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爆炸
    我刚想点头的时候,黄妙灵忽然过来抱我,我只好顺势将她抱住,这样也能给胖子制造机会,开始我的手刚搂住她的腰。

    胖子也做好了打晕她的准备,可没想到自己的后颈就猛然而来一股急风。

    “娘的,被她先算计了。”我心里大骂一声,看来黄妙灵知道我的心思,在她不走我一定不会轻易离开的时候,她选择了和我一样的做法。

    只不过黄妙灵的动作更快,如果说我晕了,那她几句就能说服胖子带我离开,而她可以按照她自己想法去做想做的事情。

    潜意识中,我已经开始角质术使用出来,即便我事后会出现浑身无力的症状,但是我一共也没有用几次,所以相比较黄妙灵四个人还轻的很多。

    我这是防御性的,要比攻击性更加省力。

    下一秒,我就感觉黄妙灵打在自己的后颈上,有了角质术演化出来的角质。

    我只是感觉她的一击好像有人轻轻地拍了我一下,别说是打晕我,连疼痛感都没有,同时我忙朝着胖子打眼色。

    胖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后颈中了重击的我没有晕死过去,而且还有时间给他打眼色,但是合作了这么久,他自然明白我的意识。

    手刀扬起的那一瞬间,我死死地抱住了黄妙灵,然后黄妙灵受到了胖子的重击。

    也许,事后黄妙灵才想到了我有角质术的存在,但此刻她直接被胖子击昏,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在了我的肩膀上,像是一个熟睡的婴儿一般。

    周连山重重地叹了口气,朝着一处炸药走去,并不是去点燃,而是去往长了去接引线。

    一共有8个地方安置了炸药,即便黄妙灵不昏迷也需要每个人点燃两个,现在只剩下我们三个人,那必须有两个人点燃三处,剩下一个人背着黄妙灵复杂其余的两处。

    我们把自己背包里边的残余炸药也放到了炸药上,而引线则是被我们用了接长原本的引线,等到一切完成之后,又是几分钟过去了。

    胖子背着黄妙灵,我们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又跟彼此点头,然后掏出打火机凑到了引线之上,看着引线开始冒起了火花,立马就去往下一处,直到每个人完成自己的任务。

    最后,8处炸药火花飞溅,我们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不顾一切地顺着出去的通道狂奔,恨不得爹妈多生两条腿,随时都觉得身后会冲来滚烫的气浪。

    这种恐惧中带着刺激的感觉,我想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尝试过,但我想这也是自己最后一次做这种工作,也是最后一次遇到这样的状况,到头来发现做个普通人其实非常好。

    正在我们狂奔着,我还在想着潘家园的铺子门前,晒着太阳,同时旁边小根雕桌上摆放着茶具,一杯刚到好的香茗正冒着热气,气中带着甜美的茶香……

    这时候,忽然背后就是一声巨响,同时地面还开始剧烈的摇晃。

    我们三个人一愣,对视了一眼之后,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就有一种好像憋着一泡尿似的感觉往前不要命地狂奔。

    可是,在地一声巨响余音刚没有停息,第1声第2声……一直到了第8声。

    那是一种好像发生了强烈地震的感觉,这时候背后也有一股滚烫的气流带着沙尘滚滚追来,我只是下意识朝后看了一眼,吓得三魂立马少了七魄。

    我认为在那种气流之中携带着火焰,那要是人被裹在里边,肯定立马就会化为灰烬。

    胖子的大骂声比起此刻的震动显得微不足道,因为建筑存在的年代太过久远,又不可能有人会去修补更换。

    那自然是无数碎石落下,大梁发出清晰可闻的断裂声,听的人毛骨悚然,只能双手护着头不敢停留的奔跑。

    等我们进入那污臭的水之时,发现水里正在冒着大量的气泡,还没有来得及多看,我们四个人直接就被气浪掀飞,整个人狠狠地拍进了水里,有那么几秒钟我是没有知觉的,甚至都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在我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呛了好几口水,整个人的嗅觉和味觉都被恶心的快要吐的味道冲刺着,而且耳朵里边全都是“嗡嗡”的声音。

    当我出了水面之后,还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头晕眼花,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抖动着。

    而现实也正是如此,我太低估这些炸药的威力,也太看得起这遗址的坚固,如此强烈的震动之下,大规模的建筑都在坍塌,也包括露在水面的建筑,仿佛整个世界陷入了恐怖的末日当中。

    我恢复了一下晕晕乎乎的脑袋,开始大声呼喊胖子他们的名字。

    在我之后第一个出现在水面的是周连山,他整个人也被拍头昏脑涨,我问到他胖子他们哪里去的时候,他居然回答我自己喝不了,显然这家伙刚才可能是水喝多了。

    游动着,我开始寻找胖子,但是原本目力可及的坑里,居然没有胖子和黄妙灵的身影,而且四周都是坍塌和流水的声音。

    我抬头一看,发现水位居然这短短的时间内,比之前上涨了一半多,此刻居然坑上只有不到四米的距离。

    我开始心烦意乱,就像是一只被困在桶里边的游鱼,不知道哪里能够出去,只是一个劲地寻找着,但每多找一秒钟。

    我的心就往上提一点,最后整颗心就提到了嗓子眼处,我甚至都想不到当时胖子是否跟在我的后面。

    说到底,毕竟胖子背着黄妙灵,加上他本身也肥的要命,速度自然跟不上我和周连山。

    我不由地往出来的地方看了一眼,想着他们两个不会没有跟着我出来,而是被困在了洞穴之内吧?

    想到这里,我不顾一切地猛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往水下钻去,发现这水底太过深了,人不借助外力根本就下不去,所以下潜了不到两米,整个人又浮了起来,立马又抱起一块刚掉进水里的石头,继续往下沉。

    下沉了大概七八米,因为自己的内心着急和慌乱,立马感觉氧气不够用了,可是我咬着牙想要往下潜,手中死死抱着那块石头不松。

    当时,我根本没有想过这样下去自己的小命会有危险,只是想着去救人。

    但是,我的体力早已经到达了极限,而急躁的自己还没有意识到,也许是在10米左右,或者可能更深那么一点,自己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漂在水面上,四周全都是杂乱的碎骨头。

    胖子和黄妙灵就在我的身边,而我整个人正被他们两个往某个方向托,虽然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自己经常做,但是感觉最丢脸的还是这一次,人不但没有救到,还要被他们反过来救,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胖子感觉我动了,他就问我:“小哥,你丫的没事吧?”

    我说:“没事,就是现在还有反胃。”说着,我就开始自己游,看了一眼黄妙灵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苦笑,当时我那也是没办法,要是把她丢在里边,现在估计已经连根头发都找不到了。

    黄妙灵白了我一眼说:“小哥,你已经和这个死胖子学坏了,居然联合他一起偷袭我。”

    胖子立马说:“哎哎,灵妹妹啊,这话听着让胖爷寒心啊,胖爷和小哥哥出此下策也不是为了救你,你可倒好,居然倒打一耙,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

    黄妙灵看着很远处的一个涡流,说:“我原本以为只能把这里炸塌,可没想到居然塌陷的这么厉害,还出现了漩涡。”

    我顺着黄妙灵的目光看去,果然在极远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漩涡,四周的水“哗哗”不断朝着那边涌动。

    而我们正逆流而游,所以格外的吃力,但是这时候我并没有因为劫后余生而高兴,因为这说明韩雨露这次是真的出事了。

    对于我这个人来说,很多时候看的感情要比任何东西都重要,不管怎么说韩雨露都和我合作有好几年,而且她对我非常不错,总是在关键的时候救我的性命,我对韩雨露的印象也特别的好,跟在她一起有一种安全感。

    现在我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而且是那种失而复得又失去的感觉,这种感觉几乎让我窒息。

    可是这次我并没有流泪,也许我无泪可流,也可能是因为这个韩雨露不同于以前那个,只是有非常凄凉的感觉。

    水流非常的浑浊,而且又是晚上,天上的星辰和一轮斜挂的圆月为我们提供不起眼的照明,水下总好像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把人往下扯。

    我想到可能是虹吸效应,但是水实在是太深了,根本不可能潜下去看个究竟,而且也没有这个必要。

    等到我再次看到周连山的时候,他已经上了岸,不过也没有比我们快多少,浑身正在不断地往下滴水,而他的目光却注视着我们的背后,也不知道是在看些什么东西。

    我上了岸开始跳了起来,耳朵里边已经进了水,胖子他们说话的时候,那听起来都非常的奇怪,而且自己的耳朵也难受的要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