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善良与邪恶
    犹豫了片刻之后,韩雨露说:“传说中,第一代西王母大人用自己的身体设计了一个保护秘境的大阵。”

    “在阵法中有她化作粉末的身体,灌注了她的血液,也奉献了她的魂魄,这里是世间独二无二的西王母太极十卦。”

    听到这里,我就好像明白了一些,说:“照你这么说,现在咱们眼前这个就是第一代西王母的魂魄了?”

    韩雨露说:“是也不是,我说过西王母大人的身体已经化作了粉末,所以就不可能实体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但是她体内的魂魄,确实是西王母的。”

    我对于韩雨露一直没有跪拜而感到纳闷,现在她又这样对着这个女人说这些话,显然她还是话里有话,藏着一股很深的意思。

    但是,我根本就猜不出这里边有什么,只能等着她说出来。

    这时候,女人朝着韩雨露走了过去,我不由地松了口气,很明显事情有了转机。

    而且又有韩雨露在,即便她不会帮我们什么,我想在没有失去理智的时候,她也不会害我们。

    在快走到韩雨露的身边,女人停了下来,说:“你们古国是西王母最为忠诚的守卫国,而你也做到了一个守卫应该做的事情,等到历代西王母都活过来,她们一定会给你最高的荣耀。”

    韩雨露冷哼一声说:“你为整个王母太极十卦大阵的阵源,这些应该和你没关系,你出来做什么?”

    女人笑道:“我出来自然有我的打算,毕竟我是个思想的存在,我不想永生永世继续守护下去,我也想要一个能够寄存我灵魂的实体离开这里,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韩雨露说:“你体重的魂魄确实是第一代西王母大人的,但是你却不是西王母。”

    “你的思想已经不再是第一代西王母大人,而且连实体也不是,你只是有个光拥有西王母魂魄的神格而已。”

    听完这话,女人的脸色忽然就大变,她恶狠狠地盯着韩雨露说:“没错,她的神格已经消散了,但是我还存在,我拥有她的三魂九魄,只是和她的思想不同,你又凭什么说我不是西王母呢?”

    韩雨露说:“因为第一代西王母大人是不会放弃她的神格的,她有自己最为神圣的守护职责,看来再强大的人还是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所谓神不过是自封的罢了。”

    女人说:“你不要信口雌黄,这些都是我们西王母一族的核心秘密,你难道不怕历代西王母怪罪于你,甚至怪罪你整个古国吗?”

    “古国?”

    韩雨露呵呵地哭笑了起来,她说:“哪里还有什么古国,现在的古国已经化作一片废墟,活下来的人也只有我一个,你难道还想奴役于我这单独一个人吗?”

    女人的脸色忽然缓和了下来,她说:“照这样看来,你也打算放弃自己的神格,不再是这瑶池西王母的守卫,相当于放弃自己的信仰,你作为最后一代古国的女帝,难道不觉得这样你活着就没有意义了吗?”

    韩雨露说:“我本来就活着没有意思,在整个世界中我没有一个认识的,连自己的家里也成了那般模样。”

    “其实,我现在活着只是想着赎罪,否则我早就在意识清醒的第一刻起,便选择了结自己的性命了。

    女人不屑地说:“这么说来,你还是很高尚的,只不过几千年来留下的罪孽光凭你一个人能赎的过来嘛?”

    韩雨露说:“我只弥补我们古国君臣民犯下的过错,说的不好听些我们只不过是帮凶而已,你们西王母一族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这样说应该没错吧?”

    我听着她们两个人的交谈,虽然大多是听不懂,但是自己也能推测一些出来,可能是西王母国做出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而且,当时的古国只是其中一个帮凶,所以韩雨露在每次倒斗结束之后,才会回到这边用钱做一些善事。

    想到了这里,我就问她们:“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说的这么严重呢?”

    韩雨露看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也盯着她,两个人直接就把我的话当做空气。

    此刻,四周的火药味已经非常的重,看样子她们两个随时都可能打起来,只是到那个时候以我的能力来说,根本无济于事,那又该怎么办呢?

    没想到她们谁都没有先动手,而是韩雨露说:“过去的事情你没必要知道。”

    “他应该知道,你应该知道他血液里边,流淌着我们西王母一族的圣血,那是可以百毒不侵的,我说的应该没错吧?”女人说着便把目光转向了我。

    我一听就有些回不过神,确实我的血不但自己不会中毒,而且还能帮助其他人解除所中之毒。

    这血液,我记得确实和西域这边有关,但是没想到会和西王母一族扯上关系,照她这么说,我岂不是也是西王母一族的族人了?

    “这,这又是怎么回事?”我略显结巴地问道。

    韩雨露看了我一眼,说:“我不知道你的血为什么会有西王母一族的特性,但是我想可能是机缘巧合,你还记得仙露联盟的那些女人吗?”

    我点了点头,对于仙露联盟我的记忆幽深,而且还是非常不好的记忆。

    当时,要不是我体内有这种百毒不侵的血液,那一木棍就要了我的命了,而且以前也发生过中毒事件,我虽然一直搞不明白,但是知道自己血和别人不同。

    “那些女人手里所持的木棍,其实是从一种含有毒素的树上折下来的,而这种树上面有一种果子,叫做王母果。”

    “因为王母果含有剧毒,所以只有西王母一族才能吃,从而就不会再中其他的毒了。”

    那个女人说道:“那是仙果,吃了可以益寿延年,每一代的西王母都在食用,所以通常每个西王母的寿命都能在一百岁到三百岁之间,赐予你的丹药里边也有这种果肉,要不然你怎么还能站在这里?”

    韩雨露冷哼道:“那你能说说那种王母树是怎么长成的吗?”

    女人说:“自然是靠吸取大地的养分和无根之水,一棵棵才开始枝繁叶茂,结出最为圣神的果实,让有缘之人食其而成仙成神。”

    听到她们两个说“王母果”和“王母树”这两个词语,我忽然就不由地联想到了《西游记》当中的蟠桃树和蟠桃。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哪些几千年一开花几千年一结果的仙家之物,要是真的有的话,那带回去一个果子,估计比什么冥器都值钱了。

    毕竟,冥器是有价的,不管再好珍贵的都有它一定的价格,可是一个能够让人长生不老的果子,那就等同于一条命。

    金钱大多数情况是万能的,但它却买不到生命,我想买一个长生不老花多少钱也不应该觉得贵吧?

    这时候,韩雨露说道:“一片用人的性命来祭祀的果树,3000多年谁都不知道害了多少人的命。”

    “在吃了那种王母果能够长生不老,那是天道给予王母一族的惩罚,让她们最后都会变成怪物。”

    女人冷笑道:“每年祭祀也只有3次,每次用100少男,100少女,100婴儿,外加100只野兽,这么小小的数字,换来了整个西王母一族称霸西域3000多年,我看很是值得的!”

    我心里暗暗盘算着所用的人数,一年光人命就要害将近一万,还不算那些野兽。

    这3000多年要是年年都会有这种祭祀的话,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而是整整3000多万人类的性命。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这真是太过疯狂了,那真是就像是古语中说的,帝王视草民如同草芥一般。

    这确实造孽不浅,看来整个古国这个帮凶,要比现在通缉的一些杀人狂魔都要十恶不赦太多倍了。

    一阵沉默之后,女人看着韩雨露问:“看来你不想再做西王母一族最忠实的守卫了,那你把我召唤出来又是为什么?难道就是想借助我的手,从而杀掉这几只渺小的蝼蚁吗?”

    韩雨露冷哼道:“这里边只有两个人该死,因为他们也想曾经的西王母一样的贪婪。”

    “其他的人都是我的朋友,我们是一起来把整个西王母体系破坏掉,让你们再也无法重生去祸害现在的人类。”

    女人吸了一口气,一脸很舒服的样子,说:“现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真是太多了,这样完全能够让西王母国再辉煌3000年,然后我们再沉睡2000年,这样整个西王母一族的历代西王母就可以真正地做到长生不死了。”

    韩雨露说:“所谓的天降火雨,所谓的女神西王母,其实都是你们自己编造出来的。”

    “在当时被人发现你们的阴谋,即将要反抗你们的时候,而西王母就发动战乱,让那些国家开始自相残杀,等到明白的时候早已经家破人亡了。”

    女人笑道:“那是人类的无知,无知者就应该被我们西王母一族这种大智慧种族来统治。人类,我们只是都叫他们是两脚羊,那就是西王母一族的食物,只不过我们换了一种方式吃掉他们,吸取他们的生命来延长我们的生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