了看我,又瞥了胖子一眼,他就说:“原来是摸金派的高手跳槽到你们七雄了啊?虽然这样不合江湖规矩,但大树底下好乘凉,要是我也会这么做的。”

    胖子的眉头紧锁,我的暗暗不悦,但是我们两个人都看出来了,这周连山就是想方设法要赶我们离开崂山派,不希望我们会掺和起来。

    毕竟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如果七雄介入这件事情,那么他会非常棘手。

    胖子便硬挤出了个笑容,说:“您说得对,胖爷一个人就是混不下去了,这一个好汉还三个帮呢,这点胖爷不否认。”

    说完,他就起身站了起来,对盲天女说:“天女,我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完,你们先聊,我先走了。”

    盲天女自然看出了趋势,便马上点头说:“那行,你去吧,记得晚上过来吃饭的。”

    胖子说:“知道了。”

    在胖子开门离去之后,房间里边只剩下我们五个人,大家稍作沉默,盲天女就打破了现状,对周连山说道:“师叔,小哥也不是外人,咱们还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艾薇儿却说:“按理说这是崂山派内部的事情,而张文是七雄的当家人……”

    不等她说完,盲天女就笑道:“我们崂山派从来就没有拿小哥当过外人,不管他是不是七雄的当家人,他都是崂山派的朋友,还是崂山派所有人的朋友。”

    她这话无疑就是在说,如果艾薇儿不承认我的崂山派朋友,那么她也就不是崂山派的人。

    周连山给了艾薇儿一个眼神,后者会意不再说话,他笑着说:“张文确实是我们崂山派的朋友,这点上至当家人,下至门人,那都坚信这一点儿。”

    顿了顿,他看向盲天女说:“天女,那我们就接着刚才的话继续往下说吧!”

    盲天女微微点头说:“好。师叔,您看,整个崂山派在北京有这么多的铺子,而且在全国各地也有分铺。”

    “再者说,咱们中国作为一个有着上下五千年文化历史的国家,也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自然更加适合崂山派生存,要去往美国可就不是这样了。”

    周连山说:“正是因为崂山派拥有雄厚的资金,但却不是中国最大的盗墓门派,如果全部融入我的公司里边,那么不仅仅是一个国家最大的探险公司,可能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

    盲天女说:“师叔你这样说是有可能,但是我们崂山派现在铺子里边的所有人,那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走出过自己的国家,他们在这里有家有室,你让他们去国外,那该怎么生存啊?”

    周连山说:“我说的是崂山派的资金,而不是崂山派的人。”

    “要说人的话,世界各地哪里都有人,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人,如果你说他们都是人才,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人才也大把有的是,主要是必须要有钱才行。”

    盲天女失笑道:“哦,照师叔您这么说,您是来要钱的,把钱拿走剩下的烂摊子都不管了,那你让我,还有那么多崂山派的同门该如何继续生存下去?”

    周连山摆了摆手说:“你误会了,天女。师叔只是做了这么一个比喻,当然谁愿意跟我过去,那我也相当欢迎的。”

    “毕竟那都是同门中人,用起来还是相当顺手的,而且我会给他们比这边高百分之五十的薪水。”

    盲天女摇头说:“师叔,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你就是给门人多一倍,也不见得有多少人愿意跟你过去。”

    “毕竟那边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再死在那边的陵墓中,那可是真正的客死异国他乡了。”

    周连山说:“这点你不用担心,我们探险公司绝对不会丢弃一个人的遗体,如果希望在出事之后回来,我个人会掏腰包把他们送回来的。”

    我终于忍不住说道:“前辈,虽说咱们盗墓四派也延续到了现代,但是很多传统的东西依旧还在。”

    “再说了,现在也讲究一个民主,你应该听听所有身在中国崂山派门人的意见,然后再行定夺,您说呢?”

    周连山冷笑一声,说:“张文,既然你说到了传统的东西,那么你知道我们崂山派有个规矩吗?”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但还是说:“每门每派都有各自的规矩,而且规矩还很多,不知道您指的是哪一个规矩呢?”

    周连山说:“我们崂山派有这么一个规矩,所有门人遵守前任当家人人留下的遗嘱,选定谁是当家人那谁就是。”

    “而如果事出突然,那自然便由门派中辈分最大的人担任当家人一位,然后等到有合适的人选,再进行提名下一位当家人,经过各个铺子的老板同意,那才是真正的当家人。”

    顿了顿,他问我:“你说,这样难道还不够民主吗?”

    我说:“照您这么说,那您推荐谁当下一位当家人呢?”

    周连山笑道:“我是师傅的关门弟子,师傅老人家收下我的时候,那时候我的的年龄还很小。”

    “现在师兄忽然驾鹤西去,那么就由我暂时当这个当家人,而我现在的年龄也不大,所以还不打算提名,一心想着让崂山派发扬光大,开始走向世界。”

    盲天女说:“师叔,我师父生前一直跟弟子说,我们崂山派根在中国,发芽在中国,蓬勃在中国,衰败也在中国,一切都是在中国,怎么能把千年基业毁在我们两代人的手中呢?”

    艾薇儿插嘴道:“天女师姐,怎么说现在我师傅是崂山派的当家人,门派一切应该以我师傅的领导为前行的步伐,您直接遵守就行了,说这么多又能改变什么呢?”

    我一皱眉说:“今日不同于往日,我们确实该遵守老一辈留下的规矩,但也要标新立异,现在连倒斗都是高科技,有些东西该丢弃就要丢弃,所谓的除旧迎新嘛!”

    周连山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怒色,他直视着盲天女说:“天女啊,你不会是想违背崂山派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吧?”

    盲天女面带微笑说:“师叔,咱们就开门见山地说吧!这一切,并不是我自己想要违背,而是整个崂山派的门人都不希望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国家。”

    “本来是应该您做这个当家人,但是我们也都商量过了,这个当家人由我来做,如果你想在这里,我们所有人都尊敬您,想回去我们恭送您。”

    砰!

    周连山一拍桌子,把我们都吓了一跳,虽然想到了他会生气,没想到居然来的这么突然,而且还把那张乌木打造的桌子给拍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