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妖树
    这时候,身后远处有手电光以三长两短的发信号,表明一切已经安置妥当,我们可以撤离这里了。

    其实,在后殿之后还有很大的空间,本来我这次是想去看看的,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许了,只能准备离开了。

    我对韩雨露说:“既然已经这样了,而你有不选择也把我们干掉,那么我们就要走了,如果你还有一点点的善良,希望你以后做事情之前,把这一点儿善良拿出来,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韩雨露说:“这些不用小哥你操心,我们西王母一族做事情一直是以发扬整个族群为主,其他的事情都放到第二位,你没有在古代那种现实的世界生活过,所以不知道这一直都是一场权力的游戏,所以我不怪你。”

    周连山问道:“你为什么不连我一起杀了?按理说我和你可没有这么深的交情。”

    韩雨露说:“因为你还有你要做的事情,留着你要比杀了你更有价值,而供养王母树有大把的合适人选,不出几年西王母树就会开花,再有几年就会结果,到时候我会邀请你们来西域赴宴的。”

    我苦笑道:“是神话中的蟠桃宴吗?”

    韩雨露说:“好像现如今有这么一个叫法,但是我没有仙桃,有的只是仙果,或许叫做王母果宴更加贴切一些,你说呢?”

    “小哥,走吧!”胖子拉了拉我,显然他不想再在这里耽误时间了,他的杀心估计现在特别的重,只想着引爆炸药把这里的承重墙或柱子炸塌,然后让这里变的更加的废墟。

    我有些不甘心地看着韩雨露,原本她的复活对于我来说,那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在胖子的推推嚷嚷之下,我一步步地远离韩雨露而去。

    同时,我心里的感觉已经到了语言无法形容的地步,整个人就像是被刚烧开的热水泼过一般,自己想着是一回事,可眼前又是一回事,只能任由事情顺其自然了。

    当我们和黄妙灵碰了面,发现韩雨露她们并没有跟上来,我心想即便她们不打算杀掉我们这些人。

    但是,也不至于让我们在她们的领地中游逛,难道是因为那五个人的尸体,要抬到王母树下作为贡品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所谓的王母树应该就是在后殿之后的区域当中,而且肯定也不需要寻常植物的光合作用,也就是说这绝非普通的植物。

    如果我们在之前去过,说不定会把它当做妖树来看待。

    同时,我又想到了以前在古国陵墓中的鬼手藤,而在这遗址里边也有见过,可是现在鬼手藤不见了。

    那些怪物也不知所踪,起初我觉得可能是韩雨露在这几年把这些东西消灭掉了,现在看来也许不是这样。

    鬼手藤可能就是王母树的藤蔓,而怪物是依附在这种树的一种生物,它们在给这种树源源不断地提供着寄养,所以即便几千年过去了,这种依旧还存活于后殿的更深处。

    普通人有普通人的期望,特殊人有特殊人的目标,而一些怪异之物也有自身的诡异目标。

    我想不管是一颗无比庞大的王母树,还是有一片这种树,它们就是以吸食血液为生,那样说王母树是植物就有些牵强,它更像是生物,一种无法移动的生物,一只需要祭养的恐怖巨兽。

    黄妙灵把我们带到了几处,分别指给我们去看,发现她都安装好了炸药,导线就在一旁那么随着阴风微微摆动着,显得有那么一丝的诡异,同时也能感觉出其的威力所在。

    把我们招呼到一起,黄妙灵说:“我还需要你们帮最后一个忙,我们一起把引线点燃,这样所有的炸药就能一同爆炸,那样也就不会给予里边那些妖魔鬼怪喘气的机会,我会和她们一起毁灭在这里。”

    周连山看着几处的爆点说:“你确定炸了之后这地下遗址就会全部奔溃吗?”

    黄妙灵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想了片刻才说:“我把之前来的时候经历的地方全都口述给了一个很棒的建筑师,这个建筑师画了一张图,标明了这些地方都是爆炸点,我相信应该没问题的。”说着,她掏出一张手绘的平面图给我们看。

    因为我这是第二次到古国的地下遗址,即便没有学过建筑,但是也能勉强看得出画的有百分之八十差不多,上面特别标明了爆炸点和进出的路线,这样也以便于我们能够在引燃之后快速离开。

    可是现在我想到了王母树的存在,便说:“我估计这个地下遗址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毕竟我们还没有走到遗址的尽头,要炸只能炸了前边这一片,那后面又该怎么样呢?”

    黄妙灵看了看深邃的后殿说:“这个韩雨露绝对不是以前那个韩雨露,虽然她的长相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但是眼睛是人心灵的窗口,它能传达出很多的东西,包括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韩雨露。”

    我点头说:“我觉得她也不会,不管她是如何知道那么多事情的,虽然现在还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但她的所作所为与韩雨露差太多太多了。”

    胖子叹息道:“一个人变好很难,但是要变化很容易,而且姑奶奶自己都可能不知道自己思想里边住着一个恶魔,只不过以前这个恶魔处于自我封印状态,现在只是解开了。”

    周连山点头道:“是有这个可能性的,在我们崂山派的典籍中有过记载,古人有用西王母作为棺椁和墓室的画像内容,觉得其有辟邪的作用,并不是因为她如何的法力无边,确切地来说,那是因为西王母是一个令邪物畏惧的更加强悍的邪物,她后来变成非常漂亮的女性,那是从汉武帝时期才开始的。”

    听到他说这个,我忽然也想起了自己看过的一些东西。

    “也许这是对的,在《史记》和《汉书》等古书中记载着,在秦汉以前,中国西部的泾、渭、洛三河的上游一带,有‘回城’、‘回中宫’、‘回中道’等一系列与‘回’字有关的地名和建筑。”

    顿了顿,我继续说:“而且,在《史记,秦始皇本纪》载:‘二十七年,始皇巡陇西、北地,出鸡头山过回中。’而我们盗墓贼把这里叫做古国,其中这个‘回’字也尤为关键,只是怪我之前没有想到这一层,这里确实是传说中的昆仑神宫啊!”

    “别管它是不是昆仑神宫,反正咱们不能让这里完好无损,先炸了再说,也不白让天女、霍子枫以及真正的姑奶奶白牺牲。”胖子看着我说:“小哥,你说胖爷是不是在理。”

    我点头说:“不管怎么样,从我们自身出发,从人道主义来说,我们不能让如此愚昧和荒唐的事情再继续下去,就算是能够真正的长生不老,但要付出那么多人生命的代价,小爷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胖子啧了一下嘴,道:“小哥,别他娘的说这些没用的屁话,赶快跟灵妹妹说重点,这时间可不等人啊,万一里边那个女怪物再出尔反尔,那咱们四个人也得折在这破遗址里边。”

    我点头,立马看向黄妙灵说:“黄妙灵,这段时间我认真地考虑过了,你真的没有必要给她们殉葬,只有一出去你就找个地方藏起来,等到风声过了再出现,我想到时候你早已经被那些人遗忘,他们也就不会再找你麻烦。”

    黄妙灵坚定地摇头说:“这个不可能,我能藏一天两天,总不能藏一辈子,而且当他们知道我们把这两处破坏了,那一定会查出真正的原因,到了那个时候,我还是难逃一死,与其那样畏畏缩缩地去死,我还不入选择就这样死来的痛快。”

    我刚要说,又被黄妙灵摆手打断,她继续说:“而且,我要用神秘能力催动炸药,把我全身的能量都释放出来,那样威力就会增加很多,这样毁灭这里和这里的怪物也就成功率大一些,我意义绝,小哥你们就不用再说了。”

    胖子叹了口气说:“唉,既然灵妹妹把话说到了这种地步,那胖爷也没有什么可反驳的。”说完,他好像真的不打算管了,不过见他有意无意地绕到了黄妙灵的身后,就知道他不过是在抛烟雾弹。

    我知道胖子要干什么,立马就开始配合他,故意吸引黄妙灵的目光,说:“黄妙灵,我不乞求别的,只希望你活着,哪怕你一辈子不会回心转意,我就看着你一辈子,即便你嫁人生子也是一样,这是我给你的承诺。”

    黄妙灵心疼地摸着我的脸,说:“小哥,我们都不是孩子,应该有自己的担当和归宿,这个责任就是我的,而我的归宿就在这里。”

    “你的责任是好好地活着,因为你除了我还有其他的牵挂,你的归宿在远方任何地方,却不可能在这里,你明白吗?”

    周连山急切地说:“咱们没有时间了,赶快引爆炸药,以防一会儿再发生其他的变故,那我们可能要成为整个西域,乃至整个世界的罪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