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打不开
    但是,有人等不及了。

    艳阳天催促道:“我们不能在这里待得太久,我们才刚刚上了通天之路,接下来会是很长的路要走,你们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胖子说:“我的爷,如果您着急就自己走吧,我们要好好看看风景,这神仙住的地方也不能白来不是,有没有冥器还是未知数,走走看看至少也算是旅游嘛!”

    我叹了口气:“别耍宝了,我们向前走!”

    胖子耸了耸肩,开始用手电照了照两边,我便在手电照到照不到的地方看到了各有一个雕刻,那是一种神兽的装饰物,只不过距离实在太远,只能看个轮廓大概,所以继续跟着艳阳天往前走。

    走了一段距离后,隐约感觉前面有个高大的东西,再走了一段便发现那是一座好像刷了金漆的方形门楼。

    如果这是在陵墓当中,算是龙楼宝殿了,可在这里那就是神话当中的南北东西天门了。

    等到我们到了门楼之下,发现并没有远处看起来那么重的金色,丝毫不影响它的气势。

    在两边是架起门旁边是两根方形的柱子,雕刻着各种植物的花纹,以及很多的奇兽异花,头顶各有一个燃烧着金色火焰的球状物体,有着两条金龙在旁边盘着,好像那火球就是它们吐出来的一般。

    在横梁上面蹲着一只小巧的金色麒麟,但是它也有一人多高,只不过这如此高大的一个门楼之上,便就不觉得它大,但它小也没有影响到它浑身散发出的气势。

    我们没有在这门楼下过多的停留,因为时间不等人,我们要尽快走一圈。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虽然并不迟,但是谁也不敢肯定里边一切都顺利,所以越能早些离开就越好。

    在那巍峨的宫殿就在门楼后面,我们又是走了一段时间,这才到达那种宫殿之下。

    在近距离看到反倒是只能看到一处,更多的其他部位就无法再看到,这完全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

    如此高大的宫殿,根本不像是人力可以修筑的,现代还保存的那些出名的建筑物,跟它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一件极品冥器和一件便宜的地摊货一般。

    因为这个宫殿的浩大,估计纣王的摘星楼和鹿台加起来也不足它的十分之一。

    整座宫殿用了一种特殊的材质,像是一种罕见的橙色宝石,只不过宝石的质地不是特别纯,可是如此大规模的建筑居然用玉石来建造,可谓是奢侈之极。

    而且这种宝石在市面根本没有见过,任何事物都怕独一份,即便你丑的独一份也能有名气,所以只要带回去拳头那么大一块,那绝对值老鼻子钱了,甚至说不定还有研究价值,那更是无价之宝了。

    胖子这次也发现了这座宫殿的建筑用料奇特,他问我:“小哥,胖爷看着也不像是普通的石头,可是又没有见过这种宝石,你说这究竟是什么啊?”

    我说:“这确实是一种宝石,只不过我也是第一次见,你要是有能耐就带一块回去,这东西的价格绝对高到让你想不到。”

    胖子笑道:“等胖爷带回去一块,买家问哪里摸的,胖爷就跟他说是仙界,你说丫的会不会疯掉?”

    我苦笑道:“会,他会觉得是你他娘的疯掉了。”

    胖子哈哈大笑,开始打量哪个地方容易扣一块下来,这挖天帝家的墙角,那可比现在去挖故宫的墙角更加的疯狂。

    只不过,艳阳天呵斥了这种随时可能施行的做法,他不让动这里任何的东西,说会触动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到时候也就麻烦了。

    胖子肯定就不愿意了,毕竟来就是摸冥器的,现在这么大一个冥器让他随便摸,他都不知道自己该带走多大一块合适。

    可是,这时候却有人唱反调,他心里怎么能舒服,不过也没有继续去做,毕竟觉得外表这么奢华,里边可能就有更多的冥器了。

    这座宫殿一共有9重,呈塔状有大到小,属第一重的楼阁房间最多,我大概数了一下足足有36间阁楼。

    第二重少了8个楼阁,以此类推,等到了最高的第九重,那里仅仅只有一间楼阁。

    进入的大门有6米多高,双门仅仅地闭合着,上面居然连一点灰尘都看不到,就好像有人天天打扫一般。

    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材质的特殊,因为脚下就有着厚厚的灰尘,这说明这种材质完全不沾灰尘。

    胖子对于刚才的事情还耿耿于怀,他瞥了一眼艳阳天,小声跟我嘀咕道:“小哥,胖爷想了一下,那家伙已经把他身上的昆仑八宝的都用光了,胖爷觉得接下来要怎么办!”

    胖子的话语刚落,艳阳天反身看向我们说:“上一次我也是走到了这里,可是没办法打开这两扇门,你们这方面的高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行的办法。”

    我上去摸了摸那门,确实了上面没有喷洒有毒性的东西,然后一行人全部着手来研究。

    很快,我们就发现里边有个重达两百到五百斤的门闩,而且是那种一次性的,门缝只有指头宽,根本不打算让人打开。

    我们都不知道那种新手,遇到这种事情第一不是打退堂鼓,而是想设计这里的初衷。

    这不论是谁设计的,那肯定还是人建造出来的,自然人力就应该能打开,而且不是从门缝去开,应该有什么机关。

    此时,我就想起了黄妙灵,要是她能在这里就好了,毕竟像这种机关她还比我们更加的专业,只可惜她成了那样,现在早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艳阳天剑我们全都紧锁眉头,他也不由地跟着皱起眉来,问道:“什么情况,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

    胖子眯着小眼睛,说:“办法肯定有啊,只不过胖爷要先砸一下试试,看看这门又多结实,因为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们第一个选择就是用炸药,又方便有省时省力。”

    艳阳天看着他:“你不会是又在打这宫殿的主意吧?”

    胖子哎了一声:“得,你既然这样说了,那就是对我们的手段不认可,那还是您自个来吧,胖爷旁边蹲着抽支烟。”

    艳阳天问周连山:“你有意见吗?”

    周连山叹了口气说:“胖子说的没错,我们一般都是用强行手段,只不过国内用的是炸药,而国外现在都用自己配制的化石液。”

    艳阳天无奈之下,说:“那行,你们就按照你们办法来吧,但能不破坏尽量不要破坏,毕竟这可不是一般的宫殿。”

    胖子不由地笑了一声,好像他能压艳阳天一头是多么高兴的事情。

    当然,这也只能怪艳阳天之前不让他去破坏宫殿的一个墙角,现在破坏的就更大了,以胖子的性格不能说是幸灾乐祸,但也算是出了口气。

    关于这两扇闭合的大门而言,我们也摸了一把它的材质,又试探着用石工锤砸了几下,发现那硬度比我们预计的硬了不少。

    不过,还没有达到那种打不开的底部,只要先用强效腐石液,再也炸药炸还是能搞出一个窟窿的。

    周连山从背包里边拿出了一整瓶强效腐石液倒到了距离地面一米多高的门上。

    只见浓烟四起,上面冒着白色的泡沫,看起来就像是这扇门得了什么恶心的怪病,同时也伴随着一股无法形容的味道。

    当强效腐石液往里边溶的时候,差不多溶到一半的时候速度就放慢了起来,我看到这玉石门里边居然还有其他东西,不由地就开始有些担心,觉得这种东西可能就强效腐石液也无法彻底溶进去。

    果不其然,等了3分钟之后,液体不再往里边渗透,开始朝下流,从1米多高流到了地面下,又往下渗了一些。

    在强效腐石液的作用也就消失了,只留下坑坑洼洼的一小片,对于整扇门而言,就仿佛是一张白纸上的一个黑点一般醒目。

    胖子开始敲敲打打,嘴里骂道:“他娘的,这里边怎么还夹着一块青铜板,这怎么能破坏掉,真是日了狗了。”

    周连山说:“我觉得这不是普通的青铜板,要不然强效腐头液也能烧透它,很显然是青铜板有蹊跷。”

    艳阳天开始着急问道:“那该怎么办?直接用炸药不行吗?”

    我说:“从这青铜板被烧掉腐蚀的表皮来看,它能够存在于几千年不腐不烂,这已经说明炼制这种青铜板的原石不是平常之物,又有可能是含铜很高的陨石炼制出来的。”

    艳阳天想了一下,便随意看向四周,说:“你说的应该没错,我能够感应到这里的山体之内有非同一般的矿物,看样子是就地取材炼制出来的,而且这整座不周山都有可能是一块天外陨石。”

    “不会吧?”胖子惊讶地也环顾四周,说:“我靠,这么大一块陨石,那撞在地球上整个地球不就爆炸了吗?这不可能吧!”

    我说:“传说中,在西藏以前应该是个盆地,是被一块巨大的陨石撞击之后,才变成了高原,这里的山脉都和这件事情有关系,不仅仅是因为板块运动挤压这么简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