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 阴煞遮月
    罗盘的内盘,就是紧邻指南针外面那个可以转动的圆盘。内盘面上印有许多同心的圆圈,一个圈就叫一层。

    各层划分为不同的等份,有的层格子多,有的层格子少,最少的只分成八格,格子最多的一层有384格。

    而且,每个格子上印有不同的字符。

    罗盘有很多种类,层数有的多,有的少,最多的有52层,最少的只有5层,我们七雄所使用的就是最多的52层,可以说是最为详细的。

    外盘,为正方形,是内盘的托盘,在四边外侧中点各有一小孔,穿入红线成为天心十道,用于读取内盘盘面上的内容。

    这天心十道要求相互垂直,刚买的新罗盘使用前都要对外盘进行校准才能使用。

    我之前找方向,那就是在校对罗盘,这几乎是每个专业风水师在勘察风水前都会做的事情,毕竟因为磁场的影响,或者随身携带颠簸造成的错位,那都可能影响到准确性。

    风水中的口诀:“乾艮坤巽属木,木克土为财;乙辛丁癸属土,土生木为贵;子午卯酉甲庚丙壬属火,火见木为旺;辰戌丑未属金,金克木为杀;寅申巳亥属水,水遇火为灭……”

    再有:“震巽为东方春天木,离为南方夏天火,兑干为西方秋天金,坎为北方冬天水,以成一四季之循环。”

    风水中还有这么一句话:“夫易何为者也,夫易开物成务,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是故圣人以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业,以断天下之疑,宗旨是于行为处世必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中,和谐。”

    大意是说:“懂罗盘的人,从古自今都是大学识的奇才,帝王利用罗盘可以治国安天下,判断出国家当中的不明之处,如果有违风水便会亡国,反之朝代兴旺、国泰民安。”

    胖子在一旁撇了撇嘴说:“我们摸金派以《易经》为基础,虽然和你掌握风术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却是你们的七雄基础口诀的祖宗,这点你认不认?”

    我没有理会胖子,但是自己知道他说的没错,各门各派其实刨根的话,那最后都会殊途同归,这是不变的定律。

    所以,我说的这些胖子也懂,也许只是一些细节有些出入,但是并不影响最后判断。

    风水可以表现为实际的“风”和“水”,风还指元气和场能,而水就是流动和变化。

    虽然这里并没有实际意义的事物来表达出来,但风水是存在于任何地方的,毕竟我们又不是在外太空看风水,这里同样有着地心引力。

    在我拿着罗盘转了几圈之后,心里忍不住“哎呀”地叫了一声,这要不是胖子提醒我,根本就发现不了,我们早已经进入一个设计的风水大局当中,难怪看不到月亮,走到哪里都感觉差不多。

    这个风水局叫做“阴煞遮月”,虽然相比较整个华夏的两大风水大局显得微不足道,但对于我们四个人来说,这却是一个无法破解,而且是能困人的风水局。

    难怪这里叫鬼蜮,并不是因为里边真的有什么魔鬼,而是因为这个风水局。

    中国两大风水局。

    一以北京城为中心,大、小兴安岭为左青龙,山东、青岛为右白虎,渤海湾为聚水。

    二以广西的北部湾为主,以南海为青龙衔印,以安南为有白虎,以北部湾为聚水局。

    言归正传,一听我说出了这个风水局的名字,即便连艾维克这个一窍不通的老外都有些担忧。

    毕竟“阴煞”两个字跟他们的万圣节没关系,这里也不可能有派对,有的就是一个能将人困死的局。

    胖子问我:“小哥,什么叫‘阴煞遮月’?胖爷怎么就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么一个听名字就带着邪性的风水局呢?”

    我解释道:“所谓的‘阴煞遮月’,其实放在土地福泽丰饶的地方,也叫作‘龙行托月’,但是这里没有龙,只有从布下此局后困死在里边的孤魂野鬼,所以才叫阴煞。”

    黄妙灵皱起眉头说:“小哥你要是说‘龙行拖月’风水局,那我也听师傅说过,所谓龙藏于水,龙藏于云,龙藏于岳。”

    “而最可能出现这个风水局的就是在海洋之上,那么这里无水无云无高山,还要布这么一局,那么只能吸收生物的生命作为运转的能源了。”

    我点头道:“任何事物的运作都离不开‘能源’,或者像机器的运作需要油、电、蒸汽等,生物需要空气、食物和水源等,植物需要养分和阳光……”

    “而这里就是依靠聚阴煞之气吸引月之精华,所以我们才看不到月亮,通俗来讲也叫‘鬼遮月’。”

    胖子也听明白了,他说:“原来这穷山僻壤还隐藏着这么一个大阵,看样子我们真是倒霉催的,还不如像多德一样,其实被那些尸碟吃掉,也别活活困死好,至少不用受尽煎熬再死。”

    我朝着走了几步说:“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小爷成全你。”

    胖子吓得连连倒退,摆着手说:“小,小哥,这个玩笑可开不得,不是还有一句老话是这么说的,这好死不如赖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死了就等于认怂了,胖爷岂是那种轻易认怂的人?笑话,呵呵……”

    末尾他苦笑了一声,以掩饰他的尴尬。

    艾维克根本就是一头的雾水,但是他的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因为他从我们的对话中已经多少听出点意思,他应该至少知道我们四个人被困住了,而且还有一种杀鸡用宰牛刀的感觉。

    “三,三位,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艾维克问道。

    胖子就挠着头,对我说:“小哥,你说是不是等到天亮就好破一些呢?”

    我摇了摇头说:“这里几千年来不知道聚集了多少的阴气,太阳光根本就找不到这里,只能是我们找到出路,而且小爷看手表也不一定准了,这里的磁场实在太乱了。”

    胖子就抱怨黄妙灵说:“灵妹妹,这下你满意了吧?现在人找不到,咱们也要死了,成为这个吃人大阵的肥料。”

    顿了顿,他骂道:“他娘的,想想就来气。”

    忽然,我们的眼前都是一亮,那种亮不像是自然光源,而且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照明弹的光,可是这里怎么会有信号弹呢?

    下一秒,四个人都朝着那亮光的方向眺望而去。

    依照之前我用罗盘定的方向来看,我们一直都是朝着北走,而信号弹的亮光还在更北一些,不过也不是很远了,大概距离我们现在所处位置的一公里之外。

    红色的信号弹,依照出发时候约定的来说,这是情况最为紧急之时才会用的。

    我们一共配备了三色照明弹,白色只是普通的警告,必要的时候也能临时当做照明弹,而绿色是陷入困境或者危险已经不远了。

    最后就是红色的,显然有人正处于了万般无奈的境地。

    在看到那信号弹开始从天际渐渐消失的时候,黄妙灵二话不说就朝着那边狂奔,而且根本没有理会我们有没有跟上去,显然她想到的付义的儿子,那个她口中的小伟。

    我们三个对视了一眼,便也追了上去,四个人就朝着那个地方跑,胖子生怕我们跑错了方向,毕竟需要不断地绕过岩山,所以他在信号弹消灭前的那一刻,在指北针上做了记号。

    一公里的路程,我们仅仅用了二十分钟,主要是因为地表非常蹊跷,要不然我们可能会更快。

    这当然也是因为黄妙灵跑的快,用胖子的话来说,这娘们不去参加奥运会为国争光,那真是一大损失。

    等到我们到了附近,四个人先是一愣,因为之前好几个小时都看的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岩山,现在忽然看到了一座还没有完全坍塌的大型石头宫殿。

    那种落差感真不是能用言语来形容的。

    这座宫殿屹立在岩山的中间,有一大半已经迈进了风化的石头和黄沙之下,而且非常的破败,但横跨足足有一千米的地表。

    这就如同一只沉睡那里的大型野兽,只要我们走过去就会被一口吞掉,而且连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胖子吃惊地问我:“小哥,这是西王母的宫殿吗?”

    我摇头说:“按说这一代还不是西王母国的范围,可能也是一个像古国那样的附庸国,只不过这个国家看起来小了很多。”

    艾维克说:“说的不错,在上千年的西域存在着很多小国家,有一些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所以一直不被世人所知,也许我们进去看看就能知道一些外界从不知道的东西。”

    胖子看着前方苦笑道:“有人比我们更急。”

    我们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在我们震惊和讨论的时候,黄妙灵早已经快步朝前走去,这也是因为她的体力大量消耗,要不然估计还是如疯兔一般的奔跑。

    我们三个人也无法继续说下去,快速跟在黄妙灵的身后,但是一直被她丢好几十米,我喊了几声让她等等我们,但是黄妙灵没有丝毫的停顿,直径朝着走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