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突来的死亡
    艳阳天头戴冠帽熠熠生辉犹如黑夜中最明亮的星,时间长盯着他的脑袋去看就会有刺眼的感觉,让人不敢一直直视下去。

    此时此刻,在门后面响起了一种很难用语音形容的声音,好像有点仙人仙境当中的场景,大家都呆住了。

    韩雨露死死盯着那个冠帽:“这是大王公冠,上面的羽毛是用凤凰羽毛编程的,而传说中东王公的坐骑就是一只凤。”

    “凤是公,凰是母,但是下面又有朱雀、青鸾、鹓鶵、鸿鹄和鸑鷟五类。”停顿一下,我继续说:“传说中青鸾也叫三青鸟,那是西王母的坐骑,看来这些古代的大神都不等闲角色。”

    在我们轻言细语的时候,那巨大的门已经缓缓打开,从其内射出一道犹如朝阳升起的光芒,那种感觉令人无法忘怀。

    我们都被这一道亮光所吸引,好像只要靠近,便会有这人世间任何的好处,如同进了一个美梦当中,想要什么就会得到什么。

    如果现在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是在做梦,那也不会有丝毫的诧异感。

    忽然,一道猩红的光芒一闪而出,我们几乎都是一愣,下一刻就用枪去瞄准。

    可是又从那到光亮中飞出了好几道,一时间也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只觉得眼前不断有猩红之光飞舞,那真是眼花缭乱。

    艳阳天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他忙大叫道:“千万不要让它们近身,这是血螭蝙,一种传说中的远古凶兽。”

    “妈的,我才不管丫的是什么,动手吧!”胖子吐了一口唾沫,甩手就是一枪,虽然他的枪法相当不错,但是这种血螭蝙速度如同闪电一般,子弹竟然扑了个空。

    一时间,我们也都扣动了扳机,虽然我从未听说过还有这种生物的存在,但是我注意到了“螭”这个字眼。

    螭,古代汉族神话中龙生九子之一,模样大概就像是一条没有角的龙,大多是用于古建筑或器皿、工艺品之上,一些帝王玉玺以及将军的将印上的钮均可能用到。

    我们的子弹虽然不能说织成网,但都市瞄准后开的枪,但是那些

    子弹虽然说不上是密集,但也绝对是瞄准了在打,那些血螭蝙在接近我的同时,已经被打落了好几只。

    我仔细去观察,发现那是一只长着蝙蝠类翅膀,身躯却像是一条初生的小龙,大概有些类似西方魔幻剧当中的那种怪物龙的缩小版。

    在那几只血螭蝙掉落的地方,那地方的植物立马像是被烈火燃烧过一样,瞬间便是化为灰烬。

    我不由倒吸了口凉气,这玩意要是触碰到人,那么人是不是也会这样,那可真是一点儿挽救的余地都没有了。

    我忙大叫道:“大家千万不能触碰这些飞禽,会死人的。”

    胖子已经完一梭子子弹,在换弹同时:“好了小哥,瞎子都看出来会死人的,你他奶奶的就不要说废话干掉一个算一个。”

    我无奈地再度扣动扳机,也不是人家胖子说我,自己的枪法烂的就算是站在那里让我打,我他娘的都不一定打中,更不要说这种飞速这么快的家伙。

    此时此刻,现在一切全只能依靠运气了,而显然这种血螭蝙的数量不是很多,所以我基本都是在浪费子弹。

    胖子将我的枪口摁下,说:“你快算了吧,还是给胖爷换子弹,胖爷一个人打两支枪,看着你丫的这样浪费子弹,胖爷这是打心眼里心疼啊,这可都是保命的东西啊!”

    这种血螭蝙的智商虽然不及人类,但是我看得出它们很是聪明,知道这些飞射向它们的子弹可以致命,便开始利用自身的速度进行躲避,而且还不断地变换角度靠近。

    这样一来,反而我们被逼的手忙脚乱起来。

    霍子枫说:“不行了,使用神秘能力吧,要是等到它们贴身上来,事情就会非常麻烦的。”说着,他已经开始念动口诀了。

    这时候,艳阳天打断了他说:“现在还不能用,里边用到的地方还有很多,我来对付它们。”话音刚落,他就将那颗天眼石托在了手中。

    在艳阳天念了一些口诀之后,天眼石自动悬浮起来,并且睁开了眼睛。

    一眨呀,眼睛中绽放出血红色的光,那些血螭蝙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朝着它聚拢去过,然后就开始原地停着飞舞。

    这就好像烛火被灯罩外面的飞蛾,不管怎么向靠前都无法靠前,但它们毕竟不是蛾子,有着一定的智商,发现这样的情况,便开始朝四周飞去。

    可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再度发生,血螭蝙们居然怎么都飞不走,放佛被什么束缚住了。

    接着,所有人就听到艳阳天声音:“不要发呆,抓紧时间干掉这些东西。”

    所有人开始端起枪来点射,看着那些血螭蝙掉落在地上,自燃成一大片的灰烬,而那个地方就好像被燎原之火烧了一块似的。

    在这样的环境中,仿佛白纸上面多了一个黑点,黑漆漆的非常的难看。

    当解决掉这些血螭蝙过后,大家互相看着彼此喘气,虽说刚才没有伤到人,但即便遇到到这种怪物的厉害之处,而艳阳天没有让霍子枫使用神秘能力,那么这样说来里边将会更加的危险。

    胖子叹气道:“他娘的,也幸亏有天爷在,这要不然会出大事的。”

    艳阳天干笑着说:“现在,你们绝对不能对我怎么样,如果没有我的引导,你们根本就进不去,进去了也不见得能出来,所以你们还是跟着我吧!”

    正在我们面面相觑的时候,忽然一声尖叫吸引了所有的人注意力,在我们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的时候,发现盲天女一个踉跄就倒在地上。

    我的心里“咯噔”一声,心里知道还是出事了,然后亲眼目睹了盲天女的惨重,从她的左腿开始,在不断地化作灰烬。

    胖子也算非常手快了,他从腰间拔出了匕首想去切掉,只不过他的匕首太短了,明显不适合做这种事,突然韩雨露已经挥剑上去了。

    在这一刻,艳阳天出手抓到韩雨露的手腕,他叹了口气说:“不要让她再受痛苦了,任何生物被这血螭蝙咬了,那种毒液先流进血管,然后逐步化作灰,什么办法都没有,现在她再过不到三分钟,整个人就……”

    我们全都愣了,连盲天女自己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她的眼神中早已充满了恐惧,疯狂地摇着头:“这绝对不可能,会有办法治愈的,一定有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脑中灵光闪过,连忙咬破手指喂给她,希望我这种特殊的血液可以解毒,所以让盲天女狂吸了二十多口,直到一滴血再也吸不出来。

    我是这样想的,自己废一根指头,救下失去了一条腿的盲天女,老话不是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嘛!

    可是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盲天女绝望了,我的血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解了毒那么,她的另一条腿也从脚腕处开始化为灰烬,盲天女就看着我,说:“小哥,你能抱抱我吗?”

    我心说:这都他娘的什么时候了,还要搞这个啊?

    可是,此情此景就在我眼前真实的发生了,我伸出颤抖的手,其实我整个人都在剧烈地抖动着,但重要将盲天女紧紧地抱在自己胸口。

    这一瞬间,我好像要失去什么最为重要的东西,只是平常根本没有把这种东西放在心间,现在才明白,其实它存在于我的心底深处,很深很深的地方。

    艳阳天无奈地摇头:“这个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也没有想到啊,这一切也许就是命吧!”

    这话说完,艳阳天就春这那条打开的缝隙中走了进去,之后周连山和老九也跟着进去,这个地方就剩下我们那些人,一起送盲天女最后一程。

    “这就是死亡吗?”盲天女到现在也不相信这个事实,她继续说:“可是我没有一点感觉啊,我真不甘心就这样死了,非常不甘心啊!”

    不知道为了什么,眼泪它默默陪我,那种伤心的感觉多么强烈,痛苦的不止我一个,可是我不知道这是怎么,难道是我太过软弱,还是其他什么东西牵动着我。

    胖子嘴唇颤抖着:“天女,我……你……”他什么都说不出,豆大的眼泪不停往下掉。

    忽然,盲天女抬起手摸向我:“小哥,以后你要多保重了,我说一句心里,其实我已经爱上你很久了,只可惜我一直没敢表白,只可惜现在太晚了。”

    我用袖头擦着眼泪:“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还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吗?只要我能够做到,我一定去做,做不到也必须做到。”

    盲天官扫了一圈还在的人,她不由地苦笑起来:“我那个师叔还真是够无情的,他居然没有留下来,好像我的死活跟他没关系一样。”

    胖子紧咬着牙:“不用担心,我和小哥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的,就是胖爷砸锅卖铁也非把他赶出国去。”

    盲天女说摇着头:“没有必要了,他不当谁还能当,要不然崂山派更可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切已经没有意义了!”此时,她从膝盖以下都没了,这毒液腐蚀的速度远远超乎我们的意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