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西域文化
    胖子把我拽到一边,轻声说:“小哥你听我说,你这脑子里边都是什么啊?韩雨露那性格你敢保证?万一她把东西拿上跑掉,或者再给了艳阳天,那你就白嘚瑟了!”

    我虽然不知道韩雨露是什么意思,但发自内心相信她,认为她是不会做出对不起我们的事情来,旋即瞪着胖子:“你给小爷少废话,韩雨露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有数。”

    胖子摇头:“我是也不愿意相信她会做出其他事情,可摆在眼前的叫事实,虽然她之前跟咱们商量过事情,但是你没看到她都给灵妹妹跪下了,你不要忘了,那附在灵妹妹身上的东西,可给她下了命令的。”

    我微微摇头,不管胖子怎么说,我都不相信韩雨露是那样的人,而且自己亲眼看到韩雨露已经打算在之前踏上不周山想要动手。

    那还是我拦下的,所以觉得不可能发生像胖子说的那样的事情。

    胖子继续说:“既然你不信就算胖爷求吃萝卜蛋操心,你看看韩雨露给你的背包里边有什么,说不定她是另有用意,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我有些不明白胖子这话的意思,不过自己心里没有点想法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也想知道韩雨露为什么这么做,立马就打开了背包,一检查里边的东西我就愣住了。

    “怎么了?”胖子见我表情不对劲。

    我说:“这个背包是我的。”

    胖子也是一愣,他说:“等,等一下小哥,你说这个背包是你的意思?就是说灵妹妹并没有把你的背包丢掉,而是给了韩雨露对吗?”

    我说:“我认为不会是你说的那样,不过这背包里边的都东西都是我自己收拾的,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一看就知道,而且……”

    扫了一下不远处的其他人,我说:“这里也有一颗天眼神石。”

    “啊……”胖子的惊呼声刚叫了一半就被他自己用手堵住,接着诧异地说“不可能吧?过来,胖爷看看,你他娘的的是不是看花眼了。”

    我没有回应他,因为自己的手抓着背包的位置,正是天眼神石的所在,而且那么大一块奇怪的宝石我又怎么可能看错了。

    我慢慢地拉开背包的拉链,让胖子看清楚,也是为了自己确定一下。

    等到我再次看到那颗天眼神石就躺在我的背包内,而胖子也难以置信地看到了。

    我们两个人好一会儿的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说现在天眼神石在韩雨露的背包,怎么又会到我的背包里呢?

    难道这是魔术?还是有两颗一模一样的这种宝石呢?

    胖子狂抓头发,问我:“小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胖爷都有些晕菜了,你能给胖爷解释一下吗?”

    我拉好拉链,说:“先不要声张,小爷就觉得韩雨露这一定是有某种含义,总之刚才艳阳天已经看到我把有天眼神石的背包交给了韩雨露,我想他应该不会再打我的主意了。”

    胖子摸着下巴说:“估计咱家姑奶奶就是这个意思,你说的对这件事情先不要说,等看情况再定。”

    这时候,霍子枫已经开始朝我们两个招手,同时嘴上喊道:“你们两个站那么远干什么?这白雾消散的差不多了,我们该进去了。”

    胖子应了一声说:“胖爷就是得了哮喘,这雾可比咱北京城的雾霾严重多了,你们也胆子够大的,不但不戴防毒面具,还站在门口当人体吸尘器,真他娘的不要命。”

    霍子枫说:“别那么多废话,不过来我们可就不等你们两个,就先进去了。”

    我说:“我,马,马上就来。”

    胖子白了我一眼说:“小哥,你他娘的磕巴什么?这事情别再他娘的露馅了。”

    我点了点头,我们两个就回到了门口,这时候所有人已经整装待发,显然他们看了一遍里边没有什么危险。

    只不过,这次带头的不再是艳阳天,换成了周连山,也不知道这两个“阴谋家”又在各自搞什么诡计。

    一字长蛇走进了宫殿当中,我看到了这是一个十角形的宫殿,而在四周有10根三人环抱粗的玉石珠子。

    在每根柱子上面都有不同的雕刻,除了些祥云、花纹一类背景,上面都有一只上古神兽,而且我还都认识。

    白泽、夔、凤凰、麒麟、梼杌、獬豸、犼、重明鸟、毕方、饕餮、腓腓、诸犍、混沌和庆忌。

    柱子之上乃是一个宝顶,上面也有一些雕刻之物,只不过由于高度超过了目力所及,所以看得并不是很清楚,现在看一个大概。

    不过,我好像看到了很多从未见过的神兽,这也许是西域的特有文化。

    地面铺着澄黄的方形玉石,每一块的尺寸都是160x160,上面好像是有釉面一般,走起来略带光滑感。

    在中心地带有着一个圆形的地面浮雕,雕刻着太极阴阳鱼,直径足足有10米有余。

    而墙壁上也有浮雕,但不是什么神兽、祥云、花纹一类,而是每面墙壁都是3条将近10米长的东西,像是岩石的凸起,但一看就知道是故意雕刻上去的。

    整个宫殿非常之大,也非常有气势,但是没有看到一口棺椁,也没有一具尸体,甚至连一个人物的雕塑都没有。

    这样就显得空荡荡的,更人一种心中很难踏实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出是因为什么,不像是因为太过空了,而是别的什么。

    我们不敢胡乱走,因为在场的都是一些行家,自然看出这可能是个阵法。

    西王母在道教神话当中是最为高贵的女神,把她的地位抬得很高,为道教统领三界所有女神仙的祖师,与东王公分别对男女神仙进行管理。

    甚至还有一些传言,说她乃是天宫中的帝王,掌管着人类的幸福和长寿。

    还有传说,西王母拥有使人长生不老的仙药,著名的月中仙女嫦娥就是因为吃了她的神药,从而飞到月亮之上为神的。

    言归正传,西王母既然作为道教的祖师,那么她会阵法也就不奇怪了,只不过一般我们现在所研究的八卦。

    “乾三连,坤六断;震仰盂,艮覆碗;离中虚,坎中满;兑上缺,巽下断。”

    而这里居然有十卦,这下子就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范围,我看到连艳阳天和周连山都皱起了眉头。

    显然,连他们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那就更加无法知道这个阵法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

    胖子不管这些,他贼头贼脑地四处打量了一遍,叹了口气骂道:“他娘的,怎么连一件冥器都没有,这次可真是白瞎了。”

    我指了指那太极说:“我想历代西王母都葬于那阴阳鱼之下,下去就能看到了。”

    胖子问我:“怎么下去?”

    我打量四周说:“可能要破解这个阵法。”

    胖子挠了挠头说:“这哪里有什么阵法?胖爷看丫的是故弄玄虚吧!”

    紧接着,韩雨露忽然说:“大家小心,大阵已经启动了。”

    听到韩雨露这么一说,我们一下子就戒备了起来,开始打量四周的变化。

    当我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的时候,那两扇门居然自动闭合了,而且连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也许是其他人感觉到我的异样,全都顺着我的目光看去,然后我就听到有人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门关闭可不是什么好事,很可能我们会被困死在这里边,不过这些还不是现在要担心的,毕竟能进就一定能出。

    这最重要的还是韩雨露说的大阵已经启动了,也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就触发了这个大阵,根本就连一点儿预兆都没有。

    我们可能是触动机关了,但这一切已经来临了,谁都不知道接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霍子枫说:“大家背靠背站着,不要分散,以免发生什么变故将我们隔开。”一听这话,所有人都围了一圈站,开始警惕地看着四周可能发生的变故。

    我们足足等了5、6分钟,四周是一片的寂静,只有我们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此刻就感觉好像打雷似的,我们互相看着彼此,好像谁都嫌弃谁的声音太大了。

    胖子就说:“胖爷看这也没什么,估计就是制造声势吓唬人,这历代西王母的冥殿里边总不能养一群鬼来招待咱们吧?”

    我白了他一眼说:“死胖子,现在不是扯淡的事情,小爷觉得可能有大事发生。”

    胖子冷哼道:“胖爷不信,连个粽子也没有,还号称中国传说的女神,看来传说不能当、当、当……”

    这时候,忽然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异样,而胖子也再也说不下去了,显然他也有这种感觉,就忙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感觉到什么了吗?”

    我们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每个人都被这种异样的感觉所笼罩,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被困在一个走道当中,两边的墙壁在不断合拢,而墙壁上已经布满了闪烁着寒光的钢针。

    我试了试自己的身体,发现还受自己控制,这说明这种诡异并不是幻境,而更像是实实在在就存在的。

    这样反而让人浑身的汗毛站来,只能相互靠的更近,想要从别人的身上获取安全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