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有钱真好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这不是着急的,而是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了,你看胖子不也跟我一样吗?”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狗日的小哥,这时候想起拉你胖爷作为垫背的了?你他娘的还真是有出息啊!”

    我踢了他一脚,对周连山说:“前辈,请继续说。”

    周连山点了下头,说:“虽说这些血蛇在白昼不比夜晚,但是它们依旧能够钻上钻下而行,那样也可以控制身躯保持一个平稳的温度,但是到了刚才消失的地方,就有了一些不同。”

    霍子枫问:“什么不同?”

    周连山说:“那样子说明那条很粗的血蛇无法再往下钻了,不过是人为造成的,还是下面有什么岩石。”

    “总之呢,它可能选择走了地面,只不过蛇爬行过的痕迹在这塔克拉玛干沙漠上面,就好像一阵风吹过似的,所以我们根本不可能发现。”

    胖子就诧异道:“照您这么说,那些血蛇就在找死啊,这么热的天它居然还一直在沙子上面爬行,那可真的会让它缺水而亡的。”

    这时候,老九说道:“这点我这个有些经验的人就比你们更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其实很多蛇类都会在沙子的表面爬行而过。”

    “尤其是在白天,它们的目标也就非常的明确,那就是找能够藏身的地方,多半是找一些动物打出的孔洞,顺便能下去美餐一顿,有时候遇到树荫也会去纳凉的!”

    我说:“照您这么说,这条血蛇就是朝着能够乘凉的地方而去了?”

    周连山和老九对视一眼,然后一起点了点头,虽然他们还是没有说的特别清楚,但我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

    但是,胖子他肯定不会想通这是这么一回事,因为他根本懒得去想,一直都想着要最直白的答案。

    胖子拍了拍我问道:“小哥,看你的样子好像是理解了,能不能给胖爷讲讲,你也知道胖爷一般有最后答案的事情不愿意动脑筋去推敲,那种活根本不是胖爷这种粗人干的事情。”

    我说:“前辈和老九的意思已经显而易见了,血蛇有两种选择一个是钻到地下纳凉,另一个就是寻找荫凉的地方,可是人不可能长时间在地下,这么一来说明就是去了一个地面上能够避暑纳凉的地方了。”

    胖子这才恍然大悟,还埋怨道:“和你们这种人打交道就是麻烦,好好的一句他们去了有荫凉的地方不就行了。”

    “那这沙漠当中有荫凉的地方也就是胡杨树下和大型的沙丘后,不过沙丘那点荫凉不足以让那么大一条蛇休息,那肯定就是找有树木的地方去了。”

    我笑道:“想不到你个死胖子反应也这么快,现在既然我们知道了黄妙灵被抓的地方。”

    “而且也知道沿着这条线走就会看到更大片的胡杨林,所以我们要救出黄妙灵,也就是时间的问题,而且越快找到越好!”

    周连山点头说:“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让大家边走边说,毕竟张文他有伤在身,我们又不可能速度有多快。”

    “但是,只要对方去阴凉处避日,那我们肯定就会追上去,不是常说不怕慢就怕站的嘛!”

    一听这话,我就对胖子说:“死胖子,既然你把一个点改成了一成,那接下来就继续背着小爷去营救黄妙灵,别以为你那点小心眼小爷看不出你来。”

    胖子咧了咧嘴说:“小哥,想不到连你也变得这么势利,以后这让胖爷这种势利的人该怎么在这夹缝中求生存啊!”

    我无奈摇头,等到胖子蹲下来,我就再次上了他的背。

    说实话我的腹部有伤,本来背着就是一个很不好的姿势,可是这里又没有担架,即便是能够制作担架的材料都没有,所以只能忍痛让胖子背着我了。

    当然,这也幸好是胖子,他那虎背熊腰的,即便走起来有稍微的颠簸,但脚下毕竟是沙子,不可能有高低不平的地方。

    所以,我趴在他的背上,也是一个无奈选择中的选择,只希望能够快些把黄妙灵救出来,要不然又不知道会出什么幺蛾子。

    路上,胖子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人类的鞋印,毕竟那条血蛇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别说是托起两个人,即便是一个人都不可能。

    但是,关于这一点儿我想到了,很可能是黄妙灵和艳阳天走在前面,那条血蛇跟在后面,并用它的尾巴清扫了鞋印。

    蛇不管怎么再通人性,但绝对不可能有人的思想,所以做这件事情的,也就是幕后操控者肯定就是艳阳天了。

    我想不到这家伙心细到这种程度,各方面比起我们来说,他都可以把我们甩出一条街那么远的距离。

    胖子喘的更加厉害,毕竟即便是坚硬的路面他一直背着我都够呛,更不要说是这种软绵绵的沙地上。

    不一会儿,胖子就开始求援道:“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家伙,平时胖爷和小哥对你们也不错,怎么到了关键时候就没有人愿意替替胖爷呢?”

    霍子枫说:“你们两个人的背包都在我身上,再加上我自己的,三个背包的重量也和我师弟的体重差不多,而且同等重量的活物要比死物轻的多,要不咱们两个换换?”

    胖子瞥了一眼霍子枫身上的背包,说:“胖爷指的又不是你,而是其他人啊!”

    盲天女瞪了胖子一眼问:“怎么?你难道打算还让我一个女人肩负起背小哥的重任?”

    胖子就笑着说:“天女,咱们就事论事,这要是以后你嫁给小哥,而他遇到了困难,你说你作为他的妻子,是不是要跟他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黄妙灵冷哼道:“这事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再说也要看什么事情,你难道会容许你以后的老婆,去救她的前男友吗?你应该立即我现在的心情。”

    “操,你他娘的这话说的真有意思,直接说不愿意背就得了,还抬出这么一个大道理来,胖爷的老婆现在还在外母娘的肚子里呢!”

    胖子说着就开始悬赏道:“谁要是和胖爷分担小哥,胖爷就给他五成。”

    这时候,真是有钱做什么都有人愿意去做,老九便从胖子的背上接过我说:“那我肯定就愿意了,毕竟出来不就是为了钱嘛!”

    胖子哈哈大笑起来,说:“真是没有小哥一身轻,这有钱就是好。”

    胖子和老九还有一个君子协议,那就是每到一片胡杨林他们两个就换一个人背我。

    刚开始我还有些不好意思,即便花了这么大的价钱,但说到底也就相当于开了个空头支票,如果我能摸到冥器那他们两个就赚了,要不然他们是白辛苦一趟。

    随着我们继续往前走,路上胡杨林之间的间距越拉越近,走到后来我甚至怀疑,我们走到了最后,会不会看到大到无法想象的一片杨林。

    可是,在塔克拉玛干还未曾听人说起过有这样的景象。

    不过,大家都知道沙漠里边有绿洲,之前我们进入漠南也曾经到达过。

    这里虽然只是不断发现胡杨林群,可是没有看到沙海中的一点绿洲,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也许就是因为没有找到过而已。

    走了差不多有20公里的路程,不要说是胖子和老九,即便是其他人也都面露疲惫之色。

    毕竟,这几天晚上不断地出现状况,每个人都无法休息好,就是有休息的时间,大家也不敢睡得太死,所以不疲惫那是不可能的。

    胖子感叹道:“这小哥的这笔佣金可真他娘的难赚啊,胖爷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这么难赚的钱,以后打死不背人,那怕是个小孩儿也不行。”

    老九说:“这点算什么,相当年交通不便利,我和一些老兄弟背着一些东西穿越整个塔克拉玛干,那风风雨雨地也经历过很多的事情,当时我们没有一个人叫苦,但一趟来回只能拿五六百块钱,你就知足吧!”

    胖子就抗议道:“那时候的五六百块钱都值钱,即便不能翻十倍,怎么也得抵得上现在的两三万,钱他娘的越来越不值钱了。”

    我提住胖子的耳朵说:“好啊,你个死胖子,怎么觉得小爷给的少了是吧?”

    “那行,小爷也不和你谈什么冥器,只要你能背着我找到黄妙灵,那么小爷给你比老九那时候的工钱一百倍。”

    胖子眼睛一转,忙摇头说:“一百倍那才五六万,即便一千倍胖爷也不干,要是一万倍还勉强可以考虑一下,但也只是考虑,相对于咱们摸过的那些大件,这点钱只是毛毛雨了。”

    老九就笑道:“要是给我比那时候高一千倍的话,我肯定想都不想都同意了。”

    胖子说:“五六十万虽然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你要是小哥曾经摸出来的价格最高的一件冥器有多少,我想你肯定就觉得这还和五六百差不多。”

    老九问:“那是多高?”

    “来来,先把小哥从胖爷的背上接过来,然后胖爷好好给你科普一下。”

    胖子说着,就很霸气地把我让到了老九的背上,后者一脸很想听的模样,还真就把我老老实实地背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