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0章 罪魁祸首
    那在她的地盘人家都不动,我自然也就不敢乱动,万一触碰了这个大阵的机关,说不定我们所有人都会因为我的一时大意而死。

    我暗自轻信,这也就是自己,要是换成现在是胖子,估计早上去和面前女人扯淡了。

    这也许冥冥之中都有定数,胖子代替不了我,我也不可能是他,所以才有这样的变数。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好几分钟,我头上都开始冒汗了。

    我们是有时间限制的,必须在天亮之前离开这里,而眼前的这个女人看样子也不急不忙,说明她正在和我比谁的忍耐力更强一些。

    虽然这些道理我都知道,但实际做起来等同于备受煎熬,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西王母,她给我那种来自心底的压力和恐惧还是非常大的。

    当然,再加上我担心要是天亮之前出不去,还要再等一个月以后的情况,那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

    此刻,身边不是没有人,但是无法商量,我给了胖子好几个无助的眼神,要是以往他早就应声来帮忙了。

    可是现在完全就是动都不动,我估计这是大阵启动的关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没有中招。

    终归,我还是忍不住了,问那个女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女人的表情刚才仿佛是凝固了一般,此刻就如同终年寒冰融化了,还有那么一抹妩媚在其中,她张口说:“只要你过来,我就告诉你一切,包括你想知道的这个大阵是怎么回事。”

    我愣愣地看着她,她怎么会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又看了看胖子等人,豁然就明白了,肯定是她见我担心胖子他们,而他们之所以这样也就是因为这个大阵的关系导致的。

    既然这个女人不肯告诉我,那么我只有把她当成西王母,如果她真的是西王母,我该用什么态度和语气对待她,又该怎么跟她说放了我们。

    不过想想应该不可能,她虽然还没有做什么,但绝对不像是能让我们离开的人。

    举个例子,如果是谁在我家的门泼了硫酸,而且还进入了我的家中,正准备行窃的时候偏偏我回来了。

    当我看到还是一群小侏儒,战斗力十个都打不过我一个,那我虽然不可能要了他们的命,但肯定也会揍他们一顿。

    再说了,我们这可不是小侏儒,可是来这历代西王母的冥宫中来“大搬家”的,不仅要找昆仑八宝剩余的两件,还要讲里边越珍贵的陪葬品我们就会越去触摸,这样估计她也不会让我们走了。

    我警惕地往后又撤了一步,说:“我觉得现在咱们两个这距离就正好,我又不是聋子,你说我能听得到。”

    在我话音刚落,她也往前走了一步,这吓得我连忙继续往后退,而她接着往前走。

    我越退心越慌,本来还以为她不会发起攻势,可没想到仅仅是因为一句话,她居然这么较真,我真是悔不当初。

    忽然,我的后背撞在了什么东西上,因为我实在退的太过于着急了,这一下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就走到了身体内。

    这下呛的我是连连咳嗽,想直起腰来也不行,人都有出岔气的时候,尤其是着急的时候,但我这一次比较严重。

    等到我缓过劲来之后,一抬头却没有看到那个女人,原本会以为她就站在我的身前,看来是心里作用。

    不过,女人也没有在我的视线之内,吓得我连忙开始用手电乱照,这才发现她走到了一边,好像在欣赏墙上的什么东西。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这算是什么情况,整个人就顺着那个女人的目光看去,并没有在墙上发生任何事物。

    这就让我非常的纳闷,她要是这样一直看下去,那我们岂不是要等到天荒地老,但是我没有时间啊!

    没有时间了。

    现在的一分一秒对于我们来说那都是相当重要的,我不由地看了看表。

    此刻已经是午夜时分,也就是说距离天亮还有最多五个半小时,减去我们回去的路上至少也有一个多小时,那就剩下四个小时了。

    四个小时。

    如果真的没有什么阻挡,那么进去摸些冥器出来,然后还能美美地睡上一觉。

    但是现在没办法,胖子等人被困在里边,而我们是要打开这个阴阳鱼的机关,那些陪葬品很有可能就在这东西下面。

    在我乱想的时候,又意识到这一切的一切很有可能是由于那颗宝石的原因,而韩雨露应该是要阻止艳阳天的下一步行动。

    由此可以见得,这次错的是我们自己,看来我们应该是在帮坏人做事,想到这里我心里别提多不舒服了。

    这时候,一个女人说:“以前这里是我们西王母族的秘地,当然也是我们的家,谁都没有意料到这里会打造成一座坟墓,想想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呢!”

    我整个人傻眼了,也不知道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让我觉得她没家了太可怜了,然后给她找给地方住下,接着培养她们西王母异族,然后她来当西王母啊?

    我苦笑着说:“那你到底想说什么,有什么话就直说,如果同意就让我们走。”

    “要是不同意呢?”女人反问我。

    我继续陪着笑脸说:“您贵为西王母,怎么会和我们这些小辈一般见识不是呢?“

    “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才寻找这种陵墓来混口饭吃,您要是不让我们吃这口饭,我们马上就退出去,发毒誓再也不回来了,怎么样?”

    女人看了看韩雨露说:“她,我好像见过。”

    一听这话我心里就有了更加确定的想法,看来确实是韩雨露把她用一种我们不知道的手段召唤出来。

    还有,之前附身黄妙灵身上的那个阴魂说有什么使命,难道说这就是她存在的意义吗?

    我说:“她以前是古国的,好像是在几千年前吃了一位西王母赐的丹药,所以肉身才会不腐不烂,而且还起死回生了。”

    女人闭了闭眼,说:“哦,我想起来了,那丹药是我给第一代古国女帝的,如果发生毁天灭地的重大事件就让她的后人服下,这样才能找到机会就可以让我再出现。”

    我下意识地问道:“让您出来干什么?”

    女人说:“让我出来守护这西王母的圣地,以便于历代西王母都有机会活过来。”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她说历代西王母都能活过来,这意思是说会有好几位西王母复活,那究竟会出现多少,我就忍不住问她:“西王母一共有多少代啊?”

    女人几乎没有怎么考虑,她说:“西王母国前后有3000多年,算上我的话,应该有时298代了。”

    想了想,如果西王母国的帝王从未间断过的话,那么就是说每代西王母的年龄都在100岁以上,这还是不出意外的情况下,要不然就会有人活的年龄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问女人:“您多大年龄了?”

    女人想了想说:“不计算沉睡到现在的话,就在我入眠的时候是138岁。”

    我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一个看起来年轻和韩雨露差不多的女人,居然有这么大的岁数,可是她为什么一点儿都不老呢?

    难道这也是因为那种丹药的原因?

    这时候,女人对着韩雨露一挥手,我顿时就看到韩雨露动了,她的手之前保持着掐住艳阳天脖子的姿势,但很快满脸的疑惑,缓缓地把手松开。

    当韩雨露看向了我和这个女人所处的位置,眼中立马从疑惑换成了震惊之色。

    我已经想到韩雨露会给这个女人跪下来,毕竟她刚刚说过尸她给了韩雨露母亲一颗丹药,所以才有了现在的韩雨露。

    毕竟,这个女人是韩雨露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把她从宝顶下搞出来的,所以她要是现在给这个女人跪下,我真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可是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韩雨露用非常陌生的眼神看着这个女人,同时那一抹震惊之色依旧没有消减。

    我还从来没见过有什么事情让韩雨露这样过,就看看她,再看看那个女人。

    女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早已经看淡了一切,又好像已经想到了韩雨露会是这样,所以她才会如此的淡定,以至于就好像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在百无聊赖地站在这里。

    终于,我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问道:“韩雨露,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她是从哪里来的?她究竟是不是西王母啊?”

    在我问完之后,韩雨露的眉头很紧,但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漂亮。

    那就好像一个美女在朝着你撒娇时候的模样,我看的都有些走神,原来她除了那副冷冰冰的模样之前,其他任何表情都是这么的漂亮。

    过了一会儿,韩雨露才回答我说:“她是这座宫殿的守护者,甚至可以说是第一代西王母大人,只不过从未有人承认过这件事情。”

    我一听就迷糊了,根本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这好像说的有些矛盾。

    当然说这个女人是西王母和这座宫殿的守护者并不冲突,可是为什么没有人承认,难道这里边有什么巨大的隐情吗?

    顿了顿,我就问:“为什么这样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