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宝石之眼
    换句话可以这么说,月长石一般都是镶在戒指上,或者作为项链的吊坠,却没有打造成手镯。

    因为这东西的造价实在太过昂贵,即便身价过亿的人都不愿意去那样做。

    可是,当我又上了一步,却发现这块月长石的上面,居然还融合了另外一种暗红色矿石。

    这种矿石在现代中低档的宝石,名叫紫牙乌,很多国家把紫牙乌定为“月泪石”,说它是月亮流的眼泪,象征着忠实、友爱和贞操等。

    而在中国,我们更喜欢把它称作为“石榴石”,并且在我国十多个省份都发现了它的矿产,其中西藏和新疆都有,这只能算是一个附带品。

    胖子说:“小哥,你不继续作业,发什么呆啊?”

    我说:“上面还有一种档次不怎么样的石榴石,小爷看看不行啊?”

    胖子笑道:“行行,但是你可快点吧,咱们没有多少时间了,现在估计都有他娘的四点半了。”

    我说了一声“知道了”,便准备撬上面的岩石。

    可是,我的匕首尖刚往过去一伸,诡异的现象就发生了,那块如同月牙的石榴石,忽然变大了,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将整块月长石覆盖住了。

    我整个人就愣在了半空,而胖子他们显然也发现了这个变故,急忙问我怎么回事,同时也叫我赶快先下去。

    在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条石榴石又归于了原位,好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我知道那肯定不是幻觉,不可能这么多人同一时间全都看到了一样的幻觉,所谓的幻觉我经历了实在太多,知道每个人的幻觉都不一样,所以这显然都是真的。

    我说:“你们安静点,我没事。”

    顿时,他们都不再说话,我又用匕首探了过去,那条石榴石再度将整块月长石覆盖,好像它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后者。

    这时候,我听到下面的黄妙灵说道:“这,这东西可能是活的。”

    我的手一抖,差点就把匕首掉在地上,我又看了看这种材质的宝石,忽然就意识到为什么黄妙灵说它们可能是活的,确切地说是它,因为这两者应该就是一个整体。

    在某样东西靠近你眼睛的时候,眼皮就会条件发射般地合住,只有你自己把手指头伸过去,只要不碰到睫毛或者眼睛,眼皮是绝对不会合上的。

    没错,这就是一只眼睛,一只只是少了睫毛的宝石眼眸。

    在我的匕首尖在下面的时候,它看不到所以不会闭合,现在我到了宝石的上面,它就能够看到我的匕首,所以每当我靠近的时候,作为眼皮的石榴石就会自动闭合。

    我再也不敢把匕首伸过去了,这完全都是有意识的行为,至少它也是一个生物。

    动物就不用说了,植物也有此类的感应,比如说含羞草之类的,那么我所做的一切,它可以说是历历在目了。

    胖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挠着头说:“什么是活的?你们在说什么啊?这次胖爷怎么一点儿都听不懂呢?”

    我往下缩了缩身子,把自己想到的跟胖子一解释。

    一瞬间,所有人都恍然大悟,瞬间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不由地往后退了几步,手里的枪握的更紧了,死死地盯住了这块宝石。

    片刻之后,胖子“呸”了一口说:“小哥,你他娘的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就下来换胖爷,它就算是活的,那也是一只眼睛,你难道还怕它用眼皮把你给夹死啊?”

    听了胖子这话,我也感觉是这个道理,这又不是一张嘴,而且它毕竟是一块石头,就算它如此有灵性,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我鼓起勇气又把头伸了上去,直接一双眼盯着那一只巨大的眼睛,还是有一种来自骨子里发自恐惧感,这只眼睛我好像曾经见过。

    我想了想,很快就想到了是在什么地方,那曾经是地心当中。

    在我们一到达的时候,看到那一条巨龙盘在了树头上,我曾经和它对视过一眼,有着非常相似的感觉,甚至可能一模一样。

    又盯着这块宝石看了一会儿,我见它也看着我,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感觉它应该不可能出什么幺蛾子,便再度伸出匕首。

    我也再理会暗红的石榴石闭合,开始将上面的岩石撬掉。

    也就是用了十分钟的时间,整颗宝石被我撬了下来,我把它托在了手掌当中,那石榴石又回到了月长石的后面,看的居然有那么一丝诡异的令人心惊。

    我不敢再和它对视下去,宝石的辐射一般都很大,可能影响到人的脑电波,那样让人不自觉地进入幻境当中。

    要说以前出现幻境无法知道,现在制造幻境的源头就在自己的手掌当中,我自然不会傻到中招。

    把这只宝石眼睛往背包里边一装,我便顺着绳子滑了下去。

    在给胖子他们看这颗宝石眼睛的时候,我把自己想到的提醒了他们,而自己就开始挥动着绳子,把钩子从上面甩了下去,解开绳子把钩子塞回背包里。

    胖子就惊讶地感叹道:“奇石,这真是有史以来见过最为奇怪的宝石,这石头贵就贵在一个‘奇’上,我想这家伙的价格,估计能够超越以往摸回去的任何一件。”

    我微微点头说:“以前不管是玉玺、和氏璧还是聚宝盆等,那些只不过带一定历史传奇,而这颗眼睛宝石本身就有带有传奇,要是能够搞清楚这到底是西域哪个国家的宫殿,那么它的价格估计能被炒到天文数字。”

    胖子摸了摸下巴说:“既然咱们都不知道,那么外人就更加不可能知道了,到时候随便给它编造一段传奇,最好能和西王母挂上钩,那样咱们八个人就发大财了。”

    顿了顿,胖子接着说:“各位,现在东西已经到手了,原本这是小哥发现的,按照规矩他是可以不分给咱们的。”

    “但是,看在胖爷的面子,加上小哥就是这么一个人,到时候拍出多少钱的总数咱们一分为八,当然这说的是税后,大家没意见吧?”

    我一愣,这死胖子居然替我做主了,不过自己其实也没有想过独吞,这么好一件宝贝,即便我有这种想法,那别人就可能有杀人越货的想法。

    而且私吞也不是我的性格,自然想着和大家平分这些。

    犹豫了片刻,我说:“我们不能一分为八,毕竟除了我们几个人,还有进入这里死去的多德他们,我们就一分为九,把多出来的那一份给他们的家人当安家费,大家没意见吧?”

    众人微微点头,艾维克对我说:“小哥,你真是一个仁义之人,我以前看过一些你们中国的武侠小说,你这样的作风,应该算是里边的大侠了。”

    我连忙摆手说:“打住,你可不要再抬举我了,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现在搞得我好像英雄似的。”

    “我们中国可不提倡个人英雄主义,没有各位我也不可能到这里,也就更加不可能得到这只宝石眼睛了。”

    黄妙灵说:“不是我给你们泼凉水,只有我们离开这里,这件冥器才有价值,要不然只不过是挪动一下地方,现在我们还是去找椅子雕刻的那面旗子吧,这才是现在最为重要的。”

    我们面面相觑,一群大老爷们在这种事情居然不如一个女人理智。

    黄妙灵说的没错,我们确实应该先想办法离开,只有离开这里一切才有意义,要不然只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接下来,我们八个人就开始寻找那面小旗子,但是现在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感觉之前所受到的罪,那他娘的都是值得的。

    有了手中的那颗宝石,胖子话更多了起来,一会儿让我给估价,一会儿又说到了有信号的地方就给岳蕴鹏打电话。

    总之一切都是围绕着这颗宝石为主在啰嗦,其他人也议论纷纷,这让我有些脑仁疼。

    我们将整个大殿仔仔细细地找了个遍,别说是一面旗子了,就是连根旗子把都没找到,众人这才从刚才的兴奋中清醒过来,开始为自己能不能出去而忧心忡忡。

    忽然,大家的语调变了,我居然有些不适应,看来人这种高等动物都喜欢报喜不报忧,怪不得帝王身处高位听不到民声。

    因为那些部下专门挑好的说,什么时候危机到了门口,他才能意识到。

    我嘲笑胖子说:“你刚才不是说的挺好吗?现在怎么变成哑巴了?继续说啊!”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胖爷刚才那叫活跃气氛,其实也知道找不到一切都等于零这个道理,像小哥你这种性格的人,那才是最难受的,做人要学会自己给自己找乐子,而不是增添烦恼。”

    我冷“哼”一声:“你那就是小孩儿吃拳头,自己哄自己,问题早已经摆在这里,当务之急是想着怎么找到那面旗子,而不是一个劲围绕在这块宝石上。”

    胖子不耐烦地说:“得得得,你丫的说的有道理还不行,胖爷刚刚想了一想,你们说那旗子是什么做的?”

    黄妙灵皱起眉头说:“从雕刻上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不过我想应该是皮毛、丝绸等料子做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