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 设下赌约
    胖子笑着说:“好牵强的理由啊!胖爷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这么好听的笑话,看样子这一切都是付义那老贼的主意了。”

    黄妙灵说:“你少说我师傅的不是,这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门派的,我师傅也是从大局考虑,所以才答应周连山前辈的合作。”

    胖子说:“行,就算你说的有道理,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样做对你们盗神宗有什么好处吗?”

    张桐岳说:“话不能这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打算,更不要说一整个门派那么多人了。”

    我本来就窝火,听到张桐岳这么一说,立马就说:“你们七星派挺有意思啊,这是不是叫好了伤疤忘了疼,忘了之前发生的事情了吗?”

    张桐岳不以为然地说:“那只是我师傅不小心,门派里边还出了我师兄那么一个叛徒,他现在正被关禁闭呢,这次你们七雄可卷入了一场不该进去的争斗啊!”

    我说:“四派同气连枝,没有什么该与不该,只要哪一派有困难,其他三派可以鼎力相处,别忘了还有摸金派,阿红也肯定会全力支持崂山派的。”

    黄妙灵说:“我们盗神宗也全力支持崂山派,只不过我们更愿意与周连山前辈带领下的崂山派合作,而不是她。”

    说着,她深深地白了盲天女一眼,然后又用复杂的眼神看向我。

    此刻,被黄妙灵这么一看,我心里就有些发虚,因为自己知道自己做的事情。

    这次确实是我对不起黄妙灵,难道我和盲天女的事情被她知道了?

    我不由地看向了盲天女,虽然一直她不能说话,但希望能从她的眼神中找到不愿意知道的答案。

    盲天女的嘴已经被塞着,她的眼神里边除了着急之外,再也没有其他别的东西。

    如果此时此刻换做是我,那么我也应该会是这个样子,毕竟这有嘴说不出话,应该算是最难受的事情,要是胖子的话,估计现在已经离神经病都不远了。

    我避开了黄妙灵的眼神,看着周连山说道:“前辈,既然是谈事情,那能不能把天女嘴上的东西先拿掉?至少也应该让她有说话的权利吧?”

    周连山仿佛已经完全占据上风了,他用高傲的眼神看了看我,又瞥了盲天女一眼,不过他还是给了艾薇儿一个指示。

    艾薇儿才过去很不友好地把盲天女嘴上的东西拽了出来,随手就丢在了地上。

    盲天女如释重负地长呼了几口气,频频咽下唾沫,要知道被人长时间塞住嘴巴的滋味并不怎么好受,所以她又开始活动咬合肌,很长时间都没能说话。

    周连山笑着说:“现在如你所愿,大家也都有了自己的筹码,你是想要挑起崂山派内部的争斗,还是遵守我们门派内的规矩,我把这个选择的权利交给你,你看这样?”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这本来就是你们崂山派的事情,只不过我们和天女是朋友,七雄和崂山派两派又交好多年,所以我们才参与此事当中,选择您不应该让我选择,而是让天女选择才对。”

    周连山呵呵一笑说:“既然你这么说,那她也没有什么选择了,如果她不承认自己是崂山派的门人,不承认是我师兄的弟子,那么她怎么做都行。”说话的同时,他看向了盲天女。

    盲天女终于缓了过来,她吞着唾沫说:“师叔,没想到你身为长辈,居然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枉我还如此的信任于你,你居然做出这种令同门不耻的事情来。”

    周连山没有丝毫的怒气,而是扶了扶他的眼镜,说:“天女,这你可就不能怪师叔了,崂山派里边哪个人又是省油的灯?”

    “如果今晚我不用,说不定明晚就是你用,你何必说的自己那么大义凛然,难道你就不怕人耻笑吗?”

    顿了顿,周连山说:“既然你不怕,那我这个师叔还有什么好怕的,任凭别人说我倚老卖老什么的都行,只要能完成我多年的夙愿,一时的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么呢?”

    胖子拍着手说:“你他娘的说的可真好听,这全世界的漂亮话都让你给说了,那胖爷以后还说个屁啊?”

    他盯着周连山说:“你那就是司马昭之心连卖冰棍的老太太也知道了,还扯这么多没用的干什么呢?操!”

    艾薇儿就怒指着胖子叫道:“你这样说我师傅,那你又算什么东西?原本就是我们崂山派自己的事情,又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胖子冷笑道:“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胖爷是中国人,你能咋地?不是胖爷身为男人说你个娘们的短,就你丫的长得那个样子,看到你胖爷都想吐。”

    “你……”

    艾薇儿指着胖子的鼻子,她本身皮肤就是黝黑,此刻居然带着一丝黑红,换做以前我必然觉得她可爱,可现在看起来就觉得那么厌恶。

    这完全都是因为个人的心境关系,想不到一个人居然能讨厌到这种地步。

    胖子哈哈笑道:“你什么你,这就是事实,我们中国人的地盘我们自己做主,你快哪里来的回哪里去,这事情有你一个黑鬼什么事。”

    “我……”艾薇儿很明显都快要气炸了。

    可是,胖子立马就说:“我什么我,听胖爷的话没错,不听你可能就回不到你的国家了,一个黑人在人家美国晃悠个什么劲,那是你的国家吗?”

    艾薇儿气的一句话再也说不出来,用极度委屈的眼神看着周连山,后者一脸不喜不怒,仿佛胖子根本没能把他激怒。

    我觉得,周连山更加在意是我们七雄对待这次事情的态度,所以根本不去争论这种无意义的话题。

    我给了胖子一个眼神,然后说:“行了,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你们到底打算怎么样才肯放过天女,如果用这种方式逼她就范,我看前辈您很难做这个崂山派的当家人啊!”

    周连山说:“我也不指望所有的门人会明白我的用意,等到崂山派真正辉煌的一天,到时候你们都就明白我的好意了,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

    胖子说:“那你还不把天女给放了,现在这算他娘的什么事啊!”

    周连山也不知道在玩什么把戏,居然还真就给盲天女松了绑,后者立马走到了我们一方,开始活动她的身体。

    看得出,盲天女确实被捆绑了有一段时间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这样。

    我说:“既然大家都是盗墓贼,那就按照盗墓贼的方式处理这件事情。”

    “在中国西部曾经有一个西王母国,那边有好几代西王母的陵墓,我们立个赌约,谁能带出从那些陵墓中带出更加能代表西王母的冥器,那谁就是崂山派的当家人人,这个提议怎么样?”

    盲天女立马说:“我没有意见。”

    周连山想了想说:“那好,就依照你说的这个来,不过到时候不要说我以大欺小,这样也算是我用实力服众,到时候看看所有门人还能说什么。”

    听到这话,盲天女走上前伸出了手,说:“师傅,我们击掌为誓,如果谁到时候不认账,谁就遭受灭顶之灾。”

    啪!

    周连山很随意地和她击了个掌,说:“一言为定。”

    在我们离开了钱老板的铺子,每个人都开始想自己的事情,而我则是在想关于这个赌约。

    虽然这是我提出来的,但我们还没有确切关于西王母陵墓的位置,不过我们已经有所准备,这也许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当然,我不否认周连山也有他们自己的优势,除了有七星派和盗神宗的支持之外,他本身就是盗墓高手,据说还比周生要高明一些。

    我和这样的人物立下如此的赌约,也实属无奈之举。

    我问了盲天女是否会责怪我自作主张,但后者却摇头说不会。

    因为根据崂山派的门规,确实就应该周连山当这个当家人,她只不过是遵从自己师傅生前的做法,不会轻易去让这个当家人之位,所以这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我和胖子离开崂山派之后,我立马给盲天官打了电话,把事情大概跟他说了一遍之后,就问他这个周连山到底有多么厉害。

    我想,就算盲天官对于周连山不熟悉,那他对于周生一定也非常了解,只要说了周生的厉害之处,那就可以从侧面判断他这个师弟的能耐了。

    盲天官沉默了很久,他才告诉我关于他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这个周连山被其师傅收入关门弟子之后,在12岁那一年,便可以独自一个人带队倒斗,在倒斗界那也算是一个奇才了。

    在他18岁那一年,便被视为崂山派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当家人的弟子,但不幸的是,他师傅死于一次大型倒斗活动当中,根本没能来得及立他为当家人。

    那么按照崂山派的规矩,自然是周生继任当家人人了。

    周连山守孝两年之后,在20岁离开了崂山派,也离开了中国,独自一人没有携带崂山派一分钱到美国闯天下,凭借他高超的技艺和聪明的头脑。

    在30岁已经响彻了美国探险界,成为唯一一个华人大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