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一缕残魂
    黄妙灵说:“艳阳天,我能重生全都是你的功劳,答应你的事情也一定会办到,这一支舞既然是第一件事,那我便是完成了,那剩下的两件是什么?”

    这时候,艳阳天的目光忽然就投向了我们说:“这些人现在对我已经没有什么太大作用,虽然我并不想杀了他们,但也不希望他们阻碍我接下来的计划,你说这事该怎么帮我做呢?”

    黄妙灵想了想说:“你不想让他们死,又不想让他们干扰你的事情,那办法有很多种。”

    “不过,这些人既然能够到达这里,说明他们也都不是泛泛之辈,而且我已经感受到这些人大多数身怀秘术,所以我觉得为你所用更好一些。”

    艳阳天笑道:“我当然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们可不这么认为,会觉得帮我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什么的,所以只能劳驾你出手帮忙了,这也就是第二件事。”

    黄妙灵微微点头说:“这件事情很简单,既然你剩下最后一件事情了,那就一起说了吧,帮你完成了三件事情之后,我还有自己的使命要做。”

    胖子正想说话,却被我拦了下来,此刻的黄妙灵身上透着一股子妖劲,很难说她这是怎么了,而且她此刻的目光也注意到了胖子。

    那种目光可不想一般人能拥有的,里边充满了说不出的邪气。

    艳阳天眼珠子转了转说:“那好吧,我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希望你帮我办两件事情。”

    我心里不由地哑然失笑,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种不要脸的人,女人明明答应他办三件事情,可是他这么一来不就成了四件。

    那么,艳阳天每次到了最后一件的时候,全都说是两件或者更多件,黄妙灵岂不是一直要被他利用?

    盲天女轻声问周连山:“师叔,这算是什么?您之前说的引魂术吗?”

    周连山眯着眼睛摇头道:“不是,你看用了那么多的血作为引子,如此大的血祭之术,我觉得这更像是轮回术。”

    霍子枫就问:“什么是轮回术?”

    周连山叹了口气说:“万事万物皆有轮回,虽然常说‘人死如灯灭’,但是轮回把一切都记载的清清楚楚。”

    “换句现代的话来说,这也叫做大自然的记忆,我想附在盗神宗黄妙灵身上的,一定是这里曾经的一个亡灵。”

    胖子终于忍不住说道:“这也太扯了吧,见过鬼上身的,没见过上了身能吹牛的,还说要让咱们听那个家伙的。”

    说着,他看了一眼艳阳天,继续说:“胖爷打死也不听他,他算个什么东西,只是个会背后阴人的小人罢了。”

    忽然,韩雨露往前走了两步,她先是上下打量了黄妙灵,而后者也开始看着她,并且眼神中有一种彼此熟悉的感觉,这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噗通!

    韩雨露直接跪倒在了黄妙灵的面前,她用急剧颤抖地声音问道:“奶奶,是你回来了吗?”

    一瞬间,我们的惊讶的连嘴都合不拢了,谁也没有想到韩雨露会对着黄妙灵叫“奶奶”。

    按理说韩雨露可是2000多年前的人物,而黄妙灵只不过20多岁,换句话来说让一个2000多岁的人叫一个20多岁的**奶,这真是太过难以置信了。

    黄妙灵看韩雨露,眼神中满身疼爱,她上前帮后者整理了几下秀发,说:“孩子,想不到西王母大人赐予的丹药,居然真的让你活到了这个时代。”

    韩雨露抓着黄妙灵的手臂,开始点起了头,她说:“奶奶,我一直没有忘记我族的使命,即便我现在时常会出现短暂的失忆,只要在我记忆完好的时候,我便会把事情做下去。”

    黄妙灵微微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啊!不过,奶奶我现在受制于艳阳天,必须要完成他交给我的事情,等我把它都完成了,便和你一起把我族的事情继续下去。”

    黄妙灵和韩雨露你来我往聊着我们根本听不懂的事情,几个人就像是傻子一样原地听着,也不知道她们指的自己族的使命到底又是什么。

    胖子推了推我说:“小哥,咱家姑奶奶是古国的末代女王,也就是第九代国王,你说她这个奶奶会不会是第七代啊?”

    我已经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但这种道理还是能够想明白了,旋即点头说:“我看应该就是了,想不到附身于黄妙灵身上是这么一个**oss,难怪她的口气会那么大。”

    这时候,黄妙灵把韩雨露扶了起来,然后便走到我们两个的面前,说:“你们听好,我并非是古国第七代女王,而是第六代,第七代应该是我的妹。”

    “本来应该是这孩子的母亲没错,但是因为我在一次抵抗异族入侵牺牲在了这里,所以就效忠西王母大人于此处。”

    说着,黄妙灵颇为怀念地关顾了这一片胡杨林,她说:“那时候,这里的树木远比现在茂盛,还有一条大河从这里流淌而过,我们在这里杀的河水都被染红了,最后胜利还是属于西王母大人的。”

    胖子就说:“姑奶奶的奶奶,您这么大岁数了,能不能别闹呢?现在可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您这上了我们家灵妹妹的身,这好像他娘的有些不道德吧?”

    砰!

    一声闷响,胖子就好像一颗炮弹朝后飞了出来,很快就撞在了一颗胡杨林树上,整个人又快速从树上掉了下去,然后就没有了声音。

    “秘术!”

    一时间,霍子枫、盲天女和周连山几乎异口同声地轻声喝道。

    我也管不了这么多,连忙跑过去看胖子的情况,刚才明明没有看到黄妙灵有所动作,这200来斤的胖子居然这么轻易就飞了出去,估计也只能用秘术来解释了。

    而且,黄妙灵使用秘术要比周连山更加的直接,甚至连任何的症状都没有,仿佛只是一个眼神就办到了。

    等我到了胖子的身边,他已经扶着树干爬了起来,整个人的脸色惨白的不像话,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便是一口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

    看样子,胖子这次是伤到了内脏,在这里缺医少药的我这条命这次可真的悬了。

    我扶着胖子,他擦着嘴巴的血,两片厚厚的嘴唇都染红了,他咬着牙骂道:“他娘的,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胖爷怎么一下子就飞到了这里,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呢?”

    看了一眼黄妙灵,我轻声说:“死胖子,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就别多生事端了,反正既然艳阳天不打算要我们的命,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就不会有事的,这事情要听听韩雨露的意见。”

    胖子艰难地点头说:“也只能这样了。不过,这老娘们别谁都狠,这一下差点没把胖爷搞死,我们要小心一些才行。”

    我无奈地看着胖子,他还让我们小心现在的黄妙灵,最应该担心的反而是他自己才对。

    胖子那张破嘴老是时不时就蹦出个什么话,以往那还好说,惹了这个时候的黄妙灵,我估计这家伙的小命都可能报销了。

    等到我扶着胖子走回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周连山很有礼貌地对黄妙灵行了个礼:“不知道前辈的名号是何?还望不吝赐教。”

    黄妙灵看了韩雨露一眼,反问道:“你们为什么称这孩子是韩雨露?”

    这一下,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我,可是这名字不是我起的,是当时盲天官告诉我的,我就把当时听到的话,告诉他们。

    “官爷说,既然我们都不知道韩雨露的名字,而她自己又忘了,那就以汉同音字韩为姓,至于雨露字大概意思是雨露均沾,这样显得她平易近人,不过现实并非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黄妙灵眼睛转了转说:“既然她叫韩雨露,那我就叫韩惠泽吧,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叫什么不重要,只要知道是在叫谁就好了。”

    周连山连忙应道:“韩惠泽前辈说的是没错,只不过听起来韩雨露姑娘有些居于尊上的感觉。”

    黄妙灵看着周连山说:“韩雨露她还实实在在活着,而我只不过是暂居这个女子的体中,早晚还是要还给她的,就好像那天上的一颗流星一般,划破天际留下一道炫彩的记忆,却不可能像日月那般永恒无疆。”

    胖子揉着自己的胸口,身体在微微地颤抖着,我知道那并不是他自身有什么毛病,而是因为他想要笑。

    可是,胖子这次却不敢那样做,所以把自己憋的脸红脖子粗,估计一会儿他的内伤就会更重了。

    我捏了胖子的胳膊一把,轻声问他:“你他娘的笑什么呢?”

    噗嗤!

    胖子一下子笑了出来,可是当看到黄妙灵眼神中的气势,又愣是把笑容憋了回去,他咬着牙说:“这听起来反而像她是韩雨露的孙女一样,胖爷真的忍不住了。”

    “忍不住也得忍,不行小爷帮你。”

    我用力掐住胖子的肥肉,说:“你他娘的可千万别笑啊,万一再惹怒了黄妙灵身上这位祖宗,你这个死胖子可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死胖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