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旗鼓相当
    其实每个铺子的伙计都是这样,他们每天都在和各色各样的人打交道,所以这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了。

    俏媚显然也就是个这个伙计脸熟,并不知道他叫什么,所以就说:“听说我师姐被钱哥邀请到哪里做客了?不知道这客做的怎么样了?”

    伙计笑吟吟地说道:“您放心吧玉姐,天女好着呢。快,大家里边请,我把门给关了,这天还真够冷的。”说着,他放下了卷闸,然后用铁锁链把门锁好。

    胖子就冷笑道:“吆喝,这是不打算让我们走了,今晚你们钱老板要留我们在他铺子里边过夜呀啊?”

    伙计继续笑着,但并没有回答胖子什么,而是把我们朝着楼上带,可是还没等走到楼下,在一半的地方就停住了。

    接着,伙计里一圈外一圈地转了几圈楼梯扶手的凸起,忽然楼梯就开始移动,所有人都怔住了,显然谁都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机关。

    移动的楼梯把我们移向了一面墙前,墙上挂着一副墨宝。

    在所有人刚刚站稳之后,墙上的墨宝开始侧面移动,很快一个一人可以轻松通过的长方形门洞就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伙计恭恭敬敬地坐了一个请的姿势,同时说:“各位,请进里边,天女就在这里边。”

    我们虽然也有七个人,可是面对这铺子里边的暗门,还是有些担心,这里又不是斗内,出现一个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的通道,保不准人家里边搞得十大满清酷刑,那我们这些人就是试验品了。

    胖子就问那个伙计:“喂,这里边是什么地方?有什么事情就在外面说,让我们进这里,谁知道你们会不会在里边布下机关陷阱啊!”

    那伙计笑道:“如果几位不敢那就请回去,我们老板说了,天女在我们这里很安全,诸位大可放心回去就是了。”

    “放屁!”

    胖子直接从袖筒里边掏出了撬棍,指着那个伙计的鼻尖说:“让你们钱老板出来,否则胖爷就砸了他的铺子。”

    伙计便是一愣,显然他没有想到胖子如此的粗暴。

    而这次我并不反对胖子的说法,如果我们一味地顺着人家安排好的路走,那就会完全陷入被动,等同于被人牵着鼻子走。

    在场的也都不是傻子,一看胖子如此,立马就反应过来,俏媚给了其他人一个眼神之后,顿时老五和刺猬他们就上去把那个伙计拿下了。

    我们没有再进那个洞,而是真就依照胖子说的那样,众人开始砸铺子。

    现实往往就是这样,我们这一票人那个个都不怕事,并不说所有人都和胖子的性格一样,这全都是因为他娘的钱作怪的。

    这人有了钱胆子就大了,加上再怎么说这都是崂山派的铺子,只要盲天女没事,砸了也是白砸。

    看着胖子他们开始在人家的铺子里边砸,虽说里边大多都是艺术品,只有那么稍许几件是真品。

    胖子这个人就好像倒斗似的,把那些真品放到了一旁,显然他已经打算占为己有了。

    我从那个伙计的身上摸出了对讲机,然后就摁下就说道:“朋友,最好还是把天女带出来吧,小爷保证不了接下来他们会干什么,也许会烧你的铺子哦!”

    胖子朝着我竖起了大拇指,还真的就几撬棍把柜台砸碎,然后将几个账本丢在了碎柜台堆中,点完烟之后就把账本点燃了。

    这样还真的特别管用,我们一下子从被动变成了主动,不一会儿就看到盲天女双手反绑着被从那个暗门带了出来,嘴里还塞着一块破布。

    而在盲天女身后是周连山和艾薇儿,接着又看到一个身高一米六的胖子走了出来,他应该就是那个钱老板。

    看到盲天女的模样,俏媚立马叫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如果不同意我师姐的做当家人,大家都是同门,可以坐下来商量,这算什么事呢?”

    周连山冷笑说:“那你们这又算什么?我是想要好好谈谈,你们砸老钱的铺子这又算怎么回事?”

    那钱老板已经是满头大汗,他颤抖地说:“你,你们这些土匪,怎么能砸老子的铺子,老子要跟你们玩命。”

    周连山拍了拍钱老板的肩膀说:“老钱,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铺子,咱们的大事成了,一两个铺子又算得了什么。”

    钱老板哭丧个脸点头,可是他的表情那是真的心疼。

    这种感觉我早已经体验过好几次了,所以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虽然不能说死的心都有,但至少也能心疼好一阵子。

    我给胖子一个眼神,他立马就把火踩灭,本来也就是逼迫周连山他们现身,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也不能真的烧了人家的铺子。

    其实,说一千道一万这还是崂山派的产业,不能假戏真做了。

    周连山等人走了下来,说:“现在坐下来谈谈吧!”

    我一笑说:“可以,这也是我们来的目的,没有人想要做这种无畏的斗争,能谈自然不希望用武力解决,大家都是文明人嘛!”

    周连山说:“张文啊张文,早就听闻你的名号,可没想到这闻名不如一见,你远比听来的要更加的出色,我还是真的小看你了。”

    我拱了拱手说:“前辈抬举了,人都在不断进步,落后就会挨打,这种老祖宗以鲜血得来的真理,晚辈不敢忘却,所以就偷偷地进步了。”

    周连山示意了一眼,钱老板就开始收拾起来桌子,我也让他们把那个伙计放了,他满意地微微点头说:“卸岭当家人请坐。”

    我说:“您是前辈,您先请。”

    在我们前后坐下之后,明显我们这边的气势要强,要是盲天女不在他们手中,那他们可就一点儿优势都没有了。

    而且这里是中国,在盗墓这个行业内,也是我们的地头,我们才是真正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周连山说:“张文,你们七雄现在也算是盗墓的巨头,而且你也知道我们崂山派内部的事情,那么就让你以公平的角度来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理呢?”

    我说:“前辈,我不管什么内部和外部,这里是中国,就要依照中国人的方式办事。”

    “如果您光明正大地来接任当家人,我张文乃至七雄什么都不会说,但是如此卑劣的手段,即便是个中国人都看不下去。”

    钱老板说:“这你就扯的太大了,我们只不过是一群见不得光的盗墓贼,说的那么多干什么,搞得好像涉及到了民族大意似的,我们可没有做什么投递叛国的事情。”

    胖子冷哼道:“你倒是想,晾你也不干,要不然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你丫的淹死。”

    周连山摆了摆手说:“老钱你也不用多说,先听听张文怎么说。”

    我笑道:“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如果是崂山派内部的事情,那么你们内部自己解决,我们七雄最多做一个类似裁判的角色,如果涉及到了外面,那么我可以表明,我还是整个七雄,全力支持天女,于公于私我们都会这样做。”

    周连山说:“那照你这么说,一定要帮助天女当上这个当家人了?”

    我不肯定也不否认,说道:“我仅仅向着公平和大家的声音做事,谁也不愿意犯众怒。前辈,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周连山点头说:“照你这样说,你还是要掺合这件事情,但我想告诉你,虽然你七雄现在发展的很不错,但不代表所有同行都听你们的话,我就知道有几个是和你们对着干的。”

    我说:“同行是冤家,这点我一点儿都不奇怪,所以我相信您说的没错。”

    这时候,周连山看着那个暗门,只见里边有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等到我们看清楚对方的相貌,立马就知道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因为出来的人正是七星派的张桐岳,还没有等我们说什么的时候,又从里边走出了一个人。

    这个人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但是她的出现也算是在情理之中,正是我魂牵梦绕的黄妙灵。

    黄妙灵从打扮就和以往完全不一样,如果这是科幻片,那她的身上应该带着黑气,甚至环绕着窟窿头和恶鬼等装饰物。

    此时,黄妙灵一身紧身的黑色皮衣,穿着马靴,手里还提着一把左轮,有点西部女牛仔的风范,只差戴一个帽子,她看我们的目光和以往完全不同,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种情况,我在梦中见过,在幻境当中也见过,只是在现实中还是第一次,说实话我太陌生了,陌生到了我都快不认识她一样。

    黄妙灵看每个人的目光都一样,即便是对于我也是同样的,这让我整个人好像掉进了冰窟窿一般。

    周连山说:“既然天女选择了七雄帮忙,那我就选择七星派和盗神宗了。”

    胖子冷笑道:“灵妹妹,胖爷觉得这世界上所有人和小哥为敌都不奇怪,唯独是你,你忘了小哥是怎么对待你的吗?做人也要讲点良心不是吗?”

    黄妙灵瞥了胖子一眼说:“这是盗神宗上下一致决定的,我们不能看着七雄一支独大,所以我就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